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漢娜·鄂蘭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中國大陸譯作阿倫特,台灣、港澳譯作鄂蘭,1906年10月14日-1975年12月4日),美籍猶太裔,原籍德國,美國政治理論家,以其關於極權主義的研究著稱西方思想界。她常被稱為哲學家,惟她本人始終拒絕這一標籤,理由是「哲學關心的是單個的人」,而她的著作集中關注「生長繁衍於大地之上的人類,而非個人」,因此應該被視為政治理論家。

語錄[編輯]

  • 為了在我們通常的參考框架中精確描述班雅明的作品和他本人,人們也許會使用一連串的否定性陳述,諸如:他的學識是淵博的,但他不是學者;他研究的主題包括文本及其解釋,但他不是語言學家;他曾被神學和宗教文本釋義的神學原型而不是宗教深深吸引,但他不是神學家,而且對《聖經》沒什麼興趣;他天生是個作家,但他最大的野心是寫一本完全由引文組成的著作;他是第一個翻譯普魯斯特(和佛朗茲.黑塞一道)和聖.瓊.珀斯的德國人,而且在他翻譯波特萊爾的《惡之華》之前,但他不是翻譯家;他寫書評,還寫了大量關於在世或不在世作家的文章,但他不是文學批評家;他寫過一本關於德國巴洛克的書,並留下數量龐大的關於十九世紀法國的未完成研究,但他不是歷史學者,也不是文學家或其他的什麼家,我們也許可以試着展示他那詩意的思考,但他既不是詩人,也不是思想家。<握特·班雅明:一八九二--一九四0>。[1]
  • 毫無疑問,他贊同波特萊爾的話:對我來說,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是一件可憎的事。[1]
  • 如果沒有等級劃分,不把事物和人加以區分歸類,沒有一個社會能夠正常運轉。這一必要的劃分是一切待遇差別的基礎,而按的觀點,差別作為社會的基本元素正如平等是政治的基本元素一樣,與此相反的觀點皆不堪一擊。的關鍵在於社會中每個人都必須回答:他是『什麼』--這是從他是『誰』這一問題而來的--他的角色是什麼,他的作用是什麼,並且它的答案肯定不能是:我是唯一的,獨一無二的。不能這樣回答的理由,不是因為這個回答隱含的傲慢,而是因為他毫無意義。[1]
  • 一個收藏物只有一種非專業的價值,沒有任何使用價值。......而且由於收藏活動能夠及終於任何類型的物品(不僅僅是藝術品。藝術品總是日常的有用物品的世界,因為它們沒有任何用途),因而也就拯救了物品,因為它不再是實現某種目的的手段,而是有內在價值。班雅明因而能夠把收藏熱情理解為一種近似於革命熱情的態度。......收藏是物品的拯救,也是對人的拯救的補充。[1]
  • 物的拯救是人的拯救的補充。[1]
  • 他們的作品適合現存秩序也不預示著某一適合於未來劃分標準的新類型。[1]
  • 我在自己的一生中從沒『愛過』任何一個民族或者集體,德意志民族也罷,法蘭西民族也罷,美國也罷,更沒有愛過諸如工人階級之類的群體。事實上我只愛我的親朋好友,至於別的愛我無能為力。[2][3]
  • 如果說一件事情是持久的,那就意味着在這件事情的結局,某種東西始終如一,一如這件事情的開端。[4]
  • 隱喻是所有概念思考的每日糧食。[5]
  • 如果我們讓自己有條件思考,我們是否會作出更少破壞性的選擇?阿倫特認為「這種判斷的前提不是高度發達的智力或在道德問題上的複雜性,而只是明確地與自己生活在一起的習慣,也就是說,參與我和我之間的無聲對話」。[6]
  • 如下的信念,乃是本書所勾勒的這些輪廓得以浮現的深藏難言的背景:即使是在黑暗的時代中,我們也有權去期待一種啟明,這種啟明或許並不來自理論和概念,而更多地來自一種不確定的、閃爍而又經常很微弱的光亮。這光亮源於一些人,源於他們的生命和作品,他們在幾乎所有情況下都點燃着,並把光散射到他們在塵世所擁有的生命所及的全部範圍。[7]

參考文獻[編輯]

  1. 1.0 1.1 1.2 1.3 1.4 1.5 唐諾,《讀者時代》,台北:時報文化,2003
  2. 胡泳.寫給未未末末十歲生日的信[N/OL]. FT中文網,2011-01-06[2019-06-11].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6342?full=y&archive
  3. 胡泳.沒有監督,任何力量都是混蛋[N/OL]. 中國公民運動(原載於共識網),2014-07-03[2019-06-11].https://cmcn.org/archives/5094.
  4. 胡泳.向死而在與向生而存[N/OL]. 獨立中文筆網,2019-05-30[2019-07-09].https://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29318.
  5. 1975年,松尼獎得獎演說。漢娜鄂蘭,《責任與判斷》(台北:左岸,2008),譯者蔡佩君
  6. 胡泳.愛這個世界,永遠不晚——漢娜·阿倫特的思與愛[N/OL]. 經濟觀察報觀察家(語錄引自胡泳的微信),(2022-07-19)[2022-07-19].http://www.eeo.com.cn/2022/0711/543025.shtml
  7. 陳偉.黑暗時代的希望之光[J/OL].愛思想,(2008-07-21)[2019-07-09].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9605.html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電視劇對白 - 遊戲台詞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