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汪芳,笔名方方,中华人民共和国地主阶级女作家,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代表作为反土改小说《软埋》和对武汉疫情的虚构作品《方方日记》(Wuhan Diary: Dispatches from a Quarantined City)。

《方方日记》相关言论[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2020年2月13日造谣“殡葬馆满地无主手机”[编辑]

  • 而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不说了。
    ——2020年2月13日《方方日记》,首发于微博
  • 我的一位医生朋友传来一张照片。照片上散落着一些手机,上面注明了所拍处是火葬场。
    ——2020年5月6日,方方在微博专门发了一篇解释手机照片的文章
  • 我记录在此。等着张先生的道歉。或许近期他不会,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如果他尚有基本的常识、判断以及良知的话。我不知道张先生有什么伟业,但是这张图将会是他一生的污点,唯有道歉可以洗去这个污点。昨天了解到,张先生疫情期间一直在武汉抗疫,并且在动了胆囊手术的情况下,很快又重上一线。我很感动,也很佩服。武汉人民会记得张先生的功劳。就事论事:张先生以讲课方式,开启对我和梁教授的批判,而且用了非常不理性的词句,方式有如文革。这是张先生的错。
    ——2020年5月12日,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张伯礼院士(后被授予“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通过网络直播主讲了一堂抗疫思政课。课上,张伯礼院士提到了一些反面案例,例如许可馨、梁艳萍、方方等人在疫情期间的不当言行,抨击其扭曲的价值观,反问极少数“知识分子”家国情怀何在?对此,@方方发微博反击。
  • 共青团中央也公开造谣吗?我的记录中从来没有配过图片。二手手机市场的照片本来就是别人也构诬我的。这个问题我曾经谈过多次。微博发图者也表示了道歉。你们的编辑做过调查吗?你们怎么可以如此狂妄地下结论?你们的言论和做法将会影响多少青少年?中国是法治国家,你们的法律底线在哪里?
    ——2020年9月21日方方在微博发文回应中国共青团官方微博9月20日“@共青团中央”发布十大网络辟谣案例(其中出现一张满地手机的照片,这张照片此前被认为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期间,武汉某殡葬馆满地无主的手机”,但随后被辟谣,中国共青团也称该照片的出现是移花接木。虽然“共青团中央”并未点出此案例的造谣者,但方方对号入座急忙澄清,称自己从未配过这样的图片,引发网民对其文字造谣的又一轮关注。

2020年3月23日传谣“梁小霞去世”[编辑]

  • 很多天前,在武汉援助的医护人员中,一个广西的年轻护士在医院里突然昏厥。得幸当时很多医生在场,迅速急救,将她抢救了过来。这件事,媒体都有过报道,我们也为她的死里逃生而庆幸。但是晚上,医生朋友告诉我,她还是去世了。生命中断在抗疫的最前线。她叫梁小霞,今年28岁。让我们永远记住她,也愿她安息。
    ——题为《所有的疑问,都无人回应》的2020年3月23日《方方日记》,首发于微博(后来梁小霞病逝于2020年5月26日)
    • 3月24日上午,广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称:经核实,目前梁某尚在抢救中。
    • 3月24日上午,武汉协和医院副院长黄恺介绍,梁某目前病情非常非常严重,国家、湖北、广西、武汉市卫健委都非常重视,我们正在开会,会诊她的病情并讨论下一步方案。
    • 3月24日上午,武汉协和医院麻醉医生凌楚眠发布微博:我在此发布真实消息,梁护士并没有过世。
    • 3月24日上午,武汉协和医院医生Do先生也发布微博:“至今她已昏迷近1个月。我们不知道她会不会醒来,何时可以醒来,但她目前没有去世!”

方方的其他言论[编辑]

  •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么多人支持我?因为我的言论尺度,是一般人们都会有的言论尺度,如果连我都不能容,人人都会害怕。
    ——方方对媒体说[1]
  • 王扒帝吧都是疤!说“帝吧”代表着中国青年,这是对中国青年黑得最狠的一句话吧?“帝吧”终究只是刻在这个时代的一道丑陋之疤。帝吧出征,寸草不生。帝吧之恶,天下皆知。当然,话说回来,帝吧的做恶者刻疤人或许只是管理员自己而已。
    ——9月11日微博[2]

方方小说《软埋》相关评论[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曾经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张全景评价说:

“有人说土改好,有人说土改很糟、很坏。如果你是站在封建地主阶级的立场上,必定会认为土改很糟、很坏,因为他们失去了作威作福的天堂。如果你是站在广大贫苦农民的立场上,必定会认为土改很好,是翻天覆地的大好事,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的大好事。”

“这本书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是对我们党领导的土地改革运动的反攻倒算。”

“西方搞颜色革命,搞和平演变,这些人就是内应。里应外合,弄不好是要出大问题的。”

解放军国防大学原政委、上将赵可铭评价说: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身为湖北省作协主席的方方女士,竟冒天下之大不违,站在已被消灭的地主阶级立场上,用假造的历史,对土地改革进行了全面清算和控诉。”

“正如有的读者所说,当年‘地主还乡团’是以刀枪为武器,对翻身的农民进行反攻倒算,夺回全部财产,疯狂屠杀迫害分田分地的农民。”

“今天这本书则是以笔为刀枪,向土地改革分田分地的广大贫下中农进行政治上、道德上、人性上的控诉与清算,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学者郭松民评价说:

“方方把所有批评她的作者一律称为‘左棍子’。据我所知,这些批评者中,有充满人文关怀的专业作家,有资深批评家,有大学中文系教授,有德高望重的新四军老战士,有老工人,也有土改时翻身农民的后代,更多的是喜爱文学的普通读者,难道他们都是‘左棍子’?”

网上有人这样评论:

“方方的曾外祖父曾是国民党的大官。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其曾外祖父于1928年2月1日曾以民政厅长名义,签署过一个镇压共产党的文件。父亲也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大学生。其父系与母系可谓出身于衣食无忧的国民党贵族式的‘富家’,活在国民党统治下的‘天堂’。”

“假如方方出身于国民党时期,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乡下穷苦人家,方方还会创作这样否定共产党当年惠及中国无数穷苦百姓的伟大土改政策的小说吗?”

对汪芳的评价[编辑]

  • 这个方方,得到了美国之音力挺,台湾为她出书,在过去一定按特嫌和现行反革命处理了。不过,那时候是精明的红色造反小将,顺应时势,现在是会变色的精致利己,自由,民主人士!高!实在是高!
    ——郑环宇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