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季陶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戴季陶(1891年1月6日-1949年2月11日),原名良弼,字選堂,號天仇,後改名傳賢、字季陶,中華民國政治家、中國國民黨元老之一,中華民國國旗歌的作詞者,也是中國馬克思主最早的研究者之一。訓政時期擔任第一任考試院院長長達20年,也是歷史上最年輕的五院院長(就任時年僅37歲)。其《日本論》被為中國人研究日本、日本人的經典之作。

語錄[編輯]

  • 「本席曾有見於本案之不能倉卒表決,故主張保留作為本黨明年第二次大會後必須提出之案,因為本案為一個新的政治主張,牽涉理論與事實極廣,大家對本案都沒有經過仔細的研究,我們以一年為研究的時間,在下次大會時再提出討論較為適當,請大家注意。」

《日本論》[編輯]

  • 「中國」這個題目,日本人也不曉得放在解剖台上,解剖了幾千百次,裝在試驗管裡化驗了幾千百次。我們中國人卻只是一味的排斥反對,再不肯做研究工夫,幾乎連日本字都不願意看,日本話都不願意聽,日本人都不願意見,這真叫做「思想上閉關自守」,「智識上的義和團」了。---第29頁。[1]
  • 我勸中國人,從今以後,要切切實實的下一個研究日本的工夫。他們的性格怎麼樣?他們的思想怎麼樣?他們風俗習慣怎麼樣?他們國家和社會的基礎在哪裡?他們生活根據在哪裡?都要切實做過研究的工夫。要曉得他的過去如何,方才曉得他的現在是從哪裡來的。曉得他現在的真像,方才能夠推測他將來的趨向是怎樣的。---第30頁。
  • 我們看得到日本人的風氣,和中國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日本人在任何方面,都沒有中國人晉朝人清談而不負責,和六朝人軟弱頹喪的墮落毛病。連最消極的「浮世派文學藝術」當中,都含著不少殺伐氣。這都是最值得我們研究,最值得我們注意的。---第57頁。
  • 我們看得出一個民族的生命,最要緊是在於他的自信力。一代的政治運動也是如此。如果一個團體,一個團體的運動,乃至一個政治家的活動,失卻了統一性和獨立性,失卻了自信的能力,結果一定是失敗。不單是失敗而已,因為這一種沒有統一性獨立性的運動,在社會各種階級各性組織上面,只有生出無目的破壞而一敗塗地,失卻「自信力」的社會,任何道德,任何制度,都不能建設。日本民族之所以強與中國民族之所以弱,完全以此為分際。---第130~131頁。
  • 中國講修身,把外的生活丟開,專講性理。結果不單物質的文明不得進步,連精神的文化,也一天一天倒退。把民族向上發展的能力殘破得乾乾淨淨,都是為此。---第164頁。
  • 一般來說,我覺得日本的社會風紀,比之中國的蘇州、上海,只有良好,絕不有腐敗。而他們的貞操觀念,不是建築在古代禮教上,而是建築在現代人情上,也較中國自由妥當得多。---第173頁。

注釋、出處、外部連結[編輯]

  1. 戴季陶/著,《日本論》,日本文摘雜誌社/企畫;故鄉出版社/出版,1987年5月30日初版。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電視劇對白 - 遊戲台詞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