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德萊爾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前往: 導覽搜尋

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 月9日-1867年8 月31日),法國最偉大詩人之一,象徵派詩歌先驅,現代派的奠基人,以詩集《惡之花》(Les fleurs du mal)留名後世。也寫了《巴黎的憂鬱》(Le Spleen de Paris)。

語錄[編輯]

  • 現代性就是過渡、短暫、偶然,就是藝術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恆和不變。(《現代生活的畫家》)[1]

我愛追憶那袒露的時代,
福玻斯[2]為雕像鍍上金色。
世上的男女共享著人間歡樂,
沒有欺騙,沒有憂慮,
多情的天空撫摸著他們的脊樑,
鍛鍊著人體這重要機器的健康。
大地之神賦予豐收豐產,
不把她的子女當作沉重的負擔,
卻像心中充滿慈愛的母狼,
讓世人吸吮她那褐色的乳房。
強力、優美、健壯的男子,
得意於占有拜他為王的美女;
那些完整無損無裂紋的果實,
光滑結實的果肉使人垂涎三尺!

今天的詩人,當他領悟到自然的偉大,
看到男女袒露裸體的場面時,
面對這充滿恐怖的陰暗畫面,
他感到陰冷的寒氣籠罩著他的心靈。
哦,可悲的傷心於寒酸的衣著!
哦,可笑的軀體!威嚴的雕像,
哦,消瘦彎曲浮胖鬆軟可憐的肉體,
實用的上帝,冷酷而安靜的,
將這些孩子用青銅襁褓裹起來!
你們這些婦女,唉,像蒼白的蠟燭,
被惡魔侵蝕,荒淫的營生,
還有你們,處女,繼承母性的罪惡,
多產繁殖那不盡的醜惡!

我們這個腐敗的氏族,
確有一種古人所不知的美;
她的面孔因心靈潰瘍的侵蝕而憔悴,
就像人們所說的頹廢之美;
但是,這些晚熟的繆斯的發明,
從來不能阻止多病的種族,
把深深的敬意獻給青春,
——神聖的青春,多麼純潔、甜蜜,
她那流水般的清澈明亮的眼睛,
那無憂無慮像坦蕩蔚藍的天空,
像鳥和花,她的芳香,她的歌唱,
她的甘甜的溫暖流向人間。

注釋[編輯]

  1. 波德萊爾的現代性研究
  2. 太陽神,即太陽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