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齡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宋美齡(1897年3月5日——2003年10月23日)祖籍海南文昌縣,中華民國前第一夫人,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宋靄齡、宋慶齡的妹妹。作為蔣介石的第二任妻子(除元配以外,蔣尚有一位妾侍和一位情人),宋美齡在近代中國歷史與對外關係(特別是對美國)具有深遠的影響力。

語錄[编辑]

  • 「唯一還能認出我是東方人,就只剩我的臉孔。」
  • 「此日記本為兄帶從前方所用,當此軍事傍午之際,最宜(易)失落,萬祈留心保守為荷。至每日所記之言語事實最為重要,固一言興邦一言喪邦,如一言一事記載其口,萬一為他人所見,關係我兄前途匪淺,千祈!慎重為囑。」[1]
    • 1928年3月1日,蔣介石啟用新日記本,在日記本前頁親筆留言
  • 「品德是无法伪造的,也无法像衣服一样随兴地穿上或脱下来丢在一旁。就像木头的纹路源自树木的中心,品德的成长与发育也需要时间和滋养。也因此,我们日复一日地写下自身的命运,因为我们的所为毫不留情地决定我们的命运。我相信这就是人生的最高逻辑和法则。」
  • 「汝父親努力黨國多年艱苦,决不可輕言辭職,不負責任;再者,奉化絕非安全居住之所,免得受人暗算,廣東、台灣似較相宜,請轉告。」[2]
    • 函電蔣經國,1948年12月27日
  • 「汝父在京如不能維持,則須赴台灣或廣州,决不能回鄉;總理革命數次失敗,而後竟得成功,我等為四萬萬人民及將來國民計算,只能抵抗到底,不惜任何犧牲;如下野回鄉,對內不能行使政權,對外不能代表國家,無法繼續革命,而對不起總理;故此舉余絕對反對,現在只能決心,克服困難。」[3]
    • 函電蔣經國,1948年12月28日
  • 「汝父此次返鄉,余對渠之康健與安全甚為憂慮;祗要父親之安全能保全,余等仍可繼續為國家努力奮鬥;因此間並非無希望,且與多方人士已有聯絡,正在極力推動中;希汝即日赴鄉婉勸父親,務必同來加拿大暫住,余當與汝等在加晤面,會商一切。」[4]
    • 函電蔣經國,1949年1月21日
  • 「父安全問題,確湏顧慮;余亦曾屢電提及,倘能出國一行,親自考察軍事、科學,以備將來改進軍隊之張本最好;蓋現在中國情勢,雖有政治力量,而無軍事實力,仍難指揮;否則亦以遷往台灣為宜;總之家鄉實非安全之地,希將此意轉告汝父為要;再據密報,共匪行動奮勇,因內部現有問題;又薛岳態度近來究竟如何?」[5]
    • 函電蔣經國,1949年2月6日
  • 「汝父在鄉實非久計,且倘和談告成更難安居,亟宜預謀易地靜養為要;余亦歸心如箭,但現時歸亦無補時艱;而稍留此間,於黨於國定有裨益;總之汝父革命偉業,切不可認為即此竟事,應繼續加强奮鬥也。」[6]
    • 函電蔣經國,1949年2月15日
  • 「余因病滯美,診治未得,即行返國,至感痛心;李某派員在此多方活動,而賴普漢等回美後對汝父有不利言論;故余之工作寔不能鬆懈,倘一離此中心,即失對於汝父之再起,必更加多阻力耳;總之余趁此診治時間在美,至少對李某及美國對我不利之份子發生抵消作用也;務望善待汝父,並將國內情形隨時見告為盼。」[7]
    • 函電蔣經國,1949年2月26日

參考[编辑]

  1. 郭岱君:〈蔣介石在國民黨之崛起(1925-1928)〉,刊呂芳上主編:《論民國時期領導精英》,香港:商務印書館,2009年12月,第91-92頁
  2. 周美華、蕭李居.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台北: 「國史館」出版. 2009:  70. 
  3. 周美華、蕭李居.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台北: 「國史館」出版. 2009:  71. 
  4. 周美華、蕭李居.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台北: 「國史館」出版. 2009:  78. 
  5. 周美華、蕭李居.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台北: 「國史館」出版. 2009:  81. 
  6. 周美華、蕭李居.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台北: 「國史館」出版. 2009:  83. 
  7. 周美華、蕭李居. 《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台北: 「國史館」出版. 2009:  88.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