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斯·谢甫琴科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塔拉斯·谢甫琴科烏克蘭語Тара́с Григо́рович Шевче́нко,(1814年3月9日(舊曆2月25日)-1861年3月10日),烏克蘭詩人、畫家、作家。

当我死了的时候(遗嘱)[编辑]

  • 当我死了的时候,
把我在坟墓里深深埋葬,
在那辽阔的草原中间,
在那亲爱的乌克兰故乡,
好让我能看见一望无边的田野,
滚滚的德聂伯河,还有那些峭壁和悬崖;
好让我能听见奔腾的河水,
怎样日日夜夜在喧吼流荡。
当河水把敌人的污血,
从乌克兰冲向蔚蓝的海洋……,
只有那时候,我才会离开
祖国的田野和山岗,
我要一直飞向
上帝所在的地方,
但在这个日子来到以前,
我决不会祈祷上苍。
将我埋葬以后,大家就奋身起来,
把奴役的锁链粉碎精光,
并且用敌人的乌血
来浇灌自由的花朵。
在伟大的新家庭里,
在自由的新家庭里,
愿大家不要把我遗忘,
常用亲切温和的话语来将我回想。
——1845年12月25日于彼烈雅斯拉夫古城

歌(“黑色的眉毛对我有什么用场”)[编辑]

  • 黑色的眉毛,褐色的眼睛,
它们对我有什么用场?
还有少女的青春,——
再没有比它更短的寿命!
我的美好年华
白白地消逝,
我浓黑的眉毛
也被轻风吹得褪了颜色。
我的心儿憔悴,我的心儿枯萎,
就像失去了自由的小鸟一样……
没有幸福的命运,
我的美丽对我有什么用场?
我像个无家可归的孤儿,
痛苦地活在世上;
亲人都像是外人,
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倾诉衷肠;
谁也不来问我一声,
眼睛为什么流泪忧伤;
一个少女能向谁诉说
她心里在想着什么,
为什么心儿日日夜夜在咕咕地哀鸣,
就像只垂死的白鸽一样;
谁也不会知道,
谁也没有听见。
人们也没有问起,
他们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场?
让岁月白白地流逝,
让孤儿尽情地哭泣悲伤……
当太阳还照耀着的时候,
哭吧,心啊;哭吧,眼睛啊,
高声地、伤心地痛哭吧!
让轻风听见我的哭声,
让它把我的眼泪
带到蔚蓝的大海那一方,
让我那个漂亮的、不忠实的爱人,
遭到严酷的灾殃!
——1838年于圣彼得堡
  • 戈宝权譯,原載《俄苏文学》1980年第2期

外部链接[编辑]

Wikipedia-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