钱锺书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钱锺书(1910年11月21日—1998年12月19日),字默存,號槐聚,中國江蘇無錫人,中國近代著名作家、文學研究家。

語錄[编辑]

  •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 婚姻是一座围城,没有结婚的人,拼命想挤进去,结了婚的人却拼命想向外爬。
  • 法国也有这么一句话。不过,不说是鸟笼,说是被围困的城堡forteresse assiégée,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围城》)
  • 上帝要懲罰人類,有時來一個荒年,有時來一次瘟疫或戰爭,有時產生一個道德家。(《寫在人生邊上‧談教訓》)
  • 我们称那位衣着暴露的S小姐为“局部真理”,因为真理都是赤裸裸的。
  • 医生也是屠夫的一种。
  • 学国文的人出洋“深造”听来有些滑稽。事实上,惟有学中国文学的人非到外国留学不可。因为一切其他科目像数学、物理、哲学、心理、经济、法律等等都是从外国灌输进来的,早已洋气扑鼻;只有国文是国货土产,还需要出国招牌,方可维持地位,正好像中国官吏、商人在本国剥削来的钱要换外汇,才能保持国币的原来价值。
  • 恋爱跟火同样的贪婪,同样的会蔓延,同样的残忍,消灭了监牢结实的原料,把灰烬去换光明和热烈…时间对友谊的磨蚀,好比水流过石子,反而把它洗濯的光洁了。
  • 世界上没有自认为一无可爱的女人,也没有自认为百不如人的男子。
  • 偏见可以说是思想的放假。它是没有思想的人的家常日用,而是有思想的人的星期日娱乐。假如我们不能怀挟偏见,随时随地必须得客观公平、正经严肃,那就像造屋只有客厅,没有卧室,又好比在浴室里照镜子还得做出摄影机头前的姿态。
  • 不受教育的人,因为不识字,上人的当;受教育的人,因为识了字,上印刷品的当。
  • 有鸡鸭的地方:粪多;有年轻女人的地方:话多。
  • 我们对采摘不到的葡萄,不但可以想象它酸,有很可能想象它是分外的甜。
  • 打狗要看主人面,那么,打猫要看主妇面了。
  • 天下只有两种人。比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种人挑好的吃,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后吃。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种人应该悲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不过事实却适得其反,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只有回忆。
  • 对于丑女人,细看是一种残忍,除非她是坏人,你要惩罚她。
  • 假使爱女人,应当爱及女人的狗。那么真心结交朋友,应当忘掉朋友的过失。
  • 一个人,到了20岁还不狂,这个人是没出息的;到了30岁还狂,也是没出息的。
  • 有些所谓的研讨会其实就是请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吃一些不干不净的饭,花一些不明不白的钱,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开一个不伦不类的会!
  • 我们希望它来,希望它留,希望它再来——这三句话概括了整个人类努力的历史。
  • 我都姓了一辈子“钱”了,难道还迷信钱吗?
  • 张先生跟外国人来往惯了,说话有个特征--也许在洋行、青年会、扶轮社等圈子里,这并没有什么奇特--喜欢中国话里夹无谓的英文字。他并无中文难达的新意,需要借英文来讲;所以他说话里嵌的英文字,还比不得嘴里嵌的金牙,因为金牙不仅妆点,尚可使用,只好比牙缝里嵌的肉屑,表示饭菜吃得好,此外全无么?
  • 情妇虽然要新的才有趣,朋友还是旧的好。
  • 人生的刺,就在这里,留恋着不肯快走的,偏是你所不留恋的东西。
  • 有了门,我们可以出去;有了窗,我们可以不必出去。
  • 你不会认识我,虽然你上过我的当。你受我引诱时,你只知道我是可爱的女人、可亲信的朋友,甚至是可追求的理想,你没有看出是我。只有拒绝我引诱的人,像耶稣基督,才知道我是谁。
  •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会将自己的创作冲动误解为创作才能。
  • 有用的东西只能给人利用,所以存在;偏是无用的东西会利用人,替它遮盖和辩护,也能免于抛弃。
  • 世界上大事情像可以随便应付,偏是小事倒丝毫假借不了。譬如贪官污吏,纳贿几千万,而决不肯偷人家的钱袋。
  • 天地间有许多景象是要闭了眼才看得见的,譬如梦。
  • 不料你的见识竟平庸到可以做社论。
  • “致身于国”、“还政于民”等等佳话,只是语言幻成的空花泡影,名说交付出去,其实只仿佛魔术家玩的飞刀,放手而并没有脱手。
  • 吃饭有时很像结婚,名义上最主要的东西,其实往往是附属品。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正如讨阔佬的小姐,宗旨倒并不在女人。
  • 猪是否能快乐得象人,我们不知道;但是人容易满足得象猪,我们是常看见的。
  • 有一种人的理财学不过是借债不还,所以有一种人的道学,只是教训旁人,并非自己有什么道德。
  • 把整个历史来看,古代相当于人类的小孩子时期。先前是幼稚的,经过几千百年的长进,慢慢地到了现代。时代愈古,愈在前,它的历史愈短;时代愈在后,他积的阅历愈深,年龄愈多。所以我们反是我们祖父的老辈,上古三代反不如现代的悠久古老。这样,我们的信而好古的态度,便发生了新意义。我们思慕古代不一定是尊敬祖先,也许只是喜欢小孩子,并非为敬老,也许是卖老。
  • 把饭给自己有饭吃的人吃,那是请饭;自己有饭可吃而去吃人家的饭,那是赏面子。交际的微妙不外乎此。反过来说,把饭给予没饭吃的人吃,那是施食;自己无饭可吃而去吃人家的饭,赏面子就一变而为丢脸。
  • 侯营长有个桔皮大鼻子,鼻子上附带一张脸,脸上应有尽有,并未给鼻子挤去眉眼,鼻尖生几个酒刺,像未熟的草莓,高声说笑,一望而知是位豪杰。
  • 老年人恋爱,就象老房子着火,没得救。
  • 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何必要去看看那只下蛋的母鸡呢?5月12日名言(《围城》)
  •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来华访问时想见他,他说:”跟她不是一路人,见了面没话说!”
  • 人生据说是一部大书。假使人生真是这样,那么,我们一大半作者只能算是书评家,具有书评家的本领,无须看得几页书,议论早已发了一大堆,书评一篇写完交卷。
  • 丈夫是女人的职业,没有丈夫就等于失业。
  • 笑的确可以说是人面上的电光,眼睛忽然增添了明亮,唇吻间闪烁着牙齿的光芒。
  • 据说每个人需要一面镜子,可以常常自照,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过,能自知的人根本不用照镜子;不自知的东西,照了镜子也没有用。
  • 學問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養之事,朝市之显学必成俗学。
  • 考古学提倡发掘坟墓以后,好多古代死人的朽骨和遗物都暴露了;现代文学成为专科研究以后,好多未死的作家的将朽或已朽的作品都被发掘而暴露了。被发掘的喜悦使我们这些人忽视了被暴露的危险,不想到作品的埋没往往保全了作者的虚名。假如作者本人带头参加了发掘工作,那很可能得不偿失,“自掘坟墓”会变为矛盾统一的双关语:掘开自己作品的坟墓恰恰也是掘下了作者自己的坟墓。
  • 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来。
  • 经提倡而产生的幽默,一定是矫揉造作的幽默。
  • 方鸿渐还想到昨晚那中国馆子吃午饭,鲍小姐定要吃西菜,说不愿意碰见同船的熟人,便找到一家门面还像样的西馆。谁知道从冷盘到咖啡,没有一样东西可口:上来的汤是凉的,冰淇淋倒是热的;鱼像海军陆战队,已登陆了好几天;肉像潜水艇士兵,会长时期伏在水里;除醋外,面包、牛肉、红酒无一不酸。
  • 天下就没有偶然,那不过是化了妆的、戴了面具的必然。
  • 当着心爱的男人,每个女人都有返老还童的绝技。
  • 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鱼片里未净的刺,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 事實上,一個人的缺點正像猴子的尾巴,在地面的時候,尾巴是看不見的,直到他向樹上爬,就把後部供大眾瞻仰,可是這紅臀長尾巴本來就有,並非地位爬高了的新標識。 (小說《圍城》)
  • 兩個人在一起,人家就要造謠言,正如兩根樹枝接近,蜘蛛就要掛網。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