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南榕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郑南榕(1947年9月12日-1989年4月7日),台湾的政治评论家、政论杂志出版家、以及政治运动人士。

名言[编辑]

  • “这个世代,有财的人想离开台湾,有才如李敖之流也想离开台湾,真是时代大悲剧。财、才不缺的李敖先生,应该挺身出来,以心作则,阻挡这种悲剧的潮流。”(郑南榕,〈李敖,不要走!〉,《政治家》第25期第24页,1982年3月16日。)
  • “争取100%自由!”(1984年3月12日,《自由时代》创刊号封底,在黑色背景上,以白色粗黑体标示的口号。)
  • “All the news without fear or favor.(新闻无畏,消息无偏。)” (郑南榕创办《自由时代》杂志的新闻理念。)
  • “鹰派之道无他,‘永不屈服’而已。”(郑南榕,〈我们要“金大中规格”:从康宁祥回国论党外政治规格〉,《民主天地》周刊第6期(《自由时代》系列总号第48号)第1页,1985年。)
  • “党外不是没有能力组党,也不是没有群众可以组党。党外不能组党的原因只有一个:不敢组党,怕国民党动手抓人。”(郑南榕,〈岂容千呼万唤不组党〉,《民主天地》周刊第13期(《自由时代》系列总号第64号)第1页,1985年5月27日。)
  • “立即组党!毫无犹豫地组党!先找到二百名不怕死的人当发起人,我也愿为那二百志士之一。国民党抓去一个,就补齐一个;抓去十个,就补足十个;二百个统统抓走,重新再找二百个。什么叫做民主的斗士?这样就是!”(郑南榕,〈有热血,有胆气,就组党;呼应施明德的绝食呼吁〉,《民主天地》周刊第18期(《自由时代》系列总号第69号)第1页,1985年7月1日。)
  • “假如我们不能一蹴而得民主,我们至少可以先追求公义和人道。”(《自由时代》第97期,1985年12月2日。)
  • “我们是小国小民,但是我们是好国好民。”(1987年1月23日,郑南榕狱中日记。)
  • “我叫做郑南榕,我主张台湾独立。”(1987年4月16日,郑南榕在台北市立金华国民中学演讲。)
  • “国民党只能抓到我的尸体,不能抓到我的人。”(1989年1月27日,郑南榕自囚于《自由时代》总编辑室时所言。)
  • “人民只能要求强有力的反对力量,运动各种抗争方式,压迫国民党俯首认罪;以选票护送反对者进入议堂问政,只是抗争方式之一而已。问题就在于:人们希望这些反对者在议堂里做什么?以台湾这种无限扭曲的体制,期待他们和国民党和衷论政,将社会一切纷争导入议书论辩,根本是危险的想法。公职本是特权人物,入则官员列询,出则百姓鼓掌,月俸优渥,媒体捧场;如果选民不给他们施加压力,他们很快便会自我调配出双重身段,在国民党的官场与台湾人民的问政说明会上两相得意。依台湾现势,人民本应支持‘街头’、督促‘议会’;如果排斥‘街头’、拥护‘议会’,又不要求反对者以有效手段改革国民党的议会体制,那只有期待反对者成为政治花瓶、或成为讲反对语言的贪污特权者。”(郑南榕,〈不要让民进党的形象赔在投机份子手中的警讯〉,1989年1月28日。)
  • “民进党组成份子复杂,政治理念也颇有歧异,但是以国民党为共同敌人则是毫无疑义的;因此从事反对运动的人,理应旗帜鲜明,与国民党划清界限。如果有人打著民进党的旗号,与国民党私相授受,这是该党大可警醒的讯号;如果该党继续不分青红皂白让投机分子混下去,那么该党最后必然减低理想色彩,迟早会被支持它的人民生厌!”(郑南榕,〈不要让民进党的形象赔在投机份子手中的警讯〉,1989年1月28日。)
  • “我是一个一流主义者,对于人生的不清不楚,深觉痛苦。”[来源请求]

相关词条[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