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莎·盧森堡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自由,如果僅限於政府的擁躉、某黨的黨員,那麼無論其人數之眾,這樣的自由都不是自由。自由始終是異議者的自由。

羅莎·盧森堡(德語:Rosa Luxemburg,波蘭語:Róża Luksemburg,1871年3月5日-1919年1月15日)是德國馬克思主義政治家、社會主義哲學家及革命家。德國共產黨的奠基人之一。

語錄[編輯]

  • 要實現社會民主主義的自律,不能僅僅把資產階級的權威換成一個社會主義「中央委員會」的權威。工人階級這種自由的自律,不是來自資本主義國家強加的紀律,而是源於對過去順從習性的徹底否定。
  • 資產階級的主導當然有歷史的必然性,但工人階級的興起亦有之。資本是歷史的必然,其掘墓人——社會主義無產階級——也是。
  • 公共控制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條件。不然經驗只會在新政權的官員內部交流,使得腐敗不可避免(列寧語)。要實現生活中的社會主義,就需要轉變群眾被幾世紀的資產階級統治而腐蝕的靈魂。要以社會的直覺替代自私的直覺,以群眾倡議替代遵守慣性,還需要戰勝一切困難的理想主義等等。在這方面沒有人比列寧講得深、談得多;然而列寧在方法上犯了最大的錯誤。頒布法令、監工專制、嚴厲懲罰、恐怖執政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手法。只有最廣泛的民主和輿論才能夠讓公共生活重生。以恐怖執政,只會挫敗士氣。
  • 自由,如果僅限於政府的擁躉、某黨的黨員,那麼無論其人數之眾,這樣的自由都不是自由。自由始終指的是是異議者的自由。政治自由的精髓不是「正義」的幻想,而是異議者指導、有益、淨化的作用。「自由」要是變成了「特權」,政治自由的運作就會被打破。
  • 沒有普選,沒有出版、言論、集會的自由,沒有自由的意見交鋒,全部公共機構的生命就要逐漸滅絕,各自淪為滑稽的戲仿。官僚從中興起,成為唯一的決定性因素。
    • Paul Froelich, Die Russische Revolution (1940)
  • 領導失靈了。但是領導可以,而且必須,由群眾從群眾中重新推選。群眾是決定性的,群眾是磐石,革命將依靠這塊磐石取得最後勝利。群眾站得高,他們使這次「失敗」成為國際社會主義引以為驕傲並從中吸取力量的那些歷史失敗的一個部分。未來的勝利因此將從這一「失敗」中茁壯成長。
    「柏林秩序井然!」 你們這幫愚蠢的奴才!你們的「秩序」是建立在流沙之上的。明天革命將在「磨刀擦槍聲中再次興起」,吹響令你們驚惶失措的號角,宣告:
    我來過,我又來到,我還將重臨!
  • 對我們而言,社會主義制度無大小之分,今天我們必須實現那個最起碼的。
  • 我們今天站在可怕立場前:究竟是讓帝國主義取得勝利、造成所有文化的破壞,還是讓社會主義走向勝利。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