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山田

出自Wikiquote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林山田(1937年-2007年11月5日),臺灣臺南市人,西德杜賓根大學法學博士,曾任中央警察大學、輔仁大學、國立政治大學、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建國黨第一屆副主席,為臺灣刑法學權威,其相關著作對臺灣刑法學之發展有一定影響。

德國胡思錄[1][編輯]

推動台灣獨立[編輯]

  • 台灣建國後,必須以多語文、多種族的多元海洋文化為原則,建立新的台灣文化。同時,應檢視探討多年來在劣質統治下原有的台灣文化中有那些跟人性化、現代化與科技化的時代潮流,以及台灣海洋國家的社會生活方式與價值觀體系不相配合的壞文化,而設法導引改善,並以政府的力量,透過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的手段,保存並發揚台灣文化中的良好文化。同時,並自外國引進足以提昇台灣人品質與現代生活品質的外國文化,加以消化吸納成為台灣文化的一部份。----〈文化與文明〉
  • 台灣獨立建國後,除了改革教育內容,大力提倡尚武的精神,打破重文輕武的不良傳統以外,尚應在入學考試中做一些更張,除了傳統的筆試外,另加可以測出臨機應變和讀活書能力的口試,以及一定體能標準的體能測驗,使受過高等教育的大部分人,能有文明人的頭腦與野蠻人的四肢,以及不亂怕事的自信心和應有的行動力。----〈做個有理論基礎的行動者〉
  • 只有埋葬長久以來坑人無數的大一統思想,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形成建國的共識,逐步建設台灣成為多元文化的海洋國家。----〈大一統思想〉
  • 只是因為畏懼中國,就維持不統不獨的不安現狀,消極地等死,這對台灣人民而言,才是最大的風險。總之,台灣人民必須積極走出一條生路,及時自我解救,而不是消極等待被併吞地坐以待斃。----〈維持現狀就是對台灣的最大危險〉
  • 台灣假如被充滿霸權心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併吞的話,那絕對是台灣人民承受不了的災難,天真純樸的台灣人民怎可不慎呢?----〈沒人承受得了的大災難〉
  • 台灣百年來的兩個外來政權,都來自北方,他們自會以較為接近其本國的台北做為台灣的首府。台灣獨立建國之後,為使決策地點居中,並謀求北中南的均衡發展,自應定都台灣中部地區。----〈建都台灣中部〉
  • 台灣意識是台灣人建立新國家的基礎,亦是團結內部力量,抗衡中國壓迫和併吞台灣的利器。----〈亟待培育的台灣意識〉
  • 但願在台灣前途問題上,也會出現更多的偶然因素,致能及早改善現在這種沒有國格而孤立在國際社會之外,苟延殘喘腐敗至極的現狀,而終結四百年來一直由不同的外來政權所統治的命運,脫胎換骨成為一個政治民主,社會有公義的新國家。----〈重臨舊地憶往事〉
  • 必須先有獨立自主的台灣,而後才有可能談到台灣和中國的合併問題。----〈獨立建國是最重要的公共政策〉
  • 因為政治的無知與恐共,才會迷信反台獨。----〈反台獨的迷信〉
  • 台灣獨立建國後,為表新國家新做法,自不能貪圖這筆本來就不屬於我們的不義之財,而可跟把這批國寶夾帶逃至台灣的主犯蔣介石的棺材一起送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使其物歸原主。----〈把蔣介石跟他帶來的古董還給中國〉
  • 老是怕風險,擔心中國會武力犯台,不敢走出應該走的路,退卻而安於現狀,徘徊在不統不獨的十字路口,一再錯失自己走自己路的良機,那必然就要被中國所征服併吞,這才是對台灣的最大危險。----〈該冒的險不能不冒〉
  • 台灣是中國餓虎眼中的一隻肥羊,羊見虎,只有拚命地逃,可是台灣這隻笨肥羊,卻不知死活,不但不逃,反而一頭撲向虎,其結果自然成為餓虎的口中食。----〈弱者是強者的口中食〉

檢視中國國民黨與台灣社會[編輯]

  • 只要看一個地方立了些什麼樣的雕像,就可以知道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只要看到台灣各個角落所立的銅像,就可以知道台灣已經是個失卻社會基本價值的地方。----〈從正義女神銅像說起〉
  • 台灣人民好像做什麼罪孽,雖然乖乖的地納稅服兵役,但是在國外,卻沒有一個政府來保護我們,而讓我們處處受到歧視,就像無國之民的三等人。幾十年一向如此,情況一無改進,可是台灣人卻一直忍耐得著,繼續投票支持這種腐敗無能的三流政府。----〈我們要道道地地的真外交〉
  • 台灣的憲政之樹,是棵道道地地的有如病入膏肓的病變樹,四十幾年不掉老葉只長少許的新葉。好不容易花了很多錢用了不少藥,老掉牙而早已不像葉的葉總算掉了,可是令人民久盼才長出來的新葉,看了起來不只令人失望,而且足以使人吐血,不是沒有像個葉樣的畸型變色葉,就是不具光合作用的無用葉。看來,這棵憲政之樹是鐵定非死不行,但願台灣人在民主憲政的道路上還能有個死而後生的美夢!----〈樹葉汰舊更新的啟示〉
  • 台灣必須等到統治者跟那些搞政治的人,會自然愛惜羽毛,而不敢無視於人民對他的評議,政治才會逐漸走上軌道。----〈是誰看清楚誰?〉
  • 台灣的國民黨政府,不但貪汙腐敗無能,而且心不在台灣,只把台灣當其達成夢幻目的(例如反攻大陸或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手段,大多數的施政全是臨時性的或過渡性的,難怪人民的五個基本需求,卻只能滿足兩個而已。這樣的無能政府,只能稱之為二分之一都不到政府。----〈二分之一都不到的政府〉
  • 為政者的任務就是要導正方向,可惜台灣的為政者卻只圖私利,反其道而行,非但不導正方向,反而帶著人民走向更偏差的黑暗路。----〈導正方向的偏差〉
  • 在德國,只要打開電視,不管看什麼節目,都會引起人們的深思,想到台灣的三家電視只會洗腦,愚化人民,充當政治打手……,真是邪惡的統治工具。----〈從德國電視看台灣電視〉
  • 台灣的大學,由教育部總掌管,雖然名目繁多,有文化、政治、交通、中山、中正、台灣、中興、清華……,可是事實上只有一所而分設在各地名之曰「教育部大學」的大學,其目的只在製造大學文憑,並且訓練一些比較容易賺錢的高級職業的從業人員。----〈大學〉
  • 在台灣的大學裡教書的人也被求安心地在教室教學或在研究室中研究,而成為怕事或不管事的書呆子或蛀書蟲。上焉者自閉在學術的象牙塔,專心研究,不管世事。下焉者,三不五時發表「讜論」支持執政者,或為他們的施政找出理論的依據,或提供他們亂搞的歪理或替他們的惡行做合理化的解釋,這就可以安心地坐在家裡等電話,只要有朝一日,上頭來了電話,這一類人就會突然地飛黃騰達起來,亦學亦官兩棲……----〈大學〉
  • 台灣的新聞只音甜與貌美的女性播報員,加上能夠傀儡化,即為已足。至於新聞的真實性與公平客觀性,那只是大學新聞學系在學理上談的事,而跟新聞現實無關。----〈善於濫用性的致命吸引力的台灣〉
  • 台灣要改朝換代的方法,當然是透過和平選舉的手段,來淘汰腐敗的政府。----〈犯罪學的歷史觀〉
  • 中國國民黨對於歪膏,真有一手,陽謀與陰謀交叉並用,運用之妙已至存乎一心,而到爐火純青之境。----〈歪膏與奴才治國〉
  • 台灣充斥著一大堆會動腦筋的聰明人,就是太過欠缺熱心公益的憨人。----〈熱心公益的憨人〉
  • 全世界那裡可以看到這種到敵對外國投資與旅遊的情事?天底下那裡去找這種未對人民提出預警,放任人民去資助敵方或被敵方宰割的不負責任的政府?----〈駁所謂的島國心態〉
  • 台灣因為遍地法盲與憲盲,絕大多數人民不知政府亂搞且違憲,加上政府壟斷媒體,人民不能享有傳播自由,有一大堆人不能獲得充分的資訊,而不會用選票來淘汰腐敗無能的政府。----〈不是家家有鋼琴,就會提昇音樂水準〉
  • 台灣人本性善良,爛好人特別多,多到足以把一個社會賴以為存的社會公平正義,甚至於台灣的前途,也跟他們一起爛掉。----〈台灣唯一的活路〉

改革法律與司法制度[編輯]

  • 立法院不能只在立法,而應能評估其所立之法的成效,才不致立了一些無法實行的徒法。----〈立法成效應予評估〉
  • 社會強制所生的規範功能,比起國家公權力的制裁還要普遍而有效。----〈社會強制的功能〉
  • 法律究為善法或惡法,知道最清楚的不是立法者,亦不是司法者或統治者,而是人民。----〈知法莫若民〉
  • 假如沒有罪刑法定原則的保障,透過法律文字明確地把各種犯罪的法律要件規定清楚,那麼偷竊法官的行為人,可能會為他所行竊的法官判處強盜罪或搶奪罪。----〈罪與刑必須法律明定〉
  • 司法的支出絕不是消費性的預算,因為社會的公平正義是建立並維持社會和平與秩序的基礎,而社會的安定,則是社會生產力的根基。司法能維持社會的最低程度的公義,所以,司法亦有其社會生產力的實質內涵。----〈司法的社會生產性〉
  • 醒來吧!已成劣質統治共犯結構中的法律人,歷史的評價應該比個人的榮華富貴還值得追求。----〈法律人的歷史評價〉
  • 本來是公務員犯罪與刑法制裁以建立廉能政府的一套法律制裁製度,可是在劣質的統治體系,卻可運用成為奴才治國的陽謀與陰謀,真是一套爛高明的統治術。----〈奴膏和奴才治國〉
  • 思想是無罪的,只思只想,而不做,是不會構成犯罪的。所謂的思想犯就是極權獨裁政權所創造的專利品。----〈從手淫談犯罪的判斷〉
  • 徒法不足以自行,刑法條文寫得再周全漂亮,卻放在一邊涼快而不執行,不但是一無用處的具文,而且也對法治具有諷刺的作用。----〈刑必行才行〉
  • 中華文化自古以來充斥著禁止的思想,在日常生活中,隨便禁止這,禁止那,只知道輕易禁止,不是根本沒人執行禁令,就是「忽冷忽熱式」或「抓大頭式」或「打折扣式」的執法,使禁令的威信不但建立不了,反而成為「允許」的代名詞。----〈禁止〉
  • 遲延的刑罰制裁,就像遲到的藥劑,不但無濟於病,有時反而傷害健康。----〈遲來的刑罰〉
  • 法官必須能夠察顏觀色,和明辨是非。所以,他必須是一位很好的觀察者和思想者。法官必須擁有兩個完全相同的耳朵,而能把爭訟雙方的話,等量齊觀地全聽進去,心靜如水地做出公正的決定。----〈法官的角色〉
  • 台灣有不少法官對被告在講些什麼,都不想聽,或者只是裝出傾聽狀而已,被告講什麼,他並沒有聽進耳裡。這批連聽訟者的首要義務都不想履行的人,根本不夠資格當法官。----〈不夠格的一些台灣法官〉
  • 要知道刑法之惡在何處,不是去問使用刑法判處犯人的法官,而是去問被刑法判處而坐過牢的犯人。----〈要問對人〉
  • 刑法只是整體法律制度中的一種,而不是全部。中華傳統文化中的「法」即是「刑」的觀念,不但落伍而且錯誤。所以所有的法律並不是只在限制或剝奪人民的權利與自由,而應是在於保障人民的權利與自由。動輒高呼「依法嚴辦」、「依法嚴懲」、「依法取締」、「依法……」等等,往往只是官大人想要濫用法律唬人的屁話。----〈法律〉
  • 在台灣,誰遵守法令,誰就倒楣;誰敢違背法令,誰就能獲利得便宜。雖然合法行事,可是卻要在法外負起什麼道義上的賠償的怪事!價值體系的黑白倒錯,莫此為甚!----〈守法者有理,違法者賠錢〉

省思人生、自然與人的關係[編輯]

  • 要看清楚一個人的面孔,是在有光線的時候;可是要了解一個人的性格,卻是在荒亂的黑暗中。----〈面孔〉
  • 天底下的所有事物,全有其雙面孔。無論是大自然、文化、宗教、藝術、政治、愛情等,樣樣全有其正反的陰陽雙面性。----〈面孔〉
  • 根要紮得深又遠,樹才能長得高又大。書要看得廣而多,人情事理方能融會貫通。----〈樹與書〉
  • 經過思考而後再相信,則已不只是相信而已,而是信仰。----〈思考後再相信〉
  • 按照自己的原則跟想法去為人、處世、做事,別老顧忌到他人的眼光,或會有什麼樣的批評。這樣不但可以保持愉快的心情,而且做起事來,才會有所表現或有所成。----〈別老介意別人〉
  • 如果所謂有人和的人就是沒是非,專和稀泥而不會有人謾罵批評的爛好人,那麼這樣的社會必定已走上腐爛之路,社會解體是遲早可以預料的必然。----〈天時‧地利‧人和〉
  • 什麼樣的人,自然也只能用什麼樣的人。所以說:看他儘用些什麼樣的人,就知道他就是什麼樣的人。一個週遭所用的不是人才而是奴才,或儘是些有爭議性的人,這樣的領導人,不可能領導人民走出一條生路來的,人民不被害慘,已是萬幸,還想由他帶領走出一條生路,那未免太奢想了。----〈交友和用人〉
  • 唯有具備高判斷力的人,才愈能寬容別人,而贏得他人的尊敬,並建立友誼。----〈寬容別人〉
  • 一個打破了的花瓶,即使把碎片又好好地貼在一起,依然是個破花瓶。好好珍惜所有值得珍惜的事物,別輕易讓它破碎了,即使想盡辦法修補,亦是傷痕依舊而無濟於事。----〈修補再好的花瓶依舊是破花瓶〉
  • 只有長得正而直,且無分支的樹,才能長得高又大,所以:為人正直,專心一致,必成大器。----〈樹的啟示〉
  • 芸芸眾生中,必須走些一般人不想走或不能走的路,做些一般人不想做或不能做的事,才能顯示出短暫無比的人生該有的意義。----〈走些他人不想走或不能走的路〉
  • 折磨與鍛鍊在身心的負擔上雖有其相同之處,但兩者卻有其截然不同的地方:折磨是要被折磨者受苦受難,使其痛苦不堪,折磨者與被折磨者是對立仇視的;被折磨者總是屬於弱者。鍛練是具有特定的目的觀,身心的負擔或煎熬,雖然有時也會有折磨的痛苦感,可是卻有承受的意願,滿懷希望地繼續鍛鍊。----〈折磨與鍛鍊〉
  • 訂婚、結婚、離婚,全都是民法設有規定的法律行為,可是這種涉及男女雙方感情世界的事,法律並沒有辦法好好地保護它。所以別太依賴法律的規定,以及國家的司法,而要自求多福,自我珍惜維護,才是上策。----〈抓著床頭人的心〉
  • 獨裁者喜歡自稱為「領袖」,獨裁共犯結構中的成員也開口閉口「領袖」,這真是很貼切而符合事實的叫法,因為獨裁者濫用體制內的暴力,做盡壞事,是社會中最髒的一個人。----〈領袖〉
  • 人生何處無舞台,只要你願意奉獻心力在公共事務上,隨時隨地全都能找到舞台。----〈人生何處無舞台?〉
  • 目空一切,驕傲無比,只有破壞與毀滅。謙卑與禮讓,只有建設與成長。----〈謙卑與禮讓〉
  • 大丈夫應當在生的過程中,經常努力去造福週遭的他人,使社會大眾過得公平合理的幸福日子,而不是想盡辦法去累積權勢和財富,因為再大的權勢,再多的財富,死亡的時候,全要歸零的。----〈死亡的啟示〉
  • 大地是寬容的,她容許所有的動物跟植物生存在她的身上,可是大地也有其最高負荷量。所以,過多的動物跟植物同時生存在大地之上,所有的動植物都會活得很痛苦。----〈寬容的大地〉
  • 別把自己看那麼重要!自有人類歷史以來,還沒有出現過非得有某一個人才怎麼樣怎麼樣的事,台灣沒有了蔣家的大小獨裁,還不是好好的,而且還因沒有他們而更進步。----〈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 境由心造,千真萬確,隨時隨地都有令人值得欣賞的景觀,只要有欣賞的心境的話。----〈境由心造〉
  • 只有活在充滿不公不義的社會,為社會正義而抗爭,才能體會出抗爭的意義,以及透過人民的力量而實踐了正義的樂趣。----〈實踐正義的樂趣〉
  • 人生只要爬昇到像是雲端上的層次,不但永遠有陽光,而且又因站在高處而能看得遠,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人、事、地、物。因此,能夠站在高處的人應該負有為站在低處的一般人做些事的義務。----〈站得高‧看得遠‧做得多〉
  • 每天只要能過著無病、無痛、無壓力的三無日子,就該感到心滿意足,而快樂無比。----〈人生三寶〉
  • 觀看事物,判斷世事,真要看得遠一點,絕不能眼光如豆,急功近利,只圖一時之便,卻有一系列的副作用。----〈闊葉與針葉的啟示〉
  • 天底下的事,實在沒有什麼事好擔憂的,只要不至挨餓受凍或飢寒交迫,日子過得了而能活下去,總是有路可走,總有一番事業等人去創造。----〈沒什麼好擔憂的事〉
  • 有什麼樣的政府,就有什麼樣的人民;看了不關心公共事務而唯利是圖的人民,就可知道他們所擁有的是怎樣的一個爛政府。----〈人民和政府〉
  • 親身體驗,累積經驗,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多看書,廣集別人的經驗,才能通達人情世理,而使自己變得有智慧。----〈經驗〉
  • 很多人一下子就忘掉他老子的死。可是他老子遺留下來的遺產卻永遠忘不了。----〈遺產〉
  • 不要以為看不到的東西或事物,就不存在。----〈世上存在不少看不到的東西〉
  • 所有的事與物,均有正反差距甚大的兩個極端。只要能找到兩個極端的平衡點,即可使事與物四平八穩,因為各得其所,自能和平共存。----〈找出平衡點〉
  • 客觀可見的軀體與四肢是可以鍛鍊,主觀不可見的意識與意志,照樣也可以修練,而培育出強烈的意識和鋼鐵般的意志。----〈意識和意志的修練〉
  • 人是人而非物,把人加以物化,對人而言,真是莫大的侮辱。可是人一成名之後,卻被稱之為「人物」。看來人要成名的話,好像就要先物化,使他已經不大像個人樣之後,才能成為大人物。----〈人‧物‧人物〉
  • 站得愈高,看得越遠。知得愈多,想得越深。----〈知多想深〉
  • 一個絕大多數人都誇獎的人,必定是個八面玲瓏,不會堅持原則,也不敢得罪任何人的鄉愿。----〈別做全方位都誇獎的鄉愿〉
  • 勇敢無懼,敢衝敢拚,固然很好;可是能夠固守原則,經得起各種誘惑的試煉,而堅持到底,則是更好。----〈堅持到底〉
  • 太早總還可以等,太遲了,已過的時間可就無法倒追回來。所以,太早總比太遲來得好,寧願太早,千萬別太遲。----〈太早總比太遲好〉
  • 成日保持發自內心的微笑臉,也該是屬於修身養性的重要功課之一。----〈發自內心的微笑臉〉
  • 歷史上能為理想而死的,大多死得很浪漫,而值得歷史學家去研究與著述,並且值得後人去懷念。----〈死不足懼〉
  • 想上賭場賭的朋友,就必須養成有不論輸贏的能耐;否則,上賭場鐵定找不到歡樂,卻只有後悔與心痛。----〈賭場少進為妙〉
  • 事在人為,當一個為年青人所咒罵的老人,或要當一個為人所敬重的長老,那完全看自己怎麼做而定。----〈老〉
  • 人生就像黃昏的落日,雖然艷麗,但是短暫。人生與落日也有截然不同的兩個面相:人生永遠只有一次,絕無例外;可是落日才經過幾個小時後,隨即又會東昇,每日重覆,直到永遠。----〈人生與落日〉
  • 為了要成就一番事業,不應只是消極地等待等待時機,而是必須注意觀察社會的各種動態與靜態,主動積極地營造有利的社會客觀條件,開創出動手的好時機。----〈別急,不只等待而且更要努力開創〉
  • 虛問虛答,實問實答~~學者。實問虛答,虛問不答~~政客。----〈學者與政客之別〉
  • 工作、休息、飲食、遊樂樣樣適中有度,醫與藥自然成為多餘之物。----〈長生之道〉
  • 讚揚你的人有多少,嫉妒你的人也會有多少。----〈讚揚與嫉妒〉
  • 過去的,我們不能隨便忘記。現在的,我們要好好的把握。未來的,是我們所期盼與嚮往的,而有我們努力奮鬥去追求的目標。----〈過去‧現在‧未來〉
  • 改變跟改善是截然不同的兩碼事!因為改變是包括改善與改壞,改變之後,有可能變得更好,也有可能變得更壞。----〈改變不一定是改善〉
  • 有限的人生,一個人所知實在太有限,那有資格目空一切。----〈沒人夠格驕傲〉
  • 只有隨時隨地會想到別人的自由的人,才有資格享受自由。----〈享受自由〉
  • 踩在別人的頭上,雖然可以使自己出頭,而在表象上好像比別人高,可是對於整體社會而言,不但毫無意義,而且還有相當破壞性的副作用。----〈別踩他人的頭往上爬〉
  • 門可以把外界的干擾,隔絕於外;門也可以把自己跟外界加以隔離,過著自我封閉的寂寞世界。----〈門〉
  • 只有會思想與有思想的人,才會因思想而受到迫害。----〈因思想而受害〉

檢視民主進步黨[編輯]

  • 停止所有的黨內紛爭,讓大眾媒體不要再有報導貴黨內鬥消息的可能性,因為有很多人會想:以今天扮演在野者的角色,並無可操作的國家權力,亦無可以掌握的政治資源,亦無可以分配的政治利益,都會那麼「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假如有朝一日執政,操作國家權力機器,主宰政經資源,豈不就要因為利益分配不均而打破頭?[2]
  • 面對「中國」的威脅,竟然還在那裡包尿布!建國黨不做這種媚俗的政黨。[3]
  • 民進黨執政後,罵也不是,不罵也不是;我心情鬱卒,心肝結成丸,因此得病。[4]

相關語錄[編輯]

資料出處[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1. 林山田/著,《德國胡思錄》(上)(下),前衛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
  2. 陳宗逸 (2008-11-27) - 民進黨 何去何從? (zh-tw) 《新台灣新聞週刊》第662期 - 於2016-01-23造訪。
  3. 張瑞昌 (1997-10-06) - 獨派大老痛批民進黨媚俗變節 (zh-tw) 中國時報 - 於2016-01-18造訪。
  4. 林山田病逝前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