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南榕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鄭南榕(1947年9月12日-1989年4月7日),台灣的政治評論家、政論雜誌出版家、以及政治運動人士。

名言[編輯]

  • 「這個世代,有財的人想離開台灣,有才如李敖之流也想離開台灣,真是時代大悲劇。財、才不缺的李敖先生,應該挺身出來,以心作則,阻擋這種悲劇的潮流。」(鄭南榕,〈李敖,不要走!〉,《政治家》第25期第24頁,1982年3月16日。)
  • 「爭取100%自由!」(1984年3月12日,《自由時代》創刊號封底,在黑色背景上,以白色粗黑體標示的口號。)
  • 「All the news without fear or favor.(新聞無畏,消息無偏。)」 (鄭南榕創辦《自由時代》雜誌的新聞理念。)
  • 「鷹派之道無他,『永不屈服』而已。」(鄭南榕,〈我們要「金大中規格」:從康寧祥回國論黨外政治規格〉,《民主天地》週刊第6期(《自由時代》系列總號第48號)第1頁,1985年。)
  • 「黨外不是沒有能力組黨,也不是沒有群眾可以組黨。黨外不能組黨的原因只有一個:不敢組黨,怕國民黨動手抓人。」(鄭南榕,〈豈容千呼萬喚不組黨〉,《民主天地》週刊第13期(《自由時代》系列總號第64號)第1頁,1985年5月27日。)
  • 「立即組黨!毫無猶豫地組黨!先找到二百名不怕死的人當發起人,我也願為那二百志士之一。國民黨抓去一個,就補齊一個;抓去十個,就補足十個;二百個統統抓走,重新再找二百個。什麼叫做民主的鬥士?這樣就是!」(鄭南榕,〈有熱血,有膽氣,就組黨;呼應施明德的絕食呼籲〉,《民主天地》週刊第18期(《自由時代》系列總號第69號)第1頁,1985年7月1日。)
  • 「假如我們不能一蹴而得民主,我們至少可以先追求公義和人道。」(《自由時代》第97期,1985年12月2日。)
  • 「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1987年1月23日,鄭南榕獄中日記。)
  • 「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1987年4月16日,鄭南榕在台北市立金華國民中學演講。)
  • 「國民黨只能抓到我的屍體,不能抓到我的人。」(1989年1月27日,鄭南榕自囚於《自由時代》總編輯室時所言。)
  • 「人民只能要求強有力的反對力量,運動各種抗爭方式,壓迫國民黨俯首認罪;以選票護送反對者進入議堂問政,只是抗爭方式之一而已。問題就在於:人們希望這些反對者在議堂裡做什麼?以台灣這種無限扭曲的體制,期待他們和國民黨和衷論政,將社會一切紛爭導入議書論辯,根本是危險的想法。公職本是特權人物,入則官員列詢,出則百姓鼓掌,月俸優渥,媒體捧場;如果選民不給他們施加壓力,他們很快便會自我調配出雙重身段,在國民黨的官場與台灣人民的問政說明會上兩相得意。依台灣現勢,人民本應支持『街頭』、督促『議會』;如果排斥『街頭』、擁護『議會』,又不要求反對者以有效手段改革國民黨的議會體制,那只有期待反對者成為政治花瓶、或成為講反對語言的貪污特權者。」(鄭南榕,〈不要讓民進黨的形象賠在投機份子手中的警訊〉,1989年1月28日。)
  • 「民進黨組成份子複雜,政治理念也頗有歧異,但是以國民黨為共同敵人則是毫無疑義的;因此從事反對運動的人,理應旗幟鮮明,與國民黨劃清界限。如果有人打著民進黨的旗號,與國民黨私相授受,這是該黨大可警醒的訊號;如果該黨繼續不分青紅皂白讓投機分子混下去,那麼該黨最後必然減低理想色彩,遲早會被支持它的人民生厭!」(鄭南榕,〈不要讓民進黨的形象賠在投機份子手中的警訊〉,1989年1月28日。)
  • 「我是一個一流主義者,對於人生的不清不楚,深覺痛苦。」[來源請求]

相關詞條[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鏈接: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對白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