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梁启超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梁启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宏猷、又字卓如、任甫,号任公、饮冰子、爱国者、哀时客、沧江等,别署饮冰室主人、自由斋主人、如晦庵主,广东新会人。中国近代思想家、革命家、政治家、社会活动家、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社赀政论家、新法学家、文字发明者、“百科全书”式维新先驱人物。清末戊戌变法领袖之一,民国多个政党创始人。

少年梁启超

语录[编辑]

  •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是伪托梁启超的语录。)
  •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梁启超概括顾炎武《日知录·卷十七 正始》中的名句“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 史界革命不起,则吾国遂不可救。悠悠万事,惟此为大。
    ——《新史学》
  • 元凶既去,天日昭苏。现在与新党为仇者,仅余一张之洞耳,想天夺其魄亦当不远矣。然荣贼之权远在张贼之上,荣既去,张亦无从横恣也。伫看圣主复辟之日在本年矣。
    ——《中国四十年来大事记》
  • 凡一国之进步也,其主动者在多数之国民,而驱役一二之代表人以为助动者,则其事罔不成;其主动者在一二之代表人,而强求多数之国民以为助动者,则其事鲜不败![1]
    ——《过渡时代论
  • 自由者,权利之表证也。凡人所以为人者有二大要件:一是生命,二是权利。二者缺一,时乃非人,故自由者亦精神界之生命也。
    ——《过渡时代论》
  •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少年中国说
  • 我国万事不进步,而独防民之术乃突过于先进国,此真可痛哭也。
    ——《梁启超年谱长编》
  • 献身甘作万矢的,著论求为百世师。誓起民权移旧俗,更研哲理牖新知。十年以后当思我,举国犹狂欲语谁。世界无穷愿无尽,海天寥廓立多时。
    ——梁启超《自励》
  • 自信与骄傲有异;自信者常沉着,而骄傲者常浮扬。
    ——梁启超 (自信)
  • 相思树底说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树头结得相思子,可是郎行思妾时?
    ——梁启超《台湾竹枝词》之一
  • 诗界千年靡靡风,兵魂销尽国魂空。集中什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 辜负胸中十万兵,百无聊赖以诗呜。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胡尘意不平!
    ——梁启超《读陆放翁集》
  • 瀚海飘流燕,乍归来、依依难认,旧家庭院。惟有年时芳俦在,一例差池双剪。相对向、斜阳凄怨。欲诉奇愁无可诉,算兴亡、已惯司空见。忍抛得,泪如线。

故巢似与人留恋。最多情、欲黏还坠,落泥片片。我自殷勤衔来补,珍重断红犹软。又生恐、重帘不卷。十二曲阑春寂寂,隔蓬山、何处窥人面?休更问,恨深浅。

——梁启超《金缕曲·瀚海飘流燕》
  • 拍碎玉双斗,慷慨一何多?满腔都是血泪,无处著悲歌。三百年来王气,举目山河依旧,人事竟如何?百户尚牛酒,四塞已干戈。

千金剑,万言策,两蹉跎。醉中呵壁自语,醒后一滂沱。不恨年华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强半为销磨。愿替众生病,稽首礼维摩。

——梁启超《水调歌头·拍碎玉双斗》
  • 巨灵擘地铓鸿荒,飞鼍碎影神螺僵,上有抟土顽苍苍,下有积水横泱泱,抟土为六积水五,位置错落如参商。尔来千劫千纪又千岁,裸虫缘虱为其乡。此虫他虫相阋天演界中复几劫,优胜劣败吾莫强。主宰造物役物物,庄严地土无尽藏。

初为据乱次小康,四土先达爰滥觞:彩那印度邈以隔,埃及安息[2]邻相望,厥名河流时代第一纪,始脱行国成建邦。衣食衎衎郑白沃,贸迁仆仆浮茶粮,恒河郁壮殑迦长,扬子水碧黄河黄,尼罗一岁一泛滥,姚台[3]蜿蜿双龙翔。水哉水哉厥利乃尔溥,浸濯暗黑扬晶光。

此后四千数百载,群族内力逾扩张,乘风每驾一苇渡,搏浪乃持三岁粮。

——《二十世纪太平洋歌》
  • 上下无材,国之大患也。
    ——梁启超《饮冰室全集》
  • 何时睹澄清,一洒民生艰?!
  • 国家之主人为谁?即一国之民是也。
  • 政治之目的,一以谋人民之发达,一以谋国家自身之发达!
  • 昔之欲抑民权,必以塞民智为第一义;今日欲伸民权,必以广民智为第一义。
  • 国者何?积民而成也。国政者何?民自治其事也。爱国者何?民自爱其身也。故民权兴则国权立,民权灭则国权亡。为君相者务压民之权,是之谓自弃其国。为民者而不务各伸其权,是之谓自弃其身。故言爱国必自兴民权始。
    ——《爱国论》
  • 以天为限,而天不言;以祖宗为限,而祖宗之法不过因袭前代旧规,未尝采天下之公理,因国民之所欲,而勒为至善无弊之大典。是故中国之君权,非无限也,欲有限而不知所以为限之道也。今也内有爱民如子、励精图治之圣君,外有文明先导、可师可法之友国,于以定百世可知之成宪,立万年不拔之远猷,其在斯时乎!其在斯时乎!
  • 所谓法者,既不尽可行,而监之之人,又未必贤于其所监者,掣肘则有万能,救弊则无一效,监者愈多,而治体愈乱,有法如无法,法乃穷。是故监督官吏之事,其势不得不责成于人民,盖由利害关切于己身,必不肯有所徇庇;耳目皆属于众论,更无所容其舞文也。是故欲君权之有限也,不可不用民权;欲官权之有限也,更不可不用民权。
  • 宪法与民权,二者不可相离,此实不易之理,而万国所经验而得知也。
    ——《立宪法议》
  • 法者,天下之公器也;变者,天下之公理也。
    ——《变法通议》
  • 予正利用博戏时间起腹稿耳。骨牌足以启予智窦。手一抚之,思潮汩汩而来,较寻常枯索,难易悬殊,屡验屡效,已成习惯。
  • 麻将不能不打,要救国一定要打麻将。打麻将可以观察人的品格,还可以锻链坚忍精神,一坐下去不论胜负,一定要打完四圈。同时既使前三圈都失败了,还有翻本的希望,我们国家和别国竞赛,败了也不能气馁呀!这种精神可以在麻将桌上锻链出来。
    ——梁启超(博戏救国一定要打麻将)
  • 风云入世多,日月掷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
    ——在日本东海道汽车中所作《三十初度·口占十首》之一,光绪二十八年正月二十六日(1902年2月)
  • 道德之本体,一而已。但其发表于外,则公私之名焉……无私德则不能立。合无量数卑污、虚伪、残忍、愚懦之人,无以为国也。无公德则不能团。虽有无量数束身自好、廉谨、良愿之人,仍无以为国也。吾中国道德之发达,不可谓不早。虽然,偏于私德,而公德殆阙如。试观《论语》《孟子》诸书,吾国民之木铎,而道德所从出者。其中所教者,私德居十之九,而公德不及其一焉。
    ——《新民说》[4]
  • 然朋友一伦,绝不足以尽社会伦理。君臣一伦,尤不足以尽国家伦理[5]
    ——《新民说》
  • 公云、私云,不过假立一名词,以为体验践履之法门。就汎义言之,则德一而已,无所谓公私。就析义言之,则容有私德醇美,而公德尚多未完者。断无私德浊下,而公德可以袭取者……公德者,私德之推也[6]。(《新民说,论私德》)
  • 言自由者无他,不过使知得全其为人之资格而已……即不受三纲之压制而已,不受古人之束缚而已。”[7]
    ——1900年
  • 凡作事,将成功之时,其困难最甚。行百里者半九十,有志当世之务者,不可不戒,不可不勉。
  • 职业都是有趣的,只要你肯继续做下去,趣味自然会发生。
    ——《敬业与乐业》
  • 男女平权,美国斯盛,女学布濩,日本以强。兴国智民,靡不始此……
    ——《倡设女学堂启》[8]
  • 日本青年有问任公者:支那人皆视欧人如蛇蝎,虽有识之士亦不免,虽公亦不免,何也?
    ——梁启超《忧国与爱国》
  • 彩那四千余年之大梦之唤醒,实自甲午战败,割台湾偿二百兆以后始也。
    ——梁启超《戌戍政变记》

李鸿章传[编辑]

  • 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全书首句)
  • 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
  • 吾欲以两言论之曰:不学无术、不敢破格,是其所短也;不避劳苦、不畏谤言,是其所长也。

中国之武士道[编辑]

  • 泰西日本人常言,中国之历史,不武之历史也;中国之民族,不武之民族也。呜呼!吾耻其言,吾愤其言,吾未能卒服也。(序)

参考文献[编辑]

  1. 梁启超.《饮冰室合集》[M]. 上海: 中华书局, 1936.
  2. 小亚细亚乃汉古谓之安息国
  3. 姚弗里士河台格里士河,皆安息大河名
  4. 梁启超:《饮冰室文集》,台北:新兴,1964年,第11页
  5. 梁启超:《饮冰室文集》,台北:新兴,1964年,第11页
  6. 梁启超:《饮冰室文集》,台北:新兴,1964年,第96页
  7. 丁文江编:《梁任公年谱长编初稿》,第127页
  8. 李又宁、张玉法 编:《近代中国女权运动史》,第562页

师从传承脉络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