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季陶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戴季陶(1891年1月6日-1949年2月11日),原名良弼,字选堂,号天仇,后改名传贤、字季陶,中华民国政治家、中国国民党元老之一,中华民国国旗歌的作词者,也是中国马克思主最早的研究者之一。训政时期担任第一任考试院院长长达20年,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五院院长(就任时年仅37岁)。其《日本论》被为中国人研究日本、日本人的经典之作。

语录[编辑]

  • “本席曾有见于本案之不能仓卒表决,故主张保留作为本党明年第二次大会后必须提出之案,因为本案为一个新的政治主张,牵涉理论与事实极广,大家对本案都没有经过仔细的研究,我们以一年为研究的时间,在下次大会时再提出讨论较为适当,请大家注意。”

《日本论》[编辑]

  • “中国”这个题目,日本人也不晓得放在解剖台上,解剖了几千百次,装在试验管里化验了几千百次。我们中国人却只是一味的排斥反对,再不肯做研究工夫,几乎连日本字都不愿意看,日本话都不愿意听,日本人都不愿意见,这真叫做“思想上闭关自守”,“智识上的义和团”了。---第29页。[1]
  • 我劝中国人,从今以后,要切切实实的下一个研究日本的工夫。他们的性格怎么样?他们的思想怎么样?他们风俗习惯怎么样?他们国家和社会的基础在哪里?他们生活根据在哪里?都要切实做过研究的工夫。要晓得他的过去如何,方才晓得他的现在是从哪里来的。晓得他现在的真像,方才能够推测他将来的趋向是怎样的。---第30页。
  • 我们看得到日本人的风气,和中国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日本人在任何方面,都没有中国人晋朝人清谈而不负责,和六朝人软弱颓丧的堕落毛病。连最消极的“浮世派文学艺术”当中,都含着不少杀伐气。这都是最值得我们研究,最值得我们注意的。---第57页。
  • 我们看得出一个民族的生命,最要紧是在于他的自信力。一代的政治运动也是如此。如果一个团体,一个团体的运动,乃至一个政治家的活动,失却了统一性和独立性,失却了自信的能力,结果一定是失败。不单是失败而已,因为这一种没有统一性独立性的运动,在社会各种阶级各性组织上面,只有生出无目的破坏而一败涂地,失却“自信力”的社会,任何道德,任何制度,都不能建设。日本民族之所以强与中国民族之所以弱,完全以此为分际。---第130~131页。
  • 中国讲修身,把外的生活丢开,专讲性理。结果不单物质的文明不得进步,连精神的文化,也一天一天倒退。把民族向上发展的能力残破得干干净净,都是为此。---第164页。
  • 一般来说,我觉得日本的社会风纪,比之中国的苏州、上海,只有良好,绝不有腐败。而他们的贞操观念,不是建筑在古代礼教上,而是建筑在现代人情上,也较中国自由妥当得多。---第173页。

注释、出处、外部链接[编辑]

  1. 戴季陶/著,《日本论》,日本文摘杂志社/企画;故乡出版社/出版,1987年5月30日初版。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电视剧对白 - 游戏台词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