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文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孫文(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字逸仙,是近代中國民主革命家,中華民國國父,中國廣東香山縣(今中山市)人。

語錄[编辑]

  • 「精誠無間同憂樂,篤愛有緣共死生。」
    • 贈宋慶齡對聯,1922年
  • 「以天下為己任。」
  • 「天下為公」[1]
  • 「治本於農」
  • 「逆天者必受殃,害人者終害已。」
  • 「夫事功在百世,而權位不過一時。」
  • 「亡國人世界無位置也。」
  • 「建設難而破壞易。」
  • 「感化就是宣言。」
  • 「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
  • 「有道德始有國家,有道德始有世界。」
  • 「凡事有利於人者,未必有害於已。」
  • 「有志之士,當立心做大事,不可立心做大官。」
  • 「為什麼要把向來統一的國家再來分裂呢?提倡中國分裂的人一定是野心家。」
  • 「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國家,這一點已牢牢地印在我國的歷史意識中,正是這種意識使我們能夠作為一個國家而被保存下,盡管它過去遇到了許多破壞的力量。」
  • 「統一的方法,有輿論和武力兩種。」
  • 「人類進化之原則與物種進化之原則不同,物種以競爭為原則,人類則以互助為原則。」
  • 「欲使國強,非人人習武不可。」
  • 「聰明才智越大者,當服千萬人之務,造千萬人之福;聰明才智略小者,當服百十人之務,造百十人之福;至於全無能力者,當服一人之務,造一人之福。」(2009/12/19 更新)
  • 「單單是引進鐵路、火車、電話、電報這樣一些西方的物質文明措施,卻不進行政治改革,只能為國內的貪污腐敗敲詐勒索,打開更加廣闊的門路」[2]
  • 「盡掃專制之流毒,確定共和,普利民生。」
    • 《臨時大總統就職宣言》,1912年

題詞[编辑]

  •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 從浙江觀潮返上海後題詞,1916年9月15日
  •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8月19日名言
    • 在中國國民黨懇親大會上題詞,1923年10月10日

談話[编辑]

  • 「一個新的、開明而進步的政府必定要取代舊政府。當這一目標實現以後,中國將不僅能使自己擺脫困境,而且還有可能解救其他國家,維護其獨立和領土完整。在中國人中間,有高度文化素養的大不乏人,我們相信,他們必能承擔組織一個新政府的重任,為了把舊的中國君主政權改變為共和政體,思慮精到的計劃早已制訂出來了。」[3]
    • 與倫敦《濱海雜誌》記者談話,1911年11月
  • 「人民群眾已經為迎接一個新型政權作好準備。他們希望改變政治和社會處境,以擺脫目前普遍存在的可悲的生活狀況。國家正處於緊張狀態,恰似一座乾燥樹木的叢林,只需星星之火,就能使它燃燒起來。人民已為驅除韃虜作好準備,一旦革命勢力在華南取得立足點,他們就會聞風響應。」[4]
    • 與倫敦《濱海雜誌》記者談話,1911年11月
  • 「現代軍人,只懂軍事是不夠的;軍事以外,還必須了解政治。所以你到日本以後,應該注意考察政治。」[5]
    • 在上海法租界莫利愛路二十九號住宅與李宗黃談話,1918年7月
  • 「許多人以為中國不適用民主政治,因為人民知識程度太低。我不信有這話,我認為說這話的人還沒有明白『權能』兩字的意義。」[6]
    • 《逐件來解釋民眾間對國民會議的懷疑》(二)《開國民會議與人民知識程度無干》,時間不詳
  • 「我他無所懼,唯恐同志受內外勢力的壓迫,屈服與投降耳。」[7]
    • 臨終前與諸同志談話,1925年3月11日

著作、書信[编辑]

  • 「陳逆之變,介石赴難來粵,入艦侍予側,而籌策多中,樂與余及海軍將士共死生。茲紀殆為實錄,亦直其犖犖大者,其詳乃未遽更僕數。余非有取於其溢詞,僅冀掬誠與國人相見而已。」
    • 蔣介石著:《孫大總統廣州蒙難記》序,1922年10月10日

關於三民主義[编辑]

  • 「三民主義的精神,就是要建設一個極和平、極自由、極平等的國家。不但在政治上要圖工商業的發達,一面是要圖工人經濟生活的安全幸福。」[8]
    • 《要圖工人經濟生活的安全幸福》,1919年6月
  •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夙夜匪懈,主義是從。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 手書黃埔軍官學校訓詞(中國國民黨黨歌詞,中華民國國歌歌詞)
  • 「大家到鄉村去宣傳,有什麼方法可以講明白三民主義,令一般農民都覺悟呢?」[9]
    • 《要真為農民謀幸福》,1924年8月21日

關於革命[编辑]

  • 「喚起民眾導之以奮鬥,實現革命繼之以努力。」
    • 對中國國民黨同志共勉,1920年1月1日
  • 「本大總統的性質,生平是愛革命,諸君要歡迎本大總統革命的性質。本大總統想要中國進步,不但是對於政治,主張非要革命,就是對於學問,也主張要革命;要把全中國人幾千年走錯了的路,都來改正,所以主張學問和思想都要經過一番革命。」[10]
    • 在桂林學界迎會的演說,1922年1月22日
  • 「我們要革命的緣故,因為是知道了種族的束縛、政權的束縛、經濟的束縛種種不好的道理,所以要拼死命去打破他們。」[11]
    • 在桂林學界迎會的演說,1922年1月22日
  • 「当俄国革命时,用独裁政治,诸事一切不顾,只求革命成功……其能成功,即因其将党放在国上。我以为今日是一大纪念日,应重新组织,把党放在国上。」
  • 「因為愛,所以革命。」
  • 「革命之功用,在使不平等歸於平等。」
  • 「為甚麼十二年來,人民都以為禍亂是革命產生出來的?中國大多數人的心理,『寧為太平犬,不作亂離王』。這種心理不改變,中國是永不能太平的。因為有這種心理,所以樣樣敷衍茍安,枝枝節節,不求一徹底痛快的解決,要曉得這樣是不行的。你不承認十二年的禍亂是革命黨造成的麼?民意大多數却承認是這樣的。」[12]
    • 在廣州全國學生評議會的演說,1923年8月15日
  • 「革命的方法,有軍事的奮鬥,有宣傳的奮鬥。軍事的奮鬥,是推翻不良的政府,趕走一般軍閥官僚;宣傳的奮鬥,是改變不良的社會,感化人群。要消滅那一般軍閥,軍事的奮鬥固然是很重要;但是改造國家,還要根本上自人民的心理改造起,所以感化人群的奮鬥更是重要。」[13]
    • 在廣州中國國民黨懇親大會的演說,1923年10月15日
  • 「事無大小,必須持以毅力,澈底做成功。平日立志,應該想做大事,不可想做大官。」[14]
    • 在廣州中國國民黨懇親大會的演說,1923年10月15日

演說[编辑]

  • 「我們採取了三種主義:民族、民權、民生。」[15]
    • 在南京中國同盟會會員餞別會演說,1912年4月1日
  • 「實現社會革命可能是很困難的,但革命成為事實的時候是迫近了。我們並不想揣測革命的實現會對國家帶來多少激烈的手段和危險。」[15]
    • 在南京中國同盟會會員餞別會演說,1912年4月1日
  • 「我們要國事和黨事分開辦。國事無論怎麼樣,這總是要辦的。」[16]
    • 在上海中國國民黨本部會議演說,1920年11月4日
  • 「黨所重的是有一定的主義;為要行一定的主義,就不能不重在人。本來舊國家的政治也是重人,現代新國家乃重在法。但法從何來?須要我們人去造成他。所以黨的作用,也就不能不重人。黨本來是人治,不是法治。我們要造法治國家,只靠我們同黨人的心理。黨之能夠團結發達,必要有二個作用:一是感情作用,二是主義作用;至於法治作用,其效力甚小。」[16]
    • 在上海中國國民黨本部會議演說,1920年11月4日
  • 「像美洲等國,可謂民權發達,怎麼還有革命的事發生呢?只為人民的生活太難,貧富的階級相去太遠,那社會革命的事自然就免不了……我們革命失敗,全是日本搗鬼」[16]
    • 在上海中國國民黨本部會議演說,1920年11月4日
  • 「須知現在人民有一種專制積威下來的奴隸性,實在不容易改變……一般人民還不曉得自己去站那主人的地位。我們現在沒有別法,只好用些強迫的手段,迫着他來做主人,教他練習練習。」[17]
    • 在上海中國國民黨本部會議演說,1920年11月9日
  • 「宣傳就是勸人。要勸世人都明白本黨主義,都來傾向本黨,便要諸君自己先明白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知道怎麼樣去宣傳。到了知道怎麼樣去宣傳,那便是宣傳人才。要有很多的宣傳人才,非要辦一個宣傳學校,慢慢的養成不可。」[18]
    • 在廣州中國國民黨懇親大會演說,1923年10月15日
  • 「真正的全民政治必須先要有民治,然後才能夠說真是民有,真是民享。」[19]
    • 在廣州全國青年聯合會演說,1923年10月21日
  • 「不能實行民權主義,便不能說是民治,不是民治怎麼可以說是民國呢?」[20]
    • 在廣州全國青年聯合會演說,1923年10月21日
  • 「地方自治,是在兵事完結之後,把全國一千六百多縣都畫分開,將地方上的事情讓本地方人民自己去治,政府毫不幹涉。」[21]
    • 在廣州全國青年聯合會演說,1923年10月21日

遺書[编辑]

  • 「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務須依照余所著《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繼續努力,以求貫徹。最近主張開國民會議及廢除不平等條約,尤須於最短期間,促其實現。是所至囑!」-政治遺書
  •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親愛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時轉向於你們,轉向於我黨及我國的將來。你們是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之首領,此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是不朽的列寧遺產與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產。帝國主義下的難民,將藉此以保衛其自由,從以古代奴役戰爭偏私為基礎之國際制度中謀解放。我遺下的是國民黨,我希望國民黨在完成其由帝國主義制度解放中國及其他被侵略國之歷史的工作中,與你們合力共作。命運使我必須放下我未竟之業,移交於彼謹守國民黨主義與教訓而組織我真正同志之人。故我已囑咐國民黨進行民族革命運動之工作,中國可免帝國主義加諸中國的半殖民地狀況之羈縛。為達到此項目的起見,我已命國民黨長此繼續與你們提攜。我深信你們政府亦必繼續前此予我國之援助。親愛的同志!當此與你們訣別之際,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及盟國而歡迎強盛獨立之中國,兩國在爭為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併進以取得勝利。謹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
-致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遺書

遺言[编辑]

  • 「和平,奮鬥,救中國。」

口號[编辑]

  •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興中會
  •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同盟會

注释[编辑]

  1. 出自禮記
  2. 孟醒:在中國「翻牆」是你唯一的選擇
  3. 孫中山:《我的回憶》,刊孫中山著、葉匡政編:《孫中山非常言:論道1896-1925》,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11年4月,第73頁
  4. 孫中山:《我的回憶》,刊孫中山著、葉匡政編:《孫中山非常言:論道1896-1925》,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11年4月,第73頁
  5. 李宗黃:《總理的訓示》,刊重慶《掃蕩報》,1945年5月5日
  6. 上海《民國日報》總編輯葉楚倫回憶孫中山談話之筆記,刊上海《民國日報》,1924年12月1日
  7. 據何香凝1925年4月13日追悼孫中山時說,刊《廣州民國日報》1925年4月21日《上海全埠黨員追悼孫總理》
  8. 戴季陶:《訪孫先生的談話》,刊上海《民國日報》1919年6月22日副刊《星期評論》
  9. 孫中山著、葉匡政編:《孫中山非常言:論道1896-1925》,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2011年4月第1版,第189頁,ISBN 9787511502537
  10. 人鶴(陳群)記:《孫總統對桂林學界之演說》,刊《民國日報》第三版,上海:民國日報社,1922年2月6、7日
  11. 人鶴(陳群)記:《孫總統對桂林學界之演說》,刊《民國日報》第三版,上海:民國日報社,1922年2月6、7日
  12. 〈在全國學生評議會之演說〉,據《中央黨務月刊》第七期,1929年2月
  13. 《黨員不可存心做官》,據黃昌谷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2月
  14. 《黨員不可存心做官》,據黃昌谷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2月
  15. 15.0 15.1 《中國革命的社會意義》,據北京《人民日報》1956年11月11日
  16. 16.0 16.1 16.2 〈民九修改黨章之說明〉,據《中央黨務月刊》第七期,1929年2月
  17. 〈訓政之解釋〉,據《中央黨務月刊》第七期,1929年2月
  18. 《黨員不可存心做官》,據黃昌谷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2月
  19. 〈國民要以人格救國〉,據黃昌榖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
  20. 〈國民要以人格救國〉,據黃昌榖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
  21. 〈國民要以人格救國〉,據黃昌榖編:《孫中山先生演說集》,上海:民智書局,1926年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