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
抗战一个是丢,一个是烧,丢不了也烧不焦的地方,都给了共产党游击队。抗战只有一条路:亡国。此外还有一条“和”的道路,我们应该拿出抗战的决心和勇气来讲和。

汪兆铭(1883年5月4日-1944年11月10日),字季新,笔名精卫,历史上多以“汪精卫”称呼。中国政治人物,出生于广东三水(现属佛山市),祖籍浙江山阴(今绍兴县)。

语录[编辑]

  •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
    • 他回国谋刺摄政王前给挚友胡汉民留下八个字。
  • “君为其易,我任其难”
    • 汪精卫对蒋介石说:你去领导容易的抗战吧 ,我来承担艰难的和平工作。
  • “应付目前局势的方法,兄弟认为有八个字,就是:一面抵抗,一面交涉……军事上要抵抗,外交上要交涉。不失领土,不丧主权。最低限度之下不退让,最低限度之上不唱高调,便是我们共赴国难的方法。”
    • 接见全国高校学生代表,1931年12月6日
  • “榆关以一日而失,热河以七日而陷,实不成话。须先有抵抗然后有交涉,今后再不抵抗必影响外交。今日以后抵抗愈得力,交涉愈有希望。”
    • 批评张学良的不抵抗退却
  • “去岁放弃沈阳,再失锦州,致三千万人民,数十万土地,陷于敌手……”
    • 多次给张学良发电报,催促他出兵
  • “若日本真愿意要求和平,提出了可接受条件,则中国亦可从事停战。”[1]
    • 在汉口向新闻记者发表谈话,1937年12月5日
  • “外交的问题,看起来很复杂,说起来又很简单。有人怀疑我们和德、意的关系,对于这种怀疑,值得去解释,也不值得去解释。我的说明只有一点:就是我们只有一个敌人,这个敌人已足够我们对付了,我们不必再惹第二个。如果墨索里尼愿意帮助我们建立空军,希特勒肯卖军火给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德、意做朋友?……各位同志都是自己人,我不妨把秘密向大家公开一下,各位不要以为有钱就可以向民主国家买到军火。上次国联开会之后,我们拍电报派郭泰祺、顾维钧、王正廷三人向欧美各国接洽,结果并没有得到收获。有人告诉我们的外交官,说他们现在没有军火出售,等到三年以后,他们自己准备齐全了,再让一些给我们。这不是很好笑的回答吗?罗斯福更是滑稽,他说他可以卖军火给我们,但是要现钱。我们的大使说:中国是个穷国呀,哪有金子呢?罗斯福说:没有金子,拿白银来好了。咳!白银不是钱吗?”
    • 在对某军事院校的师生演讲,1938年


革命党人[编辑]

  • 此行无论事之成败,皆无生还之望。即流血于菜市街头,犹张目以望革命军之入都门也。
    • 致南洋同志书
  • “现在四亿人民正如饥泣的赤子,正在盼等吃革命之饭。但烧熟米饭所需要的一是薪,二是釜。薪燃烧自己化为灰烬,把自己的热移给了米,才使生米变成熟饭;釜则默默地忍受水煎火烤。所以革命党人的角色有二,一作为薪,为薪的人需要奉献的毅力,甘当作柴薪,化自己为灰烬来煮成革命之饭;二作为釜,为釜的人需要坚韧的耐力,愿意把自己当作锅釜,煎熬自己来煮成革命之饭。”汪精卫不顾革命党同志的反对回国谋刺摄政王,就是把自己当作薪了。
    • 汪精卫在《革命之决心》。

五月指示[编辑]

  • 我们从这份指示中可以看出五层意思,都是很厉害的……。同志们,目前本党已经到了严重的关口,必须在这个会上作出生与死的抉择。共产国际的五月指示
    • 1927.7.15 武汉国民政府紧急会议。

共产党[编辑]

  • 还有一派,是史达林和布哈林,他们主张中国共产党加入中国国民党,去操纵一切,慢慢地取得国民党的一切权力,到必要时便消灭国民党。俄国现在得权力的就是这一派。
  • 抗战一个是丢,一个是烧,丢不了也烧不焦的地方,都给了共产党游击队。抗战只有一条路:亡国。此外还有一条“和”的道路,我们应该拿 出抗战的决心和勇气来讲和。
  • 现在中国问题的中心是不要弄到共产党手里。共产党是国际的,中国共产党没国籍,中国让共产党发展下去那真是亡国了。中国永世不能翻身。所以我们不是卖国,而是真正的爱国,我们不能眼看中国共产党坐大,把中国引向灭亡。
    • 中共卧底李时雨回忆录
  • 这一点你们不要怀疑,我在日本留过学,他们地处岛屿,想找个好地方生存发展。元忽必烈那么强悍,满清那么强悍,都没在中国统治到底,日本也一样。
    • 中共卧底李时雨回忆录
  • 中国共产党人既声明愿为三民主义之实现而奋斗,则应即彻底抛弃其组织及宣传,并取消其边区政府及军队之特殊组织,完全遵守中华民国之法律制度。三民主义为中华民国之最高原则,一切违背此最高原则之组织与宣传,吾人必自动的积极的加以制裁,以尽其维护中华民国之责任。

双照楼诗词稿[编辑]

衔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
孤飞终不倦,羞逐海浪浮。
诧紫嫣红色,从知渲染难;
他时好花发,认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
青磷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汪兆铭,1910年于狱中。


黄花岳麓两联绵,此日相望倍惕然。
百战山河仍破碎,千章林木已风烟。
国殇为鬼无新旧,世运因人有转旋。
少壮相从今白发,可堪揽涕墓门前。

岳麓山谒黄克强先生墓 民国二十七年。

来源[编辑]

  1. 《新闻报》,1937-12-06

外部链接[编辑]

Commons-logo.svg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