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柯文哲

柯文哲(1959年8月6日),2014年與2018年當選台北市市長,曾為台灣大學醫學院外科醫師,台大醫學院教授,2019年台灣民眾黨TPP發起人,創黨元老,黨主席,綽號「柯P」「KP」「阿北」「柯主席」。

目录

核心價值[编辑]

  • 「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就是在心中想著「台灣因為有我,可以變得更好」這樣就好。Be good at heart, and do your best
  • 「對的事情做,不對的事情不要做」Do the right thing, do things right
  • 對的事情做,不對的事情不要做,認真做,它難在哪裡知道嗎?兩個字:堅持。

成敗論[编辑]

  • 〈最困難的不是面對挫折打擊,最困難的是面對各種挫折打擊,卻沒有失去對人世的熱情〉
  • 成功了,朋友認識你。失敗了,你認識朋友。成功、失敗、又成功、又失敗…,你認識的,是人生。
  • 不要怕失敗,才有機會成功。成功和失敗唯一的差別,就是意志力而已。
  • 成功只有三個條件: 天分、努力、運氣。天分是與生俱來、運氣不是可以控制的,可以控制的只有一樣 努力。
  • 一個計畫若能避免別人已犯過的錯誤,往往就成功一半了。
失敗是常態、成功是例外[编辑]
  • 「失敗是常態、成功是例外」,從生物演化的角度來看,大多數的突變是不利的,甚至會致命。
  • 優勢者往往沒有創新的動機,因為怕改變後反而變差。但對弱勢者而言,因為沒什麼好失去的,所以「創新是弱勢者的義務」,改變不一定會成功,但不改變、不創新,原本位居弱勢者根本沒有成功的機會。
  • 台灣雖然沒有豐富的天然資源,但擁有「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等進步價值,與亞洲各國相比,非常適合創業,但創業並不保證一定會成功,所以追求創新的第一要素,就是「不怕失敗」。
  • 可惜,我們的社會普遍鼓勵成功,卻沒有提供一個允許失敗的環境。因為沒有足夠勇氣承擔失敗,造成大家不敢創新,結果就是台灣產業越來越保守,最後只剩下代工。
  • 既然要年輕人不怕失敗、敢於創新,政府就應該要提供一個良好的創業環境。3年來,我們成立的「StartUP@Taipei」創業服務辦公室,提供了完善的服務,從技術研發、創新育成到創業補助,所有創業所需的支援都包括在內。上任至今,補助總金額高達7.4億元,總件數達573件。
  • 「失敗為成功之母」這句話誤導了所有人,「絕對不要相信國父革命十次後才成功」,失敗兩次就要趕快跑,誰頭腦那麼差,還繼續重蹈覆轍,應該要學會「抬頭巧幹,不要埋頭苦幹」
  • 『重複過去失敗的經驗,不會成功。』
勇敢航向不可知的未來[编辑]
  • 「我們以前常說台商拿著一個007手提箱勇闖天下,可是感覺在過去10年、20年當中,好像這種氣氛少了。」
  • 「想到就去做,不要再等了,就是現在!」
  • 上個月林正盛導演邀請我觀賞他的新作品《有任務的旅行》,以6位年輕人到海外為台灣「出任務」為題材所拍攝的紀錄片。因為現實生活的壓力,台灣的年輕人長期處在沉悶的社會氛圍當中,我常以「Just do it.」勉勵年輕人,勇敢去闖就對了。
  • 我常講,台灣人這幾年失去了海洋國家的性格,我期許自己要像1492年的哥倫布,勇敢的航向不可知的未來,我也這樣期許台灣的年輕人,勇敢走出去,發現屬於自己的新大陸。
  • 《有任務的旅行》不只讓我們了解台灣的年輕人在世界上做些什麼,更要找回那股為了實現夢想全力以赴的衝勁。鼓勵大家用開闊的心,走進電影院,支持年輕人追求夢想,支持台灣的好紀錄片!
  • 我53歲爬玉山,54歲腳踏車環島,55歲參加大甲媽祖遶境,今年還完成101登高賽。想到就去做,不要再等了,就是現在!
  • 另外,在「台北國際創業週」,我們也找來以色列、荷蘭、日本、新加坡等國家的創投育成機構共同參與,透過國際論壇,讓大家充分了解這些國家如何扶植新創產業,也讓台灣的新創產業有機會與世界互動,產生更大能量。
  • 創新是我們唯一的出路,我們要重建台灣海洋國家的性格,讓年輕人有足夠勇氣,航向未知的未來。
  • 既然我們不希望說重蹈整個藍綠過去的覆轍,也許給台灣一個新的機會,當然是說,這種創投一樣,創投失敗機會很高,我們只要能夠說失敗就算了。
  • 「我們還是那一句話,你到底是在想個人的成功,還是台灣長期的成功?」

市政政績[编辑]

  • 每次聽到對手攻擊我們沒有政績,我就覺得很無聊。
  • 你可以指正市政上的缺失,但說「沒有政績」,這不是抹黑,而是連google都不會用。因為你只要在google上面Key上「柯P政績懶人包」,就有很多這4年下來臺北市政府施政的整理。
  • 現在,要找我的政績跟政見更簡單了,直接來我的官網,打上你對臺北市的期許,隨便你問,「政策嗡嗡嗡」就會自動幫你找到你關心的議題,還有我們臺北市政府在這個議題上到底做了哪些事情。
  • 每天7點半嗡嗡嗡努力工作,我們真的做了很多,所以一切歡迎外界檢視,一起來「政策嗡嗡嗡」! - 2018年11月3日 [3]

關於政治[编辑]

  • 政治,就是「找回良心」而已。
  • 「從事政治不要做到最後良心都不見!」
  • 台灣有時候會被嘲笑民粹,但至少台灣在30年的民主改革,還是社會成本最低,「台灣人民還是喜歡這樣子的生活,雖然內部吵吵鬧鬧,但有時候民主還是台灣最核心價值。」
  • 「文明的國家,人民有表態的自由,但是更重要的是人民也有不表態的自由。所以,如果這種連不表態的自由都沒有,這表示不是一個文明國家應有的現象。」
  • 2019-8-16 政治最理想,還是理念的結合,或是說 大家有共同的想法,所以我們不喜歡說,政治變成分贓政治,這不是我們期待的環境。
  • 民主政治還是一個說服的過程
  • 西元2000年以後,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文官體系被破壞,建立一個不會因為政務官更迭、政權移轉而計畫就大轉彎的文化與制度,台灣才能擺脫淺碟政治,進入真正的永續發展。
  • 台灣的政治人物,講好聽一點叫作政治遊牧民族,講難聽一點叫流寇集團,就是他攻城掠地才有飯吃,沒有攻城掠地,就沒飯吃。
  • 如果在台灣,說謊話就要下台齁,我的評語是台北政壇一空啦,所以國王的新衣在台灣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對於台灣民眾黨TPP[编辑]

  • 黨網 第一條 本黨名稱為「台灣民眾黨」(簡稱為「民眾黨」,英譯為「Taiwan People's Party」,縮寫為「TPP」)。以台灣為名,以民眾為本,實現本黨之理念及綱領。
  • 這是我們中午吃便當時在講的話,我後來發現歷史都是偶然的,真有趣。
  • 這也是告訴一下民進黨政府,就是三十年前民進黨在組黨的時候,國民黨也是(對民進黨)很多阻礙,我想台灣經過三十年的努力,不應當出於杯葛和阻擋的手段,這不是一個民主國家該有的現象。
  • 只要他是不違法,沒有什麼理由故意要去阻擋人家(組黨)。
  • 台灣在藍綠之外,應該有其他選擇,讓改變台灣政治文化的力量,可以在國會,在全台各地發揚光大。最終的目標,不是消滅藍綠,而是大家可以在這個社會共存共榮,都有機會實踐各自的理想。
  • 組黨,就是扛起改變政治文化的責任,讓藍綠過去30年搞垮台灣的事不再發生。
  • 台灣民眾黨,以台灣為名,以民眾為本。我們相信「眾人的智慧,超越個人的智慧」,所以要集合眾人的力量來改造台灣。同時,我們也會確保每個為我們在國會、在全台各地打拼的夥伴,都能實踐正直誠信,與改變政治文化的理想。
  • 2019年8月6日,只是我們成立政黨的第一個步驟,這不是正式的「組黨大會」,而是法定程序所需,所以我們不會寄發邀請函,不邀請政治人物,也謝絕捐款。在順利成立後,我們會盡速將網站建置完成,用E化的方式,讓每一位公民都能參與改變政治文化的行列。
  • 如果要走得遠,大家要一起前進,感謝這段時間所有的批評指教,我們繼續努力。
  • 各位朋友,請不要把身分證隨便交給別人,其實要入黨的話,我們將來會e化處理。
  • 柯文哲並且強調:會組類似美國共和黨與民主黨方式的「柔性政黨」,也就是黨紀比較沒那麼嚴苛,也無黨員登記制度及固定黨員制,任何台灣民眾可以自由參與,並且不會因有其它黨黨籍身份而被台灣民眾黨開除黨籍。
  • 2019年8月6日 「今天只是一個開始」
  • 2019年8月7日
  • 我們允許跨黨雙重黨籍意思就是說:現在一個人可以參加獅子會,也可以參加扶輪社。
  • 所以我們一個概念是說,我們希望超越藍綠不是消滅藍綠,是讓藍綠可以和諧在這個社會共同生存,不過聽說昨天有一個已經被國民黨開除黨籍了。
  • 這才顯現說,你看這就是他們的文化就是,不是朋友就是敵人,在裡面製造分裂就是這兩個黨
  • 所以我們要突顯說人家是心胸狹小、目光短淺
  • 2019年8月20日
  • 問: 他說民眾黨會是一人政黨,他說時代力量齊打黃國昌,他不會是一人說人算,但是民眾黨就是你一人政黨?
  • 柯:因為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其實這一點我還是沒有把握!因為我們會透過海選的機制,讓整個社會的力量會一直流進來。
  • 所以我們因為有過去的經驗,讓台北市政府包括公民參與委員會、青年委員會、廉政委員會、參與式預算!
  • 所以我們會透過一種,在嘗試直接民主在這個現代實現的方法。
  • 人家批評我們都有把他記下來,然後再想說這個要怎麼去避免。

改變政治文化[编辑]

  • 2011年12月3日 我的夢想就是如何建立一個更好的台灣社會,我是一個革命家。
  • 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
  • 我以前相當確定,執政或選舉,都是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
  • 政治就是落實在人民每一天的生活之中,這些日子以來,我們用這樣的信念,讓進步一點一滴累積。
  • 2019年8月16日 其實把台北市做好,讓這一種新的政治文化 能夠根深蒂固,搞不好對整個台灣長期的歷史影響更大。

對於台灣價值[编辑]

  • 我堅持的台灣價值,就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
  • 而要達成民主、自由、多元、開放,就要先做到「共融」,有共融才有台灣價值。
  • 胡適說過,容忍是自由的基礎,換句話說,超越藍綠不是消滅藍綠,而是讓藍綠在台灣社會可以和平共存,「我雖然討厭你,但我可以跟你合作」,共融沒有了,民主、自由、多元、開放就無從建立。
  • 所謂台灣價值,不應當是用意識形態逼大家表態選邊站,在我看來,這都不是「共融」的表現
  • 要有廉能政府,才能在世界上凸顯台灣的價值。

評論台灣總統大選[编辑]

  • 不要為了選舉而選舉,不要為了當官而當官啦,(台語)一心為台灣。

2020總統大選[编辑]

  • 2019-07-16 現在兩黨候選人已經出爐,要思考台灣怎麼走到今天這個局面。解方不一定要自己去解,在兩黨候選人之外,有沒有其他的解決辦法。『不管是讀明史或二次大戰史都感觸很深,明末天下大亂,流寇四起,朝廷無力進剿。不是今天這個局面嗎?還是1933年,我要跟大家講,希特勒不是武裝政變上來的,希特勒是德國人民用投票的方式,放棄自己的權利,擁護希特勒上來的,為什麼?因為人民太絕望了。』 (藉由希特勒暗喻韓國瑜)
  • 『還是有時候會抱怨,台灣怎麼會走到今天這個局面,曾經小英是有機會把它弄好,怎麼會搞到這種局面。我倒覺得是這樣,反省歸反省,想一陣子,我們再看看,不管是小英或韓國瑜,應該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說明,有沒有辦法讓人相信,台灣將來會比較好。』[4][5]
  • 郭台銘舔盤 柯文哲大笑:才不要做噁心動作 [6]
  • 柯文哲:台灣走到這地步只有草包跟菜包可選擇實在真糟糕 [7]
  • 我以前常常講說,政治上是這樣,如果你想不出更好的方法,那麼現在這個爛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
  • 坦白講這也是我們台灣政治上一種不是很正面的循環
  • 我們常常是在爛蘋果當中找一個看起來比較不爛的。
  • 現在還是一樣,其實還是那一句話: 一開始兩個總統候選人出的時候,其實我非常清楚,整個台灣的知識份子或是我們產業界,每一個都焦慮的一蹋糊塗
  • 我想在場各位記者也算知識份子,何嘗不是這樣?有沒有可能是你自己出來選?
  • 今天這個局面何嘗不是民進黨自己製造出來的,我從來沒有說我要選,你看從2017的世大運結束以後,每天都在做這種不必要的民調
  • 你何必每次都把柯文哲當作假想敵在打,打到最後整個國家亂掉
  • 還是那句話,把台灣的整體利益,特別要考慮到長期的問題,再把人民的最大福祉當作最重要的考量的話,其實很多事情都可以避免
  • 我都覺得說台灣今天不應該走到這個地步,這真的是我內心的話
三分天下[编辑]
  • 世界上也沒有什麼是一定的,事實上,從目前的數據看起來,三腳督,就是說大概三分天下,還沒有說哪一邊是絕對的贏。
  • 所以每次說,民主政治還是一個說服的過程。
  • 我們希望它是一個,在一個三分天下的局面下,是一個良性的競爭,而不是大家都開始,開始弄那個,開始弄負面選戰。
  • 我還是覺得負面選戰,對台灣長期發展,還是不好。
  • 所以在目前這種三分天下局面下,大家去提出一個比較好的策略,提出一個比較好的文化,讓台灣往好的方向去前進,這樣是比較好的。
  • 2019-8-20
  • 郭董要不要參選一定有他自己的考量,這個我每次講說順其自然,不過有一點我昨天回去也在想這個問題,臺灣社會有這個需要,問題是你這個組合是不是真的可以符合那個需要。我大概看過從昨天TVBS還有蘋果的民調,其實大概三腳督是OK。但是三腳督就是說,他是三分天下他也沒有保證誰會贏。
  • 所以這還是一個動態的東西,其實三方既然都在輸贏範圍內,如果純粹回到統獨去對抗,對台灣長期發展不好。
  • 是不是在統獨之外,有沒有其他的象限,可以做為這次選戰討論的題目。
  • 我說這個動態平衡,第一點支持有很多種支持,有百分之百支持,也有50%支持,有各種支持程度。
  • 還有一點大家也要搞清楚,事實上從2018的選舉我們學到一課,即使所謂的柯粉,他也不見得百分之百會轉移。
  • 所以我也不是拿個旗子出來搖一搖,所有柯粉全部都百分之百投票轉向,坦白講轉向可以到50%都不得了了!
  • 2019-8-23
陳雅琳:剛剛的問題是說,郭台銘有去找你要搭檔,然後你當副手這樣好不好?
柯:沒有啦,我覺得,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我要當、我自己當台北市長,好好把它當完就好了,要選就自己選,如果不選,也不需要去當人家的副手,為什麼不要當人家的副手?很簡單,做台北市長還比較能夠做事,做副手就好像深宮怨婦,對不對,再來就是說支持人家,這三個都不矛盾。
陳:不矛盾,因為你說你覺得郭台銘是最適合當總統的人,起碼這幾個人當中,是嗎?
柯:比較有機會,比較有機會跳脫這種過去…不過是這樣,小英就是reference,就是基準點,他要說服大家說我可以幹得比小英好,如果小英幹的話反正是這樣,GDP大概就兩萬二,也不會掉到哪裡去,就是每天一樣,新潮流繼續把持國政,就是這樣,我也看不出什麼改變。
陳:OK,所以你覺得如果郭台銘當總統,是對整個國家有機會改變,所以你要支持他?
柯:沒有我沒有這樣講,我是說我們也在等他寫答案,小英搞不好明天就交一張考卷說我如果連任的話兩岸關係會改善,很多一例一休會修正,搞不好他會講一大堆。
陳:所以你也有可能又換變成支持小英?
柯:不是,所以是這樣,還是這樣講一遍,民主政治是個說服的過程,所以我們也沒有叫最好的選擇,叫比較好的選擇,所以小英現在是基準點,現在就看郭台銘有沒有能力去跟大家講說我會幹的比她好,就這樣。
柯:我們是這樣,我們說你有機會,我們也很期待你的努力來說服我們大家,就這樣,這不矛盾,這都很對。
陳:但是就認同來說他很難,你不是說你是墨綠的?你們兩個基本上的很多國家認同就完全不一樣。
柯:這倒也還好,他(郭台銘)愛中華民國、我愛台灣,也沒有矛盾,他愛中華民國、我愛台灣,聽起來也還好,也沒什麼大矛盾。
柯:人到了70歲想法會改變,你如果是50歲的生意人,你只想輸贏,人到一個年齡以後他會有理念,他會想說我一輩子什麼事都幹過了,去做一件我喜歡做的事,真的會這樣,所以有時候是這樣,有時候反而因為這樣,所以容易成功,就是說一個合作要無私,就是來入股的人你知道嗎?如果入股的人每個都在想說我要我的最大利益,他就合不起來,如果入股的人在想說好吧,我們這樣幹對台灣比較好,為了這個理由,我的股份我沒有要求說我要什麼return、要有什麼回饋,這樣的話合作就比較容易成功。

評論台灣總統[编辑]

  • 2019年7月28日,若國安局走私菸案真嚴辦下去將會是一場大屠殺,國安局或侍衛室恐怕至少一半職位不保;總統蔡英文身邊很多人搶占國營事業、肆無忌憚的,過去兩三年都在蛀食這個國家,「這只是冰山一角。」[8]
  • 台灣是民主的國家嗎?如果台灣是一個民主的國家,那為何一個82歲的老人會怕成這個樣子?政治應當是人民所共有的,而不是一批人在把持。
  • 2019年5月14日,蔡總統要求柯文哲應說明清楚何謂「避戰」,並表示,台灣從來不是挑釁者。柯文哲回:「台灣不是(挑釁者),只有她是。」
  • 2019年8月5日,「2016年1月16日,我是支持小英的,我怎麼不是?可是妳怎麼把國家搞成這樣子?妳沒有貪污,可是你旁邊的每個都貪污啊,不是嗎?」
  • 2019年8月6日,我今天就是批評你,我跟你講你那個一萬條香菸你搬到哪去了?其實老百姓都看在眼裡,我們已經等了三個禮拜了,看看到底想怎麼辦?我也知道以前兆豐案、慶富案的辦法。她就丟一句說,交給司法去辦理,我說這不是人民期待的,人民要看到的是一種態度,是一種反省的態度,當然有時候我們用字不精確,或是用詞太狠。我也坦白講我不是一般的你們平常看的政治人物,我就是不高興就啪下去,我昨天下午還去拜訪果東,我跟果東講,唉 我就是這種,有時候自己反省對權力的傲慢,就是說不高興就給人家砍下去,不過她也說抹黑別人不會讓自己更乾淨,所以你不覺得自己在抹黑?我剛才講的地方哪個地方不對?還是那句話,我們當年還是支持民進黨,問題是三年後台灣怎麼變這個樣子?特別是我做為台北市長,我們還是有很多業務相關,我要講一句話,國家資源的不當使用,也是一種貪污腐敗,這是我要跟她講的,可是她認為你如果沒證據的話應該向他們道歉,我柯文哲講話就是這樣,高興不高興隨便你!
  • 2019年9月14日,「蔡英文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說,如果他繼續當,這個兩岸到底要怎麼解決,這是她要回答的,因為這個弄得太僵了,我跟你講華人你知道,我們都說chinese中國人,他是一個很愛面子的國家,你就是要跟人家大聲小聲,老實講,我也覺得,當然你也可以說,這是為了台灣的主權,我們世大運也辦成功了,我每次都說,我們有哪一件事情沒有顧到台灣的主權?沒有顧到台灣的安全?台灣的民主自由我們都堅持!我們哪一樣沒有做到?可是可以達到這一些目的,並不一定就是說要像她現在這種做法。」
北市府說明澄清,針對放言以《批小英「給人家大聲小聲」柯文哲:我們都是Chinese中國人…》為標題之報導,臺北市政府副發言人黃瀞瑩嚴正澄清,市長柯文哲於接受專訪時內容應為「華人或chinese中國人,他是一個很愛面子的國家,你就是要跟人家大聲小聲」,從未提及「我們都是中國人」等字眼。

台灣價值[编辑]

  • 2019年8月25日 這當然是對啊!全台灣人民都很想知道小英總統的台灣價值到底是什麼,她應該講清楚。妳(蔡英文)以前考人家的(台灣價值),現在輪到人家問妳。
  • 2019年8月27日
我昨天看了實在是啼笑皆非,她說她的台灣價值是落實…拿出來念一下,在政策跟什麼。
不是啦第一點,如果說什麼落實在政策。
還有她的施政,那拜託,我們每天蓋公宅去推什麼蓋公共化幼稚園,難道我們沒有在實踐台灣價值嗎?
你的政策第一個,那個一例一休、年金改革、管中閔、吳音寧,這是你的台灣價值嗎?
講這都沒用,所以講了老半天他還是沒有講出她的台灣價值是什麼?我聽不懂。
妳每次問人家台灣價值,現在輪到人家問妳,妳的台彎價值是什麼妳講給大家聽?
不能說什麼我的政策跟施政,那拜託,我們每天在蓋公宅、每天認真上班,難道就不是台灣價值?不會嘛
她還沒交卷!欸欸欸小英,不要躲了,妳的台灣價值是什麼妳就老實講。
  • 2019年8月27日
以前我一直覺得小英可以,結果後來發現她根本就甩不掉新潮流,啊怎麼?
哪有說,高雄選成這個樣子,說陳菊還站在旁邊的?
天啊,哇咧!唉~哇靠!陳菊還站在旁邊就死掉了!這沒救了!
不是啊!妳高雄選成這個樣子,怎麼沒有人負責?
這實在賞罰不分呢!哪有高雄選成這樣,說陳菊還站在旁邊在當官的?哪有那種代誌?
欸這完全沒有賞罰耶~
搞一遍人家就說,啊妳是在...
我們這些所謂的... 嘿~ 綠營的外圍份子,哇,妳是在...
這個很重要,賞罰要分明!
這就是賞罰不分,啊妳是在...
不是啦!我跟你講,不可以慶富案辦到不見!
跟你講,我還是,慶富案不可以辦到不見!
其實我跟你講,那個撿到菸事件,你知道齁。
以一個實際當過台北市長執政過的,我也知道那個沒有辦法辦。
但是這次我覺得做最不好的地方是態度。
搞不好小英去跟六祖慧能一下,菩提本無樹,頓悟,安呢~
突然擺脫新潮流的控制,呵~
困難啦!都已經這麼多年沒有...
沒有啦!她常常,我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她一定想說:我第二任...
她如果私底下有機會跟我講,一定會跟我講說:不會啦!我只要一連任,我就擺脫新潮流,但是I don´t think so! 為什麼你知道?
不容易啦!這個常常... 我跟你講齁,這個『時窮節乃見』。
所以我講很多遍了呀!『皇上英明神武,鬼才要當乞丐』吧!武狀元蘇乞兒啊~
呵呵~其實我後來發現也不用,其實人家也沒有要求妳要英明神武,直其道而行就好了。
我最近考小英,她都不肯回答,你看!
她今天就...
我問她台灣價值是什麼?她好不容易回答了!結果我看一看,有講跟沒有講一樣啊!
後來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我後來去歐洲議會演講那一次,歐洲議會找了一大堆,幾十個議員來聽我演講,我就開始第一次提出『台灣價值』,就是『普世價值在台灣的實現』,這就是『台灣價值』。
然後這個普世價值就給它定義了八項:『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這八個普世價值在台灣的實現就是『台灣價值』。
這是我的答案嘛!對不對?
後來呢~有一次我跟姚人多吃飯,我就問姚人多:我說你們就考我台灣價值,啊我的答案,我就寫我的答案,可是你們好像也不是很滿意!我說:啊你們的答案是什麼?他跟我說:我們也不知道啊~啊我說:你不知道,你還考我?!呵~所以我知道她沒有答案!我每天就在考她!
她的台灣價值我就聽嘸咧~
(小英:)我的台灣價值已經展現在我很多不同的政策和事務的處理!?
我只看到妳那個...不管那個...那個什麼?
不管一例一休啦~齁。
還有那個前瞻計劃啦!
還有那個管中閔啦,還有吳音寧啦齁!呵呵
阿扁也不敢處理齁!
我就不知道妳的台灣價值是啥?!
我看妳的台灣價值實現,我就看不出來咧!

評論統獨[编辑]

  • 2013年 - 統獨是這樣啦,我倒覺得在台灣社會,討論藍綠啦、統獨的問題之前,我們要先建立一個我們社會的基本價值是什麼?如果我們認為我們要的是網路通,如果中共允許我網路通,我就讓你統,如果你不允許我網路通,我就不跟你統。所以,我倒覺得是這樣啦,我們要反過來看,我們現在問自己,台灣社會的核心價值是什麼?藍綠現在只看到我們的不同,我們沒有去看到我們的相同,後來我在想,我們有什麼不同,那根本就是假的。
  • 其實我覺得台灣的藍綠政黨喔、政客喔,真的是,坦白講,我也仔細在思考,那些所謂藍綠的議題喔,真的是議題嗎?講得自己相信嗎?
  • 所以,它是個議題,但它是一個假議題。後來它變成是一個鞏固權位的障眼法。
  • 我選台北市長,一直被人要求要「表態」。我的態度很清楚:與藍綠無關、與統獨無關;台灣人要做台灣這片土地的主人!就這麼簡單。

去蔣化[编辑]

  • 問:你說台灣最大問題就是看不順眼就要幹掉,那您也明確指出說去蔣化並無助於台灣社會的和諧,引起深綠如吳禮培們,這次不要再禮讓柯文哲了。
  • 柯:我跟你講,像這個我有意見你知道,你看,我在馬來西亞那個演講,我只是講說去蔣化沒有解決台灣社會的真正問題,就講這樣,然後我就被貼標籤,然後給我帶風向,然後再說我反去蔣化,講一大堆。我就想問,好吧,那大家來吧,你的去蔣化SOP是什麼?砍銅像頭嗎?還是怎樣?這個,我老實講,我的感覺是被人家貼標籤,帶風向,然後再毒打一頓。
  • 人家說不是敵人就是朋友,怎麼搞成是不是朋友就是敵人,奇怪咧,我都搞不懂這些人。
  • 政治上是朋友要多,敵人要少。哪裡像他們,我都不曉得那些罵我的人在罵什麼,你回去看。
  • 我從頭到尾一直在講說:去蔣化沒有解決台灣真正的問題,啊不是這樣嗎?
  • 問:那不能解決問題,那您真正的核心思想是什麼?
  • 柯:沒有,我跟你講,這就是...沒有,我的態度是這樣,我是外科醫生喔~一個SOP控,你知道,很簡單呀,外科醫生沒有SOP不會開刀呀,你那個皮膚切開幾公分,深入幾公分,傷口開創器要多大的,然後傷口要多大的,要怎麼開?我是外科醫生嘛!沒有SOP我不會開刀呀!去蔣化的SOP是什麼?來,你講給我聽,除了砍銅像...
  • 問:中正紀念堂您應該保留什麼?
  • 柯:我也講了呀,周邊的限高要解決嘛!你不能說因為中正紀念堂,然後就周邊限高,我說這個是威嚴體制嘛,所以應該把它當作公園。啊這(有人說是蔣廟)可以討論嘛!我是主張把它弄成當作是公園,台北市民可以去遊憩的公園,我就只有這樣子想而已,啊就...實在有時候快要受不了!我實在很... 
  • 我老實講去蔣化那件事情,其實我心裡面真的OOXX你知道嗎?我就是被人家貼標籤,帶風向,然後再毒打一頓。
  • 那些人是嫌朋友太多,還是怎樣?
  • 我的態度是比較平和,其實我去印度看到甘地紀念館我很有感觸你知道嗎?其實甘地是印度教徒你知道嗎?但是他就是主張說不要把印度境內全部的回教徒趕到巴基斯坦,結果印度教徒把他槍殺,說他不夠愛國,沒有讓印度成為一個純粹的國家。但是你看你讓印度教徒和伊斯蘭教徒殺一殺有比較好嗎?
  • 沒有~我覺得這個是這樣,歷史,你既然你都完全執政,你就把東西全部公開就好了嘛~

關於國籍認同[编辑]

  • 2016年2月28日 「一日雙塔」,並且發表二二八感言:「台灣人要做台灣這片土地的主人、台灣人要決定自己的命運」
  • 政治上我是台灣人,文化上我是中華文化圈的,我不會否認這一點。我比較覺得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我中國書讀很多,論語背得超熟的,用的文字是中文,要怎麼否認。
  • 「文化上的中國是什麼定義?如果是指文化上的中國人,自己還是比較偏向台灣人,但也不能否認我們講中文,文化中國我可以接受,台灣不是政治中國的一部分。」
  • 2019年8月20日 聯訪回應旺旺中時蔡衍明:
  • 台灣人中國人問題是這樣,這題難在哪裡?中國人本身,它是個名詞說,你是文化上的中國、經濟上的中國、還是政治上的中國?
  • 所以中國人這三個字,它有不同的定義。
  • 所以是這樣啦!台灣人跟中國人,像台灣人,它也有不同的意義。
  • 在這種match 配對的時候,這個有問題,如果我們在華人文化圈,中華文化圈裡面,我們不會否認這個事實。
  • 經濟上的中國,大家可以談嘛!對不對?
  • 可是在政治上的中國,在現階段,就不可能嘛!!
  • 阿所以中國人這三個字,要看你是用在講文化的經濟的中國的,他有不同解讀,所以他的配對意義會不一樣!

面對國際關係[编辑]

台美中日關係[编辑]

  • 商品說:2018年10月接受美國彭博新聞社專訪:「台灣是川普商品架上的一項產品。」當被問到,是否認為川普可能出賣台灣時,柯文哲則是很快地回答,「當然。」
  • 強盜說:2019年1月18: 柯文哲描述中美台關係時講了一個比喻:「像是強盜去搶銀行,法官問強盜說,難道沒看到旁邊一堆警察,強盜說我只看到錢。」
  • 扁鑽說:2019年1月18: 「美國對台要求不一樣,你是我的小弟,要拿著扁鑽往前走,扁鑽還要自費。」
  • 親美說:2019年3月20日: 拜會國務院柯文哲:美國還是台灣最重要的朋友 [9]
  • 市府幕僚:強盜說沒影射任何人,只是表達中美對抗台灣偏任何一方可能都有好處與壞處
  • 「你要是有辦法同時說服美國跟中國,那你不是聖人,就實在是太了不起」
  • 2019年7月15日
  • 「其實我去過美國、日本、中國嘛,三方都交涉過一遍,我覺得是這樣,其實台灣處在的位置,其實在這種中美對抗的大局之下,我們還是可以跟三方都可以有交往、都可以被信任、都可以合作,坦白講,這也是我很不喜歡的地方就是說,當然中美對抗是個世界大勢,所以我們也不能去改變,但我們應該要去思考在中美對抗的大勢之下,去尋求台灣的整體利益、台灣的長期利益、人民的最大福祉嘛!而不是個人的或政黨的政治利益嘛!
  • 這是我有時候對整個台灣局面很不喜歡的地方,所以我的態度,我不只反紅媒,我也反綠媒呀!
  • 所以前幾天我實在忍不住在臉書上寫了一篇,那個世大運閉幕黑衣人事件,當時你們綠色媒體名嘴整整花了一個月,每天抹黑造謠,講的人不曉得...那個...憲兵是我指揮的嗎?國安局是我指揮的嗎?那根本就是你們幹的,然後被栽贓一個月,然後整個這樣子抹紅你知道。
  • 所以我的態度還是一樣,我反紅媒我也反綠媒呀,然後我很討厭大家在利用這種中美對抗的局勢之下,在謀求個人跟政黨的利益!我非常討厭!
  • 我自己為什麼要花半年的時間美日中親自這樣走一趟?其實坦白講,在這個局面下,還是那句話,我們可以跟三方和平交往、可以被信任、可以合作,但有時候我們沒有辦法讓每一方都滿意,這也不可能,但我不認為我們這種只押一邊的。
  • 你知道,講明白點,這是在謀求個人政治利益而已啊,個人政治利益、派系利益、黨的利益,哪裡是台灣的整體利益?
  • 「親美日友中」
  • 「我們當然是在美日的陣營這一邊啦,但是我們也不需要去對中國採取一種惡言相向的態度,親美日友中,這就是我們的基本戰略,這個是不會隨便改變的。」
  • 2019-8-23
  • 日本自民黨青年局局長佐佐木紀眾議員,率領參訪團來台北市政府拜訪。他們感謝我在今年五月率團參訪日本東北地區,並且主張用科學的態度來處理福島五縣市的食品問題。我們也感謝日本這幾年對台灣的支持,尤其是觀光這一塊,日本高中畢業生來台北進行「修業旅行」的數量越來越多,雙方的交流非常熱絡。
  • 今天來參訪的很多是年輕人,他們都是日本政界未來的希望,但他們也坦言,現在的日本年輕人並不關心政治,問我有什麼好方法,可以吸引年輕人重視公共事務。當然,他們最關心的還是年底的大選議題。
  • 我告訴他們在台北市執政的心得,「對的事情做,不對的事情不要做,認真做。」但要做到,需要堅持。另外,年輕的聲音應該被採納,例如我們有青年海選,市府內部也有青年事務委員會,長久下來,就不會讓自己跟下個世代脫節。
  • 我相信在日本,對社會最有影響的不一定是總理,就算是當年的明治維新,坂本龍馬對日本的影響絕對比當時的伊藤博文還要大。所以我告訴這些年輕的議員們:不一定要做政治的領導者,而是要做文化的傳道者。
  • 台灣和日本關係密切,同時面對中美對抗的國際局勢,所以我們也非常期盼雙方的交流能夠延續下去。
  • 「台灣不應該自行其是,要與歐美同一標準,以科學的方法解決問題。」
  • 「其實應該依循與美國等相同的科學標準,而非台灣自己做一套標準,會就食品安全的問題認真進行研究。」
  • 「實在是不太能令人接受,這個問題沒解決的話,實在是很難去造訪台灣」
  • 世大運的成功,讓我們相信台灣有能力可以辦好世界級的賽事。有了這樣的自信,也讓我們決定要爭取舉辦2030年亞運會。
  • 日本文化有兩個值得我們學習的,「奉公」與「達人」文化。
  • 都市重建要貫徹,需要強而有力的文官體系,不受政治干擾,才可以從頭到尾一致往預先設想的方向前進。

澄清[编辑]

關於強盜說[编辑]
  • 綜合市府發文,柯文哲所提出強盜說之比喻其內容並無影射任何個人或者國家,其用意只是在表達台灣在中美貿易對抗下,若過度傾向一方或忽略一方,都有好處與壞處,並且舉做事不能只有看到好處,而是一定要以台灣全體國民之最大利益為主才是。《註》:此語錄與百科中柯文哲目錄之說法有出入,原因是,偏袒獨派或統派皆故意加重並指控有影射蔡政府之意,意圖分裂政治合作之機會,市府已經公開澄清,絕無影射之意。

評論中國問題[编辑]

  • 這就是文化差異,一個官員搭捷運有什麼好奇怪的?因此,有人談到「一國兩制」,但或許我們該談的是「兩國一制」,我們必須縮小差異。
  • 「台灣現在至少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 「第一個兩岸一家親沒有涉及政治的,沒有涉及什麼一個中國、九二共識、一國兩制、這個是表達一個民間交往的善意,對我來講這只是先表達善意,但這是我的人生哲學,我們對人家好,人家是不是一定對我們好,答案是不一定,但99.5%的還是,有時候,在這世界上我們通常原則上先表達善意,但勿恃敵之不來 恃吾有以待之,我們該準備的還是做準備,不管國防經濟,我們台灣該解決的問題我們該解決,但我們在言語上,我通常覺得先表達一個善意,就這樣。」
  • 「中國可以不仁,但台灣不可不智。」
  • 「我也不算親中」「友中就是保持微笑啊」「親中不曉得裡面做什麼,我也不曉得」
  • 「反共不一定要反中、反中不一定要嗆中」「大聲小聲也沒什麼好處」「所以該做的事情做,何必言語上去跟人家大聲小聲」「但我覺得該做的、該準備的還是準備,不管國防還是經濟,我們台灣應該要解決的還是要解決」「事情不做,每天在逞口舌之快,沒有意義」
  • 「中國大陸經濟的成長,我們要表示佩服,但是,政治的發展和經濟的發展不可能永遠維持那麼大的落差,這是不可能,遲早一定會出事的。」
兩岸關係[编辑]
  • 2019年8月12日 2017世大運,難道你要在台灣喊那些口號,結局就是台中的東亞青運。坦白講那時候,世大運可以平安辦完,蔡英文用中華民國總統身份上去,幕後一定我們要有一些妥協,讓它可以smooth(平順)辦完,但如果我們當時講兩岸一家親,世大運辦完就開始翻臉不認人,就開始講說Over my dead body,啊這個完全沒有政治誠信,所以有時候真的咬緊牙關,啊講了就講了,認了,有時候底線就在那裡,你也不能說為了辦世大運,說兩岸一家親,然後辦完說兩岸不是一家人。(足以證明,柯文哲兩岸一家親內容涵意與陳水扁的兩岸一家人並無差別)
面對國台辦[编辑]
  • 我們還是會有我們的原則,我們台灣的主體性。你說,也不可能說完全不跟,不要跟誰有任何接觸,還是很困難。在這種實際上的,政治上還是做不到。
  • 2019年8月20日
  • 我跟國台辦就是『對手關係』嘛!因為這個要常常過招,互有攻防,不然,其實每年的雙城,你知道,都要過招,還有那個,其實最慘烈應該是世大運。
  • 我本來想說齁我跟國台辦是『對手關係』,那你旺董(蔡衍明)跟國台辦是什麼關係?啊!你要不要自己回答一下?

WHA/李明哲/周子瑜事件[编辑]

  • 問:今年度(2017)的WHA,台灣並沒有受邀請這衛服部證實了,因為您也是醫生,對這事情有什麼看法?
  • 柯:這代表中國大陸在處理台灣齁不聰明,就好像周子瑜事件,沒有必要嘛!
  • 所以說有時候你要打壓台灣當然是可以,但就是說,這種醫療的問題,或者人權問題要懂得閃嘛!同時要懂得符合世界標準嘛!
  • 所以不管是處理李明哲,處理WHA,所以一看就是中國還是,我也跟他們抱怨過,你作為世界大國你怎麼搞出這種事情?你是在幹什麼?
  • 這個我覺得中國政府真的要自己思考看看。
  • 問:雙城論壇這次您會自己去嗎?訂在什麼時刻?
  • 柯:雙城論壇一定要在世大運前辦,有啦!事實上都有在談啦!但是他們(指中國)做什麼事情都要長官核准,受不了,他們說當他們長官核准以後再宣布,啊~隨便你!

評論香港問題[编辑]

  • 北京政府在處理香港問題的時候,真的要冷靜一點
  • 「一國兩制行不行大家都曉得」(事實證明:不行)
  • 「一國兩制在台灣沒市場」
  • 香港我看是無解,所以老實講,我也替習近平想過,你知道,看到香港的局面,他有三個選擇:
  • 一個是當戈巴契夫,他一定不要嘛,因為當年戈巴契夫就是整個蘇聯解體,當然民主化了,但是解體了,他一定不肯幹這個事。
  • 第二李光耀,可是李光耀小小的,新加坡小小的,他可以這樣鐵腕統治,中國大陸這麼大,你要怎麼鐵腕統治?技術上很困難。
  • 第三個Model是蔣經國的Model,就是Slow Release。
  • 所以我倒是覺得說,看看錄一錄送去給國台辦,叫他轉呈給習大大參觀一下,我講的話,你有三個選擇,齁,我建議他用蔣經國的方式。

對於民調[编辑]

  • 「看這2個民調相差1個月,簡直會覺得是從同樣的母群體抽出來的樣本嗎?所以吼民調看看就好」
  • 如果每天都看民調,那就不用活了,所以,不要每天拿民調來問我,標準答案:看看就好。
  • 2019-8-20 * 問:現在各種的民調顯示說只有你跟郭台銘搭檔,才有可能會贏蔡英文跟韓國瑜,但是像你剛剛說柯粉轉移票的問題,你們自己有別的對策嗎?
  • 柯:第一點民調是現在狀態,民調也是動態平衡,就現在的狀況。
  • 但是你有你目標努力希望期望的目標,從現在的狀況怎麼移動到我們期望的目標 ,那才叫努力的目標。
  • 不然你每天就看報治國,看一看就什麼事都不要做,也不是這樣。
  • 民調只是告訴我們如果要努力的話,我們要努力哪個方向!

關於台灣國家主權[编辑]

  • 今天在台灣就算是乞丐也要守護台灣,守護台灣是每一個台灣人的責任。(包括柯文哲在內)
  • 2018-8-28
館長:這句話就有點意識型態,對於兩岸關係的看法,有沒有承認台灣就是個獨立的國家、獨立的個體?是否不容許被併吞?
柯:台灣是一個國家,答案是,為什麼?因為主權、政府、土地、人民,只是很不幸的,台灣是不是國家?答案是,只是不正常,因為國際上只有兩趴的人承認我們,所以這就是現況,不過是這樣,台灣的第一步就是要活下去、還是要存活下去,所以該準備的要準備好,其實我是很務實的在處理台灣問題,我最近的想法,我們要明治維新而不是當義和團,受到西方列強挑戰,那是明治維新,結果中國弄一個義和團,反而死,所以我覺得是這樣,不要打嘴砲,該準備的要準備。
  • 2019-9-28
柯:其實台灣也沒有想像那麼危險,因為台灣絕對跟香港不一樣!因為香港是一國兩制,它根本是中國控制的嘛!
吳子嘉:柯市長現在講這句話是關鍵話,就是台灣沒有想像的危險,為什麼有人要把它講成那麼危險?這個是問題,這個你講到關鍵所在,而且會有票。
柯:因為她誇大那個危險嘛!因為還是這樣,仇恨跟恐懼...
吳:可以講清楚,誰在誇大危險?
柯:哈,仇恨跟恐懼還是政治動員的最有效的方式。
吳:這我們同意。
柯:啊所以她還是要讓恐懼能夠拉到極限,瀰漫全台。其實像我們這種實際經過美國國務院國防部跟美國官員談過的,都知道台灣的狀況沒有那麼危險。台灣跟香港還是不一樣,因為香港是中共直接駐軍直接管治,而且對其它國家來講,就是對歐美國家來講,他其實香港他有意見,但是他還是沒有辦法很實質的介入。因為在國際上還是認為香港是中國大陸的一部份,它是一國兩制嘛!所以人家還是認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在國際的局勢上。所以對啦!雖然美國歐洲有意見,他還不能很明顯的去介入。可是台灣不一樣,台灣到現在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軍隊、自己的貨幣,所以台灣還是一個主權...你說常常講說台灣是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答案:是!只是說很不正常這樣子。所以對於美國歐洲國家來講,他對台灣的態度和對香港的態度是完全不一樣的。

關於治理[编辑]

  • 凡事都要有SOP標準作業流程
  • 凡事不以個案處理
  • 錯誤的決策比貪汙還可怕
  • 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
  • 落實責任政治
  • 重建人民對政府的信心
  • 國家之力量在於國民全體,在於制度健全,在於文化高尚。清廉、勤政本來只是政府的基本條件,現在在台灣卻變成難得之事。所以,必須先處理最基本的「國家治理」問題。
  • 「執政最重要的是執行力」
  • 「來者不拒、去者不追」
  • 「最好的管理就是不管理」(無為而治、不令而行)的祕密,就在於「恭己正南面」

問題論[编辑]

  1. 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2. 把小問題解決了,就沒有大問題。
  3. 把所有的小問題都解決了,就根本沒有問題。
  4. 你不解決問題,問題會解決你。
  5. 當問題還不是問題的時候,你拿出來找人家幫忙,大家會幫你,然後當問題變成問題的時候,你再拿出來,只會被罵,人家都不敢幫你了
  • 這是問題嗎?若是要如何解決?
  • 專業問題,專業解決
  • 大象治國,遇到的問題先處理
  • 這國家已經不需要指出問題、也不需要發現問題的人,只需要解決問題的人

教育[编辑]

  • 教育的目的是把壞學生教成好學生,結果我們今天把好學生教成壞學生,那這個就是教育系統有問題
  • 以前是一個很正常的小孩,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我覺得老師也有責任啦
  • 趙建銘是不是做錯,這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台大醫院為什麼出現趙建銘,這才是問題
  • 2019-8-28 台灣大學太多了,其實我們念大學的比例太高了,考幾分就可以上大學那個我覺得不對,大學其實應該要塑身的,集中力量辦幾家好的大學,不需要大家都念大學,技職教育還是要重弄。

少子化[编辑]

  • 我最近滑Youtube看博恩夜夜秀,看到那個抽到公幼的家長超開心,旁邊沒抽到的家長則是臉整個垮下來。
  • 當少子化已經是國安危機時,看到這個影片也是笑不出來。政府的當務之急要提出解決方案,方案要合理、務實,也要能夠確實執行。
  • 0到6歲完全國家養不太容易,但公私協力一起養是可行的,台北市政府目前就是正在做這件事:例如透過公私協力,讓更多私立幼兒園轉型成為準公共化幼兒園,家長每個月繳4500元,只比公幼稍微貴一點,但享有私幼的方便。
  • 目前台北市托幼公共化(公幼+非營利幼兒園+準公共化幼兒園)的比例是全國第一,達到53%。如果孩子就讀私立幼兒園,也有每學期13660的補助可以領。從新學期開始,這項補助要向下延伸至2歲的孩童也能受惠,讓學齡前教育可以更完整。
  • 徒法不足以自行,能夠讓這些政策實現,是教育局的同仁不斷溝通、努力的成果。教育和醫療上的平等是我們的目標,我們會繼續為這個目標而努力。

速度[编辑]

  • 做為外科醫生,我發現如果你在那行業三十年,三秒做的決定與三天做出決定最後是一樣的,理由是已經有三十年實力。
  • 「壞消息往上傳的速度,決定團隊的好壞」我們不會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而是希望團隊能養成「遇到問題就舉手」的文化。當問題還沒有惡化時,能處理趕快處理,等到問題已經嚴重到怎麼解決都不對時,這時候舉手,只是讓大家三條線。
  • 兵貴神速
  • 這個世界不是強的打敗弱的,而是快的打敗慢的
  • 「派隻烏龜去送公文都比較快」(諷刺過去柯文哲之前的台北市政府都更案送公文之慢和拖)

法治的國家[编辑]

  • 成為一個法治的國家,正直誠信的企業文化,需要很長的時間養成。
  • 比硬體建設更重要的,是必須先在軟體上建立正直誠信的文化。
  • 預算亂編,低價搶標再來追加預算,來不及追加預算又倒閉,導致一棟建築物拖了三五年蓋不完,甚至蓋不起來,這就是文化的問題。
  • 一個好的企業文化,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大家都有共識。台灣現在的狀況是,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大家各說各話,有的時候看到不對的舉手,馬上就被圍毆,因為不是同一個政黨。相反的,如果是同一黨的,大家還會想辦法掩護。
  • 改變文化的重要性,在於大家可以勇敢做對的事情,「依法行政」。
  • 去年選舉讓我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我的競選辦公室開幕兩個星期被我自家的建管處給抄掉,因為違反土地使用分區管制,這代表公務員開始可以依法行政,不受任何影響。
  • 最好的管理是不用管理,因為大家是非對錯都有共識,自然會按照規矩則做事。當然難免會有幾個漏網之魚,但「風行草偃」,只要長官能堅持,就能降低各種「怪怪的」事情發生。

選上台北市長[编辑]

  • 2018年九合一選舉開票到凌晨兩點獲勝之後「阿北回來了!而且明天如往常繼續工作!」

轉型正義[编辑]

三原則:解決現在的問題,避免以後再發生,最後才是追究歷史的責任。(其實在市政上也非常適用。)

對團隊[编辑]

  • 我常常告訴我們的團隊:「要當牛,不要怕沒有田可以犁。」意思是如果想做事,會發現事情一堆根本做不完,所以與其每天擔心一些不確定的事情,不如做多少算多少,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再說。
  • 在晨會,我最常對大家說的話是:「如果重來一次,怎麼做會比較好」,這就是日本豐田汽車的TQM(全面品質管理)概念,每天問,每天反省,每天改進,最後變成一種反省改進的文化,讓團隊不斷進步。
  • 七點半 , 只有一天準時開會,叫做「作秀」。四年半以來,每天七點半準時上工,每天認真工作,這叫做「行動藝術」。
  • 我今天早上還是七點坐公車來上班,你知道,一開始我說我們要推行公共運輸,綠色運輸,坐公車上班。恰吉就說:啊這作秀~(哄堂大笑)欸!我跟你講作秀這麼多年了,這個也是行動藝術啦,不是... 所以我每天六點半起床,七點出發,然後七點半在台北市政府準時開會。欸!我一開始說:每天禮拜一到禮拜五早上七點半準時開會,一開始那些公務員說:不要怕,他撐不久的!我到現在還是每天七點半。

熊讚[编辑]

  • 熊讚雖然不會講話,而且有的時候有點白目,但是他勤勞工作(現在連下雨天也要出勤),有實力,又有能力,能帶給人民歡樂、希望,是台灣不可多得的一隻「熊」。

關於人事管理[编辑]

  • 革命靠宣傳、長官要三令五申
  • 公務員是要為人民服務
  • 眾人的智慧超過個人的智慧
  • 你只能騙我一次,一旦被我發現,你就完了
  • 來者不拒、去者不留

風行草偃[编辑]

  • 「風行草偃」簡單來說,就是上行下效,在上位者要用德性來領導下位。
  • 另一個說法就是「上樑不正,下樑歪」,長官的態度會影響部下,這一點從數字就看得非常清楚,過去四年台北市政府因為貪污被起訴的人數,不到前朝的一半,而且沒有任何一級首長因為貪污被起訴,跟過去相比,真的是「雪崩式下跌」。
  • 清廉沒什麼了不起,因爲清廉是根本,但要讓這個文化深入到組織內部,真正做到「風行草偃」,是一件考驗意志力的事情。這需要一個親力親為、身體要很好的長官,每天不斷緊盯政務的細節,才能夠辦到。

環保[编辑]

  • 環保是文明城市的象徵,由台北市先做起,再推展到全台灣。
廚餘[编辑]
  • 我常常說,我的便當吃完,連狗都沒有機會,因為吃得很乾淨,幾乎沒有廚餘。
  • 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一樣吃的這麼乾淨,但廚餘減量是重要政策。台北市每天有超過170噸的廚餘,每次我看到有人東西吃不到一半就倒到垃圾桶就很生氣,不只浪費,也增加碳排量。
  • 廚餘減量要從源頭管控做起,「由內而外,由公而私」是我們推動政策的原則,校園營養午餐以及公部門的餐廳會是第一步,同時,我們也希望「公私協力」,讓超商、量販店加入剩食再利用的行列,讓沒售出的食物有更妥善的運用。
  • 最重要的,還是要養成「惜食」的風氣,所以我在這邊呼籲大家:想好再買、想好再煮,以及想好再拿,讓這樣的觀念落實在每個人的生活中。減少廚餘量,減少生產需要量,同時也能帶動精緻農牧業的發展。
核四問題[编辑]
  • 2019-8-22 回應韓國瑜掏出第一個政見重啓核四:
  • 柯:這個實在是,我跟你講,老實講核四是個很頭痛的題目。不過他講什麼兩個條件,人民同意,還有什麼?安全。廢話!哈哈哈~
  • 老實講齁~唉~其實核四真的是一筆爛帳,你知道嗎?雖然如果說把核四圈了不蓋,那過去投資那三千億怎麼辦?我看台電馬上就破產了;啊你如果要繼續蓋,講比較簡單啦!
  • 這個到底要怎麼做?老實講,核四真的會變成台灣歷史上一個,所以我每次在演講說:有沒有比貪污更嚴重的事?有啊!決策錯誤呀.
  • 就是說核四七搞八搞,搞到今天這個樣子,坦白講,核四要蓋完很困難,我也知道,這實在是太困難了。
  • 可是,也沒有人敢出來說:好!停掉不蓋了,他只要一宣布,那過去投資那三千億就馬上要結帳你知道嗎?這個不得了,三千億結帳,我看台電大概就破產了。
  • 你現在問我,我也沒有答案耶!這個其實是蠻難的題目,你問我,我有時候想,啊算了,就認賠殺豬。

敬老卡[编辑]

  • 臺北與我好好慢老,銀髮族 伸展 自由、自信、自覺,掌握自己幸福步調」敬老卡480點解決長者交通問題,銀髮族可以自由移動、習慣走動;明年恢復65歲以上健保補助,還有長者運動中心50元,也讓敬老卡在無現金交易發揮更大。我們邀請您自由自信自覺,並快樂的在臺北生活。
  • 臺北長照政策,正在從過去的「被動提供」變成「主動關懷」。除了推動居家醫療,讓長者在家也能看病,現在只要符合「獨居」、「行動不便」以及「65歲以上」三項條件的長者,環保局派員每週到府提供收運垃圾服務。

關於省錢[编辑]

  • 我說很多人要去賺一大堆錢,也沒有什麼用啊!你賺那麼多錢幹什麼?我發現,好吃的東西,不好吃的東西,吃70塊跟吃2萬塊,還不是一樣?

關於敬老年金[编辑]

  • 不分貧富通通發放的重陽敬老金,幾乎沒有一個社會學者認為這是一項好政策,但長久以來,因為可以討好選民,所以沒有人敢取消。
  • 如何運用重陽敬老金這筆一次性的經費,重新打造一個更完整、更長久的老人照護與福利系統,反而是一項艱苦的工作。而我們選擇了後者。
  • 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建立了325處「老人共餐據點」,做為台北市老人福利系統的基礎。
  • 試辦由個案管理員整合各種照護服務的「石頭湯計畫」,免去長者必須分別去申請居家醫療、居家護理、居家復健、家庭藥師、居家服務的困擾。
  • 建置照顧失智,失能長者的日間照顧中心,達成「一區一日照」的里程碑。
  • 將居家服務員由過去的時薪制改為「月薪制」,讓更多本地的長照人力可以落實。
  • 鑒於肺炎成為台灣第三大死因,在王威中、潘懷宗議員建議下,我們也撥出預算,補助「65歲以上老人全面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降低染病風險。
  • 另外,新的制度需要實驗才能找出最有效的模式,因此我們也讓各局處在老人福利政策上發揮創意,就像資訊局推出的「數位行動教學車」,把3C產品都載到共餐據點,老人家吃完飯後,還能一起學習如何用手機拍照、上網、使用App(如圖),讓長輩跟上現代社會,自然能活得更年輕。
  • 我們會以「做實驗」的精神,努力建立新的長照產業模式,希望2至3年內,一個適合台灣本土的老人照顧系統,就能在台北誕生。

「台灣民眾黨TPP」創黨大會演說全文[编辑]

  • 台灣自解嚴至今,三十年的民主發展已經是華人世界的成功典範。事實上,近年來我們已實現主權在民,也有了政黨輪替,但是因意識形態引發的政黨惡鬥及政治利益導向的政黨政治,造成台灣長期內耗空轉,此刻正面臨台灣國家發展的困境。

本於理念之初衷[编辑]

  • 2014年我首次參選臺北市長的時候,我提出的口號「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臺北從文化開始。」這是一場以文化為主體的社會運動,也是台灣歷史上第一次以改變政治文化當作訴求的選舉。
  • 事實上,不管是選舉,或是執政,我們都把它當作是一場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今天我們組黨,就是扛起改變政治文化的責任。
  • 今年,我參加媽祖遶境的時候,再次拜訪新港文教基金會,我發現了2014年,我首次拜訪新港文教基金會的時候,我在牆壁寫上找回良心4個字。
  • 時隔5年,今年4月我再次參加了大甲媽祖遶境,又去了一次新港,也再次拜訪新港文教基金會,我在牆壁上補了4個字:莫忘初衷。其實政治不難,找回良心而已;執政也不難,莫忘初衷而已。
  • 政治就是要落實在人民生活的每一天。有人批評說柯文哲沒有中心思想,其實對我來講,我的中心思想就是台灣的整體利益跟人民的最大福祉。我最重要的理念,就是讓人民過好一點的生活。

對於現況之憂慮[编辑]

  • 所以,對我來說,「台灣的整體利益、人民的最大福祉」,才應該是政策最重要的考慮因素。很可惜,現在的台灣,是個人利益大於派系利益,派系利益大於政黨利益,政黨利益又大於國家利益。而現有的小黨,又受限於意識形態,變成主流政黨的側翼。
  • 過去20年,藍綠兩黨輪流執政,兩黨長期以統獨議題的對抗,以意識形態治國,結果整個國家一直內耗空轉。

出國訪問感想[编辑]

  • 今年我走訪許多國家,內心有許多的感觸—
  • 在以色列,我看到了小國如何在惡劣環境當中求生存,不管是在教育政策或產業策略,每一步驟都有它的戰略思維,善用有限的資源,做長遠的規劃以培植國家實力;
  • 在美國,我在紐約南街海港的都市規劃,成功運用公私協力的機制,讓颶風災區在短時間內重建完成。能夠做到是因為人民相信政府,政府相信企業,而企業之間也彼此相信,只有信任才能讓BOT的建設成功。
  • 在日本,我看見橫濱的磯子火力發電廠,用嚴謹的SOP,把碳排放與污染降到最低,所以我才會說在台灣「不是煤炭乾淨不乾淨的問題,是人乾淨不乾淨的問題」;
  • 在中國,我看到硬體建設的突飛猛進,他們只花三年時間,就建好東海大橋和洋山港自動化碼頭。
  • 這些案例,很讓我感慨,已經淪為亞洲四小龍之末的台灣,這些年來真的停滯空轉太久了。桃園機場第三航廈一再流標,只是一個例子。總統出訪夾帶一萬條香菸走私也只是冰山之一角,這都不是一個正常國家應該有的現象。
  • 事實上,在2000年之後,台灣政治最大的問題就是文官制度破壞。過去在國民黨一黨專政時代,因為還有李國鼎、趙耀東、孫運璿這些所謂的技術官僚,經濟發展還有一定的成績。
  • 但是在現階段的台灣,文官制度完全破壞。深澳電廠停建的例子,幾百億的工程,可以在經過一個晚上,突然宣布說台灣的電夠用,可以在一個晚上轉彎。最近在討論的基隆河谷交通整合計畫,不管是汐止民生線、基隆輕軌、台鐵優化、北宜直鐵或者是高鐵要不要延伸到宜蘭的問題,每一個討論看起來都有道理,但是合起來卻是不合理的,已經看不到專業的討論。

『台灣價值』[编辑]

  • 決策決定只有三原則:民意、專業、價值。政策失去人民的支持,因為它沒有專業。沒有專業,是因為沒有價值的支撐。台灣價值應該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這些普世價值在台灣的實現,就是我堅信的『台灣價值』。

民主[编辑]

政治為人民所共有,人民都有平等的權利來參與政治;政治不是某一黨、某一意識形態所專有。

自由[编辑]

容忍是自由的基礎,但自由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範圍。必須確保人民有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

  • 因為堅持民主自由,所以我們主張「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的政治理念。我們把政府的權力交還到市民手中,逐步推展「直接民主」、「自由議政」的參與模式,讓民主自由在台灣可以落實。

多元開放[编辑]

台灣應當保持多元的文化,以開放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世界。四百年來台灣一直都有不同的文化進入,即使到了今日,仍然有許多新住民及新移工加入,我們應該用一種包容的態度去吸納新的元素,來豐富台灣的內涵。

共存共榮[编辑]

才是正面的觀念,這不只是對於族群融合,對於社會上不同聲音、不同思維的包容態度,才是進步文明的象徵。

  • 「民主自由、多元開放」,這是台灣價值的核心,面對國內外的挑戰,必須要提升台灣的經濟與國防實力,才能確保我們的核心價值。

法治[编辑]

有時候我們要很誠實的承認一件事情,台灣從來就不是一個法治的國家,常常法律是給人民參考用的、而不是給人民遵守用的。

  • 所以我們要努力的讓台灣成為一個真正法治的國家,法律應當成為人民唯一遵循的標準。法要合情、合理,更重要的,法本身要合法,而成為人民可以遵守的標準。

人權[编辑]

  • 人權是公義社會的重要表徵,我們推動公宅政策,就是要落實居住正義;我們推動托嬰托幼及長者照護等政策,目的就是在減輕青壯階層的負擔,讓人民的工作權、生存權都可以有更好的保障。智慧教育普及網路,讓每個學生可以自由使用網路,這是保障教育成為窮人翻身的一個機會。

關懷弱勢[编辑]

  • 我們必須在這個社會,把關懷弱勢當作一種價值。對弱勢族群的關懷,它不是施捨、不是憐憫,必須以互助尊重的精神,建立一套社會安全體系。
  • 我相信短板理論,就是一個水桶,能承載多少水量,是由最短的那個木片來決定。當一個社會當中,有太多弱勢的人,如果他們不能有一個基本穩當的生活,而成為社會上的不安份子,也會影響社會上其他群體的安居樂業。因此關懷弱勢,是一種保護機制,也讓整個社會能夠共同向前邁進。

永續經營[编辑]

我們永遠要想,「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台灣給下一代」。

  • 我始終認為,有任期的選舉制度,加上沒有歷史觀的政治人物,造成今天台灣政治上的困局。台灣一直缺乏長遠的施政規劃,最後只剩短線的政黨利益操作。在財政上,我強調財政紀律,重視預算的執行率及和施政的效果,嚴格控管舉債和債務償還,絕對不債留子孫。就是因為我們永遠想著「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台灣給下一代」。
  • 我們要讓台灣政治文化的改變力量,可以在國會,在全台灣各地發揚光大,這是我們成立這個新政黨的目標。超越藍綠不是要消滅藍綠,而是大家可以在這個社會共存共榮,都有機會實踐各自的理想。

理念傳承之使命[编辑]

  • 今天,我們成立了台灣民眾黨,以台灣為名、以民眾為本,台灣就是我們、我們就是民眾。我們相信「眾人的智慧,會超越個人的智慧」,所以要集合眾人的力量來改造台灣,確保每個在國會為我們打拼的夥伴、在全台各地打拼的夥伴,都能實踐正直誠信,與改變政治文化的理想。希望這個新政黨的成立,可以在藍綠之外,讓台灣人民有另外一個選擇的機會。
  • 歷史由眾人去貢獻,由眾人去承擔,最後也由後世的眾人來共同記憶。台灣民眾黨,原本是1920年代,台灣民主前輩在日本總督府的壓迫之下,所成立的第一個具有現代意義的台灣人政黨,所以它具有歷史的意義。今天我們再次成立台灣民眾黨,賦予它新時代的使命。雖然有不同之時空背景,但相同的都是要喚醒國人的政治覺醒,改變台灣的政治文化。
  • 國家之力量在於國民全體,在於制度健全,在於文化高尚。清廉、勤政本來只是政府的基本條件,結果在今天的台灣卻變成難得之事。所以,必須先處理最基本的「國家治理」問題,強調廉能政府,重新建立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也只有廉能的政府才能凸顯台灣在世界的價值。
  • 今天我們成立的台灣民眾黨,是一個理念的結合,我們不是政治上的領導者,而應自許為文化的傳道者。謹守以「民意、專業、價值」作為政策決定的原則,以「清廉、勤政、愛民」作為我們執政的自我要求。在我過去四年半執政的經驗裡,「清廉、勤政、愛民」的信念是可以做到的,是可以作為我們執政的價值。
  • 最後,感謝各位的參與,如果要走得快,要一個人走。如果要走得遠,要大家一起前進。讓我們繼續努力,讓台灣因為有我們變的更好。

關於成就[编辑]

  • 方向對的話,走再慢也會達到目的地;方向不對的話,走的再快也沒有用。

一日雙塔[编辑]

  • 要走得快,一個人走,要走得遠,大家一起向前走 [1]
  • 任何一件事,你只要做到最好都很难。[2]
  • 「不一定要一次騎完,可分段」

關於社會[编辑]

  • 要評斷文明社會,有幾個循序漸進的標準:
  • 先看看他的公園裡有沒有鴿子?再來看看公廁裡有無提供免費的衛生紙。
  • 公園內的生態完好和居民的蛋白質營養滿足成正相關;
  • 而公廁的衛生紙反映了一地的公衛水準。
  • 然後,你該問的不是又通了幾條捷運,而是捷運車廂裡有沒有人站著但博愛座是空的、大家會不會禮讓博愛座。
  • 最後是,從公共運輸工具驗票與否,略窺「個人的責任感」以及「人與人之間那份信任」,究竟是否在這個社會被建構起來。

幼托新政[编辑]

  • 我們的孩子我們一起養
  • 孩子是城市的希望,國家的未來,所以每一個孩子都是我們的孩子。從現在開始「我們的孩子,我們一起養」就是台北市政府的政策。
  • 過去,0到2歲是「托育」,屬於社會局。3到6歲是「托幼」,屬於教育局。但孩子並非過了兩歲生日,就突然長大,所以2到3歲因為界線模糊,常常是政府相關幼托政策的空窗期。
  • 用多元、彈性的方式讓家長選擇:
  • 社會局的托育補助向上延伸至3歲,同時,教育局的「一生六六大順學費補助」向下延伸至2歲。
  • 選擇托育,每個月可以領取至少4500元的育兒津貼與托育補助;
  • 如果選擇就讀私立幼兒園2歲專班,每學期可以領取13,660元的私幼補助。
  • 在2到3歲之間,家長可依據孩子發育程度做適當的選擇。
  • 目前的財政狀況下,孩子沒辦法完全國家養,但「我們一起養」是可能的。補助之外,我們會在軟硬體上積極加強,讓台北市的爸媽可以全心拼事業,照顧的問題,讓政府一起來幫忙!
  • 在硬體上提升,我們運用國小閒置空間,建置0到2歲的托育,2歲專班,3至5歲的公共化幼兒園,加上後續的小學,可以在同一個地方被照顧到12歲。今年底預計再增加4所學校,總計多達44所國小可以提供0到12歲一條龍的服務。
  • 作為一個共融的城市,我們給予身心障礙的小朋友在教育上更平等的機會,目前為止,特教公共化已經達到100%。
  • 助你好孕

對於弱勢[编辑]

讓弱勢不只住得起,也住得好。我們會安排好租金及搬遷補助,同時,也會要求按時開工、早日完工,讓大家都有好的房子可以住。

對家庭[编辑]

  • 爸爸媽媽大概不是那麼好收買的,只有簡訊跟LINE是不夠的,還要陪爸媽聊天、吃飯、看電視,最好是幫忙做家事。
  • 實際上我們在媒體的曝光度也算高的了,不過很明顯達到選戰的最後,這個業配、廣告……沒有辦法跟對方比……因為網路的傳播是不需要花錢的,所以我們只能在……很多訊息只能傳遞給年輕人,但是要傳給這個不使用網路的族群,這個有困難,所以只能說透過網路送給年輕一代,然後年輕一代再去影響他的爸爸媽媽。
  • 2014年11月24日,出席「給父母的一封訊」記者會[3]
2018年元旦對宅男宅女的話
  • 沒有男女朋友就要努力去找啊,心動不如馬上行動。[4]
  • 如果找不到,標準降低一點啊,自己出去多走走就好了,我看紅娘活動應該還有很多。[4]
  • 有網友則是希望柯文哲幫大家介紹女朋友。對此,柯文哲說,也可以啦,社會上如果有需要,會舉辦類似活動,不過要以婚姻為前提來交往。[4]
  • 柯文哲今還在臉書上應民眾的「點播」,隔空和一名網友的孩子祝福,強調「祝新年快樂,平安健康、繼續努力」。[4]
2018對家庭
  • 對於太太陳佩琪,柯文哲則是說「辛苦了」,因為我們要靠她賺錢養家,很辛苦,她現在都賺得比我多。[4]

性別[编辑]

  • 對同性婚姻首次表態「我不反對」「我會投廢票,棄權」
  • 年輕又長得漂亮,差不多坐櫃檯差不多啦……你若說什麼厲害,我看是觀光局代言人,這樣就可以了。做市長我看還是算了。
  • 耳鼻喉科有五個洞,眼科只剩下兩個洞,婦產科只剩下一個洞,而且在女人大腿當中討生活……這……算了劃掉劃掉劃掉……最後就剩下外科,所以我去當外科醫師。
  • 柯P: 尊重多元文化自由, 看同志親嘴「不舒服」但就是忍耐, 人家喜歡, 關你屁事 [10]
  • 「我投票的時候投反對你,可是我允許12萬五千人上街遊行。」不是指他有權利「允許」集會遊行。「我」是指台北市民,並不是他個人。「雖然在公投,大部分的人還是反對同志議題,但是十二萬五千人遊行,在台北還是可以smooth進行,『我』是指台北市民。」

對各政黨[编辑]

  • 2015年01月31日,現在的政商關係「很高雅」,我給你一個方便,你給我回饋,就像「用刀叉吃人肉」。
  • 很多地方縣市長一上去,就把自己人擺進去,但我不會,「不要為了換而換」
  • 當今的台灣,除了藍綠,除了統獨,除了發大財與芒果乾,要有其他選項。
  • 台灣的整體利益、人民的最大福祉,才是政策最重要的考慮因素。很可惜,現在的情況,是派系利益大於政黨利益,政黨利益大於國家利益,現有的小黨,又受限於意識形態,而變成主流政黨的側翼。
  • 兩黨候選人讓產業界、知識份子相當焦慮,這個局面是民進黨自己製造出來的,把柯文哲當假想敵打,打得國家這麼亂。
  • 像我們醫生也是專業人士,我覺得企業界也是,你知道我們當醫生吼,病人送到台大急診處來,我們也沒有問他:啊你民進黨的還是國民黨?!難道國民黨的一律不打...麻藥嗎?也不會呀~

垃圾[编辑]

  • 馬政府來我也幫他燒,蔡政府來我也幫他燒,垃圾不分藍綠。
  • 面對臺北市議員王世堅針對臺北雙子星大樓案質詢後,柯文哲脫口罵王世堅為「垃圾」。面對媒體的詢問時,柯文哲說「那也不是罵,是看到什麼就說什麼」

評論國民黨[编辑]

  • 生平最討厭的三樣東西「蚊子、蟑螂、國民黨。」[5]
  • 一個人早上起床去廁所都懶惰,在床上大便就逕自離開。
  • 2014年7月25日,柯文哲在民進黨基層座談會中評論國民黨[6]

批評韓國瑜[编辑]

  • 2017年10月14日 柯文哲被韓國瑜批評「努力大於能力」,施政零分。對此,柯文哲以證嚴法師的話來回應,說「如果方向對,慢慢走還可以走到目的;如果方向不對,走得再快也沒有用,所以我們在速度跟方向之間,要先確定方向,再調整速度,我想這是人家給我們的批評,我們都會去改進。」[11]
  • 2019年2月12日 韓國瑜只拚「攤販經濟」柯文哲:台北要發展大規模經濟 [12]
  • 2019年4月3日 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國簽訂單是賣對還賣錯,柯文哲說,技術好就會賣,技術不好,再簽MOU都沒用。柯文哲表示,台灣農產品輸出到日本,因為緯度不同、生產的水果不同,那便有市場;但要輸出到廣東福建,因緯度氣候相同,我們就失去優勢,變成要技術取勝,沒做到技術升級,簽MOU還是沒用,「若簽了沒做到產業升級還跟你買,那一定是政治採購、違反經濟法則。」[13]
  • 2019年4月13日 韓國瑜提出說做一個了不起的總統的條件,就是要讓「台灣安全,人民有錢」,柯P說: 這是廢話,問題是要怎麼辦到。[14]
  • 2019年4月30日 為什麼說自己是絕食戰法? 柯文哲:我跟你講,食物太多,蒼蠅蟑螂老鼠都會來,後來發現,這是選舉的經驗,錢不要募太多,蚊子蟑螂螞蟻什麼的都跑出來。記者問:是在講韓國瑜嗎?他募最多。柯:他用的不只那些看了就知道。[15]
  • 2019年5月4日 韓國瑜跳針自經區發大財 柯文哲:不知道就說不知道 [16]
  • 2019年5月29日 柯文哲批評韓國瑜打庶人大旗 柯文哲:他是政治世家 [17]
  • 2019年6月22日 現場有媒體記者:「您覺得熱氣球可以解決台北市的交通問題,韓國瑜以前曾提出這個,還向時任交通部長劉兆玄提過這個提案,你覺得他是浪漫還是務實?」柯文哲說:「熱氣球不是拿來當做公共運輸工具,那是好玩,拿來娛樂的,公共運輸重點是要算成本,一次上空中就要9000塊,一張票1500元,你要不要買?」媒體再追問:「這個提案,他還要跟劉兆玄說過,你覺得他是浪漫還是務實?」這讓柯文哲忍不住笑場,再看發問女記者一眼笑說,「我很用力的忍住」。[18]
  • 2019年6月26日 韓稱首長忙到肝硬化 柯文哲:通常是喝酒喝太多 [19]
  • 2019年7月6日 台南成功大學EMBA演講時,有人問及,關於市長若做一半就去中央任職或者參選總統,對台灣政治文化是否會造成什麼影響?柯文哲:「這就是我最猶豫的地方,而韓國瑜參選對市政影響最小,因為他什麼都沒有做,所以沒有什麼影響。」說完,全場笑聲。[20]
  • 2019年7月17日 韓市長他水準沒有很高,他讀的書只夠做北農董事長,當國家總統還差得遠。民進黨選舉技術強,一方面也是韓國瑜不耐打,他不像我們清白從政的,他農舍什麼的太多。如果兩人一對一對打,選舉會打得很慘烈。
  • 2019年7月19日 南部下起豪大雨,導致高雄市多處傳出災情,雖然高雄市長韓國瑜在事前頻頻對外宣稱自己已經做好清淤工作,面對大雨來襲有信心,但實際情況似乎不是如此。但台北市長柯文哲20日在臉書表示,清淤只是例行公事,沒有真正解決問題。整個城市的防洪設計思維要改變,才能應付極端氣候的挑戰。[21]
  • 2019年7月24日 記者:那你為什麼會說韓國瑜庶民是裝的? 柯P:他本來就不是庶民。記者:他們都喊庶民總統。柯P:阿這就是口號
  • 2019年7月24日 韓國瑜爬上樹視察登革熱並稱「樹洞有積水,會長蚊子」 柯:「自然就好」「有些事情其實不要做啦!」
  • 2019年8月2日 柯文哲專訪,被問及如果韓國瑜當總統會如何?對話內容:
徐嶔煌:那所以根據他過去的記錄,你如果預測他未來當總統會怎樣的話。
柯文哲:哈,完全不敢預測啊,哈!內心非常的恐懼,呵!
徐嶔煌:你都用恐懼了,哈,市長恐懼這懼這個字是正面的字眼嗎?
柯文哲:沒有啦,那改憂慮好了,哈,內心非常的憂慮。惶恐,這有比較不負面嗎?哈! 好啦,你有想到更好的字嗎?哈,不然你自己加一個。
徐嶔煌:沒有,市長你已經用了感到這個恐懼,憂慮,惶恐,在形容韓國瑜如果當總統的樣子跟想像。
柯文哲:不知所措,哈!不然你講一個正面的給我聽對不對。不然講個給我,發大財。
徐嶔煌:哈哈 市長你自己相信會發大財嗎?

評論王金平[编辑]

  • 2019-8-16 不是,是這樣,他們在開玩笑說:啊你們一隻獅子,一隻老虎,那王金平是什麼?我想了老半天,我對王金平的印象是這樣:他是台灣現代史的活字典。他說:近代四十年,而且他個子小小的,(記者:像狐狸)。沒有啦,他個子小小的,問題我們奇怪,這個人怎麼會 對整個台灣的現代史,幾乎,我每次遇到他都說:欸!你趕快寫那個口述歷史回憶錄,他幾乎就是整個台灣歷史的,他幾乎每一個細節他都知道,這實在是厲害活字典。
  • 2019-8-24 我跟王院長,其實大部分見面都是那一種公開場合,一兩次私底下,我有去聽他講故事。欸!他實在是中華民國近代史的活字典,我聽他講那個太陽花的故事,實在是很精彩。其實找個時間,還是可以談一談。

評論中國共產黨[编辑]

(註:中國大陸目前為一黨專政,北京政府即中共政府)

  • 限制陸客來台決策顯示大陸官方「色厲內荏」,擔心對岸人民看到台灣的民主自由後會動搖。 (「色」指臉色、外貌;「厲」是嚴厲;「內」指內心;「荏」是柔弱。「色厲內荏」的意思是:外貌嚴厲而內心軟弱;可用來形容一個人外貌雖剛強威嚴。其實內心十分懦弱膽小。)
  • 柯劉會柯文哲臉書開直播,還在劉結一面前脫口說了曾被中共官方列為禁語的「習大大」,創下先例!
  • 柯文哲臉書開直播,還在劉結一面前脫口說了曾被中共官方列為禁語「習大大」[22]
  • 中國文化不如越南 [23] [24]
  • 評李明哲案 柯文哲:中國沒人權觀念很糟糕![25]
  • 阻綠二都參加研討會 柯: 中國不聰明 [26]
  • 〖85度C事件〗批北京政府不智 柯文哲:中國放任民族主義擴張「蠻危險的」[27]
  • 東亞青運主辦被拔, 柯: 中國政府不智[28]
  • 九二沒有共識
  • 當然不會接受九二共識 [29]
  • 與中國簽和平協議?柯文哲表態:國家沒實力簽甚麼都沒用 [30]
  • 老實講吼, 美國還是軍事強國, 那個中國跟它打喔, 不會贏的啦, 只是他們可能不知道
  • 比喻武統人士為細菌 : 小英下令拒宣揚武統人士入境?柯P:抵抗力好不怕一兩隻細菌[31]
  • 一國兩制若像香港柯P:台灣人一看就跑掉了 ... 大陸對一國兩制有新的說詞,否則「to see is to believe」,看到香港那樣子,就一定是說「趕快逃喔」[32]
  • 基層里長成統戰工具柯文哲:誰統誰還不知道 [33]
  • 政治上我是台灣人,文化上我是中華文化圈的,不會否認這點,我比較覺得我是台灣人(指政治上)也是中國人(指文化上),中國書讀得很多,論語背得很熟,用的也是中文,要怎麼否認。」
  • 2019年1月18日,柯文哲面對電視台專訪時談到台灣與美國、中國間的緊張局勢,柯文哲回應說
「馬英九時代的兩岸關係很好做,因為當時有反恐戰爭,美國有求於中國,因此對台灣的態度是「別惹事就好」,底線則是台灣「不要變成中共的軍事基地」;
中國的底線是台灣不可以實質搞獨立就好;台灣的底線則是,不要被中國實質統治,台灣要民主自由、更不希望引起戰爭。」;
「不是只有不惹事就好,現在我(指美國)是你(指台灣)的老大,我現在跟對面(指中國)吵架,你要硬起來,你至少要表態一下。」;
「中國以前只要台灣不搞台獨,現在還要求表態統一」
「以前只要沒有被中國統治就好,隨便你,現在你講兩岸一家親就被K」;
「中國可以不仁,但是台灣不可以不智,所以老實講,妳講這個都對,但操作很困難。」。
  • 隔壁住神經病要跟他吵?(指中國是個神經病鄰居)

評論民進黨[编辑]

  • 面對民進黨黨段宜康用「一隻眼睛的鹿」的比喻:
    • 2019年1月21日,柯文哲用他語氣不耐的口氣直言:「算了,不想批評他們,不要再喊獨立,又在中國做生意,我最討厭這種人。」
  • 2019年8月11日 大家要去募選舉經費,指的「攤錢」是分攤的攤,他們聽成「貪汙」的貪,「這種玻璃心實在是…」。選舉到了,大的樁腳有負責募款額度,這行之有年,又不是現在才有的,不要玻璃心一大堆。
  • 2019年8月14日 所以老實講,有時候政治其實很簡單,是非對錯你都曉得嘛。所以我在第一任當市長,我還債還530億,但這也被很多政治前輩嘲笑,欸~人家做政治人物齁,借錢都來不及了,還在還債?他說咱這槌仔,哪會還在還債?後來人家說:你怎麼當市長四年你可以還530億,還那麼多錢?因為全台灣幾乎每個縣市都負債,我說三個原則呀:對的事情做,不對的事情不要做,認真做。講完了。就這麼簡單。高雄欠債三千億怎麼來的?啊這個就是對的事情沒有做,不對的事情一直做,啊然後又懶惰!
面對新潮流[编辑]
  • 其實我跟你講,高雄那件事情比較誠實的講就是說,重點不是負債三千億,重點是負債三千億的情形下,為什麼下一場雨,會地面上五千個洞,連卡車都待住,卡住?這才是問題啦~
  • 新潮流做每個動作都有它的意義,我們現在還不曉得他最近想要幹什麼!回去再解讀一下,再研究一下!

評論時代力量[编辑]

  • 「不會啦!林昶佐跟我很好,你們應該曉得,他主要是這樣啦!我跟他談過好幾次,他們自己整個時代力量政策搖擺不定,裡面有各種想法,包括大綠小綠到底他們要怎麼做? 」
  • 「我想他公開講那個鬼打牆,那個就是他的心聲,他覺得整個時代力量內部的政策在鬼打牆。」(鬼打牆三字出自林昶佐)
  • 「快了,黃國昌再不幹,他們黨團就要解散了,不是啊! 他要滿3個才可以組黨團,現在一路去掉,這樣剛好3個,只要再1個退出,他們就解散了」
  •  2019-8-16 記者:市長,你的政黨支持度,目前是已經比時代力量還要高,是已經到了第三名。柯P:時代力量這一陣子,哇!這樣退黨。所以我覺得。哇!怎麼變成這樣?不過這樣啦!這個,成住壞空你知道,本來就有生老病死,意思就是說,每一個企業都會。不過這樣啦!它只是最近比較亂啦!但是一樣嘛!有時候也是突然就復興起來,什麼都有可能。所以,每一個團體總是會遇到困難。不過老實講,他們一下子。怎麼連黨主席都跑掉了?現在黨主席要換誰,都不曉得。

關於香港[编辑]

  • 北京政府在處理香港問題的時候,真的要冷靜一點,還那是句話,你們有時候會嘲笑台灣民粹,但是至少台灣在30年前民主改革,還是社會成本最低的。
  • 那台灣也喜歡目前這樣的生活,雖然我們內部吵吵鬧鬧,但是我跟你講,民主自由還是台灣的最核心價值。
  • 我倒覺得他(指北京當局)最近這種限制自由行,當然有時候他是說經濟封鎖,一個成語叫色厲內荏,你也是沒有自信,怕大陸的老百姓到台灣來,看到台灣的民主自由會動搖。我後來發現香港每年到台灣旅遊的人數很多,搞不好他們現在就說都是因為香港人到台灣旅遊太多,都被台灣人汙染才變這樣。
  • 還是那句話,經濟的發展跟政治的發展,不可能長期存在這麼大的落差,很多東西要靜下心來,讀一讀歷史,書讀一讀再想一想,台灣30年民主改革還是給大陸很重要的參考。
  • 2019-8-24 齁!你也不要害我,沒有啦!我是這樣啦,這個要嚴肅一點。
  • 香港問題喔,我覺得對北京政府,真的要很嚴肅考慮這個問題。不要一直說,什麼這是CIA在搞的啦,什麼港獨台獨合流啦!
  • 我跟你講喔,如果不是有民怨,不會有,不會單單為了一條法令條文,100萬人上街頭啦!還是要面對事實,這表示民怨是很深的。
  • 那你,97到現在才二十二年,為什麼讓香港的民怨這麼深 這是要去思考的。
  • 那,我覺得啦,台灣,我昨天才遇到明居正老師,我在想說,其實台灣過去三十年的,民主發展的經驗,還是可以給大陸參考一下。
  • 就是說,這個喔,香港是這樣啦!你不鎮壓,他就一直出現嘛,啊你一鎮壓,鎮壓就變六四了。
  • 所以應該是說,能不能從釜底抽薪,去解決香港人民的那一種不滿,這才是要去處理的,當然。
  • 我跟你講,鐵窗要做好啊 鐵門要做好啊!還有這個,跟警察局的聯繫要裝好。還有一點,家裡,該準備的,有時候。
  • 所以是這樣啦!防備要做好,這也是我的態度。
  • 所以老實講,強大的台灣,其實還是,其實台灣如果太weak(弱),我覺得北京在處理香港,會更沒有顧忌。
  • 如果是民主國家,那當然他有一個,會有一個主流民意在處理。
  • 那在一種比較極權的國家,常常就取決一人的一念之間。
  • 所以有時候是這樣,還是,我覺得北京政府,還要好好思考,我是覺得六四那樣子。
  • 如果可以跟習近平講話,我應該這樣,當年六四,在過程當中為什麼會做出那個決定,啊那個決定好不好。
  • 如果重來一遍,六四應該怎麼處理,把那個故事再,複習一遍,我們英文叫review。
  • 然後再想想看,如果要處理香港,如何可以不要重蹈六四的悲劇,然後有沒有一個比較好的處理方式。
  • 所以我每次說喔!為什麼要讀歷史,讀歷史,我們常常在譏笑說什麼讀歷史沒有用,重蹈覆徹。
  • 不過是這樣,我個人啦!我常常讀歷史,然後在思考說,如果可以重來一遍的話 我們要怎樣做比較好。這是一個,很好的一種,自我反省的功夫。

反送中[编辑]

  • 2019年8月23日
  • 陳雅琳問:你不支持反送中?
  • 柯:不是(柯文哲表達支持,但是...),我們就算支持,但是我們不用在言語上去講一大堆。我們知道我們要什麼,台灣要的是什麼。
  • 這個…為什麼會這樣,不是,就算我們支持,但是我們不用在言語上去講一大堆,我們知道我們要什麼,台灣要的是什麼,香港我看是麻煩了,因為我看大陸已經打算用上海跟深圳來取代香港。
  • 所以我看一國兩制,很快會一國一制,問題是在這個時候台灣怎麼辦?都在想說亞洲金融中心能不能搬來台灣,所以我倒覺得是這樣,就是說應該這樣講,如果假設你隔壁住了一個神經病的,每天在大吼大叫說「你家的財產都是他的」,那你是你跑去他家門口跟他對嗆說「明明這個產權都是我的,你在講什麼東西」,再去跟他打一團,還是你鐵窗鐵門該裝的裝好,你還是自己做你的事。
  • 所以我是這樣,我是一個很務實的,當然不是叫很務實的政客,我非常清楚台灣要什麼,我們要準備什麼,但是我從來不太喜歡去…言語去做一些,所以老實講我平常會亂講話,除了兩岸議題從來都照稿念。
  • 陳:那你對反送中,你要表達的態度是?
  • 柯:北京政府要聰明一點…它是其實我跟你講,但是我看它已經很慘了為什麼,它做不做都不對,它不管就是繼續亂下去,它一管就變六四了,所以老實講我覺得,如果是我,我給它一個衷心的建議,就是學習蔣經國的方式,要slow release,就是說慢慢放…
  • 陳:可是習近平都已經變皇帝了,你還期待他可以像蔣經國。
  • 柯:沒有,這個叫什麼,習近平不是把他的任期取消嗎?我心裡面就在笑,兩千年前秦始皇不是做過了嗎?意思就是說人不要以為自己會長生不老,拜託,我跟你講,我們這種當醫生的都很清楚,不要以為自己會長生不老。
  • 陳:對所以嘛,就是他現在的情況,他把自己都搞成皇帝了,你還期待他可以慢慢的有一點民主的開放?
  • 柯:但是我覺得是這樣,我每次說留下一個民主自由的台灣,可以給中國很多的啟示,我跟你講,蔣經國當然,其實人家也在想台灣30年的民主轉型,蔣經國還是有他的功勞,不然我們也沒有像韓國民主轉型付出那麼大的代價,所以還是有他的功勞在,所以老實講我倒覺得台灣30年的民主經驗是可以作為大陸的參考、很重要的參考。

禁蒙面法[编辑]

  • 【人民有權蒙面,政府不能蒙眼】
  • 今晚,港府正式發布《禁蒙面法》,此時此刻,港民不啻是蒙上一層窒息面紗。
  • 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是台灣民眾黨推崇的普世價值。捍衛價值,守護人權是我們堅定不移的立場。面對香港政府提出禁蒙面法,台灣民眾黨嚴正呼籲香港政府,要慎重思考如何面對香港民眾的訴求。
  • 當今香港的政治局面並不是單一事件所引起的,而是積重難返的民怨所造成。《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讓港民在經濟壓力造成的苦悶生活中,找到了政治上的宣洩出口。過去四個月,香港政府未能審慎評估民意,再加上不當的執法手段,不僅引發更激烈的警民對抗,亦將「流水式集會」匯集成一股無法抵擋的「洪水」。
  • 台灣經過數次政權的和平轉移,在制度面、社會面都蛻變成東亞最自由、民主的國家,成為全世界所認可的民主教科書,台灣三十年來民主轉型的過程是一個成功的故事,可以給北京政府與香港當局作為借鏡。
  • 台灣民眾黨再次呼籲港府務必加強溝通,針對港民訴求提出回應,而非試圖以無意義的教條扼殺民意。同時我們也要求台灣執政團隊要有實質作為來妥善因應香港情勢,切勿以個人或是黨派的選舉利益為優先考量,過多的政治操作或將香港推向更危險的深淵。
  • 前路崎嶇夜漫長,輾轉反側心繫香港,我們不會忘記屬於台灣人的使命,我們祝福明日的香港,我們始終期盼,在這自由之境,是沒有畏懼的臉龐。平安,香港。

關於經濟[编辑]

  • 八年內超越新加坡
  • 「平均工資5萬,開什麼玩笑?」評論時任行政院長賴清德
  • 國家安全跟經濟兩個都重要
  • 「西區上升,一定是東區掉下去。」
  • 「政治上要先給後拿,不可以先拿後給」
  • 「如果不成長,那就挖東牆補西牆,一個地方變好,另一個地方一定變差。」
  • 台灣2018年國際貿易,最大的敗筆,就是沒有參與日本推動的CPTPP「謝長廷大使在日本,一定知道台灣在整個國際局勢」
  • 今年,我走過很多國家。我看見美國成功運用公私協力的機制,讓颶風災區在短時間內重建完成;我看見日本的磯子火力發電廠,用嚴謹的SOP,把碳排放與污染降到最低,「不是煤炭乾淨不乾淨的問題,是人乾淨不乾淨的問題」;我看見中國大陸,只花三年時間,就建好東海大橋和洋山港自動化碼頭。
  • 這些案例,都讓我感慨台灣真的空轉太久了,第三航廈一再流標,只是一個例子,許多重大建設甚至因為政治力的介入而延宕,這不是一個正常國家應該有的現象。
  • 「創新是台灣唯一的出路」
  • 「臺灣沒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創新是唯一的出路」我參觀臺灣第一家虛擬貨幣的實體門市MaiCoin集團,因為區塊鏈的具有不可竄改性,未來可作為募款、財務紀錄的工具。區塊鏈、AI、5G 新興技術一定會改變未來社會,只有你的想像力會限制你。

關於歷史事件[编辑]

八二三砲戰[编辑]

  • 八二三砲戰 61周年,該炮戰是確保臺海和平及 臺灣繁榮發展的重要戰役,我的親伯父也曾與役,在此向所有八二三戰役的戰友及眷屬們致意。我們有不同的過去,但有共同的現在,應該要思考如何走向共同的未來。感謝大家共襄盛舉!

關於醫學醫療保健[编辑]

  • 【生死都要顧到,病人救不起來,就要救家屬】,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安家屬的心。
  • 臺灣的政治太多選票考量,大家常常為了藍綠統獨爭論,反而忘了最需要關注的議題。像是居家醫療。
  • 我每半年都會去社區訪視居家醫療的實行狀況,很多事情,你如果沒有親自走一遭,根本難以體會。
  • 比方說有些病人走不到醫院,因為行動不便、樓梯太陡,他真的走不到醫院。很多老人因病久居在房間內,兒女都失聯。如果你只待在醫院,看不到這些人背後的困境,你根本不知道問題所在。
  • 政府應該要提供人民需要的東西,而不是提供我們可以提供的東西。高齡化社會之下,「貧病交加」是一個問題,用現代醫療體制很難解決,唯獨我們走出白色巨塔,用居家醫療介入,才能讓他們獲得妥適照顧。
  • 當年大家都認為我們的居家醫療服務3天就會收起來,不知不覺,我跟聯合醫院黃勝堅總院長已經做了4年。未來,我們還是會堅持腳步,持續為居家醫療而努力。
  • 高齡化社會,需要完整且長期的軟硬體建設,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 這幾年台北市在長照服務,從過去的被動提供變成「主動關懷」。我們讓聯合醫院轉型成為真正的社區醫院,走入鄰里和巷弄,推動居家醫療,讓很多失能、行動不方便的長者也能看病。
  • 除了醫療之外,我們也要給長者一個更乾淨的生活環境。
  • 環保局從2019年開始,只要是符合「獨居」、「行動不便」以及「65歲以上」三項條件的長者,就會派員每週到府提供收運垃圾服務。

登革熱[编辑]

  • 這個剛剛衛生局有進來報告,新興傳染病一定會出現,為什麼?因為像登革熱他潛伏期3~14天。他比方說去泰國旅遊,泰國叮了坐飛機回來根本都還正常。
  • 所以也就是說,台北作為270萬人口的城市,什麼依波拉,登革熱,奇奇怪怪想都沒想到的傳染病會不會出現,答案是:會,會出現!
  • 重點是這樣,當他出現的時候,我們可以迅速把他撲滅掉。
  • 所以事實上從昨天整個台北市政府都有在作業,包括病人的隔離,社區的消毒這沒問題。
  • 事實上,瘟疫會破口是什麼情形,他一個個出現對我們來講,對台北市政府來講都小事,是那種同時有100個我們系統才會垮掉。
  • 所以要跟各為市民講,新興傳染病在台北市會不會出現。答案是會,一定會,因為這個世界交通實在太發達,24小時內就從非洲跑到台灣進來,他帶病進來我們完全沒有辦法。
  • 但是,有出現的時候,用目前的防疫系統可以應付,通常一個一個出現都不會有問題,我們都有在監控。

關於案件[编辑]

關於遠雄大巨蛋案[编辑]

  • 第一天只是把對方逼上談判桌,取得比賽權,不是結束,生意人的既得利益,像敲開老虎嘴巴,要把肉拿出來沒那麼容易,目前比賽開始、不是結束
  • 大巨蛋一直卡在公安問題,因為限高六十公尺,主建物需下降十公尺,最終影響人員疏散問題。

關於社子島禁建案[编辑]

  • 這國家已經不需要指出問題、也不需要發現問題的人,只需要解決問題的人,像社子島禁建 40 幾年,如果不是像他這種個性的人,一定要把社子島解決掉,不可能一個地方禁建四十九年,明明就住一萬多人,怎麼禁建四十九年?睜眼說瞎話,要解決的啦!

關於雙子星投資案[编辑]

  • 投審會以沒有客觀標準的「國家安全」當理由駁回申請,會造成外國公司投資台灣的不確定性;至於下一步,要視原得標公司的反應再決定。「在得標後經過5個月的審查,今天投審會並不是以他們是中資公司為理由駁回申請,而是改用另外一條法令,外國人投資條例,以違反國家安全為理由駁回申請。」當時也提出一個疑惑,同一家公司投資民進黨中常委經營的陽信銀行,沒有國家安全疑慮,「當然他們(民進黨)有他們的說明。」
  • 雙子星案遭到中央政府卡關,估計營業額每月20億新台幣,並且對台北市來說,商業營業100億就不見了
  • 「所以5個月我已經損失5億房租」

評論2017臺北世大運[编辑]

  • 2018年8月29日,獨派人士質疑,世大運到底誰下令沒收台灣旗?柯文哲則臉色鐵青,最後柯不滿嗆聲說世大運閉幕時場內是國安局管的,關我屁事!去問蔡英文啦!(事後證明為國安局所為)
  • 2019年7月13日,女記者問:市長世大運有抗議民眾拿TAIWAN旗幟,當時被憲兵的特勤拿走,那現在國安局被判賠10萬元,你怎麼看這件事情?柯文哲:這當時那個,不是所有媒體抹紅我嗎?每天拿那個案件在抹紅我,現在怎麼樣?就是這樣嘛,所以我不是只有反紅媒,我也反綠媒呀,你再去問彭文正,他要不要出來道歉?
  • 2019年7月13日,柯文哲:世大運閉幕典禮的黑衣人事件,在兩年後,昨天終於告一段落。當年世大運幕後的談判過程,我們承擔了非常大的壓力,有時候不得不在模糊地帶遊走,也不見得讓大家都滿意。但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台灣走出去,世界走進來,讓世界看見台灣。」不管如何,世大運必須成功舉辦,這是我們當時唯一的目標。我們的運動員也相當爭氣,拿下90面獎牌,創下空前絕後的成績,讓台灣在世界上揚眉吐氣。那一次,台灣人全部團結在一起,有社會療癒效果。不管當時怎麼被抹黑、抹紅,只要想著台灣的整體利益和人民的最大福祉,都沒有改變我一向堅持的務實態度,處理我們每天面對的問題。
  • 2019年7月15日,柯文哲:我實在忍不住在臉書上寫了一篇,那個世大運閉幕黑衣人事件,當時你們綠色媒體名嘴整整花了一個月,每天抹黑造謠,講的人不曉得那個憲兵是我指揮的嗎?國安局是我指揮的嗎?那根本就是你們幹的,然後被栽贓一個月,然後整個這樣子抹紅你知道,所以我的態度還是一樣,我反紅媒我也反綠媒呀,然後我很討厭大家在利用這種中美對抗的局勢之下,在謀求個人跟政黨的利益!我非常討厭!我自己為什麼要花半年的時間美日中親自這樣走一趟?其實坦白講,在這個局面下,還是那句話,我們可以跟三方和平交往、可以被信任、可以合作,但有時候我們沒有辦法讓每一方都滿意,這也不可能,但我不認為我們這種只押一邊的,你知道,講明白點,這是在謀求個人政治利益而已啊,個人政治利益、派系利益、黨的利益,哪裡是台灣的整體利益?
  • 2019年7月16日,世大運祕辛:
  • 為了讓蔡英文以「總統」身份上台,柯曾赴總統府與蔡見面,詢問若與中國大陸談判,政府有誰可以幫忙?有問題要問誰?當下蔡回應:「你有事去找(時任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但「從那一天開始,我再也沒有見過吳釗燮。」所謂「再也沒有見過吳釗燮」是約不到人?柯文哲:「他就躲起來了啊!」
  • 對於民進黨陣營極力「抹紅」一事,柯文哲強調,「我們還是站在美國這一邊,也沒有丟掉主權啊。」對於媒體詢問,台灣人似乎又要主權,又要賺錢?他也說,主權與賺錢並不衝突可以兼顧,實質主權還是有,「但你也不要指著它(指中國)的鼻子罵」
  • 民進黨不管如何抹紅柯文哲,「2017年,妳是用總統身份上台的。」語到激動處,柯文哲一度哽咽,沈默數秒,才繼續講話。
  • 柯文哲:世大運時真的很困難,中方都已經讓步了,開幕不來、閉幕不來、團體賽不來,「他(指中國)已經讓步了,你還想怎麼樣?」、「你真的要讓台獨旗全部進場?」當時就講好,青天白日旗(指中華民國國旗)可以,台獨旗幟不可以。柯文哲甚至向中方表達,「台獨旗我說會盡量壓到5%(以下)就好了,超過5%算我的。」這都是談判出來的耶。
  • 獨派是否諒解?柯文哲說,「哪有諒解,每天照三餐罵。」當年里約奧運,穿青天白日國旗就會被趕出去,但他還讓國旗進場,更拜託說,如果影片拍攝到中國大陸,「自己就處理一下,不要po回去。」
  • 柯文哲感嘆,這就是政治現實;他並反問,有可能在台灣開幕的畫面,在中國大陸照播嗎?「青天白日旗他們都已經要抓狂了,你還要台獨旗全部進場」;
  • 柯更數度以台語反嗆民進黨、獨派,「你如果比較厲害,那你來處理,東亞青運辦給我看」,但東亞青運連辦都沒有辦就「Cancel(取消)」了!
  • 提到談判幕後時,柯文哲說,當時世大運主席奧雷格·麥斯汀是俄國人,還在中國留學,「擺明了就是對方的人」,他當時「睜眼說瞎話」、頻頻說抱歉,指台灣人民分不清楚奧運會旗、國旗,而奧雷格・麥斯汀則丟了一句「你有辦法說服對方(指中國),我就不講話」,否則「一開始連青天白日旗都不准進場的。」
  • 談到世大運舉辦過程,柯文哲是滿腹委屈,直嘆「台灣就是困難」,「不然你比較厲害,那你來處理」;他也怨嘆道,「世大運真的很氣」,「你們(指民進黨)全部躲起來,我們去處理」,「妳(指蔡英文)是以總統身份上台開幕的欸。」[7]
  • 2019年8月12日 2017世大運,難道你要在台灣喊那些口號,結局就是台中的東亞青運。坦白講那時候,世大運可以平安辦完,蔡英文用中華民國總統身份上去,幕後一定我們要有一些妥協,讓它可以smooth(平順)辦完,但如果我們當時講兩岸一家親,世大運辦完就開始翻臉不認人,就開始講說Over my dead body,啊這個完全沒有政治誠信,所以有時候真的咬緊牙關,啊講了就講了,認了,有時候底線就在那裡,你也不能說為了辦世大運,說兩岸一家親,然後辦完說兩岸不是一家人。(足以證明,柯文哲兩岸一家親內容涵意與陳水扁的兩岸一家人並無差別)

關於個人修養[编辑]

自我評價[编辑]

  • 2014年8月9日,計劃參選臺北市市長選舉的柯文哲在當天首度發表自己的紙本文宣,柯稱「這場選戰中,國民黨和民進黨犯了最大的錯誤,就是忘記柯文哲會進步;我是全台灣最聰明、最認真、最用功的人,不斷學習進步。」[8]
  • 2019-8-16 記者:郭台銘覺得你跟他所認識那一些國民黨不一樣。柯:我本來就跟它不一樣啊,我跟你講喔,我還是過我的生活,我覺得每天就是這樣,對的事情做,不對的事情不要做,認真做,這樣就好了。我很不喜歡過去那一種,啊捏好像在分贓。其實老實講喔!我後來想一想,你去污那麼多錢幹什麼?你也花不了!所以,過簡單的生活就好!

宗教/生死/哲學/人生[编辑]

  • 一切都會過去,包括快樂和痛苦,人生只是一次經歷的機會。
  • 一個人過度看重生命的結果,只會在有生之年過度黏著名利,忘記活在當下的珍貴。
  • 認真的過每一天;可以的話,就快樂的過每一天;如果不行的話,就假裝快樂的過每一天。
  • 柯文哲:死亡不是人生的目的,而是在過程中尋找意義。
  • 最困难的不是面对挫折打击,最困难的是面对各种挫折打击,却没有失去对人世之热情。[9]
  • 孔子最大的貢獻就是人本主義,很注重此生此世,但是缺點就是逃避死亡,台灣的醫生常被說無法面對死亡,但事實上中華文化就是逃避死亡的問題。
  • 2015年3月13日,台大文學院舉辦「台大哲學桂冠獎」,邀請台北市長柯文哲到場進行主題演講。
  • 宗教的目的,在於試圖解決人對生死的疑惑。
  • 園丁無法改變春夏秋冬,園丁只是讓花在春夏秋冬的過程中開的好看一點;醫生無法改變生老病死,醫生只是讓人在生老病死的過程中活得好看一點。醫生就是生命花園的園丁。
  • 當醫生的目的?解除人類的痛苦(身體的,心理的)。
  • 德雷莎修女的啟發:上帝派天使來接我回家。(讓將死之人的內心懷著平安喜樂而非怨恨。)
  • 人生的結局只有兩種:「插管」和「沒有插管」。
  • Q:人生是甚麼?A:追求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這個問題的答案。
  • 死亡不應是人生的目的!所以人生只是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尋找生命的意義。
  • 在一次3人筵席花了2萬6之後,隔天早上上廁所,看著那一坨大便,忽然大徹大悟:人生的榮華富貴,不過就是「一坨大便」而已。
  • 唯有面對「死亡」,始能明白「生」之意義。
  • 轉述李登輝的話論語說:「未知生,焉知死?」那不對!是「未知死,焉知生?」當你可以凝視死亡的時候,才可以轉過頭來看「人生是甚麼」。
  • 台灣社會最大的問題,就是「對的事情沒有辦法做,錯的事情每天在做。」
  • 轉述李登輝的話人活在世界上,每天都在跟人家做交換;甚麼是你不願意拿去做交換的,那個就叫做「核心價值」。做為一個人,甚麼是他的「核心價值」?你的生命觀、價值觀、哲學觀。人若沒有「核心價值」,請問與阿米巴(原蟲)又有甚麼不一樣?只是比較大隻而已。
  • 轉述李登輝的話人如果能夠自己修練,那很好;但如果沒有那麼勤勞的話,把靈魂交給上帝,由上帝幫你代管,至少不會做壞事。
  • 最困難的不是面對挫折打擊;最困難的是面對各種挫折打擊,卻沒有失去對人世的熱情。除此之外,柯P也留給我們幾個問題去思考:怎樣才算是活著?
  • 我們要留下一個甚麼樣的台灣給下一代
  • 如果不能改變台灣人的思想和文化 社會運動不會成功
  • 「猴子不是爬到樹上才屁股紅,是爬到樹上才被看到屁股紅」
  • 每個人必須要這樣時時警惕自己,時時思考這個問題:「你的人生是要幹什麼?你的存在是讓這個世界更好還是更壞?」
  • 記得一個概念:「a 的 n 次方」。當 n極大時,a 小於 1 的時候其值趨於零;a 大於1 的時候則逼近無限大。你願意付出多於你從社會擷取的,這個社會就變得更好。反之人人都想要比付出的拿得更多,這個社會就會毀滅。
  • 一九五幾年的時候,盤尼西林才剛發明,且史懷哲能醫治的範圍不超過 20 公里,病人抬來大概也差不多了。史懷哲不能比德蕾莎多做多少事;他所做的,不過就是在黑暗大陸點一盞燈而已。但這也足夠了。
  • 人生要不斷放下,學會收放自如…….我的人生觀,就是⌈悲觀進取⌋,其實不管怎麼爭,人最後都會死掉。
  • 所謂⌈寄浮游於天地,秒蒼海之一栗⌋,人生不過數十寒暑,相對於地球45億年的歷史,實在微不足道。
  • 很多我們現在覺得不得了的事情,幾年後回頭一看,雲淡風輕都不足到了….
  • 人生是單行道,沒有辦法回頭,所以沒有甚麼好後悔的,做自己,接受自己,對自己有合理的期望,這樣就好了。
  • 生氣的時候不要做結論,生氣的時候不要下命令;還有,不要那麼容易生氣!
  • 世間的榮華富貴,不過就是一坨大便。

對錯[编辑]

  • 考卷改完後發下來,我們只會看「錯」的地方,不會看「對」的地方。
  • 人活在世上,也是一場上天發考卷的考試,結果出來時,請一樣只看錯的地方就可以了,
  • 不必在看對的地方。因為改正錯誤後,下一次再考,才不會錯的地方再錯一次。
  • 人生不是決定要做什麼,而是決定不要做什麼。
  • 什麼是對的,比較難講;什麼是錯的,比較明確。

抉擇[编辑]

  • 「阿珠與阿花」:一人有阿珠、阿花兩個女朋友,阿珠人美,但是出身黑道家族,娶進門,恐怕會很麻煩。阿花剛好相反,家裡有錢、背景硬、黨政關係也好,娶了可以少奮鬥20年,但是,阿花是標準「3心牌」:看了噁心,想了傷心,留在家裡放心。那麼「阿珠、阿花,到底該選誰呢?」柯文哲:有沒有第三個人可以選?
  • 面臨困難的抉擇時,永遠要問:有沒有其他的辦法?
  • 我不會選擇對我最有利的路,而是選擇對的那條路。

做事[编辑]

  • 任何一件事,你只要做到做好都很難。
  • 如果每一件事情都要確定做到才去做,那也沒幾件事可以做了。

正向的循環[编辑]

  • 《向日者》不只是許有勝的個人故事,同時也是這個社會的縮影,裡面有許多人性的掙扎,但有更多良善的正面力量。「向日者」這個概念,就像是台北市政府推動的「#北極星反毒計畫」我相信透過這些正向的循環,台灣一定會逐步成為一個文明的國家。
  • 「壞人常常不了解好人為什麼要做好事,壞人總是想說:這些人一定在權力分配,在資源分配,他不會想到人家是有不同的思維,所以有時候很難跟他們溝通。」

機率[编辑]

  • 生活中、政治上,有時候會遇到一些「怪怪的」事情。當怪怪的事發生時,我們要判斷是運氣不好,碰到一個機率很低的局面,還是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 因為世間萬物大多是「常態分佈」,比較極端的現象通常機率很低。所以遇到這種機率很低的局面時,就要考慮有可能根本不屬於這個常態分佈。
  • 不是遇到機率太低的情形,而是機制根本不同。
  • 每次遇到意外,只有理智的進行根本原因分析,才能知道真的是遇到機率低的個案,還是根本不是我們想的情形。

學問/學習[编辑]

  • 這幾年我的智慧慢慢達到一個顛峰,很多事情動腦想一想就可以想出道理。我們要多思考,然後要多念書,但也不要唸太多,像 Harrison 唸兩遍就可以了。很多事情國外大學生認為是 common sense,台灣學生卻答不出來,素質就有差。
  • 學問的境界,分成四種:「一開始叫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後來知道自己不知道,後來知道自己知道,最高境界是不知道自己知道。」
  • 2019-8-17 學習有三種:「一種是要自己去做,才知道啊這不行,這很笨;一種是看別人做,啊這不行;還有一種是用頭腦想一想,就知道這不行。」

快樂的秘訣[编辑]

  • 「每天可以睡飽就好了」,希望每天至少可以睡6個半小時,認真過每一天,如果可以,希望快樂過每一天,如果不行,也要假裝快樂過每一天。[4]
  • 只要你認為快樂就會快樂,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4]

信守承諾[编辑]

  • 人家說輕諾則寡信,所以,對我來講,我很不喜歡那一種,跟人家去講什麼條約什麼。所以,一旦能夠做的到,才去跟人家講,這英文叫keep promise

道德危機[编辑]

  • 臺大醫院最大的危機是道德危機
  • 所謂的道德危機,其一是外在的:連勝文槍擊事件,彼此的陰謀論懷疑可以勝過一整間官方的、國家級的百年老店在社會大眾心底建立的公信力。我們的社會很糟,沒有互信。
  • 其二是內在的:台大醫院必須改善的關鍵不只是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標準作業流程),因為SOP總有漏洞,大家的檢討都搞錯了方向。舉例來說,一百多年前中日兩國幾乎同時面臨洋槍洋砲叩關,中國採取「師夷之長技以制夷」,講求物質上的「船堅砲利就好」;日本派出去的人是學經濟、學教育制度,從國民根本素質改善起。然後甲午戰爭一比劃,中國慘敗,還落得割讓台灣。回歸根本,台大醫院面臨的不是 SOP 的「制度」問題,而是從人開始的道德危機。
  • 一百多年後,我們仍然在迷信 SOP、太強調 protocol。再多的 SOP,不能取代對工作的熱情與責任感;再多的 SOP 也不能取代對人的感情。當你講出「我做好 SOP 了,剩下的不干我的事」的時候,那後面就不用再講了啊!這次移植事件的 SOP 為什麼會有問題?誰會想到溝通完之後還要自己上電腦查詢?日常生活中,凡是重要的事情,別人一定會跟你加重語氣強調;難道你看到 HIV 陽性反應自己不會「嘰嘰叫」嗎?我的團隊都沒有這個問題,誰知道一需要跟別的單位溝通就出包。
  • 怎麼培養熱忱?我們需要典範。台大不需要更多的建築物,台大需要典範。看看梅約診所 (Mayo Clinic),想想為什麼它能成為世界最好的醫院?還有,為什麼它是?難道台大只靠 SOP 就想當世界一流的醫院?

要有理想 悲觀進取[编辑]

  • 2011-12-3
  • 這個世代的年輕人缺乏理想,建議你們,可以親身走訪黃花崗一趟。想想一百年前的那個晚上,中國最頂尖的知識份子,是帶著怎樣的信念出發?兩百多人拿著短槍就想攻進兩廣總督府?也許,他們是希望用自己、作為知識份子的死亡,來喚醒整個中國。
  • 因為沒有理想、沒有夢想,就什麼都可以妥協、什麼都可以交換。
  • 講到最後還是教育,現在的學生在這個環境下長大,會變成多好的醫師,我才不相信。
  • 台大最大的危機就是道德危機,因為你已經對它習以為常,不覺得它不道德了。
  • 有人問,醫師看過這麼多生死,怎麼還放不下名利?這個答案我到現在還想不通。

我們的爸爸只會死一次[编辑]

  • 2011-12-3
  • 現行制度下,教授自己的病人先開,開完才換副教授,然後輪到助理教授,根本不是以病人為中心的考量。
  • 對照我們的醫學教育一直在講「視病猶親」,這不是很好笑嗎?醫師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解決人類的痛苦,不是解決實現成就感的渴望。因為 VS(主治醫師)挑病人治療,當 CR(總醫師)在外科每週檢討會(檢討一些手術後併發症或死亡的個案)挑要報的 case,就是在考驗 CR 的政治智慧──小小 CR 怎麼敢挑大 P 的刀檢討啊?醫療疏失像瑞士乳酪理論,需要大家來補乳酪的破洞。為什麼補得無效?因為「大家就是用這樣的心態在粉飾太平嘛!」
  • 比一比技術高超的台大外科醫師和德蕾莎修女,德蕾莎做過什麼偉大的事?就是每天到街上把乞丐撿回家,為他料理傷口、陪伴餘生、裹屍、然後為他禱告。這樣可以拿諾貝爾獎,因為全世界沒有人做這樣的事!
  • 你去急診暫留區、走廊晃一晃,我們醫院把DNR(Do Not Resuscitate,放棄心肺復甦術急救)的病人都丟在那裡,然後說:「不干我的事啊,不用收住院。」任何一個瞬間,急診走廊都躺了 150 個病患;任何一個瞬間,樓上都有 200 張空床。
  • 後來急診室這樣的狀況受健保局關切,於是院長開會,我弄了一個 7D 病房,專門收留在急診沒人要治的病患,那裡躺著全台大醫院最爛的病人。
  • 黃勝堅老師的那本《生死謎藏》,我建議每個人都要拿來讀讀,尤其是裡面的那篇〈女兒跪〉:「當太平間人員把屍體從病房推出來,女兒跪在護理站前面向醫護人員磕頭致謝:『謝謝你們沒讓我的爸爸死在急診室的走廊上。』」我們的醫師訓練到最後,被訓練到忘記一件事情:我們的爸爸只會死一次。

回應網紅[编辑]

館長陳之漢[编辑]

2019-8-20

  • 問:你去上館長直播是為了不要讓你的支持率繼續流失?
  • 柯:館長直播我的態度是這樣,就是不要閃躲問題,我等一下回答你的問題,我的個性怎麼會閃躲?
  • 館長基本上是比較傾向我們,但是他也有很多疑慮對不對?
  • 所以我們要有能力去跟人家說明,說得過就說得過,說不過你也是要跟他說說不過,我們就是沒有辦法解釋清楚,我的態度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 所以上館長的節目對我來講蠻自然的,有時間就去,他有什麼疑問,他就明著問我就明著回答,看能不能解決。
  • 有時候十個疑問,我們也許只能解答七個 ,還是有三個沒辦法回答,那就算了啊!至少我們可以解釋的解釋!

2019-8-28 館長邀請柯文哲直播

館長:首先是苦苓要我提的,你最近一次跟蔡衍明見面是什麼時候?
柯:我跟你講,為了回答這一題,因為事先有題目,我還真的回去查了我的行程表,四月二十一號。
館:那你談了什麼?
柯:不是談什麼,就聽他講啊,反正他都在推銷他那一套,他就說台灣人就是中國人、為了台灣好要跟中國統一那一些的,就聽他講不然要怎麼辦?
館:所以你認為是、他上面有寫說是你認為是聊得很開心還是不歡而散?
柯:我跟你講,我們就聽他講就好了,他說他的、我們聽我們的,這樣就好了,我覺得是這樣啦,我的概念「超越藍綠不是消滅藍綠」,事實上藍綠都可以共存,第一點,他也是台北市重要的媒體大老闆,就聽他講就好了,就好像我們在當醫生,送到急診處來的民進黨國民黨的都有,我們也不會去問「阿你是民進黨的還是國民黨的?」,也不會說國民黨的就不打麻藥,所以對我來講,就聽他講就好了,就當作我是市長、他是市民,看你要說什麼,不過是這樣啦,有時候聽一聽,我在媒體上講過,我聽過林榮三講話、也聽過他講話,我也不會說他不愛台灣,只是他愛台灣的方法我們無法恭維,就這樣,就聽完就三條線而已,就這樣。
館:所以他愛台灣的方式就是要跟中國統一叫做愛台灣。
柯:他的理論你聽完了會覺得「阿算了算了」。
館:這個是觀眾提的,他說你常常說以台灣人民的利益為最大福祉,現階段對一些人親共,也大部分現在幫你貼上的是親共的,只舉親共之間跟你之前,那你的立場?
柯:說我親共,這個也是貼標籤,我很氣的就是這樣,我常常說,不然你舉個例子,我有做過什麼對不起台灣人的事嗎?我有實際上哪一點是做出對不起台灣的事嗎?我有時候對深綠幫我貼標籤很氣,後來那個黑衣人事件,最後國安局也被罰十萬塊,但是你要知道,2017年9月新聞報導每天打每天打、打一個月,一年後說抱歉弄錯了,拜託,其實我覺得那個太過分了,我一直對那件事情忿忿不平,所有的頻道、所有的時段一結束馬上打我,其實憲兵、國安局都不是台北市長可以指揮的,憲兵是國防部的、國安局是直屬總統府,那個黑衣人事件其實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還是栽贓我,每天報導打你,打了一年後,國安局被法院判賠十萬,大家就安靜了,也沒有人講話,我點名彭文正,他也不需要出來道歉,所以我很討厭打手就是這樣、很氣。

關於媒體[编辑]

  • 你還沒抽就一號了
  • 抽號碼牌,一定讓你們問到飽
  • 媒體已經不是自由業是製造業
  • 到底每天這消息從哪裡來我也不知道對不對
  • 反正製造業就是隨處隨地每天製造新聞,至少我沒有聽到任何跟這個有相關的訊息

中國時報旺中集團[编辑]

  • 余紀忠會痛哭流涕
  • 對阿但是我跟你講,我講過媒體作為社會第四權,有他的格調,對不對?不是大老闆在展現他權力的工具。
  • 2019-8-24 回應蔡衍明
  • 沒有啦,我跟你講,我們也沒有人說,說他不愛台灣,只是他愛台灣的方式,我聽起來就不敢恭維啊!這個實在
  • 還有一點啦!我要再講一遍,我還是很不喜歡喔!這個媒體大老闆,把這種媒體,當作他展示權利的工具。
  • 就是說:你聽話,我就捧你;你不聽話,我就K你!我覺得這不是一個文明社會,應該有的現象。這是權力的傲慢!我還是有意見。
  • 也沒有什麼祕辛啦!我跟你講,他人土土的,他也不是什麼壞人,除了太太比較多以外,我看,也看不出什麼,他有什麼很大的缺點。
  • 但是還是這樣,我是覺得這個喔!文明的社會,太粗魯了!

其它[编辑]

  •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 時代不一樣了
  • Reset 重新思考
  • Work smart、not work hard
  • 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
  • The change favors the prepared mind
  • Just Do it!做就是了
  • 人生都是意外
  • 方向對了,慢慢走一定會到
  • 奇怪耶!聽起來怪怪的!
  • 別跟我比意志力
  • 大家有不同的過去,但有共同的現在,現在要走向共同的未來
  • 能省則省
  • 要以事前的溝通取代事後的衝突
  • 說話算話
  • 革命分階段
  • 今天臺灣社會最大的問題是,對的事情沒有辦法做,錯的事情天天都在做,甚至,明明知道錯了,還不能改。
  • 「留美第一個月就被『大衛.萊特曼深夜秀』(The 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給打敗。」、「當時和同學一起看大衛的脫口秀,他說的每個單字我都懂,但連起來卻完全『聽嘸』,周遭一陣陣如雷笑聲,我完全不知笑點在哪,實在很寂寞呀!」

「讀到台大醫院的學生,英文考試成績當然不會太差,我考大學時把一整本的袖珍版英漢字典都背完了,赴美進修前,托福考試也有610分。」 台灣的英語教育都只是「教科書英文」,教出來的學生只會看、會寫,但不會聽、不會說。

  • 30年才遇到一個病人,轉給同學去看就好了

以前在學校時都教一些很少見的疾病,連感冒要怎麼看都沒教,每次教授講到說:「今天的 case 很少見,30年才出現,大家一定要認真聽!」每次講完我就從後門溜出去了,30年才遇到一個病人,那麼遇到時轉給同學去看就好了。

  • 爸爸就是睡覺的意思

我兒子三歲前沒看過我,因為我回到家都在睡覺, 太太指著我跟兒子說:「這是爸爸。」後來小孩還以為爸爸就是睡覺的意思。

  • 我還以為將來可以因為這些得醫療奉獻獎

唉!講起來天黑一邊(台語)。台灣器官捐贈移植網路登錄系統和器官勸募網絡系統(Organ ProcurementOrganization,OPO)是我一手推動的,我還以為將來可以因為這些得醫療奉獻獎,結果是因此案下台。

  • 葉醫師是台灣最有名的醫師

「葉醫師是台灣最有名的醫師,很多聽過那個笑話,有人到柳營奇美(醫院)說要找葉醫師,急診處的人跟他說,我們這裡沒有姓葉的啊?有有有,有一個叫葉克膜的。」

  • 鬼月不能開刀

鬼月不能開刀,這我最近也想出了其中的道理。七月份,是什麼時候?就是新的 R1 (住院醫師) 和新的 intern(實習醫師)上來的時候,現在你們知道這都是有道理的了。

  • 「你們一直不了解台灣人在想什麼!」

台灣史的更迭,從荷蘭統治、明鄭、滿清、割日到國民黨政權,「每一代台灣人常被迫進行自我侮辱的批判,才能在新政權活下去,這是你們無法理解的。」「台灣350年就經歷五次思想毀滅,你們才一次文革就哀哀叫受不了!」

  • 會從天上掉下來的只有鳥屎而已啦!

每次我上課看到有女同學,就會勸她們快點找人嫁了比較實際啦!真的啦,女生到當完intern(編按:實習生),還沒有男朋友,就很糟糕了。 當完CR都還找不到人嫁,就是hopeless and helpless(編按:絕望/無助的感覺)。 結果每次都會有女同學舉手:「老師我也很想嫁人阿,但是沒有人追。」 啍,我都會回答她「妳以為妳是誰阿?」 阿哈哈哈哈哈哈(又是高八度的笑聲)。 「對不對 妳以為妳是誰阿?要等人家來追妳喔?」 「拜託好男人不會從天下掉下來啦,會從天上掉下來的只有鳥屎而已啦!所以女生應該要怎樣?要搜尋對象、鎖定目標、擬定計畫阿!」「哪有這樣等人家追的,浪費時間而已啦!到時候年紀大了更沒人要。」

  • 女生選對象

女生要嫁人,不是要找喜歡的點最多的,而是應該找討厭的點最少的。 因為喔,你喜歡他的那些點,總有一天會改變,但是討厭的東西 往往一輩子都改不過來。

  • 2019年7月13日, 媒體問柯文哲 出任行政院長?柯文哲:現在台北市長當得好好的
  • 2019年7月13日, 媒體問柯文哲「國安局判賠」的看法,柯文哲說,當時不是所有媒體都抹紅我嗎?每天拿著案件在抹紅,「所以我跟你講,我不是光就反紅媒,我也反綠媒啊。去問彭文正,要不要出來道歉」?
  • Facebook上的「黑柯」粉絲專頁暴增?柯文哲:「無所謂,大家總要討生活。」
  • 2016年成立的Twitter帳戶,在沒有廣告的情況下,追蹤數默默的突破了25萬人次。每次我用英文發twitter,其實都是一個澳洲帥哥幫忙檢查文法,他叫做翰禮,來台北市政府實習,看他長得這麼帥,去拍電影應該會紅。
  • 今天聽說要用英文翻譯柯語錄,翰禮則是來當我的小老師,我想是這樣啦,學習外語沒什麼捷徑,敢開口就可以了。

語錄文字來源[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