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梁啟超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宏猷、又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愛國者、哀時客、滄江等,別署飲冰室主人、自由齋主人、如晦庵主,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革命家、政治家、社會活動家、史學家、文學家、教育家、社貲政論家、新法學家、文字發明者、「百科全書」式維新先驅人物。清末戊戌變法領袖之一,民國多個政黨創始人。

少年梁啓超

梁任公語錄[編輯]

  • 史界革命不起,則吾國遂不可救。悠悠萬事,惟此為大。
    ——《新史學》
  • 元兇既去,天日昭蘇。現在與新黨為仇者,僅餘一張之洞耳,想天奪其魄亦當不遠矣。然榮賊之權遠在張賊之上,榮既去,張亦無從橫恣也。佇看聖主復辟之日在本年矣。
    ——《中國四十年來大事記》
  • 凡一國之進步也,其主動者在多數之國民,而驅役一二之代表人以為助動者,則其事罔不成;其主動者在一二之代表人,而強求多數之國民以為助動者,則其事鮮不敗![1]
    ——《過渡時代論
  • 自由者,權利之表證也。凡人所以為人者有二大要件:一是生命,二是權利。二者缺一,時乃非人,故自由者亦精神界之生命也。
    ——《過渡時代論》
  • 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少年勝於歐洲,則國勝於歐洲,少年雄於地球,則國雄於地球。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谷,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翕張。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將發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蒼,地履其黃。縱有千古,橫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長。美哉我少年中國,與天不老!壯哉我中國少年,與國無疆!

——《少年中國說
  • 我國萬事不進步,而獨防民之術乃突過於先進國,此真可痛哭也。
    ——《梁啟超年譜長編》
  • 獻身甘作萬矢的,著論求為百世師。誓起民權移舊俗,更揅哲理牖新知。十年以後當思我,舉國猶狂欲語誰。世界無窮願無盡,海天寥廓立多時。
    ——梁啟超《自勵》
  • 自信與驕傲有異;自信者常沉著,而驕傲者常浮揚。
    ——梁啟超 (自信)
  • 相思樹底說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樹頭結得相思子,可是郎行思妾時?
    ——梁啟超《台灣竹枝詞》之一
  • 詩界千年靡靡風,兵魂銷盡國魂空。集中什九從軍樂,亙古男兒一放翁! 辜負胸中十萬兵,百無聊賴以詩嗚。誰憐愛國千行淚,說到胡塵意不平!
    ——梁啟超《讀陸放翁集》
  • 瀚海飄流燕,乍歸來、依依難認,舊家庭院。惟有年時芳儔在,一例差池雙剪。相對向、斜陽悽怨。欲訴奇愁無可訴,算興亡、已慣司空見。忍拋得,淚如線。

故巢似與人留戀。最多情、欲黏還墜,落泥片片。我自殷勤銜來補,珍重斷紅猶軟。又生恐、重簾不捲。十二曲闌春寂寂,隔蓬山、何處窺人面?休更問,恨深淺。

——梁啟超《金縷曲·瀚海飄流燕》
  • 拍碎玉雙斗,慷慨一何多?滿腔都是血淚,無處著悲歌。三百年來王氣,舉目山河依舊,人事竟如何?百戶尚牛酒,四塞已干戈。

千金劍,萬言策,兩蹉跎。醉中呵壁自語,醒後一滂沱。不恨年華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強半為銷磨。願替眾生病,稽首禮維摩。

——梁啟超《水調歌頭·拍碎玉雙斗》
  • 巨靈擘地鋩鴻荒,飛鼉碎影神螺僵,上有摶土頑蒼蒼,下有積水橫泱泱,摶土為六積水五,位置錯落如參商。爾來千劫千紀又千歲,裸蟲緣虱為其鄉。此蟲他蟲相鬩天演界中復幾劫,優勝劣敗吾莫強。主宰造物役物物,莊嚴地土無盡藏。

初為據亂次小康,四土先達爰濫觴:彩那印度邈以隔,埃及安息[2]鄰相望,厥名河流時代第一紀,始脫行國成建邦。衣食衎衎鄭白沃,貿遷僕僕浮茶糧,恆河郁壯殑迦長,揚子水碧黃河黃,尼羅一歲一泛濫,姚台[3]蜿蜿雙龍翔。水哉水哉厥利乃爾溥,浸濯暗黑揚晶光。

此後四千數百載,羣族內力逾擴張,乘風每駕一葦渡,搏浪乃持三歲糧。

——《二十世紀太平洋歌》
  • 上下無材,國之大患也。
    ——梁啟超《飲冰室全集》
  • 何時睹澄清,一灑民生艱?!
  • 國家之主人為誰?即一國之民是也。
  • 政治之目的,一以謀人民之發達,一以謀國家自身之發達!
  • 昔之欲抑民權,必以塞民智為第一義;今日欲伸民權,必以廣民智為第一義。
  • 國者何?積民而成也。國政者何?民自治其事也。愛國者何?民自愛其身也。故民權興則國權立,民權滅則國權亡。為君相者務壓民之權,是之謂自棄其國。為民者而不務各伸其權,是之謂自棄其身。故言愛國必自興民權始。
    ——《愛國論》
  • 以天為限,而天不言;以祖宗為限,而祖宗之法不過因襲前代舊規,未嘗采天下之公理,因國民之所欲,而勒為至善無弊之大典。是故中國之君權,非無限也,欲有限而不知所以為限之道也。今也內有愛民如子、勵精圖治之聖君,外有文明先導、可師可法之友國,於以定百世可知之成憲,立萬年不拔之遠猷,其在斯時乎!其在斯時乎!
  • 所謂法者,既不盡可行,而監之之人,又未必賢於其所監者,掣肘則有萬能,救弊則無一效,監者愈多,而治體愈亂,有法如無法,法乃窮。是故監督官吏之事,其勢不得不責成於人民,蓋由利害關切於己身,必不肯有所徇庇;耳目皆屬於眾論,更無所容其舞文也。是故欲君權之有限也,不可不用民權;欲官權之有限也,更不可不用民權。
  • 憲法與民權,二者不可相離,此實不易之理,而萬國所經驗而得知也。
    ——《立憲法議》
  • 法者,天下之公器也;變者,天下之公理也。
    ——《變法通議》
  • 予正利用博戲時間起腹稿耳。骨牌足以啟予智竇。手一撫之,思潮汩汩而來,較尋常枯索,難易懸殊,屢驗屢效,已成習慣。
  • 麻將不能不打,要救國一定要打麻將。打麻將可以觀察人的品格,還可以鍛鍊堅忍精神,一坐下去不論勝負,一定要打完四圈。同時既使前三圈都失敗了,還有翻本的希望,我們國家和別國競賽,敗了也不能氣餒呀!這種精神可以在麻將桌上鍛鍊出來。
    ——梁啟超(博戲救國一定要打麻將)
  • 風雲入世多,日月擲人急。如何一少年,忽忽已三十。
    ——在日本東海道汽車中所作《三十初度·口占十首》之一,光緒二十八年正月二十六日(1902年2月)
  • 道德之本體,一而已。但其發表於外,則公私之名焉……無私德則不能立。合無量數卑污、虛偽、殘忍、愚懦之人,無以為國也。無公德則不能團。雖有無量數束身自好、廉謹、良願之人,仍無以為國也。吾中國道德之發達,不可謂不早。雖然,偏於私德,而公德殆闕如。試觀《論語》《孟子》諸書,吾國民之木鐸,而道德所從出者。其中所教者,私德居十之九,而公德不及其一焉。
    ——《新民説》[4]
  • 然朋友一倫,絕不足以盡社會倫理。君臣一倫,尤不足以盡國家倫理[5]
    ——《新民説》
  • 公雲、私雲,不過假立一名詞,以為體驗踐履之法門。就汎義言之,則德一而已,無所謂公私。就析義言之,則容有私德醇美,而公德尚多未完者。斷無私德濁下,而公德可以襲取者……公德者,私德之推也[6]。(《新民説,論私德》)
  • 言自由者無他,不過使知得全其為人之資格而已……即不受三綱之壓制而已,不受古人之束縛而已。」[7]
    ——1900年
  • 凡作事,將成功之時,其困難最甚。行百里者半九十,有志當世之務者,不可不戒,不可不勉。
  • 職業都是有趣的,只要你肯繼續做下去,趣味自然會發生。
    ——《敬業與樂業》
  • 男女平權,美國斯盛,女學布濩,日本以強。興國智民,靡不始此……
    ——《倡設女學堂啟》[8]
  • 日本青年有問任公者:支那人皆視歐人如蛇蠍,雖有識之士亦不免,雖公亦不免,何也?
    ——梁啟超《憂國與愛國》
  • 彩那四千餘年之大夢之喚醒,實自甲午戰敗,割台灣償二百兆以後始也。
    ——梁啟超《戌戍政變記》

李鴻章傳[編輯]

  • 天下惟庸人無咎無譽。(全書首句)
  • 吾敬李鴻章之才,吾惜李鴻章之識,吾悲李鴻章之遇。
  • 吾欲以兩言論之曰:不學無術、不敢破格,是其所短也;不避勞苦、不畏謗言,是其所長也。

中國之武士道[編輯]

  • 泰西日本人常言,中國之歷史,不武之歷史也;中國之民族,不武之民族也。嗚呼!吾恥其言,吾憤其言,吾未能卒服也。(序)

參考文獻[編輯]

  1. 梁啟超.《飲冰室合集》[M]. 上海: 中華書局, 1936.
  2. 小亞細亞乃漢古謂之安息國
  3. 姚弗里士河台格里士河,皆安息大河名
  4. 梁啟超:《飲冰室文集》,台北:新興,1964年,第11頁
  5. 梁啟超:《飲冰室文集》,台北:新興,1964年,第11頁
  6. 梁啟超:《飲冰室文集》,台北:新興,1964年,第96頁
  7. 丁文江編:《梁任公年譜長編初稿》,第127頁
  8. 李又寧、張玉法 編:《近代中國女權運動史》,第562頁

社會脈絡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