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文元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姚文元(1931年1月12日-2005年12月23日),浙江諸暨姚公埠人,所謂「四人幫」成員之一。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文化革命小組成員。

語錄[編輯]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1][編輯]

  • 農民階級同地主階級的矛盾是封建社會的根本矛盾,階級鬥爭的尖銳化,必然會影響地主階級內部各個階層的相互關係。在土地絕大部分為地主占有的情況下,官僚地主要繼續兼併土地,不能不把對象集中到中小地主,以及「倩人耕作」的「富家」即「富農」(又叫「上農」)身上,因而地主階級內部矛盾也尖銳起來。同時,由於官僚地主隱匿了大批不交稅的土地,獨占剝削果實,封建皇朝的財政十分困難,「帑藏匱竭」,一部分在朝的官吏不斷要求查田,要求限制「皇莊」和其他莊田,限制繼續兼併中小地主的「民田」。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海瑞下的結論是:「為富不仁,人心同憤」,這個「同憤」,就是指中小地主、富農以及代表他們利益的知識分子對大地主兼併的共同的政治態度。當戴鳳翔這個江南大地主的代言人攻擊海瑞縱容「刁徒」時,海瑞就用上述材料證明他的「退田」是以這些人的呼聲為基礎的。看來,海瑞的話符合事實。他的「退田」,反映了這些「民產漸消」的中小地主和富農的共同要求,也為了緩和地主階級內部矛盾以及廣大農民同地主階級之間越來越尖銳的階級矛盾,有利於增加賦稅收入,解決朝廷的財政困難。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明明是為了「止」民風的「刁險」,是為了地主階級不致在越來越尖銳的階級鬥爭中被打倒,是為了徐階「百年後得安靜」,哪裡是什麼徵求貧農意見而解決「徐家佃戶」的土地問題!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海瑞從來沒有想從根本上解決農民同地主之間的矛盾。他只是想緩和這個矛盾。海瑞自己就說過:「以下奉上,義不可缺,為之損益調停,使可久行」。坦率地說明了他做的是「損益調停」的工作,目的是把大地主的剝削限制在不妨礙地主階級根本利益的法定範圍之內,削弱農民的反抗,使「以下奉上」的封建剝削可以「久行」。他再三再四要農民服從封建統治,遵守「禮義」,「毋作強賊」,對已產生的農民暴動,他主張雙管齊下,「用兵安民,並行不悖」。他反對最反動的大地主,目的並不是削弱地主的土地所有制,而是鞏固地主的土地所有制,鞏固地主對農民的統治,鞏固明皇朝政權。這是封建統治階級各個集團、各個派別的共同利益,也是地主階級的「長遠利益」所在。把海瑞寫成農民利益的代表,這是混淆了敵我,抹殺了地主階級專政的本質,美化了地主階級。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抓徐階兒子這件事,性質上是高拱乘機報復,執行者也是另外的官僚,同海瑞不相干。嚴嵩垮了之後,徐階、高拱、張居正之間進行過長期的奪權鬥爭。把內閣中不同政治集團的傾軋,硬移到海瑞身上,變成海瑞「站在窮農民一邊」去「平民憤」,這不是違背了基本的歷史事實嗎?吳晗同志明明知道歷史上「徐階的兒子只被判處充軍」,但為了極力美化海瑞,仍舊要這樣寫,這說明他為了塑造自己理想的英雄,是不惜改寫歷史的!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海瑞也不是象戲裡寫得那樣「民主」。相反,他認為「江南民風刁偽」,「百端架誣,蓋不啻十狀而九」。他自言對付「刁訟」的辦法是「衙門前嘗不絕七八人枷號,又先痛打夾苦之」,認為這是好經驗。海瑞在《興革條例》中談到「疑獄」時還說過:「事在爭言貌,與其屈鄉宦,寧屈小民,以存體也。」下有小注曰:「鄉宦小民有貴賤之別,故曰存體。」為保護「貴賤之別」可以「寧屈小民」,這是地主階級專政反動本質的表現。現在硬說海瑞如何民主,甚至會向農民請求「指教」,這豈不是把海瑞的政治立場給顛倒過來了!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這是一個用資產階級觀點改造過的人物。歷史劇需要藝術加工,需要再創造,我們並不要求新編歷史劇的細節都同歷史一樣,但必須要求在人物的階級立場、階級關係上符合歷史真實。儘管吳晗同志曾經說過歷史劇要「力求其比較符合於歷史真實,不許可有歪曲,臆造」?,然而事實勝於雄辯,這個新編歷史劇中海瑞的形象已經同合理想象和典型概括沒有什麼關係,只能屬於「歪曲,臆造」和「借古諷今」的範圍了。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階級鬥爭的進程告訴我們:無論海瑞或海瑞以後的封建官吏,都無法使已經腐朽沒落的明皇朝恢復青春,更無法緩和農民仇恨的烈火。海瑞之後,松江農民依舊受着重重殘酷的壓迫和剝削,兼併、逃亡繼續發展,階級矛盾繼續尖銳化。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我們知道,國家是階級鬥爭的工具,是一個階級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機關。沒有什麼非階級的、超階級的國家。這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對待國家問題的基本觀點。從這種觀點出發,就不能不承認,封建國家是地主階級對農民實行專政的工具。封建國家的法律、法庭和執行統治權力的官吏,包括「清官」、「好官」在內,只能是地主階級專政的工具,而決不可能是超階級的,決不可能是既為統治階級又為被統治階級服務的工具。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當然,由於地主階級內部存在各種階層和集團,由於階級鬥爭形勢的變化,他們之間在這個或那個問題上,在對待大地主、中小地主和富農利益的態度上,在壓迫農民的程度和方法上,會有區別,有鬥爭。但是,從根本上說,這種鬥爭的實質決不可能超越維護地主階級專政的範圍。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能把這種地主階級內部鬥爭歪曲成農民同地主之間的階級鬥爭。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這種現象迷惑過不少沒有政治鬥爭經驗的農民,使他們看不清「清官」的階級面貌,看不清封建國家和封建法庭的階級本質,地主階級也經常利用這種現象來麻痹農民的覺悟,把「清官」當作掩蓋階級統治本質的工具,當作配合武裝鎮壓、對農民進行階級鬥爭的重要手段。《明史》上就記載過地主階級派出「清官」作為緩兵之計,然後把起義農民一舉消滅的事?。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顯然,在《海瑞罷官》的作者看來,階級鬥爭不是推動歷史前進的動力,「清官」才是推動歷史的動力;人民群眾不需要自己起來解放自己,只要等待有某一個「清官」大老爺的恩賜就立刻能得到「好日子」。這樣,戲中就把作為地主階級專政工具的「清官」和法律、法庭,統統美化成了離開地主階級專政而獨立存在的超階級的東西,宣揚了被壓迫人民不需要革命,不需要經過任何嚴重鬥爭,不需要打碎舊的國家機器,只要向「清官」卑躬屈膝地叩頭,實行封建皇朝的「王法」,就能把貪官污吏一掃而光,就能求來「好光景」。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所謂「清官」「平冤獄」之類,作為國家問題的一部分,恐怕是被地主資產階級弄得特別混亂的問題,成了毒害人民思想的一種迷信。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有責任揭露這種假象,破除這種迷信。《海瑞罷官》恰恰相反,它不但不去破除這種迷信,而且在新編歷史劇的名義下百般地美化地主階級官吏、法庭、法律,加深這種迷信。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自從人類社會有階級和國家以來,世界上就沒有出現過「大老爺為民作主」的事情。在中國,不但地主階級改良派,就是資產階級民主派也從來沒有給農民帶來什麼「好日子」。只有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偉大革命徹底打碎了地主資產階級的國家機器,建立了以無產階級為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才解決了江南和全國農民的「土地」「衣飯」問題。這畢竟是任何人都無法推翻的鐵的事實。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封建皇朝很懂得海瑞是地主階級利益忠心的保衛者。這是海瑞的階級本質,是海瑞全部行動的出發點和歸宿。象吳晗同志那樣,把海瑞描寫成農民利益的代表,說什麼海瑞「愛護人民,一切為老百姓着想」,他是「為了人民的利益」而鬥爭?,甚至把他說成是「不怕封建官僚勢力」的英雄,這是徹底歪曲了海瑞的階級面貌的。明皇朝歌頌海瑞「保民如子」,吳晗同志則說他「一切為老百姓着想」,請問兩者到底還有什麼區別呢?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這種誇大連海瑞自己的話也不符合。至於出喪的描述,我們只要想一想:在解放以前,廣大貧苦農民在地主階級殘酷剝削下,窮得連衣服都穿不上,許多農民幾代人穿一件破衣裳,自己家裡死了親人都沒有喪服穿,就知道那時候能穿體體面面的「白衣冠」來路祭的人,決不是貧農,決不是吳晗同志說的「廣大人民」,而只能是地主、富農和商人中的某些人。如果在新編的歷史劇中,能夠真正貫徹歷史唯物主義的原則,用階級觀點,對這類史料進行科學分析,去偽存真,按照海瑞的本來面貌去塑造這個人物,使觀眾看到他的階級本質是什麼,用歷史唯物論的觀點去認識歷史人物的階級面貌,也不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從破除許多歌頌海瑞的舊小說、舊戲的所散布的壞影響來說,是有積極意義的。可是吳晗同志卻不但違背歷史真實,原封不動地全部襲用了地主階級歌頌海瑞的立場觀點和材料;而且變本加厲,把他塑造成一個貧苦農民的「救星」、一個為農民利益而鬥爭的勝利者,要他作為今天人民的榜樣,這就完全離開了正確的方向。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我國是一個實現了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如果說什麼「平冤獄」的話,無產階級和一切被壓迫、被剝削階級從最黑暗的人間地獄衝出來,打碎了地主資產階級的枷鎖,成了社會的主人,這難道不是人類歷史上最徹底的平冤獄嗎?如果在今天再要去學什麼「平冤獄」,那末請問:到底哪個階級有「冤」,他們的「冤」怎麼才能「平」呢?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官僚主義確實要反。事實上,中國共產黨人從來沒有放鬆過反官僚主義的鬥爭。但是,我們知道,今天社會主義社會存在的官僚主義有它的社會根源和思想根源,需要長期的鬥爭才能根本肅清。至於說到「剛直不阿」、「大丈夫」、「真男子」、「反對鄉愿」等等,那就需要首先明確它的階級內容:為哪個階級?對哪個階級?各個階級對這些概念有不同的理解,不能拋開它們具體的階級內容而抽象化。地主階級所提倡的「剛直不阿」、「大丈夫」等等,有它特定的階級含義,根本不能同無產階級的革命性、戰鬥性混為一談。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吳晗同志頑強地宣傳過一種理論:歷史劇要使封建時代某些人物的「優良品德」「深入人心,成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道德的組成部分。」?我們不在這裡討論道德問題(這也是一個被資產階級的學者、作家和哲學家弄得十分混亂的問題),但如果象《海瑞罷官》這樣把海瑞的思想行為都當作共產主義道德的「組成部分」,那還要什麼學習毛澤東思想,什麼思想改造,什麼同工農兵結合,什麼革命化勞動化呢?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 《海瑞罷官》並不是芬芳的香花,而是一株毒草。它雖然是頭幾年發表和演出的,但是,歌頌的文章連篇累牘,類似的作品和文章大量流傳,影響很大,流毒很廣,不加以澄清,對人民的事業是十分有害的,需要加以討論。在這種討論中,只要用階級分析觀點認真地思考,一定可以得到現實的和歷史的階級鬥爭的深刻教訓。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2][編輯]

  • 同一切修正主義者和修正主義思潮一樣,林彪及其修正主義路線不是一種偶然的現象。林彪及其死黨在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中是極其孤立的,但產生出這一夥極端孤立的「天馬行空」、「獨往獨來」的人物,卻有它深刻的社會基礎。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這都反映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兩大對抗階級的生死鬥爭,這種鬥爭會繼續一個很長的時期。只要還存在被打倒的反動階級,黨內(以及社會上)就有可能出現把復辟願望變為復辟行動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因此,要提高警惕,要警覺和粉碎國內外反動派的種種陰謀,切不可麻痹大意。但是,這樣認識還不是事物的全部。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林彪反黨集團不但代表了被打倒的地主資產階級復辟的願望,而且代表了社會主義社會中新產生的資產階級分子篡權的願望,他們身上具有新產生的資產階級分子的某些特點,他們當中若干人本身就是新產生的資產階級分子,他們的某些口號適應和反映了資產階級分子和想走資本主義道路的人發展資本主義的需要。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資產階級影響的存在,國際帝國主義、修正主義影響的存在,是產生新的資產階級分子的政治思想根源。而資產階級法權的存在,則是產生新的資產階級分子的重要的經濟基礎。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社會主義社會中,還存在全民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這兩種社會主義所有制,這就決定了我國現在實行的是商品制度。列寧和毛主席的分析都告訴我們,對於社會主義制度下在分配和交換方面不可避免還存在的資產階級法權,應當在無產階級專政下加以限制,以便在長期的社會主義革命過程中,逐步創造消滅這種差別的物質的和精神的條件。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工人同志說得好:「你不限制資產階級法權,資產階級法權就要限制社會主義的發展,助長資本主義的發展。」而當資產階級在經濟上的力量發展到一定程度時,它的代理人就會要求政治上的統治,要求推翻無產階級專政和社會主義制度,要求全盤改變社會主義所有制,公開地復辟和發展資本主義制度。新的資產階級一上台,首先要血腥地鎮壓人民並在上層建築包括各個思想文化領域中復辟資本主義,接着,他們就會按資本和權力的大小進行分配,「按勞分配」只剩下一個外殼,一小撮壟斷了生產資料的新生資產階級分子同時壟斷了消費品和其他產品的分配大權。--這就是今天在蘇聯已經發生的復辟過程。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林彪反黨集團如何不擇手段地聚斂財富,如何窮奢極欲地追求資產階級的生活方式,如何利用資產階級法權為自己干種種見不得人的陰險醜惡的勾當,人們已揭發批判了很多。但更能說明問題的是反革命政變計劃《「571工程」紀要》,這個計劃中,林彪反黨集團用以煽動或挑撥各個階級中某些人反對無產階級專政的,不是別的,正是資產階級法權思想。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對於機關幹部參加五.七幹校,林彪反黨集團誣衊為「變相失業」;精簡機構,接近群眾,被他們攻擊為打擊幹部。他們認為幹部應當是騎在人民頭上的老爺,所以一參加集體生產勞動就變成「失業」。這是挑動機關工作人員中一部分想擴大資產階級法權,做官當老爺、有嚴重資產階級生活作風的人,反對黨的路線,反對社會主義制度。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對於知識分子同工農相結合,上山下鄉,林彪反黨集團誣衊為「等於變相勞改」。一批又一批有共產主義覺悟的青年生氣勃勃地奔赴農村,這是對縮小三大差別、限資產階級法權有深遠意義的偉大事業,一切革命的人們都熱情讚揚它,而受了資產階級思想侵蝕特別是受資產階級法權思想束縛的人則反對它。能不能支持知識青年同工農結合,直接聯繫到大學教育革命能不能堅持走上海機床廠道路,學生不但從工農中來,而且回到工農中去。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林彪反黨集團對此特別仇恨,不但表現了他們同勞動人民的對立,而且也暴露了他們利用資產階級法權向党進攻,妄圖煽動一部分受資產階級法權思想影響較深的人,反對社會主義革命。他們的綱領是擴大城市同農村之間、腦力勞動同體力勞動之間的差別,把知識青年變成新的貴族階層,想以此來爭取某些受資產階級法權思想影響較深的人對他們反革命政變的支持。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對於工人階級發揚共產主義精神,批判修正主義的「物質刺激」,林彪反黨集團誣衊為「變相受剝削」。…………他們表面上是主張用鈔票去「刺激」工人,實際上是想無限止地擴大工人的等級差別,在工人階級中培養和收買一小部分背叛無產階級專政、也背叛無產階級利益的特殊階層,分裂工人階級的團結。他們用資產階級世界觀腐蝕工人,又妄圖把工人階級中一小部分受資產階級法權思想影響較深的人,作為支持他們反無產階級專政的力量之一。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青年工人特別是當了的幹部的青年工人,必須自覺地抵制資產階級的物質引誘和各種資產階級法權思想的捧場,要保持和發揚共產主義的為無產階級和全人類徹底解放而英勇奮鬥的革命精神,要努力用馬列主義世界觀武裝自己,切不可被商品、貨幣交換、庸俗的捧場、阿諛奉承、宗派主義之類的花花世界弄昏了頭腦,以致上了林彪一類政治騙子或社會上地主資產階級分子的當。他們以「關心」為名,實則「刺激」青年工人走資本主義道路,可以說是一種政治上的「教唆犯」。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林彪反黨集團還誣衊農民「缺吃少穿」,誣衊部隊幹部「生活水平下降」,誣衊紅衛兵在文化大革命中批判資產階級那種敢想、敢說、敢闖、敢做、敢革命的精神是「被利用」……這一切,無不是想從根本上否定社會主義制度和黨的群眾路線,否定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專政,擴大資產階級法權,復辟資本主義。他們誣衊農民「缺吃少穿」,其目的是煽動農民搞「吃光分光」,瓦解和取消社會主義集體經濟。如果照這條路線去做,其結果,是少數人上升為新資產階級,絕大多數人受資本主義剝削,這是地主、富農和農村中一部分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富裕中農所盼望的那樣一種局面。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林彪反黨集團在《「571工程」紀要》中提出的這些綱領,既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他們自封為「超天才」的頭腦中所固有的,而是社會存在的反映。確切地說,從他們的資產階級反動立場出發,他們反映了只占人口百分之幾的沒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壞、右的要求,反映了少數新的資產階級分子和想利用資產階級法權上升為新資產階級分子的人的要求,而反對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革命人民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要求。他們用唯心論的先驗論反對唯物論的反映論,然而他們本身反革命思想的形成卻必須用唯物論的反映論來說明。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為什麼林彪一類上台搞資本主義制度很容易呢?就因為我們社會主義社會中還存在階級和階級鬥爭,還存在產生資本主義的土壤和條件。為了逐步減少這種土壤和條件,直到最後消滅它,就必須堅持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這是在毛主席革命路線指引下的無產階級先鋒隊,經過好幾代人堅韌不拔的努力才能完成的任務。這就必須堅持黨的基本路線,提高工人階級的政治覺悟,鞏固工農聯盟,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並團結和領導廣大革命群眾在同階級敵人的鬥爭和三大革命運動的實踐中自覺地改造自己的世界觀。這就必須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的全民所有制和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防止在所有制方面已被取消的資產階級法權復辟,繼續在較長時間內逐步完成所有制改造方面尚未完成的那一部分任務;並在生產關係的其他兩個方面,即人與人相互關係和分配關係方面,限制林彪反黨集團,批判資產階級法權思想,不斷削弱產生資本主義的基礎。這就必須堅持上層建築領域中的革命,深入批判修正主義,批判資產階級,實現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全面專政。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我們必須經過這種階級鬥爭和路線鬥爭,不斷戰勝資產階級及其代表人物搞修正主義、搞分裂、搞陰謀詭計的行動,才能逐步造成資產階級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產生的條件,最後消滅階級,而這正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整個歷史時代要完成的偉大事業。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由於資產階級思想腐蝕和資產階級法權存在而產生出來的新資產階級分子,一般都具有兩面派和暴發戶的政治特點。為了在無產階級專政下進行資本主義活動,他們總是要打着某種社會主義的招牌;由於他們的復辟活動不是奪回自己喪失的生產資料而是要奪取他們未曾占有過的生產資料,因而表現特別貪婪,恨不得一下子把屬於全國人民所有或集體所有的財富吞下肚子裡去,化為私有制。林彪反黨集團即具有這種政治特點。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當林彪在「得志」即掌握一部分政治經濟大權之前,他用反革命兩面派的手段欺騙黨、欺騙群眾,並利用群眾運動的力量為自己的目的服務,為此他可以打出革命的招牌或喊出革命的口號,同時又加以歪曲。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反革命兩面派也好,或者用林彪反黨集團自己招供的話,「打着毛主席的旗號打擊毛主席的力量」也好,都是同一類做法的不同說法。等到林彪反黨集團如他們自己刻畫的那樣,自以為「經過幾年準備,在思想上、組織上、軍事上的水平都有相當提高。具有一定的思想和物質基礎」時,他們就要猖狂起來了。他們在自己把持、控制的單位、部門,變社會主義公有制為林彪反黨集團私有制,他們暴露出越來越露骨的政治野心,這種野心會隨着他們「得志」的程度而膨脹,正同資產階級的貪慾會隨着資本積累的增長而發展一樣,永不會有止境。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林彪作為資產階級在黨內的代理人,他的靈魂也只是已被打倒而夢想復辟以及正在產生而妄想統治的老的和新的資產階級的靈魂。從階級分析出發,林彪一夥那些倒行逆施的反革命政治活動的根源便很清楚了:他們鼓吹孔孟之道,他們背叛黨、背叛中國人民而投靠社會帝國主義,正是尊孔賣國的中國買辦資產階級幹過的勾當,而他們狂熱地策劃反革命政變,也不過重複世界上許多國家的資產階級使用過無數次並至今還在使用的手段罷了。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我們的任務,就是一方而要逐步地削弱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產生的土壤;另一方面,當林彪一類新的資產階級產生出來或正在產生的時候能及時地識別他們。學習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積極性就在這裡。離開馬克思主義的指導,我們不可能完成上述兩個方面的任務;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我們在文章開頭時曾指出:林彪反黨集團在全國人民中是很孤立的。為了分析它產生的階級根源,我們指出了林彪反黨集團得以產生的土壤和條件。在講了這一面之後,我們還必須指出:林彪反黨集團在本質上是很虛弱的,同一切反動派一樣,不過是紙老虎。林彪反黨集團的一切反革命活動,只不過記錄了它的失敗和困境,而不是記錄它的勝利。社會主義制度一定要代替資本主義制度,共產主義一定會在全世界取得勝利,這是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二十五年以來的歷史告訴我們:只要我們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毛主席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學說,堅持毛主席給我們規定的社會主義革命的路線、方針和政策,我們就能夠粉碎階級敵人的反抗,一步一步地減少這些痕跡,不斷奪取新的勝利。我們今天社會主義事業蒸蒸日上、欣欣向榮的大好形勢,同帝國主義、社會帝國主義內部四分五裂、內外交困,形成鮮明的對照。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 這一次毛主席提出的理論問題,必將從理論實踐上使我們進一步認識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任務和完成這些任務的方法,大大促進無產階級專政的鞏固,促地社會主義革命的深入和社會主義建設的發展,促進全國的安定團結。中國的共產黨人是有信心的,中國的無產階級和革命人民是有信心的,他們正在黨的領導下團結一致意氣風發地投入反修防修的鬥爭。中國革命的歷史是革命人民經過曲折鬥爭走向勝利的歷史,也是反動派經過反覆較量走向滅亡的歷史。
    ——《論林彪反黨集團的社會基礎》

《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3][編輯]

  • 自從十九世紀中期馬克思主義開始形成的時候起,就提出用無產階級專政代替資產階級專政的口號,到今天已經一百二十年了。只有帝國主義、地主階級、資產階級及其代理人新老修正主義者才反對這個徹底革命的口號。
    ——《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
  • 「工人只要管工廠就夠了。」這是反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工人階級懂得: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自己。不把學校中的無產階級教育革命搞徹底,不挖掉修正主義根子,工人階級就不能最後得到解放,就有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就有重新被剝削被壓迫的危險。積極參加各個領域的文化大革命,用毛澤東思想占領一切文化教育陣地,是有覺悟的工人階級應當肩負的責任。
    ——《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
  • 「我們要自己解放自己,不需要校外的工人參加。」《十六條》說的是「群眾自己解放自己」。難道工人不算「群眾」?難道工人階級不算「自己」?一切真正的而非口頭說說騙人的無產階級革命派都把工人階級當作「自己」人,當作人民群眾中最先進、最有覺悟的一部分人。工人、戰士、學校中革命的積極分子「三結合」,就是群眾自己解放自己最可靠的保證。那種把工人當作「自己」以外的異己力量的人,如果不是糊塗,他自己就是工人階級的階級異己分子,工人階級就有理由專他的政。
    ——《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
  • 「工人不懂教育。」某些所謂「高級知識分子」這樣說。還是收起你那一套資產階級知識分子臭架子吧!有兩種教育:資產階級教育和無產階級教育。你們「懂」的是資產階級那一套假「學問」,教理工科的不會開機器和修機器,教文學的不會寫文章,教農業化學的不懂得施肥料,這樣的笑話不是到處都有嗎?理論與實踐一致的無產階級的教育制度,只能在無產階級的直接參加下才能逐步創造出來,你們於此是一竅不通的。
    ——《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
  • 「工人不了解學校情況,不了解兩條路線鬥爭的歷史。」同志,不要着急,工人是會了解的。工人階級比那些目光短淺、只看到自己一個小山頭的知識分子,水平不知道高出多少。他們不是住三、五天,而要長期工作下去,要永遠占領學校和領導學校。一切客觀存在的事物都是可以被認識的,工人階級將會通過自己的革命實踐更深刻地認識世界,並按照工人階級的面貌改造世界。
    ——《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
  • 工人宣傳隊要有步驟、有計劃地到大、中、小學去,到上層建築各個領域中去,到一切還沒有搞好鬥、批、改的單位去,以毛澤東思想為指針,團結、幫助那裡決心把無產階級教育革命進行到底的積極分子,聯合大多數群眾,包括有可能改造的知識分子,用無產階級的徹底革命精神,促進那裡的斗、批、改。這是中國工人階級當前一頂偉大的歷史使命。在這個過程中,工人階級本身會受到深刻的階級鬥爭鍛煉,湧現出一批優秀的工人幹部,充實到國家機關的各個方面以及各級革委會裡去,不但管理學校而已。
    ——《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

《評陶鑄的兩本書》[4][編輯]

  • 「社會主義思想,就是要用一切辦法去保證國家迅速工業化」。照這種反動透頂的「社會主義」理論,豈不是工業化了的美國早就實現了「社會主義」了嗎?搞「工業化」,有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條道路,兩條路線,兩種「辦法」。走社會主義道路,就要依靠工人階級和廣大革命群眾,依靠突出政治,依靠毛澤東思想所喚起的億萬人民的革命覺悟和革命積極性,使企業的領導權真正掌握在無產階級革命派手裡;走資本主義道路,就是書中反覆鼓吹的依靠少數資產階級「專家」,依靠「物質刺激」,依靠保守派,使企業的領導權為代表資產階級利益的特權階層所篡奪。所謂用「一切辦法」,就是要用依靠資產階級的辦法來發展資本主義的剝削制度,抗拒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
    ——《評陶鑄的兩本書》
  • 「中國過去一百多年的歷史,儘是挨打的歷史,原因就是自己沒有工業」。陶鑄儼然以一個蹩腳的歷史教師的口吻向我們講一篇中國近代史,當然是顛倒了的歷史。從一八四〇年到一九四九年,這一百零九年,中國人所以「挨打」,主要並不是因為沒有工業,而是因為政權掌握在帝國主義的走狗即從清朝政府、北洋軍閥到蔣介石這些賣國賊手裡。自從中國的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在偉大領袖毛澤東同志領導下奪取了全國政權,帝國主義再想打我們,就得先想想自己的豬爪子有多硬。文化大革命越搞得徹底,毛澤東思想越是深入人心,無產階級專政越鞏固,打起仗來就越無敵於天下。這就是無產階級革命派的「理想」。把過去「挨打」統統歸諸「沒有工業」,這就把那些罪大惡極的賣國賊的罪行統統掩蓋了,這就美化了那些在「發展工業」幌子下復辟資本主義的國際資產階級在中國的走狗,這是同中國的赫魯曉夫一模一樣的賣國主義腔調!
    ——《評陶鑄的兩本書》
  • 共產主義理想」就是「舒適的房子」,就是「使所有的房間在晚上都亮起電燈,使所有的人都穿上整齊漂亮的衣裳,出門都能坐汽車……」。一句話,就是「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就是享樂主義。什麼人給他「吃得好、住得好」,他就可以出賣自己靈魂,而且還可以廉價奉送一頂「共產主義」的帽子。真是最卑鄙的叛徒哲學!「共產主義」的外衣,極端個人主義即資本主義的本質,這就是陶鑄所謂「共產主義理想」的定義。照這個定義,美國資產階級生活豈不是最符合「共產主義理想」了嗎?
    ——《評陶鑄的兩本書》
  • 「崇高的理想」就是念念不忘地「想着自己將來成為航海家、飛行家、科學家、文學家、工程師、教師……」。家、家、家,就是沒有工、農、兵。在這個無產階級的叛徒眼中,革命的工人,農民,戰士,地位都應當擺得很「低」,豈但低,簡直應當打進地獄,壓在最低層,永世不得翻身。而擺得很高很高以至極其「崇高」的,是那些一大串資產階級的「家」。「資產階級參加過民主運動,他們搞工業有知識,不比地主那麼腐敗」。對了,這就招供出你這些「家」,並不是無產階級的專門家,而是資產階級及其在文化界的代表人物。你所謂的「知識」,就是資本家如何巧妙而殘酷地剝削工人之類的知識。陶鑄的「崇高理想」就是通過這一批爬得很「高」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實行反革命復辟。今天,一批很「高」的資產階級「權威」被革命小將拉下來了。
    ——《評陶鑄的兩本書》
  • 還有一種:偉大的理想,就是所謂要「真正要做到大家心情舒暢」。一九六二年,正當資產階級向無產階級發動了猖狂進攻,妖魔亂舞,毒草叢生的時刻,為了資產階級能「心情舒暢」,陶鑄在《對繁榮創作的意見》一文中,就胡說什麼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有不少人已經是屬於勞動人民的知識分子了」,「一定要發揮勞動知識分子的積極性。」(按:查陶鑄的報告原文為:「絕大多數知識分子現在已經是屬於勞動人民的知識分子,應該給脫下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帽子。」)好呵!什麼「三家村」,什麼田漢、夏衍、吳晗、翦伯贊,什麼海瑞、魏徵、李慧娘之流,統統「屬於勞動人民知識分子」了,他們經過這一番脫帽加冕,不是就可以更「起勁」地為資本主義復辟準備輿論了嗎?樂陶陶地「大家很融洽、很舒暢」,不就可以舒舒服服地搞資本主義復辟了嗎?
    ——《評陶鑄的兩本書》
  • 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總有一家不「舒暢」,這是階級鬥爭的必然。無產階級心情「舒暢」之日,就是資產階級倒霉之時。資產階級心情「舒暢」之時,就是無產階級痛苦之日。二者必居其一。為資產階級不「舒暢」而喊冤叫屈的人,只能證明他自己是同資產階級共呼吸的。
    ——《評陶鑄的兩本書》
  • 陶鑄說:他這種「社會主義理想」是「對所有的人」包括資產階級「都是有好處的」。社會主義就是通過無產階級專政來徹底消滅資產階級,怎麼會對資產階級「有好處」呢?所謂「對所有的人都是有好處」的「社會主義」,是假社會主義,是赫魯曉夫式的修正主義,是布哈林的資本主義可以「長入」社會主義的反革命理論,是取消階級鬥爭、取消無產階級專政的「全民黨」「全民國家」「全民社會主義」的反動理論,是社會主義在中國取得偉大勝利之後復辟資本主義的口號。
    ——《評陶鑄的兩本書》
  • 這位人物有一句「名言」:「確立社會主義思想」或理想,就是「起碼也要使社會主義思想占整個思想的百分之五十幾以上」。人的世界觀怎麼可以用百分比來計算呢?真是荒謬絕倫。拆穿了,其實是一場十分拙劣的大騙局。這是在告訴資產階級以偽裝的形式出現,把「百分之五十」的語言披上「社會主義思想」的外衣,來掩蓋資本主義的醜惡本質。這是最典型的修正主義。這兩本書就是用此法寫出的。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說過這樣向資產階級「交心」的話:「資產階級」只要「學會馬克思主義」詞句,就可以「眉笑眼開」地「和平進入社會主義」,名、利雙收。這就是所謂「百分之五十幾」的「社會主義思想」最好的註解。「理想」!「理想」!資產階級看見這樣忠實的代理人,真要感激涕零了。
    ——《評陶鑄的兩本書》
  • 把政治叫做「管理眾人之事」,這是資產階級剝削者的反動觀點。沒有抽象的「眾人」,「眾人」在階級社會裡,是劃分為階級的。也沒有什麼抽象的「管理」,「管理」在階級社會中,總是處理階級之間的關係,是哪一個階級掌握和運用政權的問題。……用毛主席這個觀點去分析,政治,就是為鞏固或推翻這一階級或那一階級的政權而鬥爭;為保護或摧毀這一種所有制或那一種所有制而鬥爭;為奪取或維護這一階級(集團)的利益或那一階級(集團)的利益而鬥爭。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自己,因此,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壓迫、建立和鞏固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治鬥爭,就不但代表了本階級的利益,而且代表了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而資產階級為了掩蓋它政治活動的階級內容,掩飾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的壓迫和剝削,就把反革命政治抽象地說成是「管理眾人之事」,這是從十八世紀的資產階級直到搞「全民國家」的蘇聯現代修正主義者共同的手法。
    ——《評陶鑄的兩本書》
  • 「先知先覺」「後知後覺」的說法是抽去了階級內容、脫離社會實踐的歷史唯心論的反動觀點。……那些死不回頭的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那些累教不改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死硬派,並不是因為他們什麼「後知後覺」,而是因為他們的社會存在即資產階級的階級地位決定了他們頑固地要走資本主義道路。美帝國主義殺人犯和蘇共叛徒集團也並不是因為他們缺少「上進之心」,而是因為他們是反動資產階級的代表,他們所執行的路線不管有多少花招,只能是為美國壟斷資產階級和蘇聯資產階級特權階層服務的反革命路線。無產階級革命派所以能夠衝破重重障礙、突破黨內最大的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各種沉重的以至殘酷的壓迫而取得勝利,並不是因為他們「先知先覺」,而是因為他們掌握了毛澤東思想,掌握了這個集中了中國和世界無產階級最高智慧的理論武器,代表了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所以能越戰越強,萬難不屈,永遠保持旺盛的革命樂觀主義。
    ——《評陶鑄的兩本書》
  • 陶鑄所謂的「精誠團結」,純粹是國民黨反動派的語言!同一個詞彙,不同的階級賦予不同的解釋。我們偶而也用這個詞,那是指在一定革命目標下的團結,為實現無產階級的革命任務而鬥爭。我們從來是講:在社會主義方向下的團結,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原則基礎上的團結。然而陶鑄所謂的「精誠團結」,卻是拋棄原則、背叛社會主義方向、適合資產階級要求的「精誠團結」!團結和鬥爭是統一體的兩個相互矛盾着的側面,沒有鬥爭,也就無所謂團結。團結是相對的、過渡的,鬥爭是絕對的。世界上的事物,總是在發展中一分為二,人們的認識,總是在鬥爭中發展的。
    ——《評陶鑄的兩本書》
  • 階級社會中,是、非都有鮮明的階級標準,所謂「實際」,首先就是階級鬥爭的「實際」:你站在無產階級一邊,還是站在資產階級一邊?你站在帝國主義一邊,還是站在革命人民一邊?你站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一邊,還是站在修正主義一邊?你站在以毛主席為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一邊,還是站在反革命的資產階級司令部一邊?用抽象的「是非」來掩蓋人們看問題時的階級立場,是出賣靈魂的機會主義者的「共同的」特性。
    ——《評陶鑄的兩本書》
  • 《理想》一書把「辯證唯物主義」歪曲成「存在第一、思維第二,客觀第一、主觀第二」。完全抹殺人的主觀能動作用,完全抹殺物質變精神、精神變物質的飛躍,完全抹殺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的人們認識發展的辯證過程。這決不是什麼「辯證唯物論」,而是反動的形而上學。無產階級認識客觀世界的唯一目的,就在於按照事物本身的發展規律去改造客觀世界。取消了改造客觀世界,取消了革命,取消了推動歷史前進的奮鬥,「客觀第一」豈不成了一紙空文!但僅僅這樣批判,還是不夠的,須知他之所以要宣傳這種機械唯物論或庸俗唯物論,就是要宣傳一種隨波逐流、隨時可以出賣無產階級利益的機會主義,為資產階級服務。不是嗎?
    ——《評陶鑄的兩本書》
  • 在他們這一伙人看來,人和人的關係就是公牛同母牛的關係。在階級社會裡,人們是按階級劃分的、按階級關係結合的。男女關係也不例外。
    ——《評陶鑄的兩本書》
  • 「太陽本身上還有黑點」。這不是赤裸裸地咒罵我們的黨和偉大的領袖嗎?在你眼睛裡,豈但是「黑點」,社會主義簡直就是漆黑一團。用資產階級的眼睛看問題的人,光明和黑暗是顛倒的。他們比瞎子還要瞎。在這位修正主義者看來,「太陽」的社會主義光輝曬得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受不了,現形了,「流汗了」,「過份了」,這就是「太陽」的「過失」所在。其實,這正是「太陽」偉大的地方。那些躲在陰暗角落裡的牛鬼蛇神、臭蟲虱子、細菌病毒,只有讓它們見一見「太陽」的光和熱,才會死亡;真正的勞動人民,正是在太陽光輝下鍛煉得堅強起來的。不曬太陽,不流汗,身體怎麼會健壯起來?咒罵「太陽」的「光和熱」,其實就是咒罵無產階級「過火了」,咒罵社會主義、人民公社「過份了」,這是十足的資產階級的黑話,正好暴露自己是見不得陽光的鬼物。
    ——《評陶鑄的兩本書》
  • 陶鑄不是在《松樹的風格》中讚美「松樹」「在夏天它用自己的枝葉擋住炎炎烈日」嗎?毛澤東思想的陽光是抵擋不住的,硬要向光明宣戰,只能使自己從黑暗中墮落進更黑暗的地方去。
    ——《評陶鑄的兩本書》
  • 值得注意的是:一九六五年《理想》再版時,「以太陽來歌頌我們的黨和領袖」這句話,忽然改成了「以太陽來歌頌我們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黨。」這真是欲蓋彌彰,絕妙地自我暴露出作賊心虛的賊子心腸!你刪去「領袖」二字,豈不正說明了,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二年,你寫這篇文章和出版這本書時,矛頭是針對偉大的領袖的嗎?如若不然,何必慌慌張張地刪去?你在「黨」前面添上「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豈不正說明了,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二年,你寫這篇文章和出版這本書時,認為中國共產黨不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了嗎?如若不然,何必急急忙忙地添上?心中有鬼,臉上變色,就這樣手忙腳亂了。一九五九年五月,陶鑄不是在汕頭一次報告中大喊「要學習海瑞的風格」以配合彭德懷的進攻嗎?看來這個「海瑞」的「風格」並不那麼「高」,本事也很拙劣。然而這一改,配合彭德懷一夥,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主席的罪行,卻是不打自招,鐵證如山,無可抵賴了。
    ——《評陶鑄的兩本書》
  • 「共產黨員是講感情的……除了反革命分子以外,對一切人都要有感情。」在階級社會裡,只有階級的感情,沒有什麼超階級的感情。這裡的「感情」指的是「愛」。「對一切人都要有感情」,就是現代修正主義的「要愛一切人」,就是要愛剝削階級,愛叛徒,愛奴才,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這是向反動派屈膝跪拜的最無恥的行徑。
    ——《評陶鑄的兩本書》
  • 「要充分發揮作家創作上的自由。作家的筆是他自己的,作家的思想也是他自己的,我們應該讓作家獨立創作。」這是赤裸裸的裴多菲俱樂部的反革命口號。沒有抽象的自由,只有具體的自由。在有階級的社會裡,只有階級的自由,沒有超階級的自由。一切文藝創作,都是為一定的階級的政治服務的。沒有也不可能有脫離階級的政治而「自由」的文藝。任何一個人,包括作家,他的思想不管具有何種特殊的形式,都不是什麼孤立的「自己的思想」,而是一定階級思想的表現,是一定階級的利益、願望的表現,是一定社會階級關係的反映。七億中國人民有七億種「自己的」思想嗎?當然不是,基本上只有兩種,一種是無產階級的世界觀,即毛澤東思想;一種是資產階級的世界觀,即形形色色的資產階級個人主義。離開毛澤東思想的什麼「創作自由」,什麼「獨立創作」,就是鼓動牛鬼蛇神「自由」地去攻擊社會主義,宣傳資本主義,而剝奪無產階級革命派反擊他們的一切自由,為資本主義復辟的罪惡勾當服務。什麼「創作自由」,不過是死心塌地當資產階級奴才的一塊遮羞布罷了!
    ——《評陶鑄的兩本書》
  • 「生活是多方面的,不拘一格,不要劃一個框框。」這就是那個「反題材決定論」,其目的是在反對「框框」的藉口下,反對革命作家努力去反映社會主義時代的階級鬥爭,反對努力去歌頌工農兵,反對努力塑造無產階級的英雄人物。「生活是多方面的」,其實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無產階級革命派和廣大勞動人民在毛主席革命路線指引下的推動歷史前進的革命鬥爭生活,一方面是資產階級反動派抵抗歷史前進的腐朽反動生活。我們應當以真正意識到自己歷史責任的無產階級革命派的鬥爭生活為主體,為方向,為歌頌和描繪的中心,通過這樣的典型的英雄人物,來反映我們這個史無前例的英雄時代,來反映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力量和偉大勝利。那些資產階級的反動腐朽生活,只能作為批判、鞭撻、揭露的對象,決不能作為創作的主要的「方面」。
    ——《評陶鑄的兩本書》
  • 文藝作品只要「真實地反映了現實,……我看,它的作用有時也不在社論與報告之下。」這又是胡風「寫真實」論原封不動的翻版。任何文藝作品所塑造的形象中,都表現着作者的政治的傾向性,表現着作者的階級的愛和憎,沒有什麼抽象的、旁觀的「真實地反映了現實」。無產階級革命派是徹底的唯物主義者。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只有站在無產階級立場上,才能夠從本質上真實地反映出歷史的進程。資產階級、修正主義的反動文藝歪曲工農兵、歪曲現實,則是它們反動的歷史唯心主義世界觀的必然結果。提倡抽象的「寫真實」,就是要反對文藝宣傳毛澤東思想,反對文藝用共產主義精神教育人民,抹殺和掩蓋文藝的階級性,替那些美化剝削階級、醜化無產階級的大毒草找一個「理論」根據。這已經是資產階級文藝武庫中最破爛最陳腐的貨色了。
    ——《評陶鑄的兩本書》
  • 「可以看好的方面,也可以看壞的方面,……要允許作品中寫缺點……不要給人家一個印象,似乎要歌頌人民公社,就要把人民公社說得一下子好得很了。」這就是「暴露黑暗」論,這是毛澤東思想早就痛斥過的「光明和黑暗並重,一半對一半」的反動理論的翻版。我們應當區別生活中的主流和支流。只有抓住主流方面,才能典型地反映出社會前進的本質。支流只能作為主流的一種陪襯,作為表現本質的一種手段,作為全局的次要的側面,作為前進過程中局部的、暫時的曲折,不能當作生活的主要內容。我們應當以寫光明為主,以歌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偉大勝利即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為主,以反映無產階級革命戰士震天撼地的英雄氣慨和鬥爭智慧為主,以塑造我們時代的工農兵英雄形象為主,而不是什麼「好的方面」「壞的方面」一半對一半。寫人民公社,當然要充分歌頌人民公社的優越性,難道還需要把各種發展過程中的缺點錯誤統統羅列出來嗎?有一支歌,叫《人民公社就是好》,難道還需要同時再加上一句「人民公社有缺點」嗎?誇大、渲染和惡毒地捏造那些局部的、個別的現象,這是帝國主義、修正主義和資產階級進行造謠誹謗的老譜,這位老右派不過依樣畫葫蘆罷了。以歌頌光明為主需要迴避矛盾嗎?需要迴避敵人的掙扎和反撲嗎?需要降低衝突尖銳性嗎?不需要。社會是在階級鬥爭中前進的,無產階級的革命力量總是在同資產階級反革命力量劇烈鬥爭中開闢前進的道路的,只有通過對階級矛盾、階級鬥爭典型的歷史概括,才能夠深刻地而不是表面地、雄偉地而不是貧弱地把光明、勝利、英雄人物寫出來。陶鑄的「暴露黑暗」論,將同他黑暗的靈魂一起,被革命人民掃進歷史的垃圾堆里去。
    ——《評陶鑄的兩本書》
  • 凡是赫魯曉夫式的野心家,都是篡黨的陰謀家。他們為了反對以毛主席為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反對毛澤東思想,反對無產階級革命派,千方百計用各種陰謀手法擴大一小撮修正主義分子手中的權力,無恥地自我吹噓。
    ——《評陶鑄的兩本書》
  • 陶鑄是一個卑劣的實用主義者。他有一張投機商人的嘴巴。為了推銷修正主義,為了攻擊和反對所謂「教條主義」即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忽而顯出極右,忽而裝作極「左」,以腐蝕、迷惑和欺騙那些不堅定的中間群眾,以保護自己不被揭露。陶鑄在到中央宣傳部擔任領導工作以後,他是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鎮壓革命群眾的忠實執行者。他竭力反對毛主席《炮打司令部》這張偉大的大字報。他竭力保護那些牛鬼蛇神。可是當群眾起來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時,他搖身一變,立刻以極「左」的無政府主義的面貌出現,大叫大喊:「在文化大革命中,懷疑一切是正確的」,「每個司令部都不知是什麼司令部……我是主張普遍轟!」「任何人都可以反對」!他大大「創造性」地「發展」了「打擊一大片,保護一小撮」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看來「左」得出奇,其實是形「左」實右,其目的還是混淆無產階級司令部和資產階級司令部的區別,把矛頭引向以毛主席為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使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能在混亂聲中矇混過關。什麼「懷疑一切」,統統是用來對付無產階級司令部的。「懷疑一切」,就不懷疑他自己;「打倒一切」,就不打倒他自己,你說怪也不怪!?請同志們注意:現在有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也採用了這個辦法,他們用貌似極「左」而實質極右的口號,颳起「懷疑一切」的妖風,炮打無產階級司令部,挑撥離間,混水摸魚,妄想動搖和分裂以毛主席為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罪惡目的
    ——《評陶鑄的兩本書》
  • 階級鬥爭的深入,無產階級革命派的勝利,迫使敵人不斷改變自己的鬥爭策略。當一種反革命陰謀被識破後,敵人又會使出另一手,交替而用之。然而這些敗類是逃不過明察秋毫的毛澤東思想的。在當前勝利的形勢下,我們必須十分注意鬥爭的大方向,十分注意維護以毛主席為首的無產階級司令部,十分注意執行毛主席和黨中央統一的作戰部署,十分注意掌握政策和策略,十分注意團結大多數,十分注意不讓陶鑄式的人物從右的方面或「左」的方面或同時從兩方面攪亂了我們的陣線。左派犯錯誤,右派利用,歷來如此。在大批判中,通過總結階級鬥爭的歷史經驗,我們是應當更深刻地懂得這一點的。
    ——《評陶鑄的兩本書》
  • 玩弄陰謀的人是沒有好下場的,廣大群眾一起來,什麼壞事也隱藏不了。反對毛主席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修正主義壞蛋們必然垮台,這就是歷史的判決。這一小撮赫魯曉夫式的野心家,無論如何掙扎,如何詭辯,決計逃不過這個歷史的判決。
    ——《評陶鑄的兩本書》
  •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洪流滾滾向前。毛澤東思想的閃閃金光照耀着全中國、全世界。中國的無產階級革命派是勇敢的,中國的革命的人民是勇敢的。我們一定要把這場大革命進行到底。來自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反撲、攻擊、造謠、挑撥,來自帝國主義、各國反動派和現代修正主義者的種種誣衊、歪曲、誹謗、叫喊,決不能阻止我們的前進,只能夠證明他們自己無比的愚蠢和日暮途窮。同志們,舉起雙手歡呼這滌盪中國大地的大風雨吧!毛澤東思想是無敵的。人民的力量是無窮無盡的。革命的新生事物是不可抗拒的。人們將會看見:經過文化大革命這段偉大而曲折的道路後,一個空前強大、鞏固和統一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偉大的社會主義中國,將如巨人般屹立在世界的東方,給予二十世紀的吃人魔鬼們以更沉重的打擊。
    ——《評陶鑄的兩本書》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5][編輯]

  • 這是一篇大謊話。《燕山夜話》的作者是鄧拓,《三家村札記》則是鄧拓、廖沫沙、吳晗合股開辦的一個黑店。鄧拓擔任了《前線》的主編,又把持和壟斷了北京市的思想文化工作領導崗位,他同「三家村」的夥計們一起,把《前線》《北京日報》《北京晚報》……當作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工具,猖狂地執行了一條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傾機會主義即修正主義的路線,充當了反動階級和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向党進攻的喉舌,難道只是一個什麼「喪失警惕」「沒有及時地批判」的問題嗎?放出了這許多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大毒草,難道頭腦里只有那麼一點點資產階級思想「影響」嗎?對這個大騙局需要徹底揭穿。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不,完全不是,他們的「警惕性」是很高的。他們對向黨和人民進行的「階級鬥爭」是抓得很緊的。當時看看吳晗的問題掩蓋不住了,慌忙由鄧拓出來搞假「批判」;反面人物唱久了,要裝正面人物,總是裝不象,露出了不少馬腳。現在,看看鄧拓也保不住了,又急急忙忙用編輯部的名義出來搞一個假「批判」,頑強抵抗,阻礙鬥爭進一步深入。但裝得更不象,馬腳就露得更多了。什麼「沒有實行無產階級政治掛帥」,什麼「沒有及時地批判」,統統是騙人的,無非是想用「批判」鄧拓及「三家村」的幌子,把自己裝作還是站在正確方面,欺騙讀者,欺騙黨。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採取這種態度,怎麼可能把問題說得清楚呢?怎麼可能去「展開嚴肅的批判」呢?按語中說:吳晗「一而再、再而三」地「為被撤了職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張目」,這件事他們曾經想掩蓋,但早就掩蓋不住了,現在只好被迫承認;按語中又說:廖沫沙是「自覺地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的一員主將」,可是在末尾說到鄧拓呢,只是「吹捧死人,頑固地提倡向死人學習」,「大量地宣傳了封建階級和資產階級的思想,反對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隻字不提他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活動,這就使人很難相信了。一百五十多篇《燕山夜話》和《三家村札記》中許多毒草,只是提倡「向死人學習」嗎?只是宣傳了封建思想和資產階級思想嗎?只是一個思想錯誤而不是政治問題嗎?「三家村」有兩家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而另一家寫得最多的反而只是「提倡向死人學習」而已,這在邏輯上說得通嗎?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假批判,真矇混,無非是演一出「批判」的戲給人們看,以抗拒黨中央的指示,這不是很清楚的事嗎?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我們一查對,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大量十分惡毒地誣衊黨中央和毛主席、支持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攻擊總路線和社會主義事業的政治言論不予編入或加以刪節;明明是最刻毒的借古諷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言論,故意避重就輕地列入其他部分;《燕山夜話》在全國的惡劣影響,隻字未提。相反,把某些並非要害問題的內容,大事鋪陳,煞有介事,企圖化大為小,矇混過關。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在尖銳複雜的階級鬥爭中,一定會出現種種假象,只有鮮明地高舉毛澤東思想的革命旗幟,堅持原則,堅持真理,毫不含糊、毫不吞吞吐吐地揭露事物的本質,才能不為各種假象所欺騙。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這個戲的反動本質現在是愈看愈清楚了,它的矛頭對準廬山會議,對準了以毛澤東同志為首的黨中央,它要翻廬山會議的案。戲中叫喊「海青天」即右傾機會主義者的「罷官」是「理不公」,右傾機會主義者應當再回來主持「朝政」,貫徹他的修正主義綱領。支持右傾機會主義者東山再起重新上台,實現資本主義復辟,這就是《海瑞罷官》作者當時的迫切心情。這也是「三家村」的「兄弟」們在當時的共同心情。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一九六一年八月,正是國內的反動階級加緊進攻的時期,吳晗在劇本的前言中特別指明,「這個戲着重寫海瑞的剛直不阿,不為強暴所屈,不為失敗所嚇倒,失敗了再干的堅強意志」,積極鼓動、支持「罷」了「官」的右傾機會主義者向黨重新發動進攻。他在序言中得意地說到他的「朋友」如何為他出謀劃策,並且聲明要「拋磚引玉」,「引」出大批毒草來。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東林黨是明代地主階級內部的「反對派」,鄧拓這麼欣賞「東林黨人在政治上的抱負」,是因為「反對派」引起了他內心的共鳴。很明顯,鄧拓覺得現在陣陣「風聲、雨聲」,歪風黑雨,很不平靜,應當進一步施展「政治上的抱負」,「事事關心」,更加公開地向黨向社會主義發動進攻了!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根據作者指出的這條線索,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在《燕山夜話》和《三家村札記》中,貫穿着一條同《海瑞罵皇帝》《海瑞罷官》一脈相承的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的黑線:誣衊和攻擊以毛澤東同志為首的黨中央,攻擊黨的總路線,極力支持被「罷」了「官」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翻案進攻,支持封建勢力和資本主義勢力的猖狂進攻。這條黑線隨着國內外階級鬥爭形勢的變化,隨着「想到、看到、聽到」的「問題」不同,選擇不同的攻擊方向,「分工合作」,相互呼應,四面配合,掀起了一陣陣的黑浪,颳起了一股又一股的妖風。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他們颳起了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風,極力誹謗和誣衊黨和人民的社會主義事業,咒罵黨中央,妄想推翻黨的總路線。緊接着這次全會而開場的《燕山夜話》,為企圖復辟的資產階級分子和地主階級分子的政治需要服務,利用由於嚴重自然災害而產生的某些經濟上的困難,集中地掀起了一股攻擊總路線和支持地主階級、資產階級復辟活動的妖風。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請注意「領導工作」,這是要害。很清楚,從上面鄧拓的話看,這個「雜家」就是那些沒有改造好的資產階級分子、地主階級分子及這些階級的知識分子,就是一撮政治面目不清的人物,就是地主資產階級「學者」之流的反動人物。鄧拓文章里當作大菩薩抬出來的帝王將相、三教九流、封建頑固、直到風水先生這些「雜七雜八」的死人,都是「雜家」祠堂里的祖宗牌位。他們以自己的「知識」為資本,正在拼命混進來或爬上去,篡奪各級領導崗位,改變無產階級專政的性質。鄧拓要我們重視「雜家」對「領導工作」的「重要意義」,就是要黨向他們開門,讓走資本主義道路的「雜家」來奪取「各種領導工作」的領導權。同時抓取「科學研究工作」即學術界、思想界的領導權,為資本主義復辟準備輿論。……他們不是想用自己這種「知識」使社會主義企業變質為資本主義企業嗎?「歡迎『雜家』」這個口號,是「三家村」為了支持剝削階級分子篡奪領導權而提出的,不要以為這只是一句空話。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請注意「一切事物」,即包括那些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反動黑暗的事物。我們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就一定要堵塞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我們要支持一切革命的新生事物,就一定要打擊反革命的腐朽事物。「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開闢革命的洪流,就要堵塞反動的逆流。鄧拓卻要求我們對「一切事物」即包括反社會主義的事物也不要「堵塞」,也要「使之順利發展」,這不是明明要我們實現資產階級自由化,向正在刮起來的「單幹風」「三自一包風」……屈膝投降嗎?「開導」就是開路,他們自命為資本主義勢力的「開路先鋒」。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在《愛護勞動力的學說》一文中,鄧拓赤裸裸地攻擊我們不「愛護勞動力」,把無產階級專政和地主階級專政相提並論,說什麼「早在春秋戰國及其前後的時期」,剝削階級「通過自己的統治經驗」「發現了勞動力消長的某些客觀規律」,計算出「各種基本建設所用的勞動力」的限度。鄧拓要求「我們應該從古人的經驗中得到新的啟發,更加注意在各方面努力愛護勞動力」。誰都知道,我們是最愛護勞動力的,中國共產黨的一切工作,都是從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的,都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而歷史上一切奴隸主階級和地主階級,從來只會對勞動人民進行貪得無厭的、永無休止的殘酷剝削,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奴隸和農民的大起義,他們怎麼會認識什麼「勞動力消長」的「客觀規律」呢?這不過是利用當時我們因自然災害而造成的暫時困難,誣衊總路線、大躍進是不「愛護勞動力」,要我們放棄鼓足幹勁、力爭上遊、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放棄大辦農業,放棄執行奮發圖強、自力更生的革命方針,用地主階級的所謂「統治經驗」來瓦解無產階級專政。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決不是偶然的,就在這篇文章發表前後,鄧拓竭力鼓吹向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集團學習。他在《交友待客之道》一文中,鼓吹要「學習」「團結」「比自己強」的國家,「要歡迎朋友比自己強」。《從三到萬》一文里,又咒罵什麼「如果自命不凡,看到入門很容易,就把老師一腳踢開,那末,他就什麼也學不成。」這是惡毒攻擊我們反對現代修正主義的鬥爭,要求把修正主義請進門,引狼入室。我們要學習世界上一切有利於社會主義建設的經驗和教訓,但是決不能學修正主義。我們熱烈歡迎一切革命事業的大發展,但是決不能去歡迎修正主義。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鄧拓這一系列的指桑罵槐,同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腔調一模一樣,誣衊黨的社會主義建設路線是「勉強」的,只有「學」蘇聯修正主義集團的道路,在中國搞修正主義,才有「出路」。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文章隱喻地說了一個「故意誇大和捏造的」「案件」,畫龍點睛在最後一段:「宋代政府在明肅太后臨朝期間,吏治已經日趨腐敗。上邊用人行政沒有精明強幹的宰相和他的僚屬認真負責;下邊的地方官吏則為所欲為」,以至造成了「這個案件」的「擴大化和複雜化」。這是用地富反壞右的反革命腔調,惡毒的誣衊我們的黨,借攻擊「明肅太后」「宰相」為名,刻毒咒罵我們黨中央,用「為所欲為」的「下面的官吏」來刻毒咒罵黨的各級幹部,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和其他反黨分子喊冤。甚至連「擴大化」這種現代的字眼也喊出來了!要「打開」什麼「思路」呢?不就是要打開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和其他反黨分子「翻案」的「思路」嗎?不就是要打開牛鬼蛇神攻擊社會主義和無產階級專政的「思路」嗎?尤其耐人尋味的是,鄧拓把「翻案」的希望寄托在有一個「精明強幹的宰相」登台奪取領導,這是在呼喚什麼腳色上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正是「三家村」中的主將的口氣。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為怕別人不懂,特別要我們推及「其他類似的事情」。這就是指我們對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太冷淡了,沒有人再去燒香了。鄧拓對那些從政治舞台上倒下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爛泥菩薩,對那些被黨和人民徹底唾棄的右傾機會主義者和其他反黨分子「一直無人理睬」的遭遇,表示強烈的不滿,要黨重新「重視」他們,把「廢」了的菩薩重新供起來!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這篇文章惡毒誣衊黨的負責同志患了「健忘症」,「見過的東西很快都忘了,說過的話很快也忘了」,「自食其言」,「言而無信」,「喜怒無常」,要「用一根特製的棍棒,打擊病人的頭部,使之『休克』」。這不但同右傾機會主義者仇恨和誣衊黨中央的語言一模一樣,而且簡直要想把無產階級革命戰士一棍子打死。這多麼狠毒!他們不是很想把革命者打死打昏,讓修正主義上台麼?這篇文章赤裸裸地暴露了他們對黨充滿了刻骨的階級仇恨,完全是站在地富反壞右的立場上攻擊我們的黨!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上面一連串的事實,確鑿地證明了《海瑞罷官》不僅代表吳晗一個人的政治態度,而是「三家村」集團支持「罷」了「官」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反黨反社會主義政治活動的一個前奏曲。這個集團中一小撮人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奪取黨和國家的權力上,煽起了一股逆流。然而,「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這一小撮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的誣衊和攻擊,絲毫無損於黨的偉大光輝,只能暴露他們的罪惡面目,激起人民的憤怒,被黨和人民所唾棄。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這是明目張胆地咒罵「東風壓倒西風」這一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科學論斷是「空話」。鄧拓說:「這種偉大的空話在某些特殊的場合是不可避免的」,這是暗示讀者,他並不是在咒罵小孩子的詩,而是咒罵在「特殊場合」即國際和國內階級鬥爭中我們党進行鬥爭、教育群眾的思想武器。鄧拓的目的何在?就是把引導我們前進的偉大的毛澤東思想刻毒地誣為「空話」;要我們在政治生活中取消毛澤東思想,放棄馬克思列寧主義路線。他竟然狂妄地要求我們的黨「少說一些,遇到要說話的時候,就去休息」。毛澤東思想「休息」了,修正主義思想不就可以大泛濫了嗎?他們瘋狂咒罵毛澤東思想,不但不能損害毛澤東思想一根毫毛,反而更加顯出了毛澤東思想是使一切牛鬼蛇神恐懼發抖的具有無限革命威力的思想武器!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前一篇用吹捧孔子的形式說:「孔子倒很有『民主』思想,歡迎人家對自己的學說提出批評」,言外之意是要黨發揚資產階級的「民主」,讓反動分子起來攻擊毛澤東思想。後一篇用仇恨的語言誣衊毛澤東思想,誣衊革命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是「口出大言」、「口稱不怕鬼而實際怕鬼怕得要死的人」,要使他們「醜態百出」。誰都知道:在毛澤東思想教育下的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和偉大的中國人民不但不怕一切妖魔鬼怪,而且決心要粉碎世界上一切妖魔鬼怪,「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羆」,這兩句詩,概括了偉大的中國人民大無畏的英雄面貌。這種英雄氣概能壓倒一切歪風邪氣。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顯然,吳晗妄想偉大的中國人民「摔了大跟斗」,總路線已經「失敗」,右傾機會主義者就要上台了。這一陣從鄧拓《「偉大的空話」》開始的大黑風,同呼喚右傾機會主義者上台完全結合在一起了。在我國社會主義建設正欣欣向榮進入一個新高潮的今天,重讀這些文字,只能告訴我們:那些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好漢」是永遠不可能看到人民群眾的偉大力量的!他們在估計政治形勢上比瞎子還要瞎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他特別強調「不必謀自己出」,別有用心地說:「謀自己出,則諂諛得乘間迎合矣。」這決不是要領導幹部虛心傾聽下面的意見,而是要黨中央接受他們支持的那條修正主義路線。……他們的「好意見」,就是搞修正主義,就是搞資本主義復辟,就是使全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重新陷於痛苦黑暗的被壓迫境地。這是最壞的主意。正同什麼是香花毒草一樣,革命的人民同一小撮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在「好」「壞」的區別上,是截然對立的,是不可能有共同語言的。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馬克思主義國家學說告訴我們:「王道」和「霸道」都是地主階級專政,都是反革命的暴力。一切表面上以「王道」出現的地主階級統治,其骨子裡都是霸道,「仁政」之類不過是血淋淋的反革命暴力的一塊遮羞布罷了。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這個腔調我們不是聽過多次了嗎?現代修正主義者把妄圖建立世界霸權的美帝國主義捧為和平天使,惡毒地誣衊堅決反對美帝國主義的中國是「好戰」,「霸權主義」;國內的反動階級積極鼓吹「三和一少」——即對帝國主義、各國反動派、現代修正主義要「和」,對各國人民革命鬥爭支援要少,攻擊我們「孤立」、「到處樹敵」。只要對照一下,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燕山夜話》惡毒地攻擊「想做霸主的」「到處樹敵」「不得人心」「一意孤行」,正是針對着我們的無產階級專政的革命路線,充當了國內外反動派的應聲蟲!它決不止是《北京日報》文章中所說的「美化封建社會制度」的問題!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原來,李三才是一個想爬進內閣去的野心家,他因為同當時地主階級當權派有矛盾,以「反對派」的身份不斷攻擊當權派,在奏疏中提出過「為民請命」的口號,在狗咬狗的矛盾中「罷」了「官」。鄧拓吹捧這個「辭官」的「反對派」,把他捏造成一個大英雄,是為了借這個死人替右傾機會主義分子「辯護」。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所謂「不敢徹底查究這個事實」是為了影射之用而捏造的,歷史上明明記載着一批官吏「往勘」。鄧拓不過藉此極力吹捧當時已經「罷」了「官」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陰撓革命的人們繼續查清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罪惡活動的鬥爭,竭力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翻案,大力支持「罷官」之後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再次用「上疏」向黨猖狂進攻。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三家村」所有直接攻擊黨中央、毛主席和總路線的材料太多了,舉不勝舉。僅就《海瑞罷官》發表之後幾股妖風中的部分文章,已經可以看到「三家村」里的黑幕多麼驚人,這一小撮人對黨和社會主義事業懷着多麼強烈的階級仇恨,他們對右傾機會主義即修正主義者如何無所不至地吹捧和支持。他們盼望中國變顏色,從紅色的中國變成黑色的中國。這個黑店是資本主義復辟的一個重要巢穴,內藏毒蛇,必須徹底弄清它,搗毀它!大家起來,搗毀「三家村」,徹底鬧革命,這是我們當前的戰鬥任務!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除了露骨的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的作品外,《燕山夜話》和《三家村札記》中還有一批以所謂「學術」「考據」「休息」的形式出現的大毒草,它們在所謂「領略古今有用知識」的掩護下,向社會主義發動了全面的進攻。它們不是一般的「美化封建社會制度」「吹捧死人」,而有它現實的政治目的:一方面,它配合那條露骨地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的黑線,用「歷史」「學問」「興趣」打掩護,麻痹人們的革命警惕,欺騙更多的讀者,擴大影響;另一方面,它本身就是用「軟刀子割頭」的辦法,全面地反對黨和毛澤東同志在各個領域中堅持的無產階級路線,全面地用地主資產階級思想腐蝕革命幹部和革命人民,推行「和平演變」。任何人對這一套上癮了,入迷了,就會變質為新的資產階級分子。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三分之一」,表面上指的是「業餘」時間,但「三家村」當然決不止是要「三分之一」,而是要想顛覆整個無產階級專政,實現資本主義復辟。但「三分之一」恰恰可以用作為占領其他「三分之二」作掩護。要大家用「輕鬆的心情」來讀《燕山夜話》,是為了麻痹大家的革命警惕,他們想從腐蝕那些革命立場不堅定的人「生命的三分之一」開始,直到全部被他們腐蝕掉,成為「三家村」集團招兵買馬推行「和平演變」的組織力量和社會基礎。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宣傳反社會主義思想,是同廣泛的活動相結合的。毒害一批人,拉攏一批人。他們竭力想在「學問」的掩護下把青年誘入「三家村」大黑店的圈子裡。……一切受到「三家村」毒害、拉攏的青年,應當起來控訴他們這種罪惡的勾當!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他們大力推行資產階級反動的教育路線,為資本主義復辟準備組織力量。他們用資產階級人性論作為教育的基礎,說什麼「對於孟子說的『人生皆有善性』的意見卻應該表示基本上贊同」,反對用階級觀點去分析和教育青少年一代,掩護他們毒害青年的罪行。他們竟然鼓吹「舊科班的這一整套方法是符合於教育學原理的」,要「整個社會全面地採用這種方法」,用所謂「量才而用之」取消階級路線,「有計劃」地大量培養地主資產階級的接班人。他們極力向青年提倡什麼「自學和家傳相結合的途徑」,什麼用「苦讀」成為「著名的學者」,什麼「讀盡一切資料」來「打基礎」,……不僅是一個資產階級成名成家問題,主要是想用這個辦法腐蝕、拉攏一批人,收羅一批「三家村」的信徒,成為他們反共言論的傳播者,使某些青年變成「三家村」搞資本主義復辟的工具。用「學者」「名人」作誘導,其言極甜,其心極毒。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他們堅持資產階級反動的學術路線,為資本主義復辟準備精神條件。他們提出一個「多學少評」的口號:「對一切事物,要多學習,少批評」,惡毒地諷刺高舉革命旗幟的人是「喜歡挑剔」,「動輒加以譏評」「一定會吃大虧」。什麼叫「多學少評」?就是只許他們咒罵毛澤東思想和吹捧地主資產階級文化,只許他們用「學術」去為復辟資本主義服務,不許我們對資產階級地主階級文化進行批判,取消一切革命的人們批評他們的權利;這就是說,對剝削階級文化要全盤接受,奉為聖旨,不能動一根毫毛。打擊無產階級,支持資產階級,鞏固黑店對學術部門的控制權,支持一切毒草包括「三家村」中的大毒草不受任何阻礙地大批出籠,這就是他們反動學術路線的核心。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階級社會裡,沒有什麼超階級的「平等」,根本不存在什麼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平等」,只能是誰戰勝誰。支持無產階級的革命現代戲,就一定要批判地主資產階級的古代戲;吹捧「戲劇遺產」中「有完全適合今天需要的好戲」,就一定要打擊、壓製革命的現代戲。「一視同仁」是一箭雙鵰:打擊任何大力支持革命現代戲的做法;抬高和保護大批毒草不受批判,為他們反黨反社會主義活動服務。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他們堅持反動的地主資產階級道德,以圖從社會關係上恢復剝削階級統治。他們向人們推薦地主資產階級的所謂「骨氣」「清高」「涵養」「賺錢」……這一套腐朽透頂的人生哲學,要向反動哲學家朱熹學習「涵養功夫」,要向張詩學習「鄙視勞動」的「反抗精神」,要向孔子學習「克己復禮」……甚至大力鼓吹恢復地主階級的「作揖」!這是公開要求我們倒退到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舊中國去!請同志們想一想:如果這一套實現了,豈不是把共產主義的新道德新風尚統統踐踏光了嗎?我們的社會不是變成一個以封建秩序為準則的黑暗世界了嗎?看見剝削階級分子就要「肅然起敬」,這不是反革命復辟了嗎?廣大工農兵不是將重新受到那些有「骨氣」的「君子」即頑強的剝削階級分子殘酷壓迫了嗎?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要「我們現在」為這批「鄉賢」立傳,就是要把土改以來被打倒的地主惡霸及其祖宗牌位重新捧出來,讓廣大貧下中農重新淪為「鄉賢」的牛馬!這不是猖獗得無法無天了嗎?響應主將的號召,《三家村札記》多次提出了這個問題,要求為軍閥、官僚、地主、「反面人物」立傳。這是最深刻的意義上的復辟活動。這正是為了增加地主資產階級的政治資本,為他們重新統治中國人民創造條件!廣大工農兵決不允許這種罪惡活動得逞!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這麼多的「計策」「相互配合」,可以「安全退卻」了吧!?耍了這麼多花招,他們實在欺人太甚!但是,他們把革命人民的辨別力估計得太低了!他們把無產階級的革命決心估計得太低了!他們包得住麼?他們溜得掉麼?在黨中央和毛澤東同志領導、教育下的廣大革命人民,決心要徹底挖掉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線。他們自以為是聰明得很的種種計策,其實做了蠢事,適足以暴露自己。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一九六二年三月,正當「三家村」瘋狂進攻達到高潮時,鄧拓在《北京晚報》上寫了一首詞,叫《黑天鵝》,其中有句道:「春風吹夢,湖波送暖,唯我先知!」他是多麼得意地以靈敏的「先知」自誇啊!但是這一回,「先知」不靈了,掌握了毛澤東思想的革命人民,才是真正的先知。請看「三家村」的內幕,不正在被廣大人民逐步地揭露出來嗎?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人們不禁要問:「三家村」這樣猖狂、這樣狠毒、這樣放肆地進行反黨反社會主義活動,竟能連續達數年之久,原因是什麼?難道只是一個「沒有實行無產階級政治掛帥」麼?不是「無產階級政治掛帥」,是什麼在掛帥呢?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自從批判《海瑞罷官》以來,人們揭露了這個戲的反動本質,揭露了它支持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政治目的,也揭露了吳晗反共反人民反革命的醜惡歷史。但是,只有從整個「三家村」的活動來看《海瑞罷官》,弄清整個「三家村」在這幾年劇烈的階級鬥爭中扮演的角色,那麼,才能挖掉它最深的根子,才能夠連根拔掉這叢大毒草,並且摧毀這個大黑店。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自從批判《海瑞罷官》以來,人們揭露了這個戲的反動本質,揭露了它支持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政治目的,也揭露了吳晗反共反人民反革命的醜惡歷史。但是,只有從整個「三家村」的活動來看《海瑞罷官》,弄清整個「三家村」在這幾年劇烈的階級鬥爭中扮演的角色,那麼,才能挖掉它最深的根子,才能夠連根拔掉這叢大毒草,並且摧毀這個大黑店。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反動的階級及其代表人物決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只有廣大工農兵群眾起來,只有經過一步步艱苦的鬥爭,無產階級才能逐步從那些「雜家」手裡把陣地奪回來。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三家村」集團的觸角伸到了不少部門。《燕山夜話》在全國散布了惡劣的影響。由於它以「知識性」「文筆美」為幌子,很能吸引一部分缺少政治辨別力的人,在新聞、教育、文藝、學術界中,都不乏讚賞者和追隨者。……腐蝕極大,流毒極廣。需要廣大工農兵群眾起來,從各個方面徹底揭露《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禍害,進行更深刻的批判,才能肅清它們的惡劣影響。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從批判《海瑞罷官》到批判「三家村」,是一場驚心動魄的階級鬥爭。是一場政治、思想、文化領域中的大革命。面對着這樣艱巨的戰鬥任務,我們一定要敢於革命。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 凡是阻礙社會主義革命前進的,凡是同中國和世界革命人民利益相敵對的,不管是「大師」,是「權威」,是三家村或四家村,不管多麼有名,多麼有地位,是受到什麼人指使,受到什麼人支持,受到多少人吹捧,全都揭露出來,批判它們、踏倒它們。在原則問題上,不是西風壓倒東風,就是東風壓倒西風,為社會主義革命,為保衛毛澤東思想,為共產主義事業,敢想、敢說、敢闖、敢做、敢革命!
    ——《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

參考文獻[編輯]

  1. 1965年11月30日《人民日報》
  2. 《紅旗》一九七五年第三期
  3. 《紅旗》一九六八年第二期
  4. 《紅旗》一九六七年第十四期
  5. 《紅旗》一九六六年第七期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