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衛

出自Wikiquote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我今為薪,君當為釜。
抗戰一個是丟,一個是燒,丟不了也燒不焦的地方,都給了共產黨遊擊隊。抗戰只有一條路:亡國。此外還有一條「和」的道路,我們應該拿出抗戰的決心和勇氣來講和。

汪兆銘(1883年5月4日-1944年11月10日),字季新,筆名精衛,歷史上多以「汪精衛」稱呼。中國政治人物,出生於廣東三水(現屬佛山市),祖籍浙江山陰(今紹興縣)。

語錄[編輯]

  • 「我今為薪,君當為釜」
    • 他回國謀刺攝政王前給摯友胡漢民留下八個字。
  • 「君為其易,我任其難」
    • 汪精衛對蔣介石說:你去領導容易的抗戰吧 ,我來承擔艱難的和平工作。
  • 「應付目前局勢的方法,兄弟認為有八個字,就是:一面抵抗,一面交涉……軍事上要抵抗,外交上要交涉。不失領土,不喪主權。最低限度之下不退讓,最低限度之上不唱高調,便是我們共赴國難的方法。」
    • 接見全國高校學生代表,1931年12月6日
  • 「榆關以一日而失,熱河以七日而陷,實不成話。須先有抵抗然後有交涉,今後再不抵抗必影響外交。今日以後抵抗愈得力,交涉愈有希望。」
    • 批評張學良的不抵抗退卻
  • 「去歲放棄瀋陽,再失錦州,致三千萬人民,數十萬土地,陷於敵手……」
    • 多次給張學良發電報,催促他出兵
  • 「若日本真願意要求和平,提出了可接受條件,則中國亦可從事停戰。」[1]
    • 在漢口向新聞記者發表談話,1937年12月5日
  • 「外交的問題,看起來很複雜,說起來又很簡單。有人懷疑我們和德、意的關係,對於這種懷疑,值得去解釋,也不值得去解釋。我的說明只有一點:就是我們只有一個敵人,這個敵人已足夠我們對付了,我們不必再惹第二個。如果墨索里尼願意幫助我們建立空軍,希特拉肯賣軍火給我們,我們為什麼不能和德、意做朋友?……各位同志都是自己人,我不妨把秘密向大家公開一下,各位不要以為有錢就可以向民主國家買到軍火。上次國聯開會之後,我們拍電報派郭泰祺、顧維鈞、王正廷三人向歐美各國接洽,結果並沒有得到收穫。有人告訴我們的外交官,說他們現在沒有軍火出售,等到三年以後,他們自己準備齊全了,再讓一些給我們。這不是很好笑的回答嗎?羅斯福更是滑稽,他說他可以賣軍火給我們,但是要現錢。我們的大使說:中國是個窮國呀,哪有金子呢?羅斯福說:沒有金子,拿白銀來好了。咳!白銀不是錢嗎?」
    • 在對某軍事院校的師生演講,1938年


革命黨人[編輯]

  • 此行無論事之成敗,皆無生還之望。即流血於菜市街頭,猶張目以望革命軍之入都門也。
    • 致南洋同志書
  • 「現在四億人民正如飢泣的赤子,正在盼等吃革命之飯。但燒熟米飯所需要的一是薪,二是釜。薪燃燒自己化為灰燼,把自己的熱移給了米,才使生米變成熟飯;釜則默默地忍受水煎火烤。所以革命黨人的角色有二,一作為薪,為薪的人需要奉獻的毅力,甘當作柴薪,化自己為灰燼來煮成革命之飯;二作為釜,為釜的人需要堅韌的耐力,願意把自己當作鍋釜,煎熬自己來煮成革命之飯。」汪精衛不顧革命黨同志的反對回國謀刺攝政王,就是把自己當作薪了。
    • 汪精衛在《革命之決心》。

五月指示[編輯]

  • 我們從這份指示中可以看出五層意思,都是很厲害的……。同志們,目前本黨已經到了嚴重的關口,必須在這個會上作出生與死的抉擇。共產國際的五月指示
    • 1927.7.15 武漢國民政府緊急會議。

共產黨[編輯]

  • 還有一派,是史達林和布哈林,他們主張中國共產黨加入中國國民黨,去操縱一切,慢慢地取得國民黨的一切權力,到必要時便消滅國民黨。俄國現在得權力的就是這一派。
  • 抗戰一個是丟,一個是燒,丟不了也燒不焦的地方,都給了共產黨遊擊隊。抗戰只有一條路:亡國。此外還有一條「和」的道路,我們應該拿 出抗戰的決心和勇氣來講和。
  • 現在中國問題的中心是不要弄到共產黨手裏。共產黨是國際的,中國共產黨沒國籍,中國讓共產黨發展下去那真是亡國了。中國永世不能翻身。所以我們不是賣國,而是真正的愛國,我們不能眼看中國共產黨坐大,把中國引向滅亡。
    • 中共臥底李時雨回憶録
  • 這一點你們不要懷疑,我在日本留過學,他們地處島嶼,想找個好地方生存發展。元忽必烈那麼強悍,滿清那麼強悍,都沒在中國統治到底,日本也一樣。
    • 中共臥底李時雨回憶録
  • 中國共產黨人既聲明願為三民主義之實現而奮鬥,則應即徹底拋棄其組織及宣傳,並取消其邊區政府及軍隊之特殊組織,完全遵守中華民國之法律制度。三民主義為中華民國之最高原則,一切違背此最高原則之組織與宣傳,吾人必自動的積極的加以制裁,以盡其維護中華民國之責任。

雙照樓詩詞稿[編輯]

銜石成痴絕,滄波萬里愁;
孤飛終不倦,羞逐海浪浮。
詫紫嫣紅色,從知渲染難;
他時好花發,認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留得心魂在,殘軀付劫灰;
青磷光不滅,夜夜照燕台。
——汪兆銘,1910年於獄中。


黃花嶽麓兩聯綿,此日相望倍惕然。
百戰山河仍破碎,千章林木已風煙。
國殤為鬼無新舊,世運因人有轉旋。
少壯相從今白髮,可堪攬涕墓門前。

嶽麓山謁黃克強先生墓 民國二十七年。

來源[編輯]

  1. 《新聞報》,1937-12-06

外部鏈接[編輯]

Commons-logo.svg
維基共享資源中相關的多媒體資源: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