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华日报》,原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于1938年1月11日在汉口创刊,1947年2月28日被中华民国政府停刊。1949年4月30日在南京复刊,现为中共江苏省委机关报,由新华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以下这些摘录没有具体信息来源,建议不予采纳。

摘录[编辑]

  • 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 《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 这说明英美在战时也还是尊重人民的言论出版等民主自由的。英美两大民主国家采取这些重大措置,正说明英美两国是尊重和重视共产党及其他党派,和他们所代表的意见和力量的...同时,(他们)也有一些批评。他的批评对不对,是另外一回事。这种民主团结的精神,是值得赞扬和提倡效法的……全国各党派能够融洽的为共同目标奋斗到底,这是英美的民主精神,也是我国亟应提倡和效法的。
    • 《新华日报》1942年8月29日
  • 中国要实行民主政治,必须“取资欧美”,但又要避免欧美民主政治的一些流弊,更驾而上之,这正是中山先生的伟大识见。
    • 《新华日报》1942年11月12日
  • 美国的开国英雄共同持有一个信念,就是:人与人是生来平等的。关于这点,他们并没有引经据典,写出有系统的理论,而或许在他们看来也不必要做什么理论的说明,因为他们觉得这本是自明的道理。他们演讲,就讲这个信念;他们写小册子,写论文,就写这个信念;他们行动,就要在行动中贯彻这个信念;他们流血战斗,仍只是为了实现这个信念。脱离这个信念而生活,那就是说,不把旁人看做是和自己平等的人,或者忍受旁人不把自己看做是和他平等的人的待遇,...对于他们,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试摘录点当时美国独立战争中的英雄的话来,就可看出他们的信念是何等单纯而又何等执著。像年青的汉米尔顿(A. Hamilton)说:“人的神圣权利,绝不是从陈旧的字纸堆里找得出来的,而是用神圣的大手笔,好象用太阳的光辉一样,写录在人类的天性的全部中;那是永远不能被人间的权威所涂抹或者遮蔽掉的”。这是何等的坚信啊!霍布金(S. Hopkings)又说:“一个人倘若有服从他人意志的必要,他就真是那人的奴隶!他有个恶劣的主人,他固然是奴隶;他的主人,纵然善良,他也仍旧还是个奴隶”。这又是何等鲜明的昭告啊!美国革命时代的民主战士们就是这样地尊重着他的民主的理想,而又这样地判然划分奴隶与自由人的道路,绝没有徘徊中间的余地。因此,当时还有一个人说:“在唯一可憎的出路只是执役作卑贱的奴隶的时候,谁又能不去拿起卜鲁特斯(Brutus)的无情的刀,克林威尔(Cromwell)的鲜红的斧,或者拉瓦雅克(Ravaillac,刺死法王享利第四者)的血染的刀呢?”于是当时的十三州的殖民地的人民就毫不迟疑地拿起他们的刀斧,打了七年仗,争得了他们不做奴隶、而做自由人的地位。
这一切看来真是再平易不过的了。但假如不是真心诚意地承认并尊重自己以及旁人做人的权利,那还有什么民主可言呢?所以在美国独立战争发动的那一年,有名的汤玛斯•潘恩(Thomas Paine)发表了一本宣扬民主观念最有力量、对革命的发生有直接影响的小书,这本书的题目不过是《常识》二字(Common Sence)。欧洲的王公贵族所视为毒蛇猛兽的民主主义,对他们不过是常识,因为那已浸透在他们的全部生命中了。在这小册中有这样一句警句道:“在上帝眼光里,一个诚实真挚的人,比古今所有的戴着冠冕的恶汉,对于社会还有价值些。”真正的民主战士,就不过是最诚实最真挚的人。
领导反对奴隶制度成功的林肯曾根据了独立宣言的精神而说:“方今是一个交换的世界,凡不愿给旁人做奴隶的人,就应当不愿以旁人做奴隶。凡拒绝旁人享用自由的人,自己也不应该享用自由;既然是立身在公平的上帝之下,这样的人纵然有了自由也绝无久享之理”。这正是说,压迫旁人的人自己也不能有自由,这是何等辉煌的真理啊。
    • “真正的民主战士”《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
  • 由于各个国家的历史发展、社会状况等具体条件的不同,他们各自所实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着多少差异。但无论如何,它们之间有一个基本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而且为着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务。这样的政权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使失掉自由权利的人民重新获得自由权利;没有失掉自.由权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权利;特别是言论、出版、机会、结社,这些作为实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是必须切实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 《新华日报》1943年9月15日社论
  • 选举权能否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运用,与被选举权有没有不合理的限制和剥夺,具有不可分离的密切关系。本来,广义地说,选举权就包括被选举权在内 […] 如果被选举权受了限制,则选举权的运用,也就受限制了。所以真正的普选制,不仅选举权要“普及”、“平等”。而且被选举权也要“普及”、“平等”[…]
任何人的被选举权都不应该被限制、被剥夺。不仅不应该以资产多寡、地位高低、权力大小为标准,而且也不应该以学问优劣、知识多少为标准。唯一的标准就是能不能代表人民的意思和利害,是不是为人民所拥护,因而也就只有让人民自己去选择。如果事先限定一种被选举的资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选人,那么纵使选举权没有被限制,也不过把选民做投票的工具罢了。
    • 《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1]
  • 是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通”、“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
    • 《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
  • 限制自由、镇压人民,完全是日德意法西斯的一脉真传,无论如何贴金绘彩,也没法让吃过自由果实的人士,尝出一点民主的甜味的。
    • 《新华日报》1944年3月5日
  • 可见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
    • 《新华日报》1944年4月19日
  • 这正如前天座谈会主席左舜生先生说的:“我们不去敦促,自由这一客人是永远不会进我们的门的!”
    •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6日
  • 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 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新闻:据说美国在马绍尔战场协助土人实行民主,让他们自己选举行政官。这是很平凡的事:从民主的美国来说,正应当如此。这也是不平凡的事:从不民主或尚未民主的国家来看,觉得新奇、觉得刺耳、觉得不平凡。
    • 《新华日报》短评 1944年10月3日
  • 当然,我们并不假装自己是完美无缺的。我们也面临着官僚主义和腐败的问题。但是,我们正视它们,我们正在克服它们。我们欢迎美国人、国民党或者任何其他人的监督和批评。我们经常自我批评和修订政策,朝着更有效的方向发展。
我们的经验证明,中国人民是了解民主和需要民主的,并不需要什么长期体验、教育或“训政”。中国农民不是傻瓜,他们是聪明的,像别人一样关心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你们可以在我们的地区里看到这种不同之处...人民是生气勃勃、富有兴趣和十分友好的。他们具有人类抒发情感和精力的机会,他们已经从沉重的压迫底下解放出来了。
    • 1944 年毛泽东与谢伟思等人的谈话:《我们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国影响,我们欢迎它》
  • 渥太华杂志说:“英国人民对于反对党的讨论、辩论和评论,非常重视,所以由国库拨款成立反对党,使之评论政府。”看了这消息不免使人大吃了一惊。理由不辨自明:让人民来评论,这种办法是不合于我们东方人的文化习惯的。东西文化的不同之点,恐怕这倒是一例。
    • 《新华日报》短评 1944年10月25日
  • 像林肯总统和罗斯福总统那样的民主的政治生活中产生的领袖,是虽在战时也一点不害怕民主制度的巡行的。他们害怕民主的批评和指责,他们不害怕人民公意的渲泄,他们也不害怕足以影响他们的地位的全民的选举。他们不仅不害怕这些民主制度,而且他们坚决地维护支持这些民主制度。因此他们才被人民选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 《新华日报》1944年11月15日
  •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 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 “现在是非变不可了!”“但如何变呢?”“我们只要看看人家。换句话说我们一切要民主。我们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种种,都要向着能配合世界转变上去改造。”
    • 《新华日报》1945年4月8日
  • 人有天赋的人权,人的自由与尊严不该为不正势力所侵犯与亵渎,人民是政府的主人而不是奴隶,……这从十八世纪以来,应该早已经是全人类共知公认的常识了。可是,在今天,在二十世纪的五十年代,世界上还有根本不承认人民权利的法西斯蒂,还有企图用不正暴力来强使人民屈服的暴君魔鬼,还有想用一切丑恶卑劣的方法来箝制人民自由、剥夺人民权利的“法规”,“条例”,“体制”;还有想用“民主”的外衣来掩藏法西斯本体的魔术家和骗子,那么我们在今天这个民主先锋的诞生的日子,就格外觉得自己的责任的重大,也就格外觉得杰弗逊先生精神的崇高与伟大了。
    • “纪念杰弗逊先生”《新华日报》社论 1945年4月13日
  • 曾经有一种看法,以为民主可以等人家给与。以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给人民,于是就有了等待这种"民主",正如等待二百万元的头奖一样。但是中外古今的历史都证明了,民主是从人民的争取和斗争中得到的成果,决不是一种可以幸得的礼物。
    • 《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
  • 这些一切,只有证明全国人民及各民主党派对实施纲领的意见,首先是对人民自由的主张,是切实的,迫切需要实现的,万万“撤销”不得的。
    • 《新华日报》1946年1月18日
  • 这是一个老问题:中国广大人民文化水准太低,致使有些人怀疑他们是否有运用选举权的能力;反对实行民主的人,更以此为借口,企图拖延民主的实行,并从而诬蔑解放区的民主选举。如象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的《和平日报》社论就可作为代表,那社论里面说:“……共产党拿‘普选’和‘不记名投票’来欺骗人民。谁不知道,中国人民有百分之八十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他们既不能记自己的名,更不会记共产党所指派(?)那一群大小官吏的名了。这种政府只能叫做‘魔术 ’政府,不能叫做‘民主政府’,共产党人却掩耳盗铃,硬说‘魔术’就是‘民主’,简直是对全国人民的一种侮辱”。这种说法,不仅是诬蔑解放区的人民,而且推论下去就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人民还无法运用民主选举,还应当由他们继续“训政”下去。居心何在,不问可知。假若将来中国人民个个都能识字了,实行选举时一定便利得多,这是很明白的。现在中国人民文盲太多,进行选举时非常麻烦,这也是事实。但是,无论如何,选举的能否进行和能否进行得好,主要关键在于人民有没有发表意见和反对他人意见的权利,在于人民能不能真正无拘束的拥护某个人和反对某个人,至于选举的技术问题并不是无法解决的。解放区实行民主选举的经验便是明证。我们略举几个例子,看看解放区是怎样选举的吧:首先要说明,候选人决不是指派的,而是由人民提出的,在乡选中每一个选民都可以单独提出一个候选人。在县选中每十个选民可以连合提出一个候选人。选举的方法是分成两种:一种是识字的人,写选票;一种是不识字的人,则以投豆子代替写选票。这是很久以来就采用了的方法,在实践过程中又曾有过不断的改进和新的创造。过去的办法是由候选人坐在晒场上,每人背后摆一个罐或碗,因事不能到会的候选人仍然给他们空出位子,位子后摆上碗,每只碗上都贴着候选人的名字,选民每人按应选出的人数发豆子数粒,于是各人便把豆子投入自己所要选的那个人碗中,在投豆子之前,先由监选人向大家说明每一只碗所代表的候选人,一般说起来,不识字的老百姓总是特别留意于记忆的,在这件他们看来很郑重的事情上,更是不致于弄错。这种方法还有缺点,那就是当每个选民投豆子时,到会的人都可以看得见,实际上成了记名投票。后来就改变方法,把碗统统放到另外一个房子里,除监选人在选民万一记不清楚时从旁帮助说明外,其余的一概不准在场。但这种方法仍有缺点,因为碗是仰着放的,那个碗里已有的豆子多,那个碗里已有的豆子少,都看得清楚,这样就可能使后来的投票受到先前投票者的影响,因而不自觉的失去了自主性。补救这个缺点的方法,就是用纸把每一个碗都盖起来,而让投票者从碗边上把豆子投进去。最近陕甘宁边区的选举中又创造了一种新的方法,在候选人数不多(乡的选举中候选人一般是不会太多的)的时候,依候选人的多少,发给选民几颗,颜色不同的豆子,比如:黑豆一颗代表张××;黄豆一颗,代表李××;玉米一颗,代表赵××等,另外每个选民再发给小纸一张,如果想选谁,就把代表谁的豆子用纸包上,放在碗里,同时包几颗者作废。这种方法非常适合农村文盲的无记名投票,在某些地方实行结果很好。以上只是略略举几种方法作为例证而已,此外也还有其他的方法。这些方法的创造证明了只要有实行民主的决心,人民的文化水平低与不识字都不会变成不可克服的障碍。那些信口诬蔑解放区选举,并企图以此来拖延民主选举之施行的谎言,完全没有事实根据。才真是“对全国人民的一种侮辱”哩。
    • 《新华日报》1946年1月24日
  • 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并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们卑之无甚高论,第一步先看政府所发的那些空头民主支票究竟兑现了百分之几?如果已经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尚不能兑现,还有什么话可说?所以在政治协商会议开会以前,我们先要请把那些诺言来兑现,从这一点起码应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日
  • 英国对于反对党的讨论、辩论和评论,非常重视,所以由国库拨款成立反对党,使之评论政府。
    • 《新华日报》转引渥太华杂志,1944年
  • 人民的自由出版是近代文明的道路…… 它需要文明的创造,它需要文明的批判和自由研究──健全的文明都容许批评,它没有什幺经不其文明批评之理……真正的出版法以人民的自由出版为常道,因为人民的自由出版思想信仰、良心、学术、言论自由集中的镜。
    • 《新华日报》专论,1944年
  • 人民所享有的民权,不能不是愈到下层,愈广泛,愈直接。代表人民的所谓代表机关,不论是国会也好,人民代表大会也好,必须由人民自己选出的代表组成,否则这种机关,便不是民意机关。…… 人民要享有同等的被选举权,如果事先限定一种被选举的资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选人,那幺纵使选举权没有被限制,也不过把选民作投票的工具罢了。
    • 《新华日报》1944年
  • 统治者于屠杀青年之余,还没有悔过的表示,但舆论界几乎一致主张政治应民主,特别对于青年,万不应以武力对付。…… 对付赤手空拳的学生,实在无动用武力之必要。
    • 《新华日报》,1945年

外部链接[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