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李登輝(1923年1月15日—),台灣台北縣人,為中華民國第7任(繼任)、第8任(連任)與第9任(民選第1任)中華民國總統。

語錄[編輯]

  • 民之所欲,長在我心。
  • 三十歲前不相信共產主義,是「沒夢想」;三十歲後還相信共產主義,叫「不實際」。
  • 馬克思經濟學雖然掌握「再生產」的概念,但沒有提到數量關係;比較「單純再生產」與「擴大再生產」的根本差異,即可看出問題之所在。因此,由數量面來看,馬克思經濟學或許根本就不能成立。(遠流出版《台灣的主張》。)
  • 企業化的經營,一般都是要得到最高的利潤為目標;但是文化事業不能以賺錢為目標,因為文化事業對社會要負很重的責任,經營的所得還要回饋社會。(〈總統期勉電視事業注意社會責任〉,1993年10月29日《台視晚間新聞》)
  • 釣魚台列嶼是日本固有的領土,所有權應屬於日本沖繩縣。(2002年9月24日,接受日本《沖繩時報》專訪)
  • 有人說李登輝是偏向綠營的,有的說是偏向藍營的。但我看的是台灣人的前途、台灣人的全體利益。我就曾說過:「不要問我擁護誰,要問自己『我是誰』!」我推動台灣的民主化,就是希望台灣人當家做主,做自己命運的主人。所以我關心的不是黨派,而是台灣如何走出去。(黃志偉 台北報導,〈決戰322/上帝有託夢?李投謝一票:要選能為國家做事者〉,NOWnews,2008年3月20日。)
  • 推動民主化,是長期的工程;除了等待時機的成熟,也必須加強與民眾的溝通。政治家的工作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傾聽國民的聲音,然後積極尋求改善之道。民主化的過程並非改變制度即告結束;更重要的是,要有堅強的毅力去面對瞬息萬變的未來。(遠流出版《台灣的主張》。)
  • 中國要統一,但必須統一在既照顧全體中國人利益,又合乎世界潮流的民主、自由、均富的制度之下,而不應統一在經過實踐證明失敗的共產制度或所謂的「一國兩制」之下。(遠流出版《台灣的主張》。)
  • 我們兩千三百萬人不分來台先後,都應毫不遲疑地認同這塊土地,並且把台灣意識逐步化為實體;也就是依照國際人權標準,自由決定我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我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2005年,群策會出版《新時代台灣人》。)
  • 過去是因為本土與外來對抗的歷史背景,才會產生「本土政權」的名詞;但是,卻容易出現分離與對立,這樣也無法包容國民黨內部有台灣主體意識的人。台灣應該建立「新時代台灣人」的觀念:無論是四十年前的新住民、兩百年前的移民,甚至是原住民,只要認同台灣,都是「新時代台灣人」。(2006年8月13日,台灣團結聯盟五週年黨慶晚會演講。)
  • 台灣的民主,穩定地直直向前行最好;但是所有國家,有歷史以來,能很順利安定發展的很少,變來變去,不過不會離開基本的民主化道路,因為我們的法律是這樣。(楊舒媚、黎珍珍 獨家專訪,〈李登輝預言:藍綠裂解 台灣滅國〉,《中時電子報》,2007年12月27日。)
  • 沒有啥台獨的問題要追求,咱是用強化國家的認同。國家認同不夠,要如何來增加?堅持台灣為主體,追求正名、制憲、正常化國家。(董懿嫺、吳建毅 高雄報導,〈李登輝急召獨派密商 化解基層反彈 重申正名制憲〉,NOWnews,2007年2月4日。2007年2月4日上午,李登輝出席李登輝學校結業典禮,強調台灣已是獨立國家,不需喊台獨,而是需要正名、制憲。)
  • 我並沒有說「要放棄台獨」這樣的話。我是說台灣已經獨立了,沒必要花時間和精神去爭辯要統還是要獨。(董懿嫺、吳建毅 高雄報導,〈李登輝急召獨派密商 化解基層反彈 重申正名制憲〉,NOWnews,2007年2月4日。2007年2月3日,在李登輝委由專人錄製、給快樂聯播網公開播放的談話錄音帶中,李登輝說,他不曾宣稱要放棄台獨,也不曾宣稱自己不曾主張台獨。)
  • 很多國家雖然具有民主制度的形式,但是政治人物的民主素養、道德操守是決定一個國家民主運作能否成功的主要因素。成熟的民主,要靠政治人物的自覺與自製,清楚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對不該做的事,縱使法律沒有明文規定,也應該「自我克制」。(李登輝,〈群策會募款餐會致詞稿〉,台灣團結聯盟全球資訊網,2006年10月15日。)
  • 身為國家領導人,最重要的是自律,不能降低成為他律,尤其不能自外於最低的道德標準。法律沒有規定的事,更應有自覺。(《蘋果日報》(台灣) 綜合報導,〈學者批扁侮辱人民智慧〉,《蘋果日報》(台灣),2006年11月6日。)
  • 不求公平公義的人,最後只會滅亡。有人問公平公義在哪?其實不完全在六法全書當中。公平公義的核心價值在我們心中。如果人類不發自內心理性約束,國家不可能維持。有道德才像一個國家。人過世後,都要受到上帝審判。上帝審判的標準,是人在世間有沒有做到公平公義。(謝佳珍 台北2006年11月5日電,〈李登輝:領導人要自律 不能用最低道德標準〉,中央通訊社,2006年11月5日。)
  • 1999年7月,李登輝接受德國之聲(DW)錄影專訪的時候,對兩岸關係所作的評論,乃後來著名的「兩國論」。李登輝當時稱作「特殊國與國的關係」,並沒有說「兩國論」;而「兩國論」是當時一部分的人提出來,記者用來簡單記錄的文字;事實上,李登輝說的那句話是「特殊國與國關係」。
  • 台灣已是獨立國家,不需喊「台獨」,而是需要「正名」、「制憲」。(2007年2月4日上午,李登輝學校結業典禮致詞。)
  • 只要「統獨兩黨制」存在一天,台灣就有被「終極統一」的危險。(2007年10月13日,出席群策會舉辦的「邁向正常國家論壇」發表演說,批評:台灣政治被國民黨與民進黨「聯合壟斷」,是「統獨兩黨制」,只要祭出統獨旗幟就可以操弄選舉,卻犧牲國計民生,加深國家認同的裂痕,反而提供了中國「統戰台灣」的溫床。)
  • 我沒有看過一個國家,六、七、八年,十幾個部長貪污被抓出去;我看祇有台灣嘛。簡單說,是處罰啦,我們選錯了人,我們被處罰了,但這問題不是永遠。我想,選完了,新的總統出來,我們期待新的總統。(黃琦涵、林志堅 台北報導,〈李前總統談拆牌匾 憂心流血衝突〉,公視新聞,2007年12月8日。)
  • 紅衫軍不簡單,超過一百萬人捐錢,跑到那個地方(總統府前)還沒出事,要聚人就聚,要人散就散。(陳免,〈李登輝、施明德七小時密會全紀錄〉,《今周刊》第630期,2009年1月15日出刊。2008年12月20日,李登輝與曾文惠一起拜訪百萬人民倒扁運動總指揮施明德,李施二人彼此相談七小時。李登輝說,他很佩服施明德掌控群眾的能力,他告訴施明德,當時他也很想去參加百萬人民倒扁運動的紅衫軍,如果是他帶頭,他會主張衝,要佔領總統府、佔領總統官邸。)
  • 人生有時候該殺的時候要殺一點。(陳免,〈李登輝、施明德七小時密會全紀錄〉,《今周刊》第630期,2009年1月15日出刊。2008年12月20日,李登輝與曾文惠一起拜訪施明德,李施二人彼此相談七小時。李登輝說,施明德感情太豐富,是個革命溫情主義者,但是人生有時候需要狠勁與魄力。)
  • 你是你,我是我,但你我是朋友。(政治中心 綜合報導,〈你是你,我是我 李登輝:兩岸是朋友關係〉,NOWnews,2009年6月27日。李登輝在群策會募款餐會致詞說,台灣與中國大陸是朋友關係,台灣應該歡迎兩岸關係的改善,但要考慮中國大陸未來的不確定性,台灣與中國大陸應該分清彼此,與中國大陸打交道才實際。)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對白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