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冯·诺伊曼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真理 … 太复杂了,以至于它不允许逼近之外的描述方式

约翰·冯·诺伊曼匈牙利语Neumann János Lajos;1903年12月28日-1957年2月8日)是一位匈牙利犹太裔、美国数学家,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数学家之一。

语录[编辑]

在数学中你不理解事情,你只是习惯它们。
  • 你应该把他称作熵,有两个原因。第一你的不确定函数已经被用在统计力学而且用了那个名字。第二,更重要的是,没有人真正知道什么是熵,所以在争论中你总是有优势。
    ——向克劳德·香农建议他的新函数的名称。
  • 抱怨人们自私狡猾,就和抱怨磁场必须在电场有旋度时才会升高一样愚蠢,两个都是自然定律。
  • 年轻人,在数学中你不理解事情,你只是习惯它们。
    ——回复一个物理学家朋友,他说“我担心我不理解特征线法。”
  • “当一门数学学科远离它的经验来源,或者甚至它只是由来自‘实际’的思想间接激发产生的第二代和第三代,这门学科就危机四伏了。它会越来越走向纯美学化,越来越纯粹地为艺术而艺术......现在有一种巨大的危险:这门学科将沿着那条阻力最小的路线发展......将会分崩离析,成为许多无足轻重的分支......无论如何,我觉得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恢复到青春回到起源,重新注入多少是直接经验的思想。”
  • 你不必对你所处的世界负责。
    ——给理查费曼的建议,引用于别闹了费曼先生(当时两人参与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画)
  • 如果人们不相信数学简单,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真实世界有多复杂[1]
  • 1954年,冯·诺伊曼任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委员。1954年夏天,右肩受伤,手术时发现患有骨癌,治疗期间,依然参加每周三次的原子能委员会会议,甚至美国国防部长,陆、海、空三军参谋长聚集在病房开会。晚年,有学生请教他做事的方法,他说:“简单(simple)。”
  • 世上大概有,因为有神的话很多事情解释起来比较简单。

别人提及的语录[编辑]

  • 费米对于以理论求得和自己观测结果相同而跑来找他的戴森说:计算方法只有两种。第一种,也是我喜欢采用的,就是拥有一个明确的物理影像;第二种,则必须具备严密的数学形式结构。[2][3]
    ——戴森当时反问费米,为甚么他的理论算不上是一致的数学形式体系。费米反问道:“你们在计算过程中引入了多少个任意参数?”戴森回答说四个。于是费米便说:“我记得我的朋友冯·诺依曼曾经说过,用四个参数我可以拟合出一头大象,而用五个参数我可以让它的鼻子摆动。”[3]
  • 不管多么聪明的人,和冯·诺伊曼一起长大就会有挫败感。
    ——尤金·维格纳 (Eugene Wigner,196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 冯·诺伊曼的大脑是否意味著存在比人类更高一级的生物?
    ——汉斯·贝特 (Hans Bethe,196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