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季陶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戴季陶(1891年1月6日-1949年2月11日),原名良弼,字選堂,號天仇,后改名傳賢、字季陶,中华民國政治家、中國國民黨元老之一,中华民国国旗歌的作詞者,也是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之一。訓政時期擔任第一任考試院院長長達20年,也是歷史上最年輕的五院院長(就任時年僅37歲)。其《日本論》被為中國人研究日本、日本人的經典之作。

語錄[编辑]

  • 「本席曾有見於本案之不能倉卒表決,故主張保留作為本黨明年第二次大會後必須提出之案,因為本案為一個新的政治主張,牽涉理論與事實極廣,大家對本案都沒有經過仔細的研究,我們以一年為研究的時間,在下次大會時再提出討論較為適當,請大家注意。」
  • “这一件事(投江自杀获救),是我生平一个很大的奇绩,也是我一生一个很大的关键,我所以精神颓败至此,会走道这条路上,这是说明我半生浪漫的历史,不能自治,不能事事种因收果,慎始全终,所以烦恼至极,弄到这种境遇。就此一件,我的半生过去的历史,都可以说明无余了,由这一个奇遇,我们更看清楚中国民族的生机,决不在缙绅先生们当中,实在平和的农民,豪侠的江湖朋友,刻苦的工人里面。中国民族几千年传下来的高尚优美的道德,也是只有在这平民社会里面,才看得出来。我们政教中人,此时不努力做实业教育,培养这些生机,只是争权夺利,斗气私争,真是良心所不容的了。至于一些盲从着几句西洋的共产口号,借来遮盖自己个人性欲食欲的放纵的共产党人,说甚么为无产阶级谋幸福,为世界人类造文明,真是一群野兽。这样下去,真要把中国民族仅有的一点保存在平民阶级里面的优美德性,也都破坏干净,造成洪水猛兽的世界。回想当年我们糊糊涂涂,把中国人的优点,看得太轻,糊乱输入西洋的学说,以为便可以救国救民,不只是太过无识,而且真是十分罪过,西洋的文明,我们应该要努力输入的,是纯正的科学,不是浅薄的哲理,是实业的建设,不是道德的破坏,我们看到的齐杨两位先生的高尚优美,可以了解真正的革命意义了。”[1]
    • 《八觉》,回忆1922年在宜昌投江自杀获救

《日本論》[编辑]

  • 「中國」這個題目,日本人也不曉得放在解剖台上,解剖了幾千百次,裝在試驗管裡化驗了幾千百次。我們中國人卻只是一味的排斥反對,再不肯做研究工夫,幾乎連日本字都不願意看,日本話都不願意聽,日本人都不願意見,這真叫做「思想上閉關自守」,「智識上的義和團」了。---第29頁。[2]
  • 我勸中國人,從今以後,要切切實實的下一個研究日本的工夫。他們的性格怎麼樣?他們的思想怎麼樣?他們風俗習慣怎麼樣?他們國家和社會的基礎在哪裡?他們生活根據在哪裡?都要切實做過研究的工夫。要曉得他的過去如何,方才曉得他的現在是從哪裡來的。曉得他現在的真像,方才能夠推測他將來的趨向是怎樣的。---第30頁。
  • 我們看得到日本人的風氣,和中國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日本人在任何方面,都沒有中國人晉朝人清談而不負責,和六朝人軟弱頹喪的墮落毛病。連最消極的「浮世派文學藝術」當中,都含著不少殺伐氣。這都是最值得我們研究,最值得我們注意的。---第57頁。
  • 我們看得出一個民族的生命,最要緊是在於他的自信力。一代的政治運動也是如此。如果一個團體,一個團體的運動,乃至一個政治家的活動,失卻了統一性和獨立性,失卻了自信的能力,結果一定是失敗。不單是失敗而已,因為這一種沒有統一性獨立性的運動,在社會各種階級各性組織上面,只有生出無目的破壞而一敗塗地,失卻「自信力」的社會,任何道德,任何制度,都不能建設。日本民族之所以強與中國民族之所以弱,完全以此為分際。---第130~131頁。
  • 中國講修身,把外的生活丟開,專講性理。結果不單物質的文明不得進步,連精神的文化,也一天一天倒退。把民族向上發展的能力殘破得乾乾淨淨,都是為此。---第164頁。
  • 一般來說,我覺得日本的社會風紀,比之中國的蘇州、上海,只有良好,絕不有腐敗。而他們的貞操觀念,不是建築在古代禮教上,而是建築在現代人情上,也較中國自由妥當得多。---第173頁。

孙文主义学会[编辑]

  • “阶级的对立,是社会的病态,并不是社会的常态,这一种病态,即不是各国都一样,所以治病的方法,各国也不能同。中国的社会,就全国来说,即不是很清楚的两阶级对立,就不能完全取两阶级对立的革命方式,更不能等到有了很清楚的两阶级对立才来革命。中国的革命与反革命势力的对立,是觉悟者与不觉悟者的对立,不是阶级的对立,所以我们是要促起国民全体的觉悟,不是促起一个阶级的觉悟。”
    • 《孙文主义之哲学的基础》
  • “我们很希望现在这些资本家教育家不要忘却‘社会福利’四个字,应该在目前这个时候,就努力做公共幸福的事业。要学英国资本家‘阶级退让’的精神,不要步俄国资本家‘阶级压迫’的后尘,使中国可以循社会民主主义的正轨,向平和、文明的方面进步,免除激切的社会革命危险。”
    • 《工人教育问题》
  • “中山先生说:‘要解决民生问题,是要用事实做基础。’这是很正确的科学的方法,因为空洞的学理基础,去求解决实际问题,就很容易落演绎理论的毛病,不能够得到学理的证明。如果用事实做基础,我们时时刻刻,都能够充分的得到证明的保障,可以少了许多错误。”
    • 《孙文主义之哲学的基础》
  • “就先生个人自身来说,可以用三句话包括起来,是学不厌,教不倦,行不惑。……先生是有特殊的政治天才的人,所以四十年来,所作的革命事业,和所发表的政治意见,非常伟大精深。在研究中外圣贤的思想上,分析得清清楚楚。”“先生的思想是爱中国人,先生的信仰也是爱中国人,先生的力量也是爱中国而生。把这一个爱中国人的心推广起来,就是爱全亚洲的被压迫民族,爱全世界的被压迫民族,推到极处,就是爱一切人类。”“中山先生的思想,完全是中国的正统思想,就是继承尧舜以至孔孟而中绝的仁义道德的思想。在这一点,我们可以承认中山先生是两千年以来,中绝的中国道德文化的复活。”
    • 《孙文主义之哲学的基础》
  • “即使世界的人类,今天不能觉悟,各国多数的民众,仍旧迷信马克斯主义,便是将来得到马克斯主义实行之后,也必然的一定会回到孙先生的教义上来。……他的理论,是世界上后来居上的革命理论。世界各国的马克斯主义信徒,要到了受尽艰难之后,一旦翻然觉悟,来研究信仰中山先生的主义,世界的革命,才可以造成一个新纪元,才可建设真正的新世界。物质的繁华,要人才能造,要人才能有,要人才能享,中山先生的主义,是人支配物的主义,不是物支配人的主义,人支配物,才有人生,物支配人,就证明死灭。”
    • 《中国国民党的独立是中国独立的基础》

注釋、出處、外部連結[编辑]

  1. 谌旭彬:国民党不是“资产阶级政党”
  2. 戴季陶/著,《日本論》,日本文摘雜誌社/企畫;故鄉出版社/出版,1987年5月30日初版。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电视剧对白 - 游戏台词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