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张学良(1901年6月3日-2001年10月15日),字汉卿,中国辽宁海城人,人称“少帅”,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之长子,“民国四公子”之一。

抗日[编辑]

  • “亲见机密日记,知其(蒋介石)对日问题,忍辱负重,深谋远虑,具有临最后关头,奋斗到底,坚确的决心。”[1]:56
    • “反省录”及自传
  • “(九·一八)事变后有人为我辩护,其实那时的中央并不是蒋总统,而是孙科,中央给我的指示是:相应处理。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承认那时判断错误,我推测日本不至于做得那么绝……我下令不抵抗是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南京、济南事件不都是这么处理的吗?”
    • 答日本记者,1991年
  • “是我们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的,我当时判断日本人不可能要占领全中国,我想尽量避免刺激日本人,不给他们借口扩大战事。我们采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最后不能‘杀不出血’。杀到全中国来了,我们只能拼死一搏。”
    • 1991年5月
  • “我说日本人啊,混蛋!也许那时候操纵我父亲比操纵我容易,他们没想到我这个家伙是这样的。我现在九十岁了,我今年九十岁了,我也不做政治的事情,我才敢说这句话,谁也没想到我张学良这个人这么样讨厌,不论是谁,大家都认为我是个年轻小孩子。你知道,就连杨宇霆他也想操纵我,都想操纵我!换句话说,我这人是不受操纵的。今天说一句话,就连蒋先生也想操纵我,我也是不受操纵的。我为什么(走)到今天?我也是不受操纵的。我要是受操纵,我还有今天吗?”[2]
    • 关于自己个性:谁也休想操纵我
  • “‘中村事件’等好几个事件,那么,我就有了日本方面的情报,就说日本呐,要来挑衅,就借着挑衅,好扩大这个问题,明白吗?我已经有这个情报来了,所以,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所谓‘不抵抗’,就是你不要跟他们冲突,他来挑衅,你离开他。”[3]
    • 声明:“不抵抗”命令是他下的,不是中央的命令
  • “这话我讲了,那么,政府呢,那时候还不是蒋先生,大概,我现在也记不清楚了,行政院长恐怕是孙科。按政府给回答的,不外乎这两句话,当然我不光是这个事了,还没有这个事以前也一样,这个事我根本没请示政府啊!政府的回答就是:‘你妥善办理,相应处置。’”[4]
    • 声明:政府回答
  • “但是,我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不要惹事啊,受点委屈,我们在历史上都是这样的办法啊!假使我知道这个事情化不了,那我就不同了,我的处置就不同了。”[5]
    • 到太原与阎锡山密商抗日事宜,对他解释“不抵抗”,1936年10月22日
  • “九一八事变的这个我所谓‘不抵抗’,我不能把这个诿过于中央。蒋公给我指令?不是,不是,不是!”[6]
    • 声明:蒋不可能有电报
  • “就是我判断错误,人家要说我不抵抗啊,那我一点也不服。”[7]
    • 声明:个人的责任
  • “我身体不好,精神萎靡,东北失守……这次热河失守,我更是责无旁贷。愿引咎辞职。”[8]
    • 热河失守后向蒋介石表示下野,随后去欧洲“考察”
  • “这日本小兵在街上,看到东北军人的刺刀,他们就走上前在刺刀上划火柴,故意挑衅。那东北小兵脾气大着呢,你来划火柴,老子就捅你一刀。但我下令,绝对不许反抗,任你捣蛋,老子就是不反抗,你再倒蛋,找借口,老子就是不让你有借口,当时都是这样的思路”
  • “我的判断是,日本从没敢这么扩张,从来没敢搞得这么厉害,那么,现在他仍然也不敢。”
  • “人家日本拿一个师来,那整个我们打不过呀.……我们那时没法子跟他打,游击队捣乱这可以,正面的作战不行,人家一个可以当你十个”
  • “因为我是中国人。”,
    • 不会做东北“土皇帝”
  • “日本人想控制我,我不会给他们做傀儡。”
    • 关于东北易帜

西安事变[编辑]

  • “我把他(蒋介石)视为领袖是对的,即使现在,我仍认为,他是当时惟一能统一中国的人。”
    • 接受访谈时说在西安事变后释放蒋之原因,1990年代初
  • “作为军人,(西安事变)按军法来说,我是应该被枪毙;但我没作错!我为了爱国、为了救中国,我一定要让蒋委员长了解,抗日为何重要。好汉做事好汉担,所以陪蒋委员长回南京。”
  • “谁都不想死,但我敢当军人就敢死,我父亲在我入讲武堂(奉天讲武堂)时,对我说军人的头不是悬在颈上,而是挂在腰上,随时准备要把首级取下。不过要死,也要死的有价值。蒋先生一定要杀我也可以,算一算为了抗日而死,并不算太亏。却没想到这样也活了几十年没事。”[9]
  • “我愿负全部责任,而且从不后悔。”[10]
    • 接受陆铿采访时说
  • “我说机关枪不去打日本人,打学生。我话到咀巴里,没出来。我火了,我真火了!所以,这句话把我激怒了。”[11]
    • 学生运动时,蒋说用机关枪打
  • “我这个人呐,是这样的。所以,你别看我太太跟我这么凶啊,她可是怕我发火。我要是发了火,我谁都不怕,我发火会开枪打人的。我真怒了!”[12]
    • 西安事变的原因
  • “我怒了什么呢?我的意思是这么一句话:‘贱的,你这个老头子,我要教训教训你!’我这个人就是这么一个人,你知道我现在已经九十岁了,所以你说,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就是这么一个人!呵呵呵!”[13]
    • 就是要教训蒋
  • “蒋先生这个人呐,很守旧的,太守旧的,顽固!而且,蒋先生自己,这么讲吧,可以说,我搁这么一句话批评他:假设能做皇帝,他就做皇帝了。就这么一句话,就是了。他认为:‘我说的事都是对的。我做的事情,我说,就是应该,就是对的。’蒋先生是这个派头,他就剩个派头。”[14]
    • 认为蒋失败
  • “说实在的,蒋先生对我是很不错,我暗中想,他也对我相当看得起。”[15]
    • 要教训你这个老头子
  • “他不能容忍人家挑战他的权威,我损害了他的尊严。”[16]
    • 不敢说蒋觉得他有种
  • “但是,我到了南京的时候,我也说过这句话,我当时在西安,我也说过这句话。不晓得,西安现在还有人在……我当时就说:‘(西安事变对蒋)好像灯泡,我暂时把它关一下,我给它擦一擦,我再给它开开,更让它亮,更好。’”[17]
    • 称在西安事变对蒋关起来,片刻再放蒋出来,让蒋更亮丽
  • “张啸林(知道这个人吧?杜月笙,也知道吧?当然,他们是帮会的人啦)说过一句话,他说:‘蒋先生不会做。蒋先生(如果)会做,你要到南京,蒋先生就把你放了。这是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你把他送回来,他把你放了。’张啸林讲的,他说这是历史上一件动人的事情,但是我说蒋先生没这个 basinful(度量)。”[18]
    • 称蒋先生这个人没有雄才
  • “反省录?那个事情我要说啊,我要说秘密了啊,这里我要宣布秘密:我没有那么一个东西。我没有那么一个东西!”[19]
    • 否认写了二十万字检讨报告
  • “他写‘西安事变忏悔录’,它底下那个地方(大概你看见了那个东西)署名张学良,明白吗?所以,我说这不是我发表的呀,我说这不是我发表的呀,什么人发表的我不知道啊,这个东西哪儿出来的我不知道。”[20]
    • 声明没有发表“西安事变忏悔录”,反正是政治部干,大约与王升有关
  • “至于你们问我,为什么会有西安事变,我只能这么说,我相信中国一定要统一,要枪口对外,不要再打内战了。这是我的一贯信仰,从东北易帜到西安事变都如此,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 [21]
    • 对唐德刚说,1992年
  • “回忆近一个世纪的人生历程,我对1936年发动的事变无悔,如果再走一遍人生路,还会做西安事变之事。”[22]
    • 95岁生日时说,1995年
  • “我为了停止内战,全国抗日,发动西安事变,我没有错。也许方法欠妥。”
    • 在接受日本NHK电视台采访组采访时说,1990年
  • “我主要的敌人是日本人,共产党跟我们争,那还是中国人。”
    • 关于发动事变动机
  • “(蒋)认为在中国能够夺取他政权的,只有共产党。我就不同,夺不夺取(都好),共产党也是中国人。”
    • 自述发动事变动机

诗文[编辑]

  • “两字听人呼不肖,半生误我是聪明。”[23]
    • 二十八岁时,军次保定,所撰之自况联,当时传诵海内
  • “孽子孤臣一稚儒,填膺大义抗强胡,丰功岂在尊明朔,确保台湾入版图。”[24]
  • “郑州城里有粮食,我可以把它全烧了,让你没吃的,但是我没烧,我希望它们能赈济灾民;黄河大桥我也可以把它炸了,让你追不上我,可是我没炸,因为桥是国家的财产。我有这份心,我希望你也有这份心!”
    • 北伐战争中弃守郑州,给黄河南岸的白崇禧写信大约内容
  • “十载无多病,故人亦未疏;余生烽火后,唯一愿读书。”[25]
    • 赠莫德惠于台湾新竹访问,1947年5月
  • “自古英雄皆好色,若不好色非英雄。我虽不是英雄汉,却也好色似英雄”[26]
    • 作一首打油诗嘲笑自己,时93岁
  • “无限欣快,中枢诸公对良之深厚关怀,突深感戴。良寄居台湾,遐首云天,无日不有怀乡之感。一有机缘,定当踏上故土。”[1]:54-55
    • 亲笔回信邓颖超邀请回中国大陆,最后说:“我就是共产党。”,1991年
  • “我过去做事情,我这个人我自己向来是有分寸的,我也知道(了解)我自己,我自己给我下个考语:平生无憾事,惟一好女人”。[27]
    • 风流而不下流
  • “我除了好色以外,没旁的可置喙!可是,我自个儿有个界线:我从不跟我部下的老婆、部下的女人,甚至我家里,我都不许她们来往,连他们的姑娘都不许到我家里玩。”[28]
    • 风流而不下流
  • “还有,我说一句我最不客气的话,我有好多女人,不是女朋友,就是跟我发生关系的女人。这个,凡跟我发生关系的女人,都是我政治上没涉及关系的。换句话说,也许是我朋友的太太,我也发生过关系,但是那种朋友,都是那种朋友,都是酒饭、麻将上的这种朋友,明白吗?你懂得我的话了?”[29]
    • 风流而不下流
  • “我跟你说我的女朋友,我告诉你这个,中外都算上啊,白人也是,那个嫖的不算,花钱买的、卖淫的不算,我有十一个女朋友,情妇!我这几天一计算,我有十一个。”[30]
    • 很多女朋友
  • “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宛若仇雠。”[31]
    • 吊蒋私人对联

语录[编辑]

  • “过于同情他人,不审远近厚薄之一义,常有同情对方之感,而对失败者更生怜惜之心,化敌为友之念。”[32]
  • “余自十九岁参加内战,不论胜败如何,无不感到痛苦,因所到之处,都看到民众所受战争之苦,将士死于无意义之斗争,若为维护国权而牺牲,则何等光荣。”
    • 向父亲沉痛地说反对内战
  • “做军人要置生死于度外,要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对此,学良一生不敢有忘,早把生死视同平常。军人叛变是死罪,但我却活了下来。40年失去自由是公平的。”
    • 父亲训诫
  • “对于圣经,读之不感兴趣。”[33]:44
    • 1937年1月5日日记
  • “我有两个长官,一个是蒋总统,一个是我父亲。我对这两个长官,我批评他们两人:我父亲这人,有雄才,大略不如蒋介公;介公啊,我认为介公有大略,雄才不如我父亲。一个是有雄才,一个是有大略。”[34]
    • 对蒋和父亲之批评
  • “共产党欢迎我干什么?欢迎我回大陆,文化大革命呀?我们奉天呐,有一句土话:‘猫给耗子舔鼻梁骨。’没安好心!”[35]
    • 喜京剧好字画
  • “蒋经国就不同,所以我可以说,到台湾以后,要不是蒋经国,蒋介石就没有了,现在也是没有了。”[33]:27
  • “介石没有中心思想,他的中心思想就是他自己,(我)本来很尊重蒋先生,但后来不尊重,因蒋先生完全是自我主义。”[33]:27-28
  • “蒋先生什么都没有,蒋经国还留下点东西,蒋先生留下什么?没有。”[33]:29
  • “蒋先生后来的思想很近似袁世凯,可是没有袁世凯那么大的魄力。袁世凯想当皇帝,他也想当皇帝,(但)袁还是个人物。”[33]:29
  • “那大概都是国民党写出来的,要说蒋经国对台湾有贡献,我承认。蒋先生有什么贡献?”[36]
    • 访问者提到:“我们在可大图书馆看见很多书,是说蒋先生对台湾的贡献。”
  • “蒋介石就是李宗仁说的那个样子,一点不错。”[1]:38-39
    • 读过《李宗仁回忆录》后,同意李对蒋的评价
  • “失败”、“无雄才”、“喜用特务”、“量窄”、“抓权不放,一句话,能做皇帝他就做皇帝了”[1]:42
    • 1989年复活节,在王一方(王新衡子)家喝了酒,在书房中批评得蒋很凶
  • “若蒋先生要这样骂我,我真会把军衣脱下来就走。所以我看不起何应钦。”[33]:32[36]
    • 王新衡尝对张学良说,蒋介石不用人才,只用奴才,张学良说何应钦就是一个奴才。有一次蒋介石曾经责备何应钦:“你把军服脱下来,你走。”何不敢走。
  • “周恩来的人好厉害,他们都控制住了,连我的部下、杨虎城的部下都听他的,他说出的话很有理。这个人好厉害,不但会讲,也能处置事情,是我佩服的一个人。”[33]:33
  • 毛泽东,我不了解,不能妄加评论。但周恩来是个伟大人物、了不起的人物。”[36]
    • 对旧部吕正操说
  • “我几十年失去自由是应该的。如果我是蒋介石,我会枪毙了张学良,因为这是背叛啊!但蒋先生让我活下来,这是蒋先生的宽大。我一生最痛苦的事是蒋先生杀了杨虎城,因为应该杀的是我。”
  • “(蒋先生)把民众的力量看得不高,估计得低,骂我‘失败主义’,我说:‘我们要考虑,我们自个儿为什么这么大的力量不能把它消灭了?你消灭不了,应联合他。’”[37]
    • 关于中国共产党
  • “蒋先生在信里让你跟我商量,蒋先生要给我下命令,那我没法子,那我就打。你为什么不给我下命令?你既然这个事情让我自个儿自动,我不干。你真要打,那我打。你不介入,让我敷衍一下子,舍掉我(那我不干)。让我的部下打一下,让我的部下拿生命来换你们的政治生命?我张学良从来没有靠牺牲我部下的生命,来换取我的政治生命。为这事,你中央政府也好,你也好,都别来找我!”[38]
    • 对汪精卫说

晚年自述摘录[编辑]

张学良晚年曾接受过几次访问,澄清一些争论已久的历史问题。根据张学良遗嘱,哥伦比亚大学在他死后,也公布张学良自述材料。以下几句自白较关键:

  • “东北人有优点,但毛病也很多,鲁莽,好冲动,捅娄子,我正是这种性格,而且人家让我捅一个娄子,我一定捅俩。”
  • “彼(杨虎城)不过陪衬而已”,“(后悔)搭了这个伙计(杨虎城)”,“西北军简直没用”,“(令我)伤心极了”
  • “我不研究明史了。”
傅问:“那改研究什么学问?”
张学良卖了一阵关子后,顽皮地笑说:“研究女人。”
  • 另一次,傅问张学良,当年在东北除了原配于凤至和赵四小姐,另外是否还有两位姨太太
张的回答是:“不止不止,当年我的女朋友最多有十二个!”
傅继续问:“那里头您最喜欢的,是不是赵四小姐?”
张竟然说:“不是不是 !她是对我最好的,但不是我最爱的。我最爱的在纽约。”
  • “为什么共产党剿不完,就是因为中共有人民支持,我们(指自己和蒋中正)不得民心。”[39]
    • 敬佩中国共产党长征
  • “我可以说我就是共产党,我同情他们,不但同情他们,我拥护他们,这是真正我内心……”[40]
    • 关于中国共产党

参考文献[编辑]

  1. 1.0 1.1 1.2 1.3 郭冠英:〈笑语灯前老少儒——追着张学良的历史奥运〉,刊《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版
  2.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21页
  3.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5页
  4.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5页
  5.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7页
  6.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8页
  7.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79页
  8. 张学良秘书王卓然日记,刊王朝柱:《张学良和蒋介石》,台湾国际村文库书店,93年
  9. 张学良访问集
  10. 《百姓》半月刊,香港,1994年5月1日
  11.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89页
  12.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89页
  13.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89-290页
  14.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0页
  15.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0页
  16.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0页
  17.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0页
  18.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92页
  19.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11页
  20.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13-314页
  21. 《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第1194页
  22. 《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第1142页
  23. 原刊王卓然:《张学良到底是个怎样人?〉,北平,1937年,第3页,见唐德刚:〈敬悼张学良将军“旧”诗二十首〉,刊《明报月刊》第三十六卷第十一期,香港:明报杂志有限公司,2001年11月
  24.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211页
  25. 《大公报》,上海,1947年5月22日
  26. 唐德刚:〈张学良自述的是是非非〉,刊《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1页
  27.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113页
  28.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114页
  29.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114页
  30.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118页
  31.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08页
  32. 司马桑敦:〈张学良和西安事变忏悔录〉,香港明报杂志有限公司,《明报月刊》第三十三期,第50页
  33.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林博文著,《张学良、宋子文档案大揭秘》,台北:时报文化,2007年12月,ISBN 978-957-13-4772-1
  34.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87页
  35. 唐德刚著、张学良口述:《张学良口述历史》,台北:远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第331页
  36. 36.0 36.1 36.2 美哥伦比亚大学公布张学良口述历史及文物
  37. 张学良接受采访视频《张学良感叹:只有共产党能带军队走长征》
  38. 张学良品评人物:看不起吴佩孚敬佩汪精卫
  39. 张学良接受采访视频《张学良感叹:只有共产党能带军队走长征》
  40. 张学良接受采访视频《张学良感叹:只有共产党能带军队走长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