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莎·盧森堡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由,如果仅限于政府的拥趸、某党的党员,那么无论其人数之众,这样的自由都不是自由。自由始终是异议者的自由。

罗莎·卢森堡(德语:Rosa Luxemburg,波兰语:Róża Luksemburg,1871年3月5日-1919年1月15日)是德国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社会主义哲学家及革命家。德国共产党的奠基人之一。

语录[编辑]

  • 要实现社会民主主义的自律,不能仅仅把资产阶级的权威换成一个社会主义“中央委员会”的权威。工人阶级这种自由的自律,不是来自资本主义国家强加的纪律,而是源于对过去顺从习性的彻底否定。
  • 资产阶级的主导当然有历史的必然性,但工人阶级的兴起亦有之。资本是历史的必然,其掘墓人——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也是。
  • 公共控制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不然经验只会在新政权的官员内部交流,使得腐败不可避免(列宁语)。要实现生活中的社会主义,就需要转变群众被几世纪的资产阶级统治而腐蚀的灵魂。要以社会的直觉替代自私的直觉,以群众倡议替代遵守惯性,还需要战胜一切困难的理想主义等等。在这方面没有人比列宁讲得深、谈得多;然而列宁在方法上犯了最大的错误。颁布法令、监工专制、严厉惩罚、恐怖执政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手法。只有最广泛的民主和舆论才能够让公共生活重生。以恐怖执政,只会挫败士气。
  • 自由,如果仅限于政府的拥趸、某党的党员,那么无论其人数之众,这样的自由都不是自由。自由始终指的是是异议者的自由。政治自由的精髓不是“正义”的幻想,而是异议者指导、有益、净化的作用。“自由”要是变成了“特权”,政治自由的运作就会被打破。
  • 没有普选,没有出版、言论、集会的自由,没有自由的意见交锋,全部公共机构的生命就要逐渐灭绝,各自沦为滑稽的戏仿。官僚从中兴起,成为唯一的决定性因素。
    • Paul Froelich, Die Russische Revolution (1940)
  • 领导失灵了。但是领导可以,而且必须,由群众从群众中重新推选。群众是决定性的,群众是磐石,革命将依靠这块磐石取得最后胜利。群众站得高,他们使这次“失败”成为国际社会主义引以为骄傲并从中吸取力量的那些历史失败的一个部分。未来的胜利因此将从这一“失败”中茁壮成长。
    “柏林秩序井然!” 你们这帮愚蠢的奴才!你们的“秩序”是建立在流沙之上的。明天革命将在“磨刀擦枪声中再次兴起”,吹响令你们惊惶失措的号角,宣告:
    我来过,我又来到,我还将重临!
  • 对我们而言,社会主义制度无大小之分,今天我们必须实现那个最起码的。
  • 我们今天站在可怕立场前:究竟是让帝国主义取得胜利、造成所有文化的破坏,还是让社会主义走向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