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一多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聞一多(1899年11月24日-1946年7月15日),本名聞家驊,字友三,詩人、學者、愛國主義者和民主主義者。生於湖北黃岡浠水。家傳淵源,自幼愛好古典詩詞和美術。

語錄[编辑]

  • 我愛中國固因他是我的祖國,而尤因他是有他那種可敬愛的文化的國家。----出自〈女神之地方色彩〉
  • 我總以為新詩逕直是「新」的,不但新於中國固有的詩,而且新於西方固有的詩;換言之,它不要作純粹的本地詩,但還要保存本地的色彩,它不要做純粹的外洋詩,但又盡量的吸收外洋詩的長處;他要做中西藝術結婚後產生的寧馨兒。----出自〈女神之地方色彩〉
  • 選擇是創造藝術的程度中最緊要的一層手續,自然的不都是美的;美不是現成的。其實沒有選擇便沒有藝術,因為那樣便無以鑒別美醜了。----出自〈女神之地方色彩〉
  • 詩底真精神其實不在音節上。音節究屬外在的質素,外在的質素是具質成形的,所以有分析,比量底餘地。偏是可以比量的東西,是最不值得分析比量的。幻想,情感--詩底其餘的兩個更重要的質素--最有分析比量底價值的兩部分,倒不容分析比量了。因為他們是不可思議,同佛法一般。----出自<「冬夜」評論>
  • 其實青年並非永遠是革命的,「青年永遠是革命的」這定理,只在「老年永遠是不肯讓路」這前提下才能成立。----出自〈五四斷想〉
  • 偶然在語言裡發現一點類似詩的節奏,便說言語就是詩,便要打破詩的音節,要它變得和語言一樣----這真是詩的自殺政策了。----出自<詩的格律>
  • 對於不會作詩的,格律是表現的障礙物;對於一個作家,格律便成了表現的利器。----出自〈詩的格律〉
  • 格律可從兩方面講:(一)屬於視覺方面的,(二)屬於聽覺方面的。這兩類其實又當分開來講,因為他們是息息相關的。譬如屬於視覺方面的格律有節的勻稱,有句的均齊。屬於聽覺方面的有格式,有音尺,有平仄,有韻腳;但是沒有格式,也就沒有節的勻稱,沒有音尺,也就沒有句的均齊。----出自〈詩的格律〉
  • 我以為詩是應該自由發展的。什麼形式什麼內容的詩我們都要。我們設想我們的選本是一個治病的藥方,那麼裡面可以有李白杜甫陶淵明蘇東坡歌德濟慈莎士比亞;我們可以假想李白是一味大黃吧,陶淵明是一味甘草吧,他們都有用,我們只要適當的配合起來,這個藥方是可以治病的。所以,我們與其去管詩人,叫他負責,我們不如好好的找到一個批評家,批評家不單給我們以好詩,而且可以給社會以好詩。----出自〈詩的批評〉
  • 詩是社會的產物,若不是於社會有用的工具,社會是不要他的。詩人掘發出了這原料,讓批評家把他做成工具,交給社會廣大的人群去消化。所以原料是不怕多的,我們什麼詩人都要,什麼樣的詩都要,只要製造工具的人技術高,技術精。----出自〈詩的批評〉
  • 孝讓一步,忠才能進一步,忠孝不能兩全,家族主義與民族主義不能並立,不管你願意與否,這是鐵的事實。----出自〈家族主義與民族主義〉
  • 文化史上每放一次光,都是受了外來的刺激,而不是因為死抓著自己固有的東西。不但中國如此,世界上多少文化都曾經因接觸而交流,而放出異彩。凡是限於天然環境,不能與旁人接觸,而自己太傻太笨,不能,因此就不願學習旁人的民族,沒有不歸於滅亡的。天然環境的限制,只要有決心,有勇氣,還可以用人力來打開,(例如我們的法顯、玄奘、義淨諸人的故事)怕的是自己一味固執,不肯虛懷受善。----出自〈復古的空氣〉
  • 中西風格的比較?你拿什麼跟人家比?你配?儘管有你那一套美麗名詞,還是掩不住那渺小、平庸、怯懦、虛偽,掩不住你的小算盤,你的偷偷摸摸,自私自利,和一切的醜態。你的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和你古聖先賢的什麼哲學只令人作嘔,我都看透了!你沒有靈魂,沒有上帝的國度,你是沒有國家觀念的一盤散沙,一群不知道什麼是愛的天閹,(因此也不知什麼是恨)你沒有同情,也沒有真理觀念。然而你有一點鬼聰明,你的蕃殖力很大,因為聰明所以會鼠竊狗偷──營私舞弊,囤積居奇。因為蕃殖力大,所以讓你的同類成千成萬的裹在清一色的破棉襖裡,排成番號,吸完了他們的血,讓他們餓死、病死……這是你的風格,你的仁義道德!你拿什麼和人家比!----出自〈從宗教論中西風格〉
  • 国民党反动派暗杀李公朴后,企图在人民面前掩饰他们的罪行,说什么共产党杀共产党,无耻啊!无耻啊!----出自〈最後一次的講演〉
  • 生活底纸可以撕成碎片,记忆底笔迹永无磨灭之时。

名詩句[编辑]

  • 啊!自然底仁愛底結晶!/他底足跡所到,就是光明。/世界底百惡,一經他底齋戒沐浴,/都可以重見天日,再造生命!----<雪>
  • 「地得!地得!」聽那壁上的鐘聲,/果同快馬狂蹄一般地奔騰。/那騎者還彷彿吼著:「盡可多多創造快樂去填滿時間;那可活活縛著時間來陪著快樂?」---<時間底教訓>
  • 你若賞給我快樂,/我就快樂死了;/你若賜給我痛苦,/我也痛苦死了;/死是我對你唯一的要求,/死是我對你無上的貢獻。----<死>
  • 皎皎的白日啊!/將照遍了朱樓底四面;/永遠照不進的是---/遊子底漆黑的心窩坎;----<晴朝>
  • 生命是張沒價值的白紙,/自從綠給了我發展,/紅給了我情熱,/黃教我以忠義,/藍藍教我以高潔,/粉紅賜我以希望,/灰白贈我以悲哀;/再完成這幀彩圖,/黑還要加我以死。/從此以後,/我便溺愛於我的生命,/因為我愛他的色彩。----<色彩>
  • 比方有一屑月光,/偷來匍匐在你枕上,/刺著你的倦眼,/撩得你鎮夜不著,/你討厭他不?/那麼這樣便是相思了!----<紅豆>五
  • 我的心是個沒設防的空城,/半夜裡忽被相思襲擊了,/我的心旌/只是一片倒降;/我只盼望--/他恣情屠燒一回就去了;/誰知他竟永遠占據著,/建設起宮牆來了呢?----<紅豆>七
  • 有兩樣東西,/我總想撇開,/卻又總捨不得:/我的生命,/同為了愛人兒的相思。----<紅豆>八
  •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這裡斷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看他造出個什麼世界。----<死水>
  • 紅燭啊!/既製了,便燒著!/燒破世人底夢,/燒沸世人底血──/也救出他們的靈魂,/也搗破他們的監獄!----〈紅燭〉
  • 快樂跟我的/靈魂接了吻,我的世界/忽變成天堂,/住滿了柔豔的安琪兒!----〈快樂〉
  • 宇宙是個監獄,/但是個模範監獄;/他的目的在革新,/並不在懲舊。----〈宇宙〉
  • 愛人啊!你是個國手;/我們來下一盤棋;/我的目的不是要贏你,/但只求輸給你──/將我的靈和肉/輸得乾乾淨淨!----〈國手〉
  • 靜夜!我不能,不能愛你的賄賂。/誰希罕你這牆內尺方的和平!/我的世界還有更遼闊的邊境。/這四牆既隔不斷戰爭的喧囂,/你有什麼方法禁止我的心跳?/最好是讓這口裡塞滿了沙泥,/如其他只會唱著個人的休戚!----〈心跳〉
  • 請告訴我誰是中國人,/啟示我,如何把記憶抱緊;/請告訴我這民族的偉大,/輕輕的告訴我,不要喧嘩。----〈祈禱〉
  • 我心頭有一幅旌斾/沒有風時自然搖擺;/我這幅抖顫的心旌/上面有五樣的色彩。//這心腹裡海棠葉形/是中華版圖底縮本;/誰能偷去伊的版圖?/誰能偷得去我的心?----〈愛國的心〉

相關語錄[编辑]

注解與參考資料[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 楊匡漢、楊匡滿/編,《中國現代作家選集:聞一多》,香港三聯書店、人民文學出版社,1996年6月初版。
  • 范銘如、許琇禎/篇,《聞一多》,三民書局,2006年5月4日初版。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