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华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董建华(1937年7月7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及第二任行政长官(1997─2005),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政协副主席(2005─)。

语录[编辑]

  • “毫无疑问,法轮功是一个邪教,它的组织很严密,财源很丰富,以及是一个有政治性的组织。它在内地伤害了很多家庭,我们在香港的确要密切注意法轮功,不要让它危害香港社会的安定,亦更加不可以让它危害内地社会的安宁。……香港的法轮功和内地的法轮功是一个教主、一样教条,所以我们要密切注意的。我也想强调一下,其实法轮功不是一个宗教,它自己也这样说,所以其实不涉及宗教自由的任何方面问题。”
出处:2001年6月14日,董建华在立法会的发言。[1]
  • “香港好,国家好;国家好,香港更好。”
出处:董建华的名言之一,回归以来他常将这句说话挂在口边。
  • “从98年起无讲过,即系唔存在啦。”
翻译:“从1998年起没有再提,就是已经不存在了。”
出处:2000年7月接受访问时,被问及八万五建屋计划对香港影响甚巨,会否有所修订时,回应谓已经很久没提过八万五。
  • “总之四面受到批评时,我就知道这件事做对了!四面受到批评,表示所走的路是对的,无事!”
出处:2002年2月7日,回应民主党杨森指他偏帮工商界的批评他。
  • “李议员我唔同意,你唱衰左香港六年啦,继续唱衰啦!”
翻译:李柱铭议员我不同意。你已经说香港坏话六年了,你继续去说吧。
出处:2003年5月15日,发生梁锦松涉嫌偷步在加税前买车事件后,李柱铭于立法会质问董建华“就我所知,在香港做生意的商人,对于特首你在现在仍然起用这名财政司司长,是个大笑话,你同不同意”后,董建华的回应。
  • “香港回归了六年、我担任行政长官六年、你们唱衰了香港六年、谩骂了特区政府六年、否定了一国两制六年、无所不用其极的骂我骂了六年。面对你们的谩骂,我可以容忍,但我想你们知道这些谩骂不会动摇我为香港市民服务的决心。我觉得我有责任要为你们作个劝解。四个字:‘与时并进’。因为时代已经改变,如果你们不拥抱新的时代,时代就会抛弃你们。”
出处:2003年5月15日,梁耀忠议员不同意特首指李柱铭“唱衰”香港一说,表示有麝自然香,好的东西自然会受欢迎、被接纳和尊重,并不需要害怕有甚么人去“唱衰”时,董建华的回应。
  • “咁肤浅嘅?”
翻译:这么肤浅?
出处:2003年5月15日,立法会议员陈伟业质问董建华,指中央在SARS事件一开始便大刀阔斧,有官员更被免职,但董却指在处理SARS事件上无人需要受处分,是否不同意中央在此事上的处理手法,董建华的回应。

在2003年的答问大会当时被司徒华请教他肤浅和naive有何分别,董建华就回应时说出:“我唔知系你嘅中文好过我,定我嘅英文好过你,naive同肤浅唔系相同㖞!”,“教你就唔敢当......一个天真嘅人呢就好naive架下,一个肤浅嘅人就好肤浅。”[2]

  • “唔会理会啲低级趣味嘅嘢。”
翻译:不会理会低级趣味的东西。
出处:被记者问及香港电台电视节目头条新闻揶揄他的施政报告未能纾解民困,董建华的回应。
  • “对于白宫发表的那些话……我的看法是──因为我对美国政府都有相当了解──(她们是)很容易被误导的!”
出处:董建华被议员质询为何对外国政府表达关于23条的关注时采轻蔑态度的回应。
  • “我嗰身体好重要!”
  • “早晨!”
翻译:早安!
出处:2003年7月1日五十万人大游行后,之后三天的上班时间,面对传媒提问的唯一回应。
  • “昨晚行政会议通过将23条二读押后,这是政府对市民意见的重视。”
出处:五十万人大游行后,政府本来想稍作修订如期通过,惹来极大争议,但及后行政会议成员田北俊辞职及自由党公开反对,令在当时体制之下,法案势必无法通过。高官连夜开会后,董建华于是说。
  • “如果我决定退下来,这是一个很容易作的决定。但如果要留下,是很艰难的,要有勇气、要有更大的付出。”
出处:2003年,在记者会上对于被部份巿民要求下台时的回应。
  • “尽量避免给国家添烦添乱。”
出处:发表于2004年施政报告
  • “对唔住,果个讲稿机坏咗!”(对不起,那个讲稿显示器坏了!)
    • “俾我继续读落去。”(让我继续讲下去。)
    • “好似喺旧时屋企睇电视睇睇吓冇咗画面一样。”(好像小时候在家看电视,在看的途中没了画面一样。)
    • “系咪立法会的经费唔够呀?”(是否立法会的经费不足够?)
出处:在立法会发表2005年施政报告时的小插曲。
  • “我知道你哋关心好多问题,喺适当时候会向大家交代。”
翻译:我知道你们关心很多问题,在适当的时候会向大家交代。
出处:2005年3月2日,董建华抵达北京准备出席人大政协两会时,就当时的辞职传闻作出的回应。
  • “我企得耐只脚会好痛。”
  • “对于政协的工作,甚或政协副主席的工作,我觉得我的健康状况,在休息一段时间后,是可以承受的。”
出处:2005年3月10日,董建华在宣布辞职的记者会上,被问及既然是因健康理由辞职,何以又能当政协的工作时的回应。
  • “香港的确好自由嘅,我可唔可以建议咁样:如果你有嘢要同我讲嘅,我事后同你约个时间好唔好?同你哋详细倾啦。……呢位女士,我听到喇,你讲生果金嘅事,我阵间同你倾丫,好唔好?”
翻译:香港的确是很自由的。我可否这样建议:如果你有话要跟我说,我事后跟你约个时间好吗?跟你们详细的谈。……这位女士,我听到(你的抗议)了,你在说高龄津贴(“生果金”)的问题,我待会跟你谈吧,好吗?
出处:2007年12月6日,董建华在香港中文大学接受荣誉法学博士后致辞,被示威人士抗议声打断其发言时的回应。
  • “贵姓呀,陈生?”
出处:2015年1月20日,董建华举行记者会时的发言。

参看[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