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三世 (戏剧)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國王理查三世的生與死(創作於大約1591年)是描述理查三世短暫的執政時期的威廉·莎士比亞版本,在其中理查三世被描繪成一名壞蛋。這部戲劇有時被列為一部悲劇,但是更準確的來說,應屬於歷史劇。作品從《亨利六世第三部》展開故事情節,成為從《理查二世》開始的系列歷史劇的結束。

第一幕[编辑]

  • 現在我們嚴冬般的宿怨
    已給這顆約克的紅日照耀成為融融的夏景

    那籠罩著我們王室的片片愁雲,
    全都埋進了海洋深處。現在我們的額前已經戴上勝利的花圈;
    我們已把戰場上折損的槍矛高掛起來留作紀念;
    當初的尖厲的角鳴已變為歡慶之音;
    殺氣騰騰的進軍步伐一轉而為輕歌妙舞。
    那面目猙獰的戰神也不再橫眉怒目;
    如今,他不想再跨上徵馬
    去威嚇敵人們戰栗的心魄,
    卻只顧在貴婦們的內室裡伴隨著春情逸蕩的琵琶聲輕盈地舞蹈。
    可是我呢,天生一副畸形陋相,
    不適於調情弄愛,
    也無從對著含情的明鏡去討取寵幸;
    我比不上愛神的風采,
    怎能憑空在嫋娜的仙姑面前昂首闊步;
    我既被卸除了一切勻稱的身段模樣,
    欺人的造物者又騙去了我的儀容,
    使得我殘缺不全,不等我生長成形,便把我拋進這喘息的人間,
    加上我如此跛跛躓躓,滿叫人看不入眼,
    甚至路旁的狗兒見我停下,也要狂吠幾聲,
    為什麼,我,在這軟綿綿的歌舞昇平的年代,
    卻找不到半點賞心樂事以消磨歲月,
    無非背著陽光窺看自己的陰影。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一場


  • 因此,我既無法由我的春心奔放,
    趁著韶光洋溢賣弄風情,
    就只好打定主意以歹徒自許,
    專事仇視眼前的閒情逸致了。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一場


  • 壞蛋,你既不懂天理,也不顧人情;
    任何一隻猛獸也還有點惻隱之心。
    • 安夫人, 第二場


  • 為了停止這場唇舌的交鋒。(To leave this keen encounter of our wits.)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二場


  • 看,這戒指不大不小,恰巧戴上你的手指,
    正像你的胸腔緊緊圍住我這顆可憐的心一樣;
    戒指和心都歸你有,都拿去使用吧。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二場


  • 哪有一個女子是這樣讓人求愛的?
    哪有一個女子是這樣求到手的?
    我要娶了她;可是也不要長期留下她來。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二場


  • 一位甜蜜、可愛的紳士,
    誕生在繁茂的自然界,
    年輕、勇敢、聰明,毋庸置疑,確實高貴無比,
    這寬廣的世界無法再次承受。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二場


  • 我說不出;反正世風日下,
    老鷹不敢棲息的地方,卻有鷗鷦在掠奪:
    個個壞蛋都得意,多少正經人被降為奴才。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三場


  • 但後​​來我感嘆起來,引據經文,
    叫他們多多領會神意,要以善報惡:
    我就這樣從《聖經》中偷出些斷章殘句,
    來掩飾我赤裸裸的奸詐真相,
    外表上裝做聖徒,暗中是無惡不作。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三場


  • 空談家總不是好的實干家:請放心,
    我們此去是用手,不用嘴巴。
    • 殺手Ⅰ, 第三場


  • 呵,我這一夜好難熬過,
    滿是醜陋的景象,可怕的噩夢,
    我雖然是個篤信基督的人,
    我也不願再度過這樣一夜,
    那種陰森恐怖的景象確實難當,
    哪怕能換得無邊歡樂的日子也是受不了的。
    • 克萊倫斯, 第四場


  • 主哪,主哪!我好像深感淹沒水中之苦!
    浪濤聲在耳朵邊響著,十分可怕!
    我眼睛裡浮現出種種死亡的怪狀!
    我彷彿看見千百條遇險的破船;
    上千的人被海魚囓食著;
    海底散滿了金塊、大錨、成堆的珍珠、無價的寶石和難以計值的飾品。
    有的嵌進了死人的頭顱;
    在原來安裝眼珠的空洞裡嵌著閃亮的珠寶,似乎在侮慢肉眼,
    不斷地向那泥濘的海底傳情,
    對著散在各處的枯骨嘲笑。
    • 克萊倫斯, 第四場


  • 我彷佛渡過了陰陽界上的黯流,
    那詩人們所歌唱的冷臉舟子,
    把我帶進了長夜漫漫的幽國。
    • 克萊倫斯, 第四場


  • 克萊倫斯來了;虛偽、善變、背誓的克萊倫斯,
    他在圖克斯伯雷戰場上刺殺了我;
    抓住他!怨鬼們,抓他去上酷刑。
    • 克萊倫斯, 第四場


  • 憂思分割著時季,擾亂著安息,
    把夜間變為早晨,晝午變為黑夜。
    王公貴人無非把稱號頭銜當做尊榮,
    以浮面的聲譽換取滿心的苦惱;
    為了虛無縹緲的感受他們往往親嘗無限煩愁:
    原來在他們的尊號和一些賤名之間,
    除了對外的名譽,沒有什麼不同。
    • 勃萊肯伯雷, 第四場


  • 殺手Ⅰ:你這一刻的感覺怎樣?
    殺手Ⅱ:我身子裡還剩下一點兒良心的渣屑呢。
    殺手Ⅰ:不要忘記事情幹完了我們就可以領賞哪。
    殺手Ⅱ:他媽的!他死成了;我把賞金給忘了。
    殺手Ⅰ:現在你的良心又哪兒去了?
    殺手Ⅱ:在葛羅斯特公爵的錢袋裡。
    殺手Ⅰ:可見在他打開錢袋來給我們賞金的時候,你那顆良心便飛走啦。
    殺手Ⅱ:不相干;讓它去;很少人,可以說沒有一個人,能留得住它的。
    殺手Ⅰ:如果它又回來了,你怎麼辦呢?
    殺手Ⅱ:我不再跟它打交道了;它叫人縮手縮腳,辦不成事;偷不得,一偷,它就來指手劃腳;賭不得咒,一賭咒,它就來阻擋你;不能和鄰家妻子通姦,一動,它就識破了你;它是個臉會發紅、躲躲閃閃的妖精,會鑽進人家肚子裡造反的傢伙;它老是把你的路堵得嚴嚴的;有一次我偶爾拾來一袋金子,就是它硬叫我去歸還原主的;誰收留了它就會弄得誰顛顛倒倒,一副窮酸相;誰都會把它當做一個倒楣蛋,趕出城去;凡是想生活得好一些的人,都努力使自己站起來,不去靠它過日子。
    殺手Ⅰ:他媽的!它居然還躲進我的懷裡來勸我莫殺公爵呢。
    • 第四場


第二幕[编辑]

  • 愛德華,我的丈夫,你的兒子,我們的國王死了。
    樹根枯槁了,枝條為何還要生長?
    樹漿流乾了,樹葉為何還不枯萎?
    要繼續活一天,不妨就哀號一天;
    不想再活了,就該馬上死去,好讓靈魂插翅趕上先君;
    換言之,讓我們矢忠到底,追踪而去,
    在他的新王國里好永享安寧。
    • 伊利莎白王后, 第二場


  • 冒險的孩子:去,你也太機靈了。(A parlous boy: — go to, you are too shrewd.)
    • 伊利莎白王后, 第四場


第三幕[编辑]

  • 人們說,才華早發,斷難長命。(So wise, so young, they say, do never live long.)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一場


  • 朱利葉斯·凱撒是一位有名的人物;
    他的勇氣豐富了他的聰明,
    聰明又為他的勇氣栽下了根。
    死亡並不能征服這位征服者,
    他的生命雖已結束,可是聲名不滅。
    • 愛德華,威爾斯親王, 第一場


  • 我如果長大成人,
    我要去法國奪回我們自古世襲的主權,
    否則我生為君王,就死為戰士。
    • 愛德華,威爾斯親王, 第一場


  • 砍掉他的頭!(Off with his head!)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四場


  • 悲傷,為英格蘭感到悲傷!絲毫不為我自己!(Woe, woe for England! Not a whit for me!)
    • 海司丁斯, 第四場


  • 呵,我們渴求凡人給予片刻的寬限,
    卻沒有同樣迫切地要求神恕!
    誰若信任人間的假仁假義,
    架起空中樓閣,
    誰就像醉酒的水手高攀船桅;
    只消一點頭他就會翻身落海,
    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 海司丁斯, 第四場


  • 呵,血腥的理查!悲慘的英格蘭!
    我向你預告,一個最恐怖的時代就要到來。
    好,帶我去斷頭台,把我的頭拿去給他;
    此刻對我嘻笑的人,
    在瞬息間自己也休想活得成。
    • 海司丁斯, 第四場


  • 一位色衰、令人心疼的寡婦,
    甚至已經年過半老。
    • 勃金漢, 第七場


  • 唉,你們何必硬要把重擔堆在我身上呢?(Alas, why would you heap this care on me?)
    • 理查,葛羅斯特公爵, 第七場


第四幕[编辑]

  • 可是朕享受榮華難道就不過一日之計嗎,
    還是作長遠打算而盡情歡慶哪?
    • 國王理查, 第二場


  • 呵,多麼惱人的結果哪!
    愛德華仍舊應當活著!“誠然,高貴的王子!”
    賢弟,你一向並不如此遲鈍:
    要我直說嗎?我要那私生子死;
    我還要把這件事馬上辦到。
    • 國王理查, 第二場


  • 且說,我要他們死,你同意不同意?(Say, have I thy consent that they shall die?)
    • 國王理查, 第二場


  • 我必須和我哥哥的女兒結婚,
    否則我這王業就搖搖欲墜了。
    殺掉她兩個兄弟,娶過她來
    !莫非是如意算盤!但是我已經
    流了這多血,罪惡將會越陷越深。
    我橫直是鐵石心腸,再也流不出半滴眼淚了。
    • 國王理查, 第二場


  • 國王理查:我今天無心封賞。
    勃金漢:那就請決定一下您賞不賞我。
    國王理查:嘖,嘖,你真麻煩,我此刻心情不對頭。
    • 第二場


  • 那嘴唇就像枝頭的四瓣紅玫瑰。(Their lips like four red roses on a stalk.)
    • 提瑞爾, 第三場


  • 愛德華的兩個兒子睡進了亞伯拉罕的懷抱裡,
    我妻安辭別了人世。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正是豐碩之果將熟,
    一口口被吞進那醜惡的死神之腹。
    我在這國境內偷生潛行,
    窺伺著仇人們雕零衰落。我親眼見到了險惡的風云四起,
    如今且去法國,盼望著從隔岸挑起禍端,
    帶來同樣慘痛的黑暗終局。
    • 瑪格萊特王后, 第四場


  • 不要讓眾天聽見這兩個饒舌婦觸犯天尊。
    • 國王理查, 第四場


  • 孩提時你暴躁倔強。(Tetchy and wayward was thy infancy.)
    • 約克公爵夫人, 第四場


  • 要知道,凡事木已成舟便無法挽回:
    人們往往做事不加考慮,
    事後卻有​​閒空去思索追悔。
    我如果的確奪取了你兒子的王位,
    我就還給你的女兒作為賠償。
    如果我殺害了出自你胎中的後嗣,
    我要在你女兒身上繁茂你的血統,
    同時傳下我的種。
    • 國王理查, 第四場


  • 誠實的故事,就算是平淡地講,也傳得最快。(An honest tale speeds best, being plainly told.)
    • 伊利莎白王后, 第四場


  • 王座上沒有人嗎?王權不起作用了嗎?
    國王死了嗎?國家沒有了主嗎?
    • 國王理查, 第四場

第五幕[编辑]

  • 諸位將士,我的最親愛的朋友們,
    你們在暴力的桎梏下受盡摧殘,
    現今一路行軍已到達了腹地,
    還未遭遇阻擾。
    • 亨利,里士滿伯爵, 第二場


  • 成功一旦在望,就像燕子穿空一樣;
    君王可以成神明,平民可以為君王。
    • 亨利,里士滿伯爵, 第二場


  • 何況,君王的威名就是力量,
    這是對方所沒有的。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絕望而死吧!
    • 愛德華,威爾士親王、克拉倫斯、葛雷、利佛斯、沃恩、海司丁斯、王子們、安夫人、勃金漢等人的幽靈, 第三場


  • 再給我一匹馬!把我的傷口包紮好!
    饒恕我,耶穌!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呵,良心是個懦夫,你驚擾得我好苦!(O coward conscience, how dost thou afflict me!)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我這顆良心伸出了千萬條舌頭,
    每條舌頭提出了不同的申訴,
    每一申訴都指控我是個罪犯。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我只有絕望了。天下無人愛憐我了;
    我即便死去,也沒有一個人會來同情我;
    當然,我自己都找不出一點值得我自己憐惜的東西,
    何況旁人呢?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村雞啼得早,
    已經兩次向清晨歌頌過了。
    • 拉克立夫 第三場


  • 有使徒保羅為證,這一夜的浮影
    驚動了我理查的魂魄,
    勝於上萬個里士滿手下的戎裝鐵甲的兵卒。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今天不出太陽!可是,這豈是我一方面的事,
    里士滿那邊還不是一樣?天無偏倚,
    對我皺眉,對他也不會歡笑。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這是敵人耍的小把戲。(A thing devised by the enemy.)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良心無非是懦夫們所用的一個名詞,
    他們害怕強有力者,借它來做搪塞;
    銅筋鐵骨是我們的良心,刀槍是我們的法令。
    • 國王理查, 第三場


  • 快來營救,諾福克大人!快來營救,快來營救!
    國王武藝驚人,非凡夫可比,
    他的敵手誰都招架不住;
    他的馬打死了,他在平地作戰,
    在死亡的虎口中到處搜尋里士滿。
    快去救駕,好大人,否則今天要失利!
    • 凱茨比, 第四場


  • 奴才,我已經把我這條命打過賭,
    我寧可孤注一擲,決個勝負。
    我以為戰場上共有六個里士滿呢;
    今天已斬殺了五個,卻沒有殺死他。
    • 國王理查, 第四場


  • 一匹馬!一匹馬!我的王位換一匹馬!(A horse! A horse! My kingdom for a horse!)
    • 國王理查, 第四場


  • 頌讚上帝和你們的戰績,勝利的朋友們;
    今天我們戰勝了,吃人的野獸已經死了。
    • 亨利,里士滿伯爵, 第五場


  • 按他們的身分依禮入葬:
    對逃亡的士兵宣布赦免令,
    讓他們前來歸順:
    然後,我們既已向神明發過誓願,
    從此紅、白玫瑰要合為一家:
    兩王室久結冤仇,有忤神意,
    願天公今日轉怒為喜,嘉許良盟!
    • 亨利,里士滿伯爵, 第五場


外部鏈接[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