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根藤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连根藤(1936年- )生于新北市永和,成功大学机械系毕业,1962年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京都大学航空大学就读。1965年转赴美国布郎大学专攻流体力学。1971年重返京都大学,取得工学博士的学位。留日期间,成为坚定的台湾独立运动者,之后全力投入台湾独立运动的基层扎根工作。

语录[编辑]

描述与批判中华思想[1][编辑]

  • 了解中国之前,必定要先了解什么是中华思想。所谓中华思想,绝不能将之误解为速食面广告,认为那即是中国四千年来文化的菁华。其实,汉民族中心主义的思想,或以汉民族为中心的大一统思想,才是中华思想。这种思想即是中国人以自己为中心的世界观,将世界统合为一的天下大一统、世界大同的观念。
  • 中国人的中华思想,是具有“扩张王道”的使命感,这样就与自认共产主义阵营盟主的苏联之间,怎么也无法平心静气的坐下来谈问题;中国人一提“你们的土地是老子祖先的领地”时,则可以无限地的追溯下去。
  • 对周边国家造成威胁的中华思想传播者──华侨。
  • 中华思想无限制的膨胀,绝不愿遭受箝制或框框的局限,只会主张说某地是我等祖先的土地,但又会说某地并非我国固有领土。
  • 联合国是中华思想的障碍。
  • 科学进步促进国际化,妨碍中华世界的膨胀。
  • 对异文化的需求;导入议会制民主主义(多党政治);由官僚资本主义蜕变;确立重视竞争及效率的合理化经营基盘的自由主义经济;缩小干部(官员)与大众阶级(身份)的差距,这些皆与儒教文化、中华思想格格不入的。这些课题若不得实现,无论经济或社会构造都不可能发展。不谈这些问题的儒教肯定论,是一种不谈本质的假学问。
  • 笔者期待中国由中华思想的诅咒中解脱。因为由脱华才得以与邻国维持和平,才有共存共荣的可能性。在中国好不容易有民主主义及尊重人权之说,这要靠脱华才能生根。若不如此,民主主义也好,人权也好,永远只是画饼充饥。
  • 对中国而言,一个政权一脱离中原本土,便不是“中国”,便是夷狄。这种坚强的铁则,即是中华思想精奥之处。如果这个中华之邦的“中国”可被夷狄或流落夷狄之国拿去胡乱冠用,那么中原的中国,不是要被喧宾夺主,失去“至尊”的地位吗?又如果古时藩属的越南、朝鲜、台湾,甚至东南亚也要肆意冠上中国,那么“神具化”的中国,不是要失去神圣性而毁灭?[2]

“脱华论”摘要[3][编辑]

  • 脱华论的主要目的是要将长期受国民党外来政权透过教育、政令等方法强制灌给台湾人的中华思想,从台湾人的心灵挣脱和解放,让台湾人建立以台湾为主体的思想。它是一种长期的思想革命和运动。脱华论的内涵有文化上的脱华、社会上的脱华和政治上的脱华。
  • 没有脱华的台湾人,有如浮萍一样,易受中国风吹集一隅,脱华以后,台湾人就如莲花化身,根植台湾,不再随风移动。二千三百万的台湾人都成为认同台湾的台湾国民。而自愿融合于台湾的台湾人,就会很自然地成为一个都是原住民子孙的“自然国家”而不是“移民国家”。
  • 台湾是一个多族群的国家,我们“脱华”并不等于“灭华”,只是要脱到台湾人恢复原状,在台湾,“台为主体,华为从体”的阶段而已。
  • 台湾国不应继承中华民国体制。
  • 台湾独立运动是台湾人的“建体制”运动。
  • 今日流行的错误移民史观,使台湾人的认同危机有如浮萍一样,随中国风的吹来而飘扬移动,我们应迫切建立本土史观,让我们的认同像莲花一样,生根于台湾本土,不再随中国风而移动,牢牢地定位台湾而开花结果。
  • 站在台湾二千一百万住民的利益,笔者提倡“一台一金马”模式,即台澎以结束占领状态,成立二千一百万人的新国家,订定新宪法;金马代表新党和保守派的“中华民国”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做国共和谈,就是要将“中华民国”的归“中华民国”,台湾的归台湾,明确划清界线也。
  • 中国问题是中国代表权和国共和解的问题,前者已经解决,后者尚待努力。而台湾问题则是终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当时,蒋介石受联军统帅命令军事占领台湾的占领体制的问题。中国问题与台湾问题不能混在一起。
  • 台湾人民的主要目的是要实现联合国赋与台湾人民的权利,建立台湾国,至于流亡中华民国的处理,台湾人不能犯“小贪”并吞它,流亡中华民国的归属,应尊重统派和金马人民来决定。

相关语录[编辑]

资料出处[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连根藤/著、洪金珠/译,《中国人的真面目》,前卫出版社,1993年6月初版。
  2. 连根藤/著,《脱华论》,前卫出版社,2005年7月初版。
  3. 连根藤/著,《脱华论》,前卫出版社,2005年7月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