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唐纳德·特朗普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Jefferson, Thomas:大陆:托马斯;台灣:湯瑪斯;香港:湯瑪斯; 当前语言下显示→托马斯
  • Jefferson, Thomas:大陆:杰斐逊;台灣:傑佛遜;香港:傑佛遜; 当前语言下显示→杰斐逊
  • Taylor, Zachary:扎卡里 当前语言下显示→扎卡里
  • Truman, Harry S.:大陆:哈利·;台灣:哈瑞·; 当前语言下显示→哈利·
  • Kennedy, John Fitzgerald:大陆:肯尼迪;香港:甘迺迪; 当前语言下显示→肯尼迪
  • Milhous Nixon, Richard:大陆:理查德·尼克松;台灣:理察·尼克森;香港:李察·尼克遜; 当前语言下显示→理查德·尼克松
  • Milhous Nixon, Richard:大陆:尼克松;台灣:尼克森;香港:尼克遜; 当前语言下显示→尼克松
  • Bush, George Herbert Walker:大陆:乔治·H·W·布什;台灣:喬治·H·W·布希;香港:喬治·H·W·布殊; 当前语言下显示→乔治·H·W·布什
  • Bush:大陆:布什;台灣:布希;香港:布殊; 当前语言下显示→布什
  • Bill:大陆:比尔·;台灣:比爾·;香港:比爾·; 当前语言下显示→比尔·
  • Clinton:大陆:克林顿;台灣:柯林頓;香港:克林頓; 当前语言下显示→克林顿
  • Hillary:大陆:希拉里;台灣:希拉蕊;香港:希拉莉; 当前语言下显示→希拉里
  • Jefferson:大陆:杰斐逊;台灣:傑佛遜;香港:傑佛遜; 当前语言下显示→杰斐逊
  • Bush, George Walker:大陆:乔治·沃克·布什;台灣:喬治·沃克·布希;香港:喬治·沃克·布殊; 当前语言下显示→乔治·沃克·布什
  • Obama, Barack:大陆:奥巴马;台灣:歐巴馬;香港:奧巴馬; 当前语言下显示→奥巴马
  • Hussein:大陆:侯赛因;台灣:侯賽因;香港:侯賽因; 当前语言下显示→侯赛因
  • Donald:大陆:唐纳德;台灣:唐納;香港:當勞; 当前语言下显示→唐纳德
  • Trump:大陆:特朗普;台灣:川普;香港:特朗普; 当前语言下显示→特朗普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唐纳德·约翰·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Sr,1946年6月14日),美国商人,投资者,作家和电视人物。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于2017年1月20日就职。妻子为梅拉尼亚·特朗普

我会给人民他们想知道的和应该知道的,而不会像政客那样 - 这就是事实。
我保证不签署任何伤害我们工人的贸易协议,或削弱我们的自由和独立性。

语录[编辑]

美国优先[编辑]

  • ‘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
    • “中国共产党是最大威胁,威胁美国人民的安全,也威胁自由世界任何人的安全。”
    • “‘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政策不意味‘美国独行’(America alone),这正指出我们认为,美国人民及其安全是第一要务。”
  • “我们就像世界的小猪扑满。我们被中共剥削。我想要保护美国的工人、美国的农民和美国的牧场主,和美国企业。你们将看到,我们很快就不会被剥削了。”

捍卫宪政民主法治[编辑]

  • “身为总统,我的最高职责是捍卫美国的法律和《宪法》,这也是为什么我决心保护我们的选举系统,这个系统现在面临系统性的攻击。”

让美国再次强大[编辑]

"The 75,000,000 great American Patriots who voted for me, AMERICA FIRST, and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will have a GIANT VOICE long into the future. They will not be disrespected or treated unfairly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有7千5百万美国爱国者投票给我,他们支持美国第一,他们支持让美国再次强大,他们在未来将发出巨大的声音,他们不会受到不敬,他们不会被亏待,任何形式的都不会。

总统就职典礼[编辑]

"To all of those who have asked, I will not be going to the Inauguration on January 20th." 所有问我的人,我回答你们,我不会参加一月二十日的总统就职典礼。

关于政绩[编辑]

  • “很多聪明人称赞我的政绩,包括减税、建造太空军等,但他们强调,我总统任内最重大事迹,就是我此时此刻在做的事情,完善我们的选举”。

关于经济贸易关税[编辑]

  • 2018-9-20
    • 如果中共进行关税报复,美国将会再加码。
  • 美国历届政府还没有与北京达成过这样一份协议,他们无法做到,“因为中方(中共)不会那么做,因为中方(中共)踏着一条宰割美国的单向道。”
  • “我们每年失去5000亿美元,5000亿美元。”
  • 对美国经济最终再次开放后的前景表示乐观。
  • “我们拥有世界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我们人为地关闭了它。”
  • “这些工作都会回来,很快就会回来,明年我们将度过非凡的一年。人们已经准备好安全地出去(上班)。”

关于石油[编辑]

  • 2020-03-31
    • 将在必要时与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一起,商讨因两国之间的价格战而导致的石油价格急剧下跌。
    • 大家都不想失去石油工业。
    • “他们会走到一起,我们都会走到一起,我们将拭目以待我们能做什么。”
    • “两国正在讨论。如果需要,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加入。”
    • 油价下跌正在损害美国的石油工业,但这对陷入困境的航空业和消费者有帮助。

外交事务[编辑]

以色列[编辑]

  • 2020-8-13
    • “今日巨大突破!我们的两个很棒友邦,以色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
  • 2020-8-20
    • 以色列与阿联协议是好的协议,还有你不认为会跟进的国家也想跟进。
    • “阿联他们有钱,想要订购一些F-35。”

其它[编辑]

  • 美国在过去15年愚蠢地给了巴基斯坦超过330亿美元的援助,而他们除了谎言和欺骗什么也没有给我们,把我们的领导人们当傻子。他们向我们在阿富汗搜捕的恐怖分子提供庇护所,没帮到什么忙。不会再有了!
    • 原文:The United States has foolishly given Pakistan more than 33 billion dollars in aid over the last 15 years, and they have given us nothing but lies & deceit, thinking of our leaders as fools. They give safe haven to the terrorists we hunt in Afghanistan, with little help. No more!
    • 2018年1月1日推文[1]

关于2020年总统大选[编辑]

  • 2018-9-20
    • 中共试图透过攻击支持他的美国农民及工人,以影响美国选举结果。
  • 2020-11-04
    • 在许多关键摇摆州中,已取得了足够的优势,然而,当地却决定停止计票,这是“欺诈”,并将破坏投票的完整性,很可能必须依照法律途径解决。
    • 在取得大幅领先之际,有人试图“窃取选举成果”
    • 我要感谢美国人民的巨大支持,今晚有数百万人投票给我们。然而,一群非常可悲的人正试图剥夺这群人的选举成果,我们不会容忍。
    • 我们正准备大肆庆祝。我们正在赢得一切,突然间这一切就被叫停了。
    • 我们赢得了一些没有想到会赢的州”,像佛罗里达州,我们没有想到在那里会赢,但我们赢得了很多。
    • 我们赢得了俄亥俄州,我们赢得了德州⋯⋯很明显,我们赢得了乔治亚州,尽管那里还没有宣布,但他们永远也追不上我们。他们追不上我们了。
    • 关键州停止计票,是“对美国公众的欺诈”。
    • “这是我们国家的耻辱”
    • “我们正准备赢得选举,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次选举。”
    • 希望“确保投票的完整性”
    • “我们会去美国最高法院”
    • “我们希望所有的投票都停止。我们不希望他们在凌晨4点找到任何选票,并将它们添加到名单中。”
  • 2020-12-2
    • 这可能是我做过的最重要的演讲。
    • 过去我们习惯于选举日的说法,但现在是选举日、选举周和选举月。在这个荒谬的时期内,发生了很多坏事。
    • 作为总统我而言,没有比捍卫美国法律和宪法的更高职责。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心保护我们的选举系统,该系统目前正受到蓄意攻击,并且在总统选举之前的几个月就已经开始了。
    • 我们一再被告知,将需要数周时间来计算缺席选票并核实结果,才能确定获胜者。
    • 我的对手被告知可以远离选举(活动)。不要竞选(活动)。(他们说)‘我们不需要你,我们已经做到了。选举完成了。’实际上,他们的举止就像他们已经知道结果会怎样的。他们把它盖住。
    • 选举后发生的这一切都“非常非常奇怪”
    • 在选举后的数天内,我们目睹了精心安排的努力来假授选举获胜者,即便当时许多州仍在计票中。
    • 我们将确保计算每一张合法选票,来捍卫投票的诚信;不能计入非法选票。这不仅是要兑现7,400万支持我的美国人的选票,还在于确保美国人能对这次选举充满信心,并且在所有未来的选举中充满信心。
  • 如果我听起来不像典型的华盛顿政客,那是因为我不是政客。如果我不总是遵守华盛顿的规则,那是因为我为你而战,我会比其他总统更努力地为人民而战。
  • 2020-12-16
    • 92%共和党选民认为选举被操纵 推特标记有争议 民意调查:92%的共和党选民认为选举被操纵了!
    • 原文:Poll: 92% of Republican Voters think the election was rigged! [1]
  • 2020-12-22
    • “事实就是,我在选举中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我们大获全胜,今天我要告诉大家每个美国人都该知道的真相,让我们把时间倒转回到投票那一夜。”
  • 2020-12-25
    • “我在上届被操弄的选举,至少救了8名共和党参议员,让他们免于败选,其中一个就是麦康奈。”
    • “如今他们都退居一旁,冷眼看我对抗狡猾恶毒的对手极左的民主党人。我永远不会忘记。”
    • “我们之中许多人原本都希望总统大选会有不同的结局。”
    • “但我们的政府体制已有认定由谁在明年1月20日宣誓就职的程序,选举人团已经做出了决定。”
    • “麦康奈的小喽啰”他只是个“披着共和党外皮的人”
    • “参院的共和党人真健忘。”
    • “如果没有我的力挺他们会在上届选举少8席。这个麦康奈的小喽啰、披着共和党外皮的人,早知道不管他。南达科他州不喜欢弱者,他的政治生涯在2022年就会结束了。”

关于联邦最高法院[编辑]

  • 2020-11-30
    • 无法确定联邦最高法院是否会受理他的任何上诉案件,“问题在于很难进到联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必须“愿意做出一个重大决定”。
  • 2020-12-2
    • 我的法律团队未见得能将诉讼打到联邦最高法院,但为了确保美国人对选举的信心,他誓言捍卫美国选举到底。

关于选举舞弊[编辑]

  • “停止舞弊”(STOP THE FRAUD!)
  • “这场选举必须公正、诚实、透明。不是为了我或者拜登,也不是为了共和党或民主党,而是为了美国不要在历史上留下污点,这种事不允许发生在美国。”
  • 只能计入“合法选票”
  • 2020-8-17
    • “谁将拿取这些选票,这些选票在计票之前又会经过什么处理呢?选举舞弊?对国家真是很不利。应该只接受缺席投票而已!”我想确保这场大选“不会被人偷走”。
    • “我们唯一可能在这场选举输掉的可能,就是因为选举作弊。”
  • 2020-8-24
    • “对手企图窃取这次选举,唯一方法就是舞弊,但我们还是会胜选。”
    • 通讯投票恐怕会导致舞弊情事增加。
  • 2020-11-3
    • “如果细数那些不合法选票,就知道他们会试图从我们这里窃走大选胜利。”
    • 我的竞选团队目标是捍卫选举公正性,以免我的选民无法发声。
    • 我的竞选阵营已展开“大量诉讼行动”,以对抗他所谓的民主党“腐败行径”,连数个尚未决定胜负的战场州官员都在捍卫投票的公正性。
  • 2020-11-4
    • Our lawyers have asked for “meaningful access”, but what good does that do? The damage has already been done to the integrity of our system, and to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itself. This is what should be discussed! “事实上,有大量被秘密报导的选票将被揭露”
  • 2020-11-5
    • “自从这个国家建立以来,选举权一直是我们民主的核心。我们将保护选举的公正性。”
    • 如有必要,将向最高法院提起竞选诉讼。
  • 2020-11-6
    • “会有很多诉讼,因为我们有很多证据、很多物证,或许会交由这片土地的最高法院决定”。
    • “如果计算合法选票,我会轻松获胜。不过计入非法选票,他们能从我们手上偷走大选”。
    • 邮寄投票造成选举舞弊,要对结果提出质疑。
    • “民主党官员不相信能靠正当手段赢得大选。我认为这是他们推动邮寄投票的原因,里头有极多的贪腐和欺诈”。
    • “如果只计算合法选票,我已轻易赢了;你们把非法的通讯选票计入,偷走了我们的选举”
  • 2020-11-11
    • 美国广播公司与华盛顿邮报的民调人员在投票日前夕的民调中造假,那些民调显示他在威斯康辛州落后十七个百分点,但其实我在此地与拜登是五五波。
    • “我们国家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
  • 2020-11-16
    • 目前在全美各地进行的诉讼案件中很多不是由特朗普团队所发起,而是由那些目睹选举舞弊事件的人所提出。我们几个大型诉讼会显示出 2020 年美国总统大选违宪,以及有人为了改变选举结果而做出令人愤慨的行为,诉讼案很快会提出。
  • 2020-11-22
    • 联邦调查局(FBI)与司法部毫无动作,你们是“失踪战斗人员”、“搞不好牵涉其中”
    • 大选存在“完全欺诈…FBI和司法部在干嘛?我不知道,也许他们也有份,但做这种事怎能获准逍遥法外?太扯。”
    • “我没办法告诉你他们究竟上哪去了。我问他们,‘你们有在查吗?’每个人都说,‘有啊,他们正在查。’”
    • “我们试图把证据弄进去,可是法官不让我们这么做。”
    • “他(共和党籍的乔治亚州长坎普)啥也没做,我还为他参选背书,有够丢脸。”
    • “他们太强大又过于腐败,我们国家没有新闻自由。”
  • 2020-11-27
    • “这将是一件非常难以让步的事,因为我们知道存在大规模的舞弊。”
    • “这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它不应该在这个国家发生。”
    • “大规模的欺诈行为已经被发现”
  • 2020-11-30
    • 对于大选结果提出的诉讼过程,我想提出一件规模庞大且漂亮的诉讼案,并且有大量证据来讨论这件事及其他事情,我们有宣誓陈述书,成千上百份宣誓陈述书,但我们却不被允许提供证据,他们说我们没资格。”
    • “你的意思是我作为美国总统,我却没有资格?这是什么法院系统啊?”
    • 团队握有许多证据,且上周三在宾州盖茨堡(Gettysburg)举办的听证会中,有许多目击者及备受约翰敬的人出席,他们确实感到委屈。面对法律战在近日来的频频受挫,
  • 2020-12-2
    • 过去美国有总统大选的投票日(Election Day),现在透过操作不在籍投票和提前投票,投票日变成了投票好几日,甚至投票好几周、投票好几月,而这当中发生的“惊人的出格事件”。
    • 民主党人印制了数千万张选票,在无人监察的情况下被送给身份不明的选民,其舞弊规模前所未见。
    • 有些地区(如加州和内华达州)就投票人名册上的所有人印制了选票,不论名册上的人是死是活、是否登记投票。有些州(如明尼苏达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在今年年中就开始印制不在籍选票并发送给所有选民。密歇根州有 67 个郡的登记投票人数多于其符合投票年龄的公民人数。此外还有选票地址错误、一人多票等现象。特朗普点名威斯康辛州,该州的选举委员会无法确认住址的选票超过 10 万人,却依旧拒绝排除计算这些选票。
    • 在大选前几个月,他们就被警告不要提前宣布胜选,因为需要花至少数周甚至数月的时间,来计算不在籍投票、认证结果并决定赢家,而民主党对手则不断表示,“不要再涉入大选,不要造势,我们不需要你,我们胜券在握,选举结束了”;民主党表现得就像早就知道选举结果了。
    • 所有的摇摆州都发生重大违规事件,或是彻头彻尾的诈欺,今年的选举舞弊规模是史上前所未见的,大量选票瞬间灌入,却鲜少有人知道这些票是从何而来,自己的大幅领先、轻松胜利一夕之间消失。
    • “这次的选举是场诈欺,所有人心知肚明,我不介意输掉一场选举,但我想要输得公平,我不能接受的是有人偷走了选举,这也是我奋战的原因,我们别无选择。”
    • 已掌握大量证据,但从媒体乃至法官都不愿承认。
    • 这场大选,民主党政治机器全员动起来,在底特律、费城、密尔瓦基、亚特兰大等城市涉入选举舞弊,“民主党奋力印制选票,寄送到不知名的收件者手上,过程中没有可见的安全监督机制,进而产生了前所未见的选举诈欺,并用疫情当作借口。”
    • 一开始在威州取得巨大领先,“但最后却奇迹般的输给拜登2万票”。在凌晨3时42分,突然灌进大量选票,绝大多数都是投给拜登,“直到今天,大家都想搞清楚,这些票到底是从哪来的,让我从遥遥领先变成些微落后,这是一件可怕的事,非常糟糕”。
    • 已搜集到海量的选举舞弊证据,其他人看到都会说,“哇!这么多证据,但现在要改变选举结果已经太迟”,但“事实上,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认证正确的赢家,这也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 那些主导舞弊行为、一次次设计著骗局,并在他任职的4年来不断为了利益而反对他的人,都是同样的人,“因为我们把美国放在首位,而他们没有,我们正将美国的力量还给美国人民;他们并没有把美国看得最重要,他们只想要权力、只想着赚钱,所以他们不希望我当美国总统”。
    • “如果不把2020年的大选舞弊排除,那我们就没有国家了。”已经掌握了海量的证据,“我准备好接受任何准确的选举结果,我希望拜登也准备好了”。
    • 这已经不只是他的竞选,这攸关恢复美国选举的公正及信心,这关系到美国的民主,这是好几代美国烈士牺牲生命所争取到的神圣权利,没有什么比这更紧迫且重要。
    • 举舞弊问题是许多州都采用的 Dominion 投票机及其投票系统。这款投票机及其软件曾被德州以存在安全及欺诈风险而拒用,却被本次选举争议最大的摇摆州广泛采用。例如密歇根州有一个郡原本显示为拜登胜出,但后来发现有 6 千张选票被 Dominion 系统错误计算给拜登,经过校正之后,该郡转由特朗普所拿下,而这并非个案。特朗普表示,虽然不知道 Dominion 公司的来历和资金结构,但该公司的政治献金有高达 96% 流向民主党。此外他也提到 Dominion 投票系统的选票计算工作,“我们相信是在外国计算的,不是在美国”。
  • 2020-12-3
    • “我们有很清楚的事证,但很多媒体人甚至是法官,都拒绝接受。”
    • 我将美国的利益放在首位,而非个人名利,在大选中舞弊的人是那些“只想要自身权力与赚钱”的人;我的所作所为是为了确保美国人对今年和未来所有选举都能有信心。
  • 2020-12-7
    • “事情已有了定论,我们掌握了充足的证据,也清楚知道我们能做些什么。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你会看到很多‘大事发生’。”
    • 本届选举是一场被“操纵”的选举,这是对美国的耻辱,让美国沦为第三世界国一样,“这些选票从各个地方被灌入系统,他们甚至还使用了所有权不明、来源不明的计票系统。
    • 他们声称这些计票机发生了小故障,但这些绝对不止是小故障,它们已经被‘抓包’多算了几千张选票,而且都是对我不利的。”
    • 选举是完全被涉操纵的状况,我们已经对此提出诉讼案件,“这是对我们国家的耻辱,就像是第三世界国家,这些不明选票从各个地方灌入,使用的是没人知道所有权、来源不明的计票机器。”
    • 过去这些机器发生的“小故障”,并非只是“小故障”,是出现点错几千张选票的状况。
    • “顺带一提,这些选票都对我不利”。
    • 这就像是第三国家,认为已有很多的案例,“我们已经发现可以怎么做了,接下来几天你会看到很多大事情要发生。”
    • “(诉讼)案件已经提出,现在我们找出了可以采取的举措。”“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你会看到很多大事在发生。”
  • 2020-12-10
    • “如果有人在选举作弊,就像民主党做的,为什么选举没有立刻被推翻?怎么会有一个国家被这样管理的?”
  • 2020-12-15
    • 日前公布的一份关于多明尼安投票系统(Dominion)的司法鉴定报告,显示了“大规模舞弊行为”,选举的“过程”改变了“结果”。
    • “这是个大新闻。多明尼安投票机在全国都可说是一场灾难,改变了一场压倒性选举的结果。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 “很多投给特朗普的选票都被转移给拜登”
    • “全国各地都是如此,这场假选举再也无法持续,共和党人快行动吧”
    • “这个报告显示了大规模舞弊行为,选举过程改变了结果!”
    • 法官艾尔森海默是“倍受约翰敬的”,并说“感谢法官的天才、勇敢和爱国精神。(他)应该得到一枚奖章!”
  • 2020-12-22
    • “拜登根本不可能扭转,民主党心知肚明,媒体也非常清楚,国内很多政治人物都已经来恭喜我当选了,可是一切却突然开始风云变色,一切都消失了:数个州竟然暂停计票,还有大量可疑的选票被丢弃,然后一个州一个州接着被翻盘了。”
    • 民主党想偷走选举、欺骗大众,若那些选举诈欺的情况没有被好好调查,那2020的大选将会永远被历史视为美国最腐败的选举,“这是美国人民要发出自己声音的时候了,我们的选举一定要公平、公开透明,而且必须100%没有诈欺的情况,我们以惊人的压倒性胜利赢得选举,美国人民很清楚”,美国人民很愤怒,不能接受一个诈欺的选举存在。
    • “我们已经揭露选举舞弊的大量证据。这一切都不应该在美国发生。这是对民主的嘲弄。这是我们共和国的耻辱。”
    • “如果没有对这种恶劣的欺诈行径进行充分的调查和处理,2020年的选举将永远被视为非法,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腐败的选举。美国人必须要能够对我们的选举有完全的信心和信任。我们民主的命运就取决于此。”
    • 美国媒体和科技巨头与民主党,正公开勾结欺骗美国公众。
    • “这是现代史上,涉及总统候选人的最大、最令人震惊的丑闻。”
    • “现在是美国人民发声,并要求立即纠正这种不公正现象的时候了。我们的选举必须公正,必须诚实,而且必须透明。他们必须是百分百零舞弊。我们以压倒性的胜利赢得了这次选举。”
  • “这完全是作弊,FBI和司法部如何参与,我不知道,也许他们涉入其中,但人们如何被允许逃脱责任,这难以置信,这场选举是操纵的。”
  • “我告诉你10点的时候,大家都以为结束了,结果作弊的邮寄选票开始进来,现在很多邮差惹上麻烦,因为卖选票.丢选票,这是你看过最疯狂的事。”
  • “你不可能让我改变主意,换句话说,我六个月内都不会改变主意。”
  • “他们的选举官员从事交易,乔治亚州这些人真是灾难,但(乔治亚)州长什么也不做,他什么也没做,我对曾帮他背书感到丢脸。”

关于拜登Joe Biden[编辑]

  • 如果自己没搞错的话,“拜登当不了总统”
  • 如果拜登(Joe Biden)当选,中国就会控制他,拜登是一个腐败的政客,大科技公司却帮助拜登,“如果你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拜登贪腐的言论,你的账号可能会被封锁。”
  • “拜登对中国(中共)软弱,拜登从第一天内开始就对中国(中共)软弱。拜登允许中国(中共)逃脱谋杀惩罚,拜登允许中国(中共)盗窃我们,抢劫我们。”
  • “拜登被中国(中共)收买了”
  • 拜登对此视而不见,而这也不是第一次拜登欺骗美国人民了,“他们还不停说我们明年中以前做不出‘中国病毒’的疫苗,但在今年结束前我们早就核可两家药厂,数以百万计的疫苗已经在路上了。”
  • “拜登不可能拿到八千万票”
  • “拜登在许多城市的非裔社区不可能得票数超过奥巴马”。
  • “今年早些时候,拜登的家族被证实,从中共那里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然而,媒体和科技公司却共同对这些资讯进行全面审查。”
  • “拜登只在播报假新闻的媒体眼里胜选。我什么都没承认败选”
  • 秉持“美国优先”原则,拜登放弃此原则。未来4年也会持续坚持,看到我败选最开心的就是中国领导人,其次是伊朗。
  • “急不可耐、错误地把自己视为大选赢家”

关于社交平台和媒体[编辑]

  • 媒体
    • 媒体只会打压我,知道舞弊严重却不报导,推特和脸书等社群媒体选前封锁“纽约邮报”关于拜登家人的贪腐报导。
    • 决定胜利者是“合法选票”,而不是新闻媒体。
    • “媒体知道这些,但他们不想报导。事实上他们完全拒绝报导,甚至掩盖一切。”
    • 主流新闻媒体正在侵蚀美国的新闻自由,“他们压制,如果没有人进行报导,就无法了解丑闻,从选举一事来看,这是美国史上最大舞弊案。”
    • “我们有很清楚的事证,但很多媒体人甚至是法官,都拒绝接受。”
  • 社交平台

关于反对共产主义[编辑]

  • “我们面临的不是与中国的竞争,而是与中共的竞争。”
  • “几十年来,能看破中共真相,以及其对美国经济和政治威胁的少数美国领导者之一。”
  • “美国正在采取行动,以保护我们国家及盟友免受日渐嚣张的中国所侵害。我们将不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行为视而不见,也将不会保留任何对中共的批评。”
  • “我们面临的竞争,不是与中国的对抗,而是中国共产党,其以马列主义和重商主义世界观,对抗世界热爱自由的人民。”
  • 中国共产主义是“马列主义与中国民族主义的结合体”
  • 美国在政策上长期曲解中共本质,盲信中共党员只是“名义上的共产主义者”,掉以轻心。
  • 中共以及“安提法”(Antifa,反法西斯主义极左组织)的密切关系,果然在今年新冠肺炎病毒疫情肆虐以及BLM(黑命贵组织)抗议运动期间,安提法反共和党之打砸抢激进行动有如烽火四起。
  • “今天在这里的流亡者和异见人士已经目睹了共产主义摧毁了一个国家,正如共产主义已经摧毁过其统治的每一个国家一样,但是面对共产主义的压迫,我们不会保持沉默。”

关于中共军机扰台[编辑]

  • 2020-9-24“够了,我们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

关于美墨边境墙[编辑]

  • 2021-01-13
    • 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将这些边境墙完成,曾经有人说不可能完成,但我们还是做到了。

关于言论自由[编辑]

  • 2021-01-13
    • 现在言论自由已经受到了侵犯,宪法第25修正案对他不构成威胁,反而会伤到拜登。试图弹劾总统是一个最大、最邪恶的猎巫行动,这会引起民众的巨大愤怒、分裂和痛苦。
  • 2020-12-22
    • “我们的国家早就没有自由媒体了,只有被压迫的媒体,只有永远不会报导真相的媒体。”

关于国会大厦抗议事件[编辑]

  • 2021-01-13 特朗普总统下令降半旗,以悼念斯尼克和雷本古德两位警员
    • 约翰重美国的历史和传统,而并非去破坏它;我们相信法治,而并非是使用暴力或暴乱的方式。
  • 2021-1-14 从事极端做法的人不是支持我的人
  • “快回家”“我们的选举结果被‘窃取’了”“永远记住这一天!”

关于台湾总统[编辑]

  • 2016-12-03
    • 特朗普过渡团队发表声明表示“当选总统特朗普与台湾总统蔡英文谈话,蔡英文对特朗普表示了祝贺。”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 2016-12-03
    • 中方有几个选择,第一是不满意这一点,但不会使它成为一个大问题;第二是可以把这件事看作是一种探索向正式关系的第一步。
    • 中共可能会强烈反应,而不是等待情况变得更糟。
  • 有关中国,我们将会做很多事情。它们(中共)对我们所做的是一件可耻的事,是一件可耻的事。

关于COVID-19武汉病毒[编辑]

  • “病毒来自中国,中共本应该阻止它。它们阻止了它从武汉向中国其它地区蔓延,但中共本应阻止它(向全球蔓延)。”
  • “有关中国,我们将会做很多事情。中共对美国和这个世界做了什么,你们坐在这里戴着口罩全是因为中共,是吧?这是可耻的(指中共的所作所为),是一件完全丢脸的事情。你们将会发现的。”
  • “中共在散布信息,虚假信息,说我们军队传染给了他们。这是错的。我不想争论,我说过我必须以病毒来源命名,它确实来自中国。因此我认为这是非常准确的称呼。”
  • “我们本来做得很好,然后就遭到了武汉病毒大流行的打击。”
  • “这场瘟疫,这场瘟疫来自中国。你们将会发现的。”
  • “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国。这是很多资金,但事实上,这不是美国人民造成的问题,而是中共造成的,都是由中共造成的。”
  • “我们将禁止联邦合同外包给中国公司。我们必将追究中共的责任,它把病毒传播到世界各地。”
  • 中国的冠状病毒死亡人数实际上要比北京政府承认的数字多得多,高于任何其它国家。
  • “我认为,说我们军队传染他们,是在(给美军)制造污名。”
  • “库默希望所有州被同样对待。但每周都不一样。一些州受到“中国病毒”严重打击,一些州几乎没有受到打击。纽约是一个非常大的“热点”,而西维吉尼亚州目前为止,零感染。”
  • 几个月之前美中达成了一份很棒的贸易协议,但冠状病毒发生之后,对这个协议的执行起到了不好的作用。
  • “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没人知道下一任政府由谁做,我想时间会说明一切。但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的政府绝对不会封锁美国。”

关于联合国世卫组织[编辑]

  • “他们(世卫)像中共的一个傀儡一样,中共所做的一切都可以……他们从中共得到3800万美元,而从我们这里得到4.5亿美元。”

关于饮酒 毒品 抽烟[编辑]

  • 因为哥哥 我从不喝酒
  • 比自己大8岁的哥哥佛瑞德(Fred)因酗酒身亡,让自己发誓远离酒精,以免上瘾。
  • 哥哥告诉我,不要喝酒,永远不要喝酒。也禁止儿女喝酒、嗑药和抽烟。这点我对他们很严格。

关于白宫[编辑]

  • 白宫是如此特别的地方,对美国人尤其具有特殊意义。白宫不会有任何改变,将会维持原貌。

关于特朗普父亲[编辑]

  • 他因为觉得年轻的特朗普需要一定的纪律性,父亲送特朗普去军事学院。特朗普说:“我(年轻时)是一个叛逆的人,在课堂上我是一个聪明的人。”自己很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

关于一中政策[编辑]

  • 2016-12-12
    • 美国不见得要受到“一中政策”的束缚。

关于北朝鲜[编辑]

  • 如果北朝鲜坚持发展核武,美国将彻底摧毁北朝鲜,且金正恩正在走向自杀之路。他说,全世界正面临“巨大危险”,流氓政权在发展核武器,恐怖主义分子在全球扩张。
  • “一些国家不仅与这样一个政权做生意,而且对于这样一个让世界陷入核冲突危机的国家,他们还提供了武装、物资和财政支援,真是令人愤慨。”

暴风雨之前的平静[编辑]

  • 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将来)你会懂的。”

演说完整内容[编辑]

  • 2021-1-14
    • 我的美国同胞们:我想在今晚向你们谈谈过去一周发生的令人不安的事件,正如我说过的那样
美国国会大厦[编辑]

对美国国会大厦的入侵,打击了我们共和国的核心,它激怒了各政治派别的数百万美国人,我想说得很淸楚,我明确谴责上周发生的暴力事件,暴力和破坏行为在我们国家绝对没有地位,在我们使美国再次伟大的运动中也没有地位。我们一直在捍卫法治,支持男女执法者,维护我们国家最神圣的传统和价值观,暴徒暴力违背了我所相信的一切,以及我们运动所代表的一切,没有我的真正支持者可以不约翰重执法,或我们伟大的美国国旗,没有一个真正的支持者可以威胁或骚扰他们的美国同胞,如果你做任何这些事情,你不支持我们的运动,你在攻击它,那你就在攻击我们的国家,我们不能容忍它。 可悲的是,在过去一年的过程中,因为COVID-19武汉病毒而变得如此困难,我们已经看到政治暴力失控,我们看到了太多的骚乱,太多的暴徒,太多的恐吓和破坏行为,无论你是右派,还是左派,都必须停止,或左派一个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暴力永远没有理由,没有借口,没有例外。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那些上周参与袭击的人,将被绳之以法。

互相约翰重并维持秩序[编辑]

现在我要求每一个曾经相信我们议程的人,思考如何缓解紧张局势,平息脾气,并帮助促进我们国家的和平,有报导称,更多的示威活动正在计划中,在未来几天,无论是在华盛顿这里,和全国各地,美国特勤局已经向我通报了潜在的威胁,每个美国人都应该以约翰重和和平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是你的第一修正案,对吗?但我得再次强调:不能有暴力,不能有违法行为,不能有任何形式的破坏行为,每个人都必须遵守我们的法律,服从执法部门的指示,我已经指示联邦机构使用一切必要的资源,来维持秩序,在华盛顿特区,我们将派出数千名国民警卫队成员,以确保城市的安全,并确保过濂期能安全顺利地进行,和你们所有人一样,我对这场灾难感到震惊和深感悲痛,上周在国会大厦,我要感谢数以亿计的不可思议的美国公民,他们以冷静的节制,优雅的态度应对这一时刻,我们会像往常一样渡过这个挑战。

科技巨头限制言论自由[编辑]

我还想就最近几天我们看到的,对言论自由空前攻击来说几句话,现在是紧张和困难的时刻,将人审查,取消和列入黑名单的一切作为,同胞们,这是错误的,是危险的,现在需要的是我们得互相倾听,而不是互相消音,我们所有人都可以通过我们的行动,选择超越敌意,找到共同的立场和共同的目标,我们必须专注于推进整个国家的利益,提供奇迹般的疫苗,战胜大流行病,重建经济,保护我们国家的安全,维护法治。

今天,我呼吁所有美国人克制当下的激动,并作为一个美国人民团结起来,让我们选择为了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社会和我们国家的利益,团结一致向前迈进,谢谢大家, 上帝保佑你 上帝保佑美国。

推特内容[编辑]

  • 2020-11-4
    • “这是怎么回事?”
    • WHAT IS THIS ALL ABOUT? —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November 4, 2020
  • 2020-11-5
    • “昨晚,我在许多关键州领先,多数是稳固的,且几乎都是民主党控制的州。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它们(的领先)开始诡异地消失,因为令人震惊的一大堆选票(突然)被计票。非常奇怪,‘民调机构’完全弄错了,而且是历史性的错误。”
    • 转发了马特‧沃尔什(Matt Walsh)的推文,并附文说:“这是怎么回事?”而这条转发的推文也被封杀,原因是沃尔什在推文中写道:“有足够的理由上法庭。任何一个诚实的人都不能看着这一切,并说这是正常且无关紧要的。”
    • “他们(民主党)正在努力使(我在)宾夕法尼亚州(领先)的50万张票优势消失,尽可能快地消失。同样,密歇根等地也是如此!”
    • “在选举人票的意义上,我们已经赢得了宾夕法尼亚州(不允许合法监督员)、乔治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每个州特朗普都大大的领先。此外,我们还赢得了密歇根州。实际上……有大量被秘密加进来的选票!”
    • “我们票数大幅领先,但他们却想盗窃选举成果。我们绝不会让他们得逞。投票所关闭后,投下的选票不能算数!”
  • 2020-11-9
    • 国家反恐中心(National Counterterrorism Center)主任米勒(Christopher C. Miller)将代理国防部长职位并立即生效,“米勒将胜任此职,艾思博已被解职,感谢他的辛劳”。
    • 此次选举中合法选票的辨别门槛比预期还要宽松,大量选票因此受到影响,选民得持续关注此议题。
    • 内华达州是造假选票的污水池,美国保守联盟主席许拉普(Matt Schlapp)和内州前总检察长(Adam Laxalt)手中握有的发现一旦公布,绝对令人震惊。
    • “宾州在开大部分选票时,阻止我们监看。在这个国家是无法想像且非法的”。
  • 2020-11-21
    • 大选舞弊现象层出不穷,希望法院能够“勇敢地做出公正判决,全世界都在观看!”
    • 团队的调查人员发现几10万张“假票”,这些选票足以让至少4个州结果翻转,进而赢下大选。但拜登为何这么急于组内阁?希望法院及立法机构能够勇敢地去做他们该做的事情,维护美国选举的公平性,全世界都在关注。
    • 特朗普转发新闻,内容是宾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凯利(Mike Kelly)发起诉讼,要求宾州法院排除邮寄选票。“凯利是美国国会最受约翰敬的议员,和许多人一样,凯利对美国总统大选的混乱感到厌恶,毕竟其中发生了作票、死人投票,不允许共和党观察员的舞弊行为。随后,特朗普发文强调伪造选票和死人投票,怒斥总共有成千上万张选票不允许共和党观察员监督,甚至连在计票室里旁观都不行。”
    • 无法接受几10万张伪造选票所产生的选举结果,这些票数足以轻易推翻选举,更强调钱尼只是不希望他把美国部队撤回国内。
  • 2020-12-1
    • “现在正在直播!Amistad计划的新闻发布会:选举吹哨人站出来。”
    • LIVE NOW! Press Conference by Amistad Project: “Election Whistleblowers Come Forward” —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December 1, 2020
  • 2020-12-11
    • “证据确凿——舞弊!”
    • “美国值得拥有一场诚实的选举,但他们却得到了这些——乔治亚混入了几手提箱的神秘选票,威州有死人投票,内华达出现以钱换选票计划,宾州投票观察员被阻止进入(计票室),密歇根有问题的选票投票箱,以及面临重罪指控的骗子。”
    • “停止窃选!”广告一开始陈述了特朗普在创造就业和经济领域的成就,以及为研发COVID-19疫苗所做的努力,然后指出“美国回赠给特朗普总统超过7,400万张选票”,比以往任何一位美国总统获得的选票都多。
    • “但一些事发生了,”广告继续说,“有些州急着寄出邮寄选票——这是舞弊的秘方;死人投票;选票奇迹般地出现;半夜灌入拜登选票。”
    • “这是令人愤怒的暴行,美国人民应该知道真相。”
    • 广告最后呼吁选民“要求诚实选举,要求诚实计票”,并敦促人们联系议员。—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December 11, 2020
  • 2020-12-16
    • 这是大新闻。Dominion投票机在全国各地都是一场灾难。改变了本来是压倒性胜利的选举结果。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感谢法官的天才、英勇和爱国。应该获得奖牌!
    • 谢谢Kevin。许多投给特朗普的选票转给了拜登。备受约翰敬的密歇根州法官发布了这一史诗般的报告。在全国都是如此。这次虚假选举站不住了。行动起来共和党人。在摇摆州赢大了!75,000,000张选票。
    • 投票机发现了巨大的问题。太荒谬了。本来是压倒性的胜利,现在变成了惜败。美国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受执法机构约束的机器。不要篡改,这是一种犯罪。还有更多!
    • 密歇根州投票机的错误率达到68%。根据法律,错误率应该只有万分之几才行。密歇根州务卿是否违反了法律?敬请关注!
    • 有关选举舞弊的海量证据涌现。我们国家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

其它[编辑]

  • 谁都不喜欢鲁蛇,谁都不喜欢被霸凌。可是你看看今天,我们明明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强权,大家却来抢我们的午餐。这可说不上是“赢”。
  • 一般只有几百万人会收看总统候选人辩论,不过光是第一晚就有两千四百万人收看⋯⋯你说大家为什么要收看啊?大家是来听各种卑鄙提问的吗?是来看一群政客假装自己是清流(真正的清流是我吧),好让自己可以更成功的吗?大家之所以收看,是因为我给大家的,是他们必须听、有权利听,可政客从来不说的真相。
  • 一个不能保护自己边境的国家,还算是国家吗?我们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在移民政策上,把他国的需求摆在自己前面的国家。有一个字可以用来形容这种人:蠢。
  • 怎样才能避免使用武力呢?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大家都看见你的实力。当大家都知道我们会在必要时使用武力,而且我们说话绝对算话的时候,他们对我们的态度就会不一样了。
  • 除了接受教育以外,小孩毕业前应该学到一些基本价值观、自我约束的能力还有生活技能,学点常识也不错。现在我们的学校都不教这些东西了,不教他们怎么准备面对现实世界,反而更注重小孩的自约翰心跟让他们自我感觉良好。政治正确的群体攻占了我们的学校,结果就是我们失败的教育辜负了孩子。
  • 相传马克.吐温说过一句话:“每个人都爱讲天气,可是没有一个人对天气有所作为。”我们显然是想证明他错了。⋯⋯现在这些“专家”根本分不出气候太冷还是太热,所以最新的用语是“极端天气”——一个词涵盖了沸腾的热到结冻的冷之间所有天气现象。
  • 大众很显然不了解“奥巴马健保”提供的是什么:它很复杂,它向保险陈情团体让步,它抢走你继续找你现在的医生看病的权利,当然,它还隐藏了健保让各州财政部和所有企业负担逐渐加重的事实。
  • 你看看那些不知道怎么通过预算案的国会议员,他们的财政建议你敢听吗?他们保证要创造就业机会,这种话能信吗?这些人说他们打算如何修复我们的经济、如何创造出更多就业机会、如何减税和平衡收支,我听完之后都会摇摇头,心想:你连当《谁是接班人》节目参赛者的资格都没有。
  • 我是个好人。我真的是。而我跟大多数的职业政客不一样,我有个坏习惯——我一向实话实说。⋯⋯有时候我的回答不讨人喜欢。那也没办法。
  • 在我心目中,美国公民的权益永远排在第一位—永远都是。⋯⋯我们的外交政策、贸易政策、移民政策缺少的就是这种保证,而且已经缺太久了。我们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太在意别国对我们的看法;现在阅读这本书的各位, 有人认为我在乎别国心里开不开心吗?
  • 对我来说, 宪法第二条修正案非常明确:“纪律优良的民兵部队乃确保自由国家之安全所必须, 因此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之权力,不可侵犯。”就这样,句点。
  • 有些事情明显到连乔.拜登(Joe Biden)都看得见。例如我国的基础建设⋯⋯我们的基础建设很烂,而且只会越变越烂、维修费用越来越高昂。现在光是生产力因为这些基础建设而降低,我们每年就会损失大约两千亿美元,而且这个数字还会每年增加。
  • 人们最常问我的一个问题就是:“特朗普先生,我要怎么变得有钱?”其实这些人真正想问的是:“我要怎么变得快乐?”大部分的人都相信,只要有钱他们就会自动变得快乐。我不会骗你,有了钱你确实多了很多美好的机会,但是财富不见得能让你变得快乐。我一路走来学到了这一点:财富和幸福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 我在经商时学到了不少教训⋯⋯最重要的教训是——力挺你说过的话,然后也要确保你说到做到。⋯⋯我不会做不到一件事还跟你保证没问题, 也不会威胁说要做某件事结果不去做。永远不要认为你有霸凌我的能耐。⋯⋯我信守我自己的承诺,也会信守我们国家的承诺。在我们自己家,我毫无疑问地力挺宪法;在海外,我毫无疑问地力挺我们的盟友。
  • 这些应该报导新闻的人脑子里没有“公平”这个概念,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是专家,他们“最在行”——他们知道内幕。这些人从来就不知羞,但他们明明就应该感到羞耻才对。他们一定认为他们的读者都是笨蛋,随随便便就会忘记过去的报导出了多少次错误。
  • 我提出的新税制会让中产阶级保留他们大部分的钱,然后消除很多富豪才有的减税优惠。中产阶级口袋里的钱变多了,消费能力会跟着提升,年轻人读大学时可以存比较多钱,然后人民的个人债务会越来越少。
  • 我们必须重新点燃美国梦的热情,把我们的国家还给那几百万个辛苦工作却只拿到一点报酬的国民。⋯⋯别和我唱反调,别赌我会输——我太了解赌注跟几率了——因为我一向拿最难的挑战开刀,也每一次都大获全胜。我的名字已经成为全球最伟大的品牌之一,我知道怎么当赢家。
  • 我说过:“我会为你们建造个不可思议、富丽堂皇的酒店。我提供建筑行业的工作,拯救酒店行业的工作,以及大中央区将会到来。所以市政局达成了共识。
    • 原文:I said, 'I will build you this incredible, gorgeous, gleaming hotel. I will put people to work in the construction trades and save hotel jobs and the Grand Central area will come around.' So the city made the deal.
    • 《纽约时报》(1983年8月7日)《唐纳德·特朗普的帝国与自由》
  • 有些人有谈判的能力。这基本上是一个天赋的艺术,要么有要么就没有。
    • 原文:Some people have an ability to negotiate. It's an art you're basically born with. You either have it or you don't.
    • 《华盛顿邮报》(1984年11月15日)《唐纳德·特朗普:拥有王牌!团队!金钱!未来!》
  • 我有特色,并将永远继续在我所有的企业中突出我的名字。
    • 原文:I have featured and will always continue to feature my name prominently in all my enterprises.
    • 《商业周刊》(1985年7月22日)
  • 我不喜欢妥协。我明白有时妥协是正确的答案,但妥协通常相当于失败,我不喜欢被击败。
    • 原文:I'm not big on compromise. I understand compromise. Sometimes compromise is the right answer, but oftentimes compromise is the equivalent of defeat, and I don't like being defeated.
    • 《生活杂志》(1989年1月)
  • 我们的伟大社会怎么能容忍它的公民持续遭受不法侵害?犯罪分子必须被告知,当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时,他们的公民权利也会被终止!
    • 原文:How can our great society tolerate the continued brutalization of its citizens by crazed misfits? Criminals must be told that their CIVIL LIBERTIES END WHEN AN ATTACK ON OUR SAFETY BEGINS!
    • 《恢复死刑,恢复我们的警察! 》(1989年5月1日)
  • 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在就业市场方面比受过良好教育的白人有着巨大的优势。有时黑人可能会认为他们没有这个优势...我曾经说过一次,即使是我自己,如果我重新投胎,也想成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因为我相信他们确实有实际的优势。
    • 原文:A well-educated black has a tremendous advantage over a well-educated white in terms of the job market. I think sometimes a black may think they don't have an advantage or this and that... I've said on one occasion, even about myself, if I were starting off today, I would love to be a well-educated black, because I believe they do have an actual advantage.
    • 《奥兰多观察》(1989年9月13日)《黑人必须经历什么?》
  • 我喜欢雇用有实际行动的人。我经常雇佣那些与我意见有出入的人。
    • 原文:I like to hire people that I've seen in action. I often hire people that were on the opposing side of a deal that I respect.
    • 《华盛顿邮报》(1989年9月23日)
  • “这不是右派的问题,这是左派的问题。”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