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軍事思想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論軍權與政權[編輯]

  • 沒有一個人民的軍隊,便沒有人民的一切。
    ——《論聯合政府》,在中共七大上的政治報告,1945年4月24日
  • 所謂人民共和國,就是人民解放軍。蔣介石的亡國,就是亡了軍隊。
    ——在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上的講話(1949年3月5日)
  • 槍杆子裏面出政權
    ——在漢口一幢公寓舉行的中共中央緊急會議「八七會議」上根據中國當時國情提出的的著名論斷,即中國內部沒有民主,只能以革命武裝鬥爭為主要形式,1927年8月7日
  • 每個共產黨員都應懂得這個真理:『槍杆子裏面出政權』。我們的原則是黨指揮槍,而決不容許槍指揮黨。
    ——〈戰爭和戰略問題〉,1938年11月

論戰略與戰術[編輯]

  • 在戰略上我們要藐視一切敵人;在戰術上我們要重視一切敵人。
    ——〈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1957年11月
  • 我軍打仗,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於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論武器與人[編輯]

  • 武器是戰爭的重要因素,但不是決定因素,決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論持久戰》

各時期[編輯]

十年內戰[編輯]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原名《時局估量和紅軍行動問題》是紅四軍收到中共中央的「二月來信」後,林彪給毛澤東寫信,毛澤東回復的一封公開信。
  •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1928年有關打擊國民黨軍的建議[1][2]
紅軍長征[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參見:毛澤東詩詞#紅軍長征

抗日戰爭[編輯]

參見:抗日戰爭
  • 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1935年12月27日在陝北瓦窯堡黨的活動分子會議上所作的報告)
  • 一、蘇維埃政府改為中華民國特區政府,紅軍改為國民革命軍,並受南京政府及軍事委員會的指導﹔二、在特區政府境內施行徹底的民主制度﹔三、在全國范圍內停止推翻國民政府的方針﹔四、停止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
    ——〈中日問題與西安事變——和史沫特萊的談話〉(1937年3月1日)
  • 「在持久戰中領土與軍隊甚麼最重要?軍隊較重要。軍隊失敗,領土不能保。應向國民黨提出保存軍隊是基本的,過去紅軍便是採用這個原則。」[3]:62-63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通常被稱為十二月會議[3]:61)上發言,1937年12月12日
  • 先生指導全民族進行空前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凡我國人,無不崇仰……
    ——給蔣中正的信(1938年)
  • 「困難,並不是不可征服的怪物,大家動手征服它,它就低頭了。大家自力更生,吃的、穿的、用的都有了。目前我們沒有外援,假定將來有了外援,也還是要以自力更生為主。」[3]:172-173
    ——到南泥灣視察時,看到王震第120師359旅開荒生產取得成就,興奮説,1943年9月
  • 目前方針是必須打日本,但又決不可打得太兇。不打則國民黨不能諒解,中間派亦會說話,但如打得太兇,則有相反危險,日本將轉向我們報復,國民黨坐收漁利,並將進攻邊區。恩來電是轉給你作參考的,他電中反映國民黨及外國人的壓力,我們不可不聽,又不可盡聽。望按此總方針調節我們的行動,在一部分地方打得大些,而在其他地區則打得小些,使國民黨覺得我們真在打就好了。
    ——發給彭德懷之電報,載於《季米特洛夫日記選編》第146頁
  • 「現在情況是,抗日戰爭的階段已結束,進入和平建設階段。……和平能否取得,內戰能否避免?……蔣介石想消滅共產黨的方針沒有改變也不會改變。……恩來同志馬上就去談判,談兩天就回來,我和赫爾利就去。這回不能拖,應該去,而且估計也不會有甚麼危險。……我是否出去?我們今天還是決定出去而不是不出去。但出去的時機由政治局書記處決定。我出去,決定少奇同志代理我的職務,書記處另推陳雲、彭真同志為候補書記,以便我和恩來出去後,書記處還有五人開會。」[3]:278-280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言,1945年8月23日
  • 日本就是在美國的幫助下才佔了大半個中國。日本沒有鐵,沒有石油,煤也很少。這三樣東西都是美國源源不斷地給日本送去的。[4]:187
    ——〈與蒙哥馬利的談話〉,1960年5月27日

解放戰爭[編輯]

  • 正太戰役完成後,應完全不被敵之動作所迷惑,選擇敵之薄弱部分主動地殲擊之,選擊何部那時再定。這即是先打弱的,後打強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各打各的)政策,亦即完全主動作戰政策。
    ——給聶榮臻的電報(1947年4月22日)

與外賓談武裝鬥爭[編輯]

與威爾科克斯的談話[編輯]

1959年10月1日國慶節,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會見了新西蘭共產黨中央總書記威爾科克斯。在簡單的談話中,他含蓄地反對了「和平過渡」這種觀點。出於歷史的經驗教訓以及對世界形勢的判斷,毛澤東在這次談話中再次提出要「兩手準備」。毛澤東對客人說: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了長時期的武裝鬥爭,推翻了三座大山,現在手裏有政權,有軍隊,才有可能對民族資產階級進行和平改造。「如果只看現在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接受和平改造,就硬說中國革命是和平過渡,那和瞎子把象鼻子當成整個大象有什麼不同?」

隨即,毛澤東又自謙地說:「我哪裏是什麼天才的軍事家和戰略家,我只是比那些死背教條的人多懂得三條道理:人要吃飯,走路要用腳,子彈能打死人。

毛澤東和威爾科克斯的第二次見面,是在1963年5月22日。他開口就問毛澤東是不是還記得四年前在天安門城樓上講過的那句話。毛澤東回答記着,並對那句話做了詳細的解釋。

「人要吃飯」的意思是:軍人也是人,要是沒有飯吃,不僅沒法打仗,而且根本活不下去。所以,指揮員一定要重視後勤工作。可是第五次反「圍剿」時,指揮紅軍的「左」傾機會主義領導卻不懂得這樣一個基本常識,只知道要部隊打仗,不知道要保證前方的戰士有飯吃,有衣穿。由他們指揮打仗,怎麼能不失敗?

「走路要用腳」的意思是:當時紅軍沒有汽車、飛機,部隊調動完全靠步行。部隊常常要翻山越嶺,冒着敵機的轟炸掃射趕路。可是當時的指揮者卻不明白這點,他們看着地圖指揮,把代表部隊的小旗子從一個地方拔下來,插到另一個地方,就認為已經完成了調動部隊的任務。他們在地圖上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一支部隊「調動」出幾十里甚至上百里,按照他們命令轉移的部隊要徒步跋涉好多個小時,甚至好多天。等趕到目的地時,已經疲憊不堪,敵人卻在以逸待勞,怎麼會不打敗仗?

「子彈能打死人」的意思是:這些脫離實際的軍事指揮官似乎認為敵人的子彈打不死紅軍戰士。一支部隊在前線同敵人苦戰了幾天幾夜後,需要撤下來休整。可是指揮官們仍然把這支部隊當作生力軍使用,命令他們「猛攻猛打,乘勝追擊」。在這樣糟糕的指揮下,第五次反「圍剿」怎麼能夠取得勝利?

毛澤東在對這句話做了說明之後,接着又說:「我沒有進過軍事學堂,有人罵我『抱着一本《孫子兵法》指揮打仗』。其實,我原來連《孫子兵法》都沒看過。聽說有人這樣罵我,才想辦法弄到一本來看。那些迷信洋教條的人瞎指揮,好多同志為之犧牲,真是血的教訓啊!我們是因為打了敗仗迫不得已才長征。今天頌揚長征的勝利,不能忘了三十萬人打得只剩兩萬六七千人的教訓。

參考文獻[編輯]

  1. Carter 1976,第70頁
  2. Schram 1966,第159頁; Feigon 2002,第47頁
  3. 3.0 3.1 3.2 3.3 引用錯誤:無效的 <ref> 標籤,未定義名稱為 毛二 的參考文獻內容文字。
  4. 引用錯誤:無效的 <ref> 標籤,未定義名稱為 文8 的參考文獻內容文字。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