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钟南山(1936年10月2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1996年),专长慢性阻塞性肺病及其他呼吸道病,2003年起中国历次呼吸道传染病(SARS、H1N1、H5N6、H7N9、MERS、COVID-19)的防治领军人,尤以在广东省防治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传染病闻名。

语录[编辑]

  • 我从小喝牛奶,现在每天都要喝两瓶,有时候吃的少,但是牛奶还是一直在喝,因为它的营养很全面。我正好晚上要开会,所以留一个“安慕希”,正好用这个来顶肚子。信得过伊利,就是因为高质量。[1]
  • 看一看香港,他们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教育他们这个整个从小的教育系统,就是一些,实际上对中国有敌对思想的这些人编的教材,所以它很多都没有一个爱国的人才。[2]

2003年SARS疫情[编辑]

  • 经过对广东省目前所发现的305个病例研究显示,市民到公众场所进行正常的活动是不会受到感染的,所以广大市民在日常生活中无需对此过份恐惧
——2003年2月11日,广东省卫生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 昨天我接到消息,广东已经增加到1237个病例,昨天就增加了7例。从这个情况看,从医学方面的角度来看,这个病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我们不要用控制这个词,应该用比较客观的“有效遏制”这个词。因为这个病的病原都没搞清,不可能控制它。
——2003年4月11日,国台办新闻发布会[3]
  • 记者:按照你们的看法,是不是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
钟南山:什么现在已经控制?根本就没有控制!最主要的,是什么叫控制?现在病原不知道,怎么预防不清楚,怎么治疗也还没有很好的办法,特别是不知道病原!目前病情还在传染,怎么能说是控制了?我们顶多是遏制,不叫控制!
——2003年4月11日,国台办新闻发布会[4]
  • 记者:中国医护人员的防护有没有到位?
钟南山:没有!
——2003年4月11日,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记者:SARS早期发生时,台湾方面对广东隐瞒疫情有一些批评,您对此如何评价?
钟南山:关于隐瞒病情的问题,广东一开始对这个病的情况不是十分了解,认识有一个过程。一开始报的数字有一些是可疑的,有一些是没有确诊的,还有确诊的标准是什么,都很模糊,所以报的数字有出入,我不觉得奇怪。但是后来,省卫生厅、省政府还是老老实实地每天是多少就报多少。比如我昨天晚上打电话,四天前我们多了1个,三天前多了7个,两天前又增加19个,主要是从香港淘大花园过来的几个人。所以一开始不能说是有意隐瞒
——2003年4月11日,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COVID-19疫情[编辑]

  • 白岩松:跟SARS比较,这次集中在武汉,而且像上海、广东等地都是输入性的病例,这对防控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吗?
钟南山:任何急性的传染病出现都不是好消息!在一定意义上从流行病学看,它不单是集中在武汉,而且集中在两个区,这两个区大概占了45%,这两个区有一个特点,有一个比较大的所谓海鲜市场,实际上并不是海鲜,而是野味、野生动物。从各方面初步流行病学分析,它实际上通过野生动物传到人,这是比较大的可能。但是现在还是出现人传人的现象,这是我们提高警惕的时候。
——2020年1月20日晚,接受白岩松采访
  • 白岩松:针对人传人的判断是什么样的?
钟南山:在武汉有这样肯定的证据,在广东有两个病人没去过武汉,但是家人在去了武汉以后,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回到家里后,两个家庭都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现在可以这么说,肯定有人传人的现象
——2020年1月20日晚,接受白岩松采访
  • 连花清瘟胶囊,实际上它的内容物是麻杏石甘汤,再加上一些红花啊,等等。我们是做的比较认真的,因为跟这个搞的这个药呢,已经合作了研究以前的流感呐这些等等方面,已经做了大概有接近十年了。这次我们还是非常严格地按照要求先在实验室,特别是在P3实验室,对这些像细胞啊染上了COVID-19病毒,完了以后呢再加上莲花清瘟胶囊的内容它的液体,看看它有没有抑制病毒的作用,同时呢,有没有抑制病毒引起的细胞损伤的作用。我们的离体的试验量就发现,连花清瘟胶囊它对病毒的抑制作用是有一些,但是很弱。但是它的好处呢,就是它对病毒引起的细胞损伤、细胞炎症这方面有很好的修复作用
一般我们知道,病毒它对这个,当然有直接抗病毒的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包括瑞德西韦啊这些还有争论,还有氯喹啊这些。但是呢,它引起的一个机体的一些破坏,就是通过一个细胞因子风暴引起机体的一些炎症这种,那么莲花清瘟它有这个作用。因为它有这样的一个作用,所以我们就大概做了将近300例,有个严格的对照来观察,它的作用在哪儿呢?它第一,能够使得他的症状,比如说全身不适啊,临床症状改善得比较快,比对照组早两天改善;第二就是它有一些CT片子呢,恢复得也显著地比对照组快;还有一个就是体温,体温的下降虽然很少,但是有显著性差异,就是发热时间缩短,但是要是严格地再看一下,它对能不能使得病毒转阴,跟对照组,尽管它有一些缩短,但是没有显著性差异,这个结果是这样。所以我们觉得莲花清瘟胶囊比较适合于我们一般的、普通的新冠肺炎。新冠肺炎应该80%以上都属于普通的,所以我们现在就有这个底气,以及有这个证据来说,莲花清瘟胶囊真的是有效的
——2020年5月4日,外交部和国家卫健委联合邀请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为留学生答疑解惑[5]
  • 这一次疫情也使我这个工作了60年的老医生有一个很深刻的感受,这个感受什么?也就是说我们国家的政治制度应该是当代人类社会发展最适合的制度
    ——2020年8月31日,在广东实验中学高中部,作为校友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开学礼现场演讲[6]

参考文献[编辑]

  1. 21世纪经济报道4月10日微博视频
  2. 视频资料
  3. 国务院台办有关SARS新闻发布会实录(2003-4-11).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4. 钟南山,非典时处于风口浪尖. 文摘报. 2014年11月29日 [202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5. 央视新闻直播!钟南山为留学生直播防疫知识,视频48:35处开始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20-06-10.
  6. 谈防控、谈科技,谈疫苗,钟南山在母校开学礼演讲信息量巨大,南方都市报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20-09-12.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