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和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栖栖的中间 / 我每想到了我自己 / 问所为的是什么事 / 于世间宁无辜负。

赖和(台罗:Luā Hô;1894年5月28日-1943年1月31日),台湾日治时期台中州彰化市人(今彰化),为一位医师作家,被后世喻为台湾现代文学之父。

个人名言[编辑]

反抗强权[1][编辑]

  • 世间未许权存在,勇士当为义斗争。--〈吾人〉
  • 美丽岛上经 / 散播了无限种子 / 自由的花、平等的树 / 专待我们热血来 / 培养起。--〈代诸同志赠林呈禄先生〉
  • 有力者们啊!/ 尔是夸耀著什么?/ “知识啦,学问啦”/ 那不过是虚花的装饰品 / 只够利用它 / 坚固地位 满足奢望 / 保持己如幻如梦如泡如电的光荣 / 自问可看著自己生命么?--〈有力者〉
  • 压迫孕育反逆 / 反逆产生压迫 / 压迫是人人厌憎 / 反逆得多数同情 / 反逆是人类自然的冲动 / …… / 须知反逆得到胜利时 / 社会才能进步改革。--〈压迫反逆〉
  • 使我们汗有得流,/ 使我们血有处滴,/ 这就是说──强者们!/ 慈善同情的发露。/ 怜悯惠赐的恩泽!--〈觉悟下的牺牲〉
  • 兄弟们来!/ 来!舍此一身和他一拼, / 我们处在这样环境,/ 只是偷生有什么路用,/ 眼前的幸福虽享不到,/ 也须为著子孙斗争。--〈南国哀歌〉
  • 但所谓法律者,原是人的造作,不是神──自然──的意思,那就不是完全神圣的东西了,况使这法律能保有它相当的尊严和威力,是那所谓强权,强权的后盾就是暴力,暴力又是根据在人的贪欲之上。而在运用执行这法律,原是被创造未完全的人,犹其是那些强有力者,所有强有力者只是支配欲和占有欲的发动。--一则未命名的短文。

感叹人生[2][编辑]

  • 唉!寂寞的人生 / 寂寞得 / 似沙漠上的孤客 / 这句经谁说过的话 / 忽回到我善忘的记忆 / 在纷扰扰的人世间 / 我尽在孤独萧瑟 / 像徘徊在沙漠中 / 找不到行过人的踪迹。--〈寂寞的人生〉之一
  • 我为什么?/ 甘做那金钱奴隶 / 牛马劳人 / 日日奔驰役使──跳不出── / 十毒世界,万恶迷津 / 被那名缰利锁 / 梏丧了生来的美德天真。--〈感诗〉
  • 为什么?有的人辛苦劳力!/ 没得片时休息,/ 那安逸的人们, / 竟容易地,清闲,快乐, / 以生以息,/ 使我怀疑、烦闷、愤怒、不平! / 可是工作劳动里,一天挨似一天,/ 这心境终归冷静。/ 怎奈日轮的运行 / 不为我少缓一步,/ 赐我无须工作的片刻,/ 得从事于生存外的劳力。--〈现代生活的片影〉
  • 人世间 / 都说著生的幸福 / 奈多数人们 / 尽彀受生的束缚,这可不是社会罪恶 / 教士们虽赞美死的快乐 / 但是到了那个时候 /人们已别的没有希望了 / 思想至此吾不禁为人们放声大哭。--〈生的苦痛〉
  • 在生的长途上 / 多数的人们赤条条 / 略无遮庇 / 可是火热的日轮 / 红赫赫高悬头上 / 要有什么去处能容我暂避?--〈日伞〉
  • 在栖栖的中间 / 我每想到了我自己 / 问所为的是什么事 / 于世间宁无辜负。--〈生活〉
  • 统我的一生──到现在,完全被过年和金钱所捉弄,大概到我生的末日也还是这样罢。思想中只感觉年岁的川流,不断地逝去,梦寐中也只见得金钱的宝光,在闪烁地放亮。既不能把它俩,由我的生的行程中,将脑髓里驱逐,只有乘著履端初吉,捧出满腔诚意,拜倒在岁星和财神宝座之下而已。--〈忘不了的过年〉
  • 向来我总嫌恶古人多事,创设历法,使世人多一层麻烦,一样是一日的日,怎样制限过去的几日为年,教人有岁月易逝的慨叹,年华垂暮的悲哀。但是近年渐渐认得他的必要性的存在了,对著这无穷的生的旅路,量取相当间隔,建立路标,创设驿站,来给赶路的人,做行程的计算,供疲劳的休息,这是自然所要求的必须的设施。--〈随笔〉

亲情[编辑]

  • 生命的烛不断地燃著 / 照耀著生的光 / 勿教运命的风吹息 / 那儿子!就是永远的明灯。--〈生命〉
  • 儿子的可爱 / 是做过父亲的谁都经验来 / 只是爱他的可爱 / 别没有什么期待 / 不望他来显扬父母 / 不望他来光大门楣 / 却也不晓得可爱在什么所在 / 只是爱他的可爱。--一首未命名的新诗

史观[编辑]

  • 旗中黄虎尚如生,国建共和怎不成。天与台湾原独立,我疑记载欠分明。--〈台湾通史十首〉之七

其他[编辑]

  • 中国艺术衰颓的原因,是在他的至上理想,只专一的在过去内去找寻,而不在生机较高的未来中去找寻──尊礼传统之高如尊礼宗教的教义──繁富的想像力让位于鲁钝的智能,粗疏的形式代替了活动的生活,规律和经典代替了创造力。--一则未命名的短文。
  • 六个年间受过学校教育的熏陶,到现在没有一些影响留在我的脑中,所谓教育的恩惠,那是什么?是不是一等国民的夸耀就胚胎在学校里?绝对服从的品性是受自教育?--〈无聊的回忆〉

小说人物的名言[3][编辑]

  • “僧寮闲话”的和尚:“哈哈!汝是以服从为美德的善良民?这话怕不敢听。现大千界里,有何法律?但有维持特别阶级之工具而已,亦不过一种力的表现罢。”--和尚坦率地向小说里的“我”与友人,道出自己对“法律”的看法。
  • “不幸之卖油炸桧的”的日人警官:“汝这该死小畜生,只顾大呼小叫,不管人家正在温睡的时候,把人家搅醒!”--只因自己被叫卖声吵醒,就将那位卖油条的可怜小孩强拉到派出所;日人警官不但打了孩子两个耳光,还要对方叩头谢恩,展现强横不讲理的心态。
  • “一杆‘称仔’”的主角秦得参:“人不像个人,畜生,谁愿意做。这是什么世间?活著倒不若死了快乐。”--决定与日人巡警同归于尽的前一天晚上,秦得参的独白。
  • “新时代青年的一面”的主角--一位杀害日人巡警的台湾人留日学生:“现在汝们所谓法不是汝们做的保护汝们一部份的人的吗,所谓神圣这样若是能无私地公正执行也还说的过去,汝们在法的后面,不是还受到一种力的支配吗?汝们敢立誓吗?汝们能无污了司法的神圣吗?简直在服务罪恶的底下,所以我没有辩论,虽不服,不该服也不能服,所以也就服了。”--在法庭上,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并与法官争论。
  • “补大人”的主角母亲:“大家!请听看咧,世间竟有这样道理?说在家里才是我的儿子,到衙门作一个什么狗官来,就是什么……就可用职权来打母亲了。你们听见没有?世间竟有这样道理!什么官吏的威严要紧,打母亲不算什么,噫!衙门竟会这样无天无地……”--主角为了维护警察的威严,竟当众打了母亲一个巴掌。被打的母亲跑去官厅理论,却讨不到应有的公道。小说间接表现台人巡警作威作福,以及粗暴执行勤务的心态。

注释及语录出处[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赖和/著,《赖和全集 新诗散文卷》,台北市:前卫出版社,2000年。
  2. 赖和/著,《赖和全集 新诗散文卷》,台北市:前卫出版社,2000年。
  3. 赖和/著,《赖和全集 小说卷》,台北市:前卫出版社,2000年。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电视剧对白 - 游戏台词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