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雄 (作家)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黃文雄(1938年12月5日-),台灣高雄州岡山郡(今高雄市岡山區)人,1964年赴日本留學,早稻田大學商學部畢業、得到明治大學西洋經濟史學碩士學位。後來曾擔任日本台灣同鄉會會長、世界台灣同鄉會副會長、台灣獨立建國聯盟日本本部委員長、拓殖大學日本文化研究所客座教授及維新政黨・新風講師。以《中國的沒落》一書聲名大噪,從此展開長期旺盛的寫作生涯,作品涵蓋文化、政治、經濟、歷史、社會等,是繼陳舜臣邱永漢之後,當今仍活躍於日本、深具影響力的台籍暢銷作家。

反孔子反儒教[编辑]

  • 有人認為,就是因為今天讀《論語》的人變少,所以日本道德頹廢、犯罪激增,但這種主張毫無根據。我認為事實剛好相反,中國以儒教為國教超過二千年,即使中國人這麼長時期大量閱讀《論語》、《四書五經》,推廣「三德」、「四維」、「五倫」等教化,結果還不是變成堪稱全球「最無道德感」的國家?----《論語反論》[1]第15頁。
  • 日本近代化功臣之一澀澤榮一(1840~1931)寫了一本《論語與算盤》。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也有一些日本學者撰寫《論語經濟學》,或者模仿韋伯的《基督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說「儒教精神」是中國近代化的主要動因。但事實上,儒教掌控中國人的腦袋二千年,根本不曾重視商人,「反商」其實正是儒教的核心教條。----《論語反論》第16頁。
  • 《論語》一書不只呈現孔子的人生觀與天下觀,提出他對那個時代的看法與價值觀,背後其實也有改變社會與國家的政治目的。不容否認,古希臘、古印度乃至於古中國,都有一些普世的人生觀與萬古不易的人類共有價值觀,這些人生觀與價值觀凝聚成的知識與智慧,確實值得後人學習、傳承、「非背不可」,已經是一種變態。這也是我對「論語在中國」的基本判斷。----《論語反論》第18~19頁。
  • 追根究柢,儒教有關「仁」的說法自古以來曖昧不清。中國人沒有虔誠的宗教心與內向反省、懺悔習慣,常掛嘴邊的「仁義道德」因此產生強迫性格,越是偽善的人越拼命講「仁義道德」。中國人之間無法平等坦白地討論怎樣才是最佳道德,沒有對話,於是人們要不是變成偽善者,不然就是完全不關心別人、不關心社會地「獨善其身」。但絕大多數中國人終究無法獨善其身,他們幾乎都受到儒教的仁義道德掌控和壓制,良心被摧毀,也就理所當然了。----《論語反論》第69頁。
  • 《論語》「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完全象徵中國人的性格。千百年來,中國人養成這樣的思維習慣,喜歡「背誦道理」而不思考、創作。「述而不作」的「述」,和《論語》「學而時習之」的「學」概念相通,都有抄襲的概念。----《論語反論》第81頁。
  • 儒家探討道德教育時喜歡問「人性是本善還是本惡」,但即使爭論二千年,還是各說各話。話說回來,為何探討人性時只能侷限於「性善」或「性惡」兩種選擇?非常簡單的感覺,那就是儒家「很笨」。儒家思想特別是「性善性惡論」,堪稱中國思想史、精神史與文化史,甚至是人類史上最愚蠢的論調。----《論語反論》第103頁。
  • 《論語》「君子與小人」的討論,明顯呈現人格對立。亦即,孔子有很明顯的階級意識。前述,孔子推崇古代周初典章制度,主張「克己復禮」,並強調「學」的重要性,希望鼓吹「模仿」古代而不期許「創作」(述而不作),是如假包換的極端尚古主義。正因如此,孔子擁護周初及更早的中國社會制度,他抱持階級概念,完全沒有超越時代的發想與思考。----《論語反論》第163~164頁。
  • 儒學的本質無非是壓抑創造性。----《論語反論》第183頁。
  • 號稱孔子子孫的中國人多達數百萬人,想深入理解儒教,除了掌握孔子的時代背景,觀察孔氏子孫的言行舉止,也不失是不錯的研究方法。結果發現,儒教滿口仁義道德,孔門子弟卻未必誠實、正直。比如,孔子嫡系子孫孔安國,是赫赫有名的偽書作者;與蔣介石有姻親關係、國家財產拼命塞入自己口袋的孔祥熙,也是孔子子孫。孔氏一族堪稱「詐欺師家族」。----《論語反論》第221頁。
  • 儒教被中國歷代政權奉為圭臬,但二千年來儒教主張的「德治=人治」其實都只是表面工夫、嘴巴說說而已,歷代政權真正重視的是「法」,如果沒有「法」,國家難以成立、運作。換言之,二千多年來中國一直都是「陽儒陰法」或「外儒內法」,也就是「掛儒家羊頭,賣法家狗肉」。----《論語反論》第232頁。
  • 為何儒教無法抗衡佛教,像佛教那樣跨越困境,成為許多國家與民族的信仰,建立思想體系?----《論語反論》第266頁。
  • 儒教吹捧「仁」、「仁道」等主張,卻蠻橫地壓制不同言論主張,甚至誅殺異族,把這種殘忍野蠻的行徑正當化為「天誅」(天殺)?陽明學、朱子學與王夫之等「大儒」,滿口仁義道德,實際上卻是種族隔離主義者和種族滅絕殺手(genocide)。

批判中國人的民族性[编辑]

  • 中國民眾的反日情緒,幾乎都是中國政府為轉移民眾對共產黨不滿,故意推波助瀾的結果。-----《中國噩夢履歷書》[2]第3頁。
  • 現今令人難以理解的中國人性格之一,就是中國人非常「泛政治化」,他們是一個一切泛政治、喜歡講政治的民族。和中國人交往,必須提防中國人把一切事物「政治化」。-----《中國噩夢履歷書》第13頁。
  • 具體而言,中國人喜歡用表面話掩飾內心的想法。他們絕對不吐露真言,與其交往或談判交涉的人,只要稍微不察就會被騙。因此面對中國人必須建立一項基本認識,那就是中國人講的話只能參考,你必須清楚了解他的內心在想什麼,不然就會吃虧。這是和中國人交涉的基本技巧。-----《中國噩夢履歷書》第59頁。
  • 傳統中國教育的核心便是希望教育下一代,看穿人類的醜陋本性,避免自己受到損害。中國人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徹底,而且不只在家裡或者課堂上說說而已,孩子聆聽類似教誨之後,走出家庭與學校,一定會真的遭遇各種詐騙事件,得累積許多類似經驗才能完全融入社會。也正因此,才會形成並且延續中國「人與人互不信任、喜歡相互欺騙」的獨特社會體質。-----《中國噩夢履歷書》第63頁。
  • 數千年來受儒教薰陶的中國人,口口聲聲最重視「勸善懲惡」等倫理道德,不料那只是表面上的好聽話,實際上,大家心裡想的那都是「如何獲利」,倫理道德全被踢到一旁,無足輕重。總而言之,「利益」絕對高於道德。-----《中國噩夢履歷書》第87頁。
  • 如果能讓中國人期待,以為未來可以獲得某種利益,中國人就會認真地和你合作,遵守契約而不會隨便毀約。-----《中國噩夢履歷書》第105頁。
  • 今天,支配中國社會的兩大原理就是「走後門」和「拉關係」。換言之,中國人做任何事情,都會先想到有無「捷徑」可走,為了達成目的,最重要的不是把事情做好,而是攀附權貴,用權力擺平一切。在過程中如何操作,已成為重要學問。-----《中國噩夢履歷書》第107頁。
  • 賄賂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結晶。-----《中國噩夢履歷書》第111頁。
  • 和中國人交往最麻煩的就是,中國人動不動就「翻臉」。即使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一旦利益衝突,仍會立刻翻臉不認人,殘酷地彼此攻擊。-----《中國噩夢履歷書》第129頁。
  • 中國人奉行「無原則的原則」,時左時右,重視臨機應變。歷史證明,中國人一向如此,因此必須了解,中國人所謂的「原則」只是表面話,以及遮掩、修飾自己真正企圖的工具。換言之,當中國人拚命講什麼原則時,你反而應該深入探究,中國人到底想要什麼。-----《中國噩夢履歷書》第145頁。
  • 中國人完全不知道什麼叫平等互惠。這個國家的人民完全自我中心,不知讓步,從來就沒有「禮讓」的想法,甚至認為在任何情況都不能讓步。換言之,一切都是自己最優秀,一副自我中心、完全唯我獨尊的姿態,和外國交涉談判時,也抱持「是我給你恩惠」的想法。-----《中國噩夢履歷書》第165頁。
  • 總之,面對中國人必須先建立一項觀念,那就是中國人天生喜歡說謊。這已經是狗改不了吃屎的問題,任何中國人都喜歡說謊。不只夫妻之間說謊、欺騙對方,國家領導人更是說謊高手。在這種社會成長的中國人,簡單講就是「天下烏鴉一般黑」。-----《中國噩夢履歷書》第195頁。
  • 數千年來,中國民族幾乎沒有什麼改變。因為具備「停滯」的特徵,所以,如果有人想和中國人交往,我確實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提供值得參考的法則。以下是我長期研究所建立的了解中國的「十大法則」:1、和中國人講道理必定吃虧。2、注意中國人的「友好攻勢」。3、「棒打落水狗」。4、先下手為強。5、勿用一般常識理解中國。6、取師落難「生還者」。7、切忌幻想中國美好的未來。8、別太相信中國的媒體。9、當心中國的金錢萬能。10、徹底鎮壓才會變乖。-----《中國噩夢履歷書》第215~233頁。
  • 中國人常要求日本人遵守波茨坦宣言、開羅宣言或中日共同聲明的精神,這是雙方有所衝突時耳熟能詳的固定用語。中國一再固執地要求對手遵守「宣言」或「聲明」,但自己卻不遵守鴉片戰爭以來所有與外國締結的國際條約。-----《中國與近代東亞》[3]第106頁。
  • 中國人什麼都不行,最在行的就是宣傳,用『捏造』的手法來塑造媒體宣傳效果,日本人也曾經受過騙,只是如今已經醒來了。-----〈黃文雄:去中國化 日本能,台灣為何不能?〉[4]

批判中共及中國政府[编辑]

  • 中國政府不斷要求日本必須為過去謝罪,其實是含有自身的政治與戰略目的。從靖國神社到教科書或日常用語,中國皆以蠻橫無理且不尊重他國的做法,屢次恫嚇日本,就是希望日本最後能夠屈服,並且變成中國稱霸世界的戰略屬國。-----〈黃文雄:去中國化 日本能,台灣為何不能?-----《中國應向日本謝罪的9個理由》[5],第7頁。
  • 中國共產黨為了保住自己的統治基礎,正拚命藉由歷史教育來控制國民。正因為擔心共產黨領導權崩解,所以教科書必須極力強調共產黨過去擁有多麼光榮的歷史,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編造歷史,強調日本一再侵略中國。-----《中國應向日本謝罪的9個理由》,第105頁。
  • 在中國,越是愚民就越容易生存,愚昧堪稱是生存的重要條件。如果這個國家的終極目標是富國強兵,又為什麼不打好基礎,把教育做好?為何受過教育的人口不曾超過兩成?原因很簡單,就是為維持獨裁體制,最好是讓民眾保持愚昧。-----《中國應向日本謝罪的9個理由》,第157頁。
  • 全中國十三億民眾,多少人對世界有所貢獻?數百年來造成全球恐慌的嚴重傳染病,源頭幾乎都是中國;中國製造的假貨在全世界氾濫;冷戰結束後,全球各主要國家都裁減軍備,只有中國持續擴軍。中國的崛起勢必衝擊世界秩序,造成人類的災禍。-----《中國應向日本謝罪的9個理由》,第177頁。
  • 對不知情的外國人來說,也許會有「中國統一等於和平」的錯誤印象,但是對台灣人來說,「統一等於從屬」,中國就像古時的「大爺」,不但已經左擁右抱西藏、新疆、蒙古等小妾,還對台灣垂涎不已,說什麼「絕對不可分」,最後還跟變態一樣搞恐嚇:「趕不嫁給老子就要妳全家好看」、「敢搞離婚就打」。嫁給這種男人會幸福嗎?----《台灣近未來》[6]第35頁。

對中國未來的看法[编辑]

中國人為何永遠不可能民主化?我認為有四大理由

第一,民主主義發源於古代希臘這樣的小國。反之,中國國土過於廣大 (國土同樣的美國,因此實施聯邦體制,就是最好證明) 。亦即,中國若維持目前的政治架構而要實施民主主義,不可能成功
第二,民主主義必須以法治做為基礎,但中國是徹頭徹尾的人治之國,不具備這項基礎條件
第三,中國的國家運作原理是易姓革命等專制傳統,做法和民主主義完全相反
第四,中國人非常自我中心,而且有非常偏狹的民族主義,民主主義很難超越

因此我認為,希望中國成為民主主義社會,如此期待只是無謂的等待,不可能有成果。-----《中國噩夢履歷書》第236頁。

  • 如果中國今後還是一個中央集權體制的超國家,絕對無法逃離「中央與地方同時崩潰的法則」,現代化永遠不可能成功。-----《震盪世界的日本》第90頁。

論中國歷史[编辑]

  • 自清代興起以來,所侵略所掠奪的廣大領土的一小部分,到了列強時代,不得不再從口中吐出來,這是歷史的事實。我敢斷言,若是沒有英國、法國、日本對中國的「侵略」,現在的朝鮮、越南、緬甸,如今仍受中國人的支配,其悲慘絕不亞於十九世紀。只要想想今日的中國人對西藏的壓制和西藏人的悲哀,相信可以體會。-----《中國沙豬‧日本狗‧台灣牛》第236頁。
  • 中國現今雖緊咬著從鴉片戰爭經甲午戰爭(1894年)到義和團事件為止,均是歐、美、俄、日列強侵略中國的歷史,但卻絕口不提清朝為維持傳統的朝貢秩序,對列強諸國展開的「懲罰戰爭」,此點顯然是扭曲歷史。-----《中國與近代東亞》第10頁。
  • 中日戰爭是基於復活的大中華帝國對新興大日本帝國引起領土擴張的激烈衝突。-----《中國與近代東亞》第62頁。
  • 中國拚命隱藏侵略近鄰諸國的行為。-----《中國應向日本謝罪的9個理由》,第129頁。

二戰議題[编辑]

  • 中國在第二次大戰後,從國共內戰、韓戰、中蘇國境戰爭、中印國境戰爭、侵略西藏、對越南懲罰戰爭,即使到現在的南海島嶼爭奪戰,半世紀以來都一面增強軍力,且一面叫喊絕不放棄對台武力解放,卻從來無需對其侵略行為「謝罪」。-----《中國與近代東亞》第164頁。
  • 在我看來,日本完全沒有必要再「反省」、「謝罪」。因為它若能給自己國家的國民比其他國民更多的自由,更富裕的生活環境,尊重人格、人權的話,不只是對自己的國家,對世界也是一大貢獻。-----《中國與近代東亞》第164頁。
  • 至今為止,人們論及大東亞戰爭的議題,幾乎都著重在軍事的、政治的主題,即使論及經濟性的問題大都是「搾取」及「掠奪」的負面評價,幾乎沒有討論其文化的、思想的意議和貢獻。目睹今日東南亞繁榮的時代,我要再次強調,在近代史中,「大東亞共榮圈」的思想意義是非常巨大的,它可媲美希臘文明。-----《中國與近代東亞》第169頁。
  • 如果日本不奇襲珍珠港,明治天皇可能成為中國的民族英雄。----《震盪世界的日本》第36頁。
  • 戰後日本輿論界對「日帝」、「日本軍國主義」的批判,至今尚未終止。可是,只強調「日本軍國主義」對亞洲的侵略,不但無法了解亞洲解放史,甚至還會扭曲亞洲民族解放史的事實。日本軍國主義對亞洲的侵略性有其另一面的意義,那就是驅逐歐美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震盪世界的日本》第58頁。

論台灣歷史[编辑]

清領時期[编辑]

  • 在日本殖民地統治以前的台灣,有所謂「生蕃」的山地九族原住民、「熟蕃」的平埔族等原住民、初期移民的泉州語系和漳州語系,以及後來才到的客家語系的新移民集團。此外,還有兩大集團勢力。一是三年一換、來自中國大陸的統治者集團(官員和士兵),另一個就是不斷威脅村落的匪賊集團。前者的拓荒者和原住民,不僅是統治者集團的搾取對象,也是匪賊集團的掠奪對象。這四大集團之間,實際上是反覆對抗,互相對立。因此,台灣民族的形成,可以說是日本殖民地統治以後的歷史產物。-----《中國沙豬‧日本狗‧台灣牛》[7]第84~85頁。

日治時期[编辑]

  • 台灣的各個族群,透過共同抗日的歷史體驗,開始融為一體。和外來的日本文化產生文化衝擊之後,台灣人意識才開始萌芽。日本的殖民地統治長達五十一年之久,如前所述,透過殖民地時代,建設近代化社會,各族群的封閉式經濟社會共同體開始崩潰,日漸成為單一市場,近代市民社會才逐漸成熟。於是,產生了近代市民意識。台灣人意識可以說是在日本五十一年殖民地統治下成熟的。-----《中國沙豬‧日本狗‧台灣牛》第87頁。

二二八事件[编辑]

  • 台灣人和中國人之間,因文化摩擦所引起的「二二八事件」,造成反中國人的高潮。剛開始時,只不過是反官僚、反貪汙的大抗爭。後來成立「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向陳儀行政長官提出三十二項政治改革方案。但是,蔣介石陳儀長官、中統和軍統兩系列特務機關所獲的報告都一味指責:台灣島民從事顛覆政府陰謀。蔣介石沒有告知行政院、內政部、國防最高委員會,為了個人的生存,馬上派遣大軍鎮壓台灣島民。國民黨軍隊對台灣人大量的逮捕、屠殺,是在事件之後的「清鄉」,對可能顛覆政府的地方有力人士和知識分子格殺勿論。我小學時代,市民常常可見站前廣場殺一儆百的公開射殺情景。-----《中國沙豬‧日本狗‧台灣牛》第40~41頁。

國府時期[编辑]

  • 由於國共內戰,跟蔣介石從中國大陸逃難到台灣的軍隊和難民,大約有二百萬人。此後,台灣人和中國人的文化摩擦開始,「二二八大屠殺」可為代表。經由這個屠殺事件,大正、昭和時代以來,在台灣的政治、經濟、文化各界活躍的精英分子,幾乎都被趕盡殺絕。蔣介石父子的獨裁恐怖政治持續到八○年代。台灣人意識從外來中國人支配的解放吶喊中,歷經半世紀,終於成熟。以「台灣人出頭天」這個口號信念,期盼脫離外來支配,等待「陽光普照的青天」早日來臨。-----《中國沙豬‧日本狗‧台灣牛》第88頁。

總評[编辑]

  • 由台灣近四百年的歷史可以得知:台灣最悲慘的時代,是中國大陸接收的時期。而社會最安定,經濟最繁榮的時代,是和中國分離的時期。這是台灣人有史以來的歷史體驗。-----《中國沙豬‧日本狗‧台灣牛》第232頁。
  • 台灣人意識究竟是怎麼產生的呢?我認為是經由兩個不同文化的摩擦和衝突所產生。這是由於和新的外來支配者──日本人和中國人之間的文化差異所產生的。經過一百年來,已經完全成熟。-----《中國沙豬‧日本狗‧台灣牛》第85頁。
  • 台灣是世界最成功的殖民地模範生。----《震盪世界的日本》第81頁。
  • 台灣百年來的育才教育問題太多,一流人才不是醫師就是律師,造成百年來人才的內耗。因為醫師和律師都是「非生產性」的職業,太多必定帶來國家或民族的沒落。----《台灣近未來》,第205-206頁。

論最近幾年的台灣[编辑]

  • 最怕的不是中國的侵略,而是台灣人繼續甘願被中國騙,然後在中國崩潰的時候,被他們一起拖下水。-----〈黃文雄:去中國化 日本能,台灣為何不能?〉。
  • 日本可以輕易去中國化,台灣卻沒有辦法,最主要的差異,就是因為台灣不是一個國家!-----〈黃文雄:去中國化 日本能,台灣為何不能?〉。
  • 經過長久以來的思索,我認為左右台灣未來的三大變數有:美國世界戰略的變化、中國國力消長及對台灣政策的變化、台灣人保衛祖國的決心。《台灣近未來》,頁10。

論日本[编辑]

  • 筆者認為,日本現代化成功的原理與精神支柱是來自傳統宗教信仰的神道,以及傳統藝能所培育出來的求「道」精神。並指出:日本人所開發的「如何從資源小國成為經濟大國的知識與智慧體系」是二十世紀人類史上最大的發明。也主張「日本文明」是西洋文明的完成者。----〈台灣版序〉《震盪世界的日本》第2~3頁。
  • 本來僅是農業社會祈願稻作豐收的生靈信仰,到了工業社會,搖身一變,成為生產、生殖、結合的生產力,成為產業革命的精神力量,帶給日本人與日本社會無限的生命力。因為開創日本農業社會與建設工業共同的道理,乃是神道的生靈信仰。----《震盪世界的日本》第147頁。
  • 培育日本人的寬容與包容力是傳統的神道。----《震盪世界的日本》第151頁。
  • 神人協同勞動的勤勉精神是日本資本主義發達的基礎。----《震盪世界的日本》第157頁。
  • 神道是日本列島富饒的自然所生育的宗教,也是保護自然的宗教。----《震盪世界的日本》第159頁。
  • 日本「和」的社會原理,來自聖俗不分的神道本質。----《震盪世界的日本》第163頁。
  • 日本成為世界最清潔的國家,是來自神道的禊祓觀念。----《震盪世界的日本》第166頁。
  • 比起中國人與朝鮮人,日本不太固執以往,因此常被指摘「忘恩負義」。不固執以往事物,想法經常是向前看的,目標必然朝向「未來」。傳統日本有一切罪惡「放水流」的思想。----《震盪世界的日本》第168頁。
  • 日本現代化的原動力在傳統的求道精神。----《震盪世界的日本》第176頁。
  • 從百般文藝武藝的昇華、擴展中,所形成的「日本道」之理念與精神,到了現代自然而然發展成現代日本的國民精神,在日本的風土中紮根,成為窮極現代科學技術、推進日本現代化的原動力。----《震盪世界的日本》第190頁。
  • 能「自主的」、「自發的」掌握主導權,運用自如的日本地理政治學上的位置,不但可以阻止來自大陸的武力侵入,也可以排除外來文明的強制推銷。這是防衛日本文化的主體性,培育日本文化個性的最好土壤。----《震盪世界的日本》第211頁。
  • 日本文化由習合的原理創出了富有多樣性的文化。----《震盪世界的日本》第229頁。
  • 日本不但是現代的國家,也是未來的國家。日本文明的擴散,不但能帶來世界文明的融合,更是直達人類與自然共生的大道。----《震盪世界的日本》第235頁。

相關詞條[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黃文雄/著,蕭志強/漢譯,《論語反論》,2016年10月初版,前衛出版社。
  2. 黃文雄/著,《中國噩夢履歷書》,前衛出版社,2007年8月初版。
  3. 黃文雄/著,《中國與近代東亞》,前衛出版社,2000年初版。
  4. 陳宗逸/著,〈黃文雄:去中國化 日本能,台灣為何不能?〉,刊載在第501期《新台灣新聞週刊》。
  5. 黃文雄/著,《中國應向日本謝罪的9個理由》,前衛出版社,2007年。
  6. 黃文雄/著,《台灣近未來》,前衛出版社,2007年。
  7. 黃文雄/著,《中國沙豬‧日本狗‧台灣牛》,前衛出版社,2003年6月初版。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