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阿連德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Salvador Allende Gossens-.jpg

薩爾瓦多·阿連德(Salvador Allende,1908年6月26日-1973年9月11日)是智利政治人物、醫師,作為拉美第一位通過公開民選上任總統的馬克思主義者而聞名。阿連德於1970年就任,於1973年軍事政變中自殺。

阿連德本人[編輯]

  • 他是和平與建設的標誌,是革命的旗幟,是創造執行力的旗幟,是人類情感極度張揚的旗幟。—— 關於史達林逝世的講話。
  • 對於那些資產階級國家,我們要戰勝他們,我們要推翻他們……我們的目標是徹底、科學、馬克思式的社會主義。——同法國記者雷吉斯·德布雷(Regis Debray)的談話,1970年。
  • 我們已經成功建立了一個革命、全民的民主國家政府。社會主義是這樣開始的,不是靠下達法令造出來的。——同法國記者雷吉斯·德布雷(Regis Debray)的談話,1970年。
  • 我和你在意識形態的起點不同。你覺得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是專制的,而我卻認為社會主義解放人類。
    • Quoted in "Allende Sees Chile Finding Her Own Way to Socialism" by Joseph Novitski, in The New York Times (4 October 1970)
  • 我到古巴去了很多次,和菲德爾·卡斯楚談過幾次話,也跟切·格瓦拉司令交過心。我認識古巴的領導,知道他們的煎熬:要熬過這場封鎖不簡單。但是古巴的情況和智利很不一樣。古巴從獨裁統治轉變而來,而我是當了25年的參議員才選上的總統。——Saul Landau採訪,1971

最後講話(1973)[編輯]

阿連德最後一次的廣播講話(1973-09-11 9:10)西班牙語原文、英語對照 · mp3
  • 在這樣歷史性的轉換之中,我以我的生命向人民表示忠心。我對他們說,我確信我們在百千智利人民的善心中埋下的種子終會發芽。他們會用手中的暴力支配我們,但社會的進步不會被罪行和暴力停下。歷史是我們的;人們創造歷史。
  • 智利萬歲!人民萬歲!工人萬歲!

誤指[編輯]

  • 我不是所有智利人的總統。我不是說這種話的偽君子。
    • 智利報紙稱是1971年1月17日在一次公眾集會上的講話,阿連德向《El Mercurio》寫公開信否認。

關於阿連德[編輯]

  • 我看不出為什麼我們要對一個國家由於其人民不負責任而走向共產主義袖手旁觀。對於智利選民決定自己的命運來說,這個問題是他們不堪承受之重。——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亨利·基辛格
  • 在這一地區的所有領導人中,我們認為阿連德對我們的利益是極其有害的。他口頭上傾向卡斯楚,反對美國。他的對內政策是對智利民主解放和人權的威脅。——亨利·基辛格回憶錄《脫胎換骨》。
  • 智利經濟搞垮,讓阿連德上不了台,上了台也要趕下來。——美國總統尼克森,1970年9月15日對中央情報局的指示。
  • 通過政變推翻阿連德是一項既定的、堅定不移的政策。最好能在10月24日國會投票日之前進行,不過這方面的努力在那天之後仍將得到繼續。我們將動用一切資源,為達到這一目的施加最大壓力。這些行動必須秘密地、安全地進行,不能讓人們看到美國政府背後的手。——美國中央情報局聖地亞哥分部行動指南,1970年10月16日。
  • 阿連德正在尋求獨裁,那就是打著無產階級專政旗號的共產主義暴政。——1973年5月15日,智利基督教民主黨全國大會報告。
  • 我們應該記住智利在70年代——的初期——是西班牙語世界中最民主的國家,一併算上拉美、西班牙和葡萄牙。那天,智利的軍隊在歷史上第一次推翻了一個合理合法的政府,這是出乎意料的。軍隊推翻了政府,然後還把議會民主換成了一個獨裁政權,其過程中暴力、大規模抓捕、殺人無其不用。……而當時的總統是薩爾瓦多·阿連德,一位在智利政界堅持了四十年的民主人士,一位在生命最後一刻還在維護法律和智利公民自由的堅定的民主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