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曉波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劉曉波(1955年12月28日-2017年7月13日),男,生於吉林長春。中國作家、獨立中文筆會主席、持不同政見者。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2017年7月13日,因患肝癌晚期逝世。

語錄[編輯]

  • 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裏,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裏,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裏,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裏,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2009年12月23日在法庭上陳述[1]
  • 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1]
  • 表達自由,人權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殺言論自由,踐踏人權,窒息人性,壓抑真理。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1]
  • 為踐行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之權利,當盡到一個中國公民的社會責任,我的所作所為無罪,即便為此被指控,也無怨言。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1]
  • 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變成今天這樣,中國那麼大,當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會變成今天香港這樣,三百年夠不夠,我還有懷疑。我要引用馬克思「共產黨宣言」的一句話:「工人沒有祖國,決不能剝奪他們所沒有的東西。」我無所謂愛國、叛國,你要說我叛國,我就叛國!就承認自己是挖祖墳的不孝子孫,且以此為榮。
    ——1988年12月接受香港《解放月報》採訪[2]
  • 除非面對外族入侵帶來的主權領土的危機,否則的話,我從不認為「愛國主義」是個崇高的字眼。恰恰相反,在和平時期,聚集愛國主義大旗下的,不是卑鄙的政客,就是顛三倒四的瘋子。
    ——《單刃毒劍——中國當代民族主義批判》序言
  • 從人類公認的人權價值的角度看,「黨天下」的統治秩序,即以毛澤東為首的第一代黨人的執政史。這不僅是中國歷史上、而且是人類歷史上空前的極權統治和人權災難。中共所進行的「階級滅絕」,不要說中國古代傳統的「文字獄」、宮廷傾軋和改朝換代難以比擬,就是斯大林的集體化和「大清洗」、希特拉的「種族滅絕」等等的殘酷,也不能與之相比。
    ——《只有毛澤東沒有新中國》,2001年7月30日[3]
  • 凡是獨裁政權,都喜歡倡導愛國主義,而獨裁愛國主義不過是禍國殃民的藉口而已。中共獨裁政權提倡的官方愛國主義,是「以黨代國」體制的謬論,愛國的實質是要求人民愛獨裁政權、愛獨裁黨、愛獨裁者,是盜用愛國主義之名而行禍國殃民之實。
    ——《中共的獨裁愛國主義》,2005年10月4日發表於大紀元網站[4]
  • 自由中國的出現,與其寄希望於統治者的「新政」,遠不如寄希望於民間「新力量」的不斷擴張,民間尊嚴在觀念上和法律上得以確立之日,就是國人的人權得到制度性保障之時。
    ——《難道中國人只配接受「黨主民主」》,2006年1月6日[5]
  • 中共的這一切手段,都是獨裁者維持最後統治的權宜之計,根本無法長久地支撐這座已經出現無數裂痕的獨裁大廈。
    ——《多面的中共獨裁》,2006年3月13日[6]
  • 自從中共掌權以來,中共歷代獨裁者最在乎的是手中的權力,而最不在乎的就是人的生命。
    ——《「黑窯童奴」凸顯獨裁制度的失職和冷血》,2007年6月18日[7]
  • 要下地獄,就不能抱怨黑暗。
    ——1993年5月在紐約接受採訪[8]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pn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語錄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華人諾貝爾獎得主
物理學獎 楊振寧(1957) 李政道(1957) 丁肇中(1976) 朱棣文(1997) 崔琦(1998) 高錕(2009)
化學獎 李遠哲(1986) 錢永健(2008)
生理學或醫學獎 屠呦呦(2015)
文學獎 高行健(1999) 莫言(2012)
和平獎 丹增嘉措(1989) 劉曉波(2010)
經濟學獎 暫無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電視劇對白 - 遊戲台詞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