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张学良(1901年6月3日-2001年10月15日),字汉卿,中国辽宁海城人,人稱“少帅”,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之长子,“民国四公子”之一。

抗日[编辑]

  • “親見機密日記,知其(蔣介石)對日問題,忍辱負重,深謀遠慮,具有臨最後關頭,奮鬥到底,堅確的決心。”[1]:56
    • 「反省錄」及自傳
  • 「(九·一八)事變後有人為我辯護,其實那時的中央並不是蔣總統,而是孫科,中央給我的指示是:相應處理。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承認那時判斷錯誤,我推測日本不至於做得那麼絕……我下令不抵抗是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南京、濟南事件不都是這麼處理的嗎?」
    • 答日本記者,1991年
  • 「是我们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的,我当时判断日本人不可能要占领全中国,我想尽量避免刺激日本人,不给他们藉口扩大战事。我们采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最後不能『杀不出血』。杀到全中国来了,我们只能拼死一搏。」
    • 1991年5月
  • “我說日本人啊,混蛋!也許那時候操縱我父親比操縱我容易,他們沒想到我這個傢伙是這樣的。我現在九十歲了,我今年九十歲了,我也不做政治的事情,我才敢說這句話,誰也沒想到我張學良這個人這麼樣討厭,不論是誰,大家都認為我是個年輕小孩子。你知道,就連楊宇霆他也想操縱我,都想操縱我!換句話說,我這人是不受操縱的。今天說一句話,就連蔣先生也想操縱我,我也是不受操縱的。我為什麼(走)到今天?我也是不受操縱的。我要是受操縱,我還有今天嗎?”[2]
    • 關於自己個性:誰也休想操縱我
  • “‘中村事件’等好幾個事件,那麼,我就有了日本方面的情報,就說日本吶,要來挑釁,就藉著挑釁,好擴大這個問題,明白嗎?我已經有這個情報來了,所以,那個‘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所謂‘不抵抗’,就是你不要跟他們衝突,他來挑釁,你離開他。”[3]
    • 聲明:「不抵抗」命令是他下的,不是中央的命令
  • “這話我講了,那麼,政府呢,那時候還不是蒋先生,大概,我現在也記不清楚了,行政院长恐怕是孙科。按政府給回答的,不外乎這兩句話,當然我不光是這個事了,還沒有這個事以前也一樣,這個事我根本沒請示政府啊!政府的回答就是:‘你妥善辦理,相应处置。’”[4]
    • 聲明:政府回答
  • 「但是,我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不要惹事啊,受點委屈,我們在歷史上都是這樣的辦法啊!假使我知道這個事情化不了,那我就不同了,我的處置就不同了。」[5]
    • 到太原與閻錫山密商抗日事宜,對他解釋「不抵抗」,1936年10月22日
  • 「九一八事變的這個我所謂『不抵抗』,我不能把這個諉過於中央。蔣公給我指令?不是,不是,不是!」[6]
    • 聲明:蔣不可能有電報
  • 「就是我判断错误,人家要說我不抵抗啊,那我一點也不服。」[7]
    • 聲明:個人的責任
  • “我身体不好,精神萎靡,东北失守……这次热河失守,我更是责无旁贷。愿引咎辞职。”[8]
    • 热河失守後向蒋介石表示下野,随后去欧洲「考察」
  • “这日本小兵在街上,看到东北军人的刺刀,他们就走上前在刺刀上划火柴,故意挑衅。那东北小兵脾气大着呢,你来划火柴,老子就捅你一刀。但我下令,绝对不许反抗,任你捣蛋,老子就是不反抗,你再倒蛋,找借口,老子就是不让你有借口,当时都是这样的思路”
  • “我的判断是,日本从没敢这么扩张,从来没敢搞得这么厉害,那么,现在他仍然也不敢。”
  • “人家日本拿一个师来,那整个我们打不过呀.……我们那时没法子跟他打,游击队捣乱这可以,正面的作战不行,人家一个可以当你十个”
  • “因为我是中国人。”,
    • 不会做东北“土皇帝”
  • “日本人想控制我,我不会给他们做傀儡。”
    • 关于东北易帜

西安事變[编辑]

  • 「我把他(蔣介石)視為領袖是對的,即使現在,我仍認為,他是當時惟一能統一中國的人。」
    • 接受訪談時說在西安事變後釋放蔣之原因,1990年代初
  • “作為軍人,(西安事變)按軍法來說,我是應該被槍斃;但我沒作錯!我為了愛國、為了救中國,我一定要讓蔣委員長了解,抗日為何重要。好漢做事好漢擔,所以陪蔣委員長回南京。」
  • 「誰都不想死,但我敢當軍人就敢死,我父親在我入講武堂(奉天講武堂)時,對我說軍人的頭不是懸在頸上,而是掛在腰上,隨時準備要把首級取下。不過要死,也要死的有價值。蔣先生一定要殺我也可以,算一算為了抗日而死,並不算太虧。卻沒想到這樣也活了幾十年沒事。」[9]
  • 「我愿负全部责任,而且从不後悔。」[10]
    • 接受陆铿采访时说
  • “我説机关枪不去打日本人,打学生。我話到咀巴裡,沒出来。我火了,我真火了!所以,这句话把我激怒了。”[11]
    • 學生運動時,蔣説用機關槍打
  • “我这个人吶,是这样的。所以,你别看我太太跟我这么凶啊,她可是怕我发火。我要是发了火,我谁都不怕,我发火会开枪打人的。我真怒了!”[12]
    • 西安事變的原因
  • “我怒了什么呢?我的意思是这么一句话:‘贱的,你这个老头子,我要教训教训你!’我这个人就是这么一个人,你知道我现在已经九十岁了,所以你说,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就是这么一个人!呵呵呵!”[13]
    • 就是要教訓蔣
  • “蒋先生这个人吶,很守旧的,太守旧的,顽固!而且,蒋先生自己,这么讲吧,可以説,我擱这么一句话批评他:假设能做皇帝,他就做皇帝了。就这么一句话,就是了。他认为:『我说的事都是对的。我做的事情,我说,就是应该,就是对的。』蒋先生是这个派头,他就剩个派头。”[14]
    • 認為蔣失敗
  • “说实在的,蒋先生对我是很不錯,我暗中想,他也对我相当看得起。”[15]
    • 要教訓你這個老頭子
  • “他不能容忍人家挑战他的权威,我损害了他的尊严。”[16]
    • 不敢說蔣覺得他有種
  • “但是,我到了南京的时候,我也说过这句话,我当时在西安,我也说过这句话。不晓得,西安现在还有人在……我当时就说:‘(西安事变对蒋)好像灯泡,我暂时把它关一下,我给它擦一擦,我再给它开开,更让它亮,更好。’”[17]
    • 稱在西安事變對蔣關起來,片刻再放蔣出來,讓蔣更亮麗
  • “张啸林(知道这个人吧?杜月笙,也知道吧?当然,他们是帮会的人啦)说過一句話,他说:『蒋先生不会做。蔣先生(如果)会做,你要到南京,蒋先生就把你放了。这是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你把他送回來,他把你放了。』张啸林讲的,他說这是历史上一件动人的事情,但是我説蒋先生没这个 basinful(度量)。”[18]
    • 稱蔣先生這個人沒有雄才
  • 「反省錄?那個事情我要說啊,我要說秘密了啊,這裡我要宣布祕密:我沒有那麼一個東西。我沒有那麼一個東西!」[19]
    • 否認寫了二十萬字檢討報告
  • 「他寫『西安事變懺悔錄』,它底下那個地方(大概你看見了那個東西)署名張學良,明白嗎?所以,我說這不是我發表的呀,我說這不是我發表的呀,什麼人發表的我不知道啊,這個東西哪兒出來的我不知道。」[20]
    • 聲明沒有發表「西安事變懺悔錄」,反正是政治部幹,大約與王昇有關
  • “至于你们问我,为什么会有西安事变,我只能这么说,我相信中国一定要统一,要枪口对外,不要再打内战了。这是我的一贯信仰,从东北易帜到西安事变都如此,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 [21]
    • 对唐德刚说,1992年
  • “回忆近一个世纪的人生历程,我对1936年发动的事变无悔,如果再走一遍人生路,还会做西安事变之事。”[22]
    • 95岁生日时说,1995年
  • “我为了停止内战,全国抗日,发动西安事变,我没有错。也许方法欠妥。”
    • 在接受日本NHK电视台采访组采访时说,1990年
  • “我主要的敌人是日本人,共产党跟我们争,那还是中国人。”
    • 关于发动事变动机
  • “(蒋)认为在中国能够夺取他政权的,只有共产党。我就不同,夺不夺取(都好),共产党也是中国人。”
    • 自述发动事变动机

詩文[编辑]

  • 「兩字聽人呼不肖,半生誤我是聰明。」[23]
    • 二十八歲時,軍次保定,所撰之自況聯,當時傳誦海內
  • “孽子孤臣一穉儒,填膺大義抗強胡,豐功豈在尊明朔,確保台灣入版圖。”[24]
  • “鄭州城裏有糧食,我可以把它全燒了,讓你沒吃的,但是我沒燒,我希望它們能賑濟災民;黃河大橋我也可以把它炸了,讓你追不上我,可是我沒炸,因爲橋是國家的財產。我有這份心,我希望你也有這份心!”
    • 北伐戰爭中棄守鄭州,給黃河南岸的白崇禧寫信大約内容
  • 「十載無多病,故人亦未疎;餘生烽火後,唯一願讀書。」[25]
    • 贈莫德惠於台灣新竹訪問,1947年5月
  • “自古英雄皆好色,若不好色非英雄。我虽不是英雄汉,卻也好色似英雄”[26]
    • 作一首打油詩嘲笑自己,时93岁
  • “無限欣快,中樞諸公對良之深厚關懷,突深感戴。良寄居台灣,遐首雲天,無日不有懷鄉之感。一有機緣,定當踏上故土。”[1]:54-55
    • 親筆回信鄧穎超邀請回中國大陸,最後說:「我就是共產黨。」,1991年
  • “我過去做事情,我這個人我自己向來是有分寸的,我也知道(了解)我自己,我自己給我下個考語:平生無憾事,惟一好女人”。[27]
    • 風流而不下流
  • “我除了好色以外,沒旁的可置喙!可是,我自個兒有個界線:我從不跟我部下的老婆、部下的女人,甚至我家裡,我都不許她們來往,連他們的姑娘都不許到我家裡玩。”[28]
    • 風流而不下流
  • “還有,我說一句我最不客氣的話,我有好多女人,不是女朋友,就是跟我發生關係的女人。這個,凡跟我發生關係的女人,都是我政治上沒涉及關係的。換句話說,也許是我朋友的太太,我也發生過關係,但是那種朋友,都是那種朋友,都是酒飯、麻將上的這種朋友,明白嗎?你懂得我的話了?”[29]
    • 風流而不下流
  • “我跟你說我的女朋友,我告訴你這個,中外都算上啊,白人也是,那個嫖的不算,花錢買的、賣淫的不算,我有十一個女朋友,情婦!我這幾天一計算,我有十一個。”[30]
    • 很多女朋友
  • “關懷之殷,情同骨肉;政見之爭,宛若仇讎。”[31]
    • 弔蔣私人對聯

語錄[编辑]

  • 「過於同情他人,不審遠近厚薄之一義,常有同情對方之感,而對失敗者更生憐惜之心,化敵為友之念。」[32]
  • “余自十九岁参加内战,不论胜败如何,无不感到痛苦,因所到之处,都看到民众所受战争之苦,将士死于无意义之斗争,若为维护国权而牺牲,则何等光荣。”
    • 向父亲沉痛地说反對内戰
  • 「做军人要置生死於度外,要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对此,学良一生不敢有忘,早把生死视同平常。军人叛变是死罪,但我却活了下来。40年失去自由是公平的。」
    • 父親訓誡
  • 「對於聖經,讀之不感興趣。」[33]:44
    • 1937年1月5日日記
  • 「我有兩個長官,一個是蔣總統,一個是我父親。我對這兩個長官,我批评他们两人:我父亲这人,有雄才,大略不如蒋介公;介公啊,我认为介公有大略,雄才不如我父亲。一个是有雄才,一个是有大略。」[34]
    • 對蔣和父親之批評
  • 「共產黨歡迎我幹什麼?歡迎我回大陸,文化大革命呀?我們奉天吶,有一句土話:『貓給耗子舔鼻梁骨。』沒安好心!」[35]
    • 喜京劇好字畫
  • “蔣經國就不同,所以我可以說,到台灣以后,要不是蔣經國,蔣介石就沒有了,現在也是沒有了。”[33]:27
  • 「介石沒有中心思想,他的中心思想就是他自己,(我)本來很尊重蔣先生,但后來不尊重,因蔣先生完全是自我主義。」[33]:27-28
  • 「蔣先生什麼都沒有,蔣經國還留下點東西,蔣先生留下什麼?沒有。」[33]:29
  • 「蔣先生後來的思想很近似袁世凱,可是沒有袁世凱那麼大的魄力。袁世凱想當皇帝,他也想當皇帝,(但)袁還是個人物。」[33]:29
  • 「那大概都是國民党寫出來的,要說蔣經國對台灣有貢獻,我承認。蔣先生有什么貢獻?」[36]
    • 訪問者提到:「我們在可大圖書館看見很多書,是說蔣先生對台灣的貢獻。」
  • “蔣介石就是李宗仁說的那個樣子,一點不錯。”[1]:38-39
    • 讀過《李宗仁回憶錄》後,同意李對蔣的評價
  • 「失敗」、「無雄才」、「喜用特務」、「量窄」、「抓權不放,一句話,能做皇帝他就做皇帝了」[1]:42
    • 1989年復活節,在王一方(王新衡子)家喝了酒,在書房中批評得蔣很凶
  • 「若蔣先生要這樣罵我,我真會把軍衣脫下來就走。所以我看不起何應欽。」[33]:32[36]
    • 王新衡嘗對张学良說,蔣介石不用人才,只用奴才,张学良說何應欽就是一個奴才。有一次蔣介石曾經責備何應欽:「你把軍服脫下來,你走。」何不敢走。
  • 「周恩來的人好厲害,他們都控制住了,連我的部下、楊虎城的部下都听他的,他說出的話很有理。這個人好厲害,不但會講,也能處置事情,是我佩服的一個人。」[33]:33
  • 毛澤東,我不瞭解,不能妄加評論。但周恩來是個偉大人物、了不起的人物。」[36]
    • 對舊部呂正操說
  • 「我几十年失去自由是应该的。如果我是蒋介石,我会枪毙了张学良,因为这是背叛啊!但蒋先生让我活下来,这是蒋先生的宽大。我一生最痛苦的事是蒋先生杀了杨虎城,因为应该杀的是我。」
  • “(蒋先生)把民众的力量看得不高,估计得低,骂我‘失败主义’,我说:‘我们要考虑,我们自个儿为什么这么大的力量不能把它消灭了?你消灭不了,应联合他。’”[37]
    • 关于中国共产党
  • “蒋先生在信里让你跟我商量,蒋先生要给我下命令,那我没法子,那我就打。你为什么不给我下命令?你既然这个事情让我自个儿自动,我不干。你真要打,那我打。你不介入,让我敷衍一下子,舍掉我(那我不干)。让我的部下打一下,让我的部下拿生命来换你们的政治生命?我张学良从来没有靠牺牲我部下的生命,来换取我的政治生命。为这事,你中央政府也好,你也好,都别来找我!”[38]
    • 对汪精衛说

晚年自述摘录[编辑]

张学良晚年曾接受过几次访问,澄清一些争论已久的历史问题。根据张学良遗嘱,哥伦比亚大学在他死后,也公布张学良自述材料。以下几句自白较关键:

  • “东北人有优点,但毛病也很多,鲁莽,好冲动,捅漏子,我正是这种性格,而且人家让我捅一个娄子,我一定捅俩。”
  • “彼(杨虎城)不过陪衬而已”,“(后悔)搭了这个伙计(杨虎城)”,“西北军简直没用”,“(令我)伤心极了”
  • “我不研究明史了。”
傅问:“那改研究什么学问?”
张学良卖了一阵关子后,顽皮地笑说:“研究女人。”
  • 另一次,傅问张学良,当年在东北除了原配于凤至和赵四小姐,另外是否还有两位姨太太
张的回答是:“不止不止,当年我的女朋友最多有十二个!”
傅继续问:“那里头您最喜欢的,是不是赵四小姐?”
张竟然说:“不是不是 !她是对我最好的,但不是我最爱的。我最爱的在纽约。”
  • “为什么共产党剿不完,就是因为中共有人民支持,我们(指自己和蔣中正)不得民心。”[39]
    • 敬佩中国共产党长征
  • “我可以说我就是共产党,我同情他们,不但同情他们,我拥护他们,这是真正我内心……”[40]
    • 关于中国共产党

參考資料[编辑]

  1. 1.0 1.1 1.2 1.3 郭冠英:〈笑語燈前老少儒——追著張學良的歷史奧運〉,刊《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版
  2.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21頁
  3.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5頁
  4.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5頁
  5.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7頁
  6.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8頁
  7.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9頁
  8. 张学良秘书王卓然日记,刊王朝柱:《张学良和蒋介石》,台湾国际村文库书店,93年
  9. 張學良訪問集
  10. 《百姓》半月刊,香港,1994年5月1日
  11.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89頁
  12.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89頁
  13.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89-290頁
  14.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0頁
  15.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0頁
  16.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0頁
  17.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0頁
  18.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2頁
  19.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11頁
  20.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13-314頁
  21. 《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第1194頁
  22. 《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第1142頁
  23. 原刊王卓然:《張學良到底是個怎樣人?〉,北平,1937年,第3頁,見唐德剛:〈敬悼張學良將軍「舊」詩二十首〉,刊《明報月刊》第三十六卷第十一期,香港:明報雜誌有限公司,2001年11月
  24.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11頁
  25. 《大公報》,上海,1947年5月22日
  26. 唐德剛:〈張學良自述的是是非非〉,刊《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1頁
  27.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113頁
  28.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114頁
  29.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114頁
  30.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118頁
  31.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08頁
  32. 司馬桑敦:〈張學良和西安事變懺悔錄〉,香港明報雜誌有限公司,《明報月刊》第三十三期,第50頁
  33.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林博文著,《張學良、宋子文檔案大揭秘》,台北:時報文化,2007年12月,ISBN 978-957-13-4772-1
  34.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87頁
  35.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31頁
  36. 36.0 36.1 36.2 美哥倫比亞大學公布張學良口述歷史及文物
  37. 张学良接受采访视频《张学良感叹:只有共产党能带军队走长征》
  38. 张学良品评人物:看不起吴佩孚敬佩汪精卫
  39. 张学良接受采访视频《张学良感叹:只有共产党能带军队走长征》
  40. 张学良接受采访视频《张学良感叹:只有共产党能带军队走长征》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