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獨立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台灣獨立是政治理念,也是政治運動。支持者認為台灣的前途應該由台灣人決定,台灣人有權利透過武力、全民公投等方式追求獨立。台灣獨立引發的爭議至今仍然存在。除了統獨兩方人馬在爭論台獨的正當性,不同意見的台灣獨立團體及個別人士對於台灣獨立的理念及推行方式,有時也會產生爭執。此外,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士有時會檢討「台灣獨立」的路線與方法,也會批判個別人物與其他團體(有時包含自己所屬的團體)的所作所為,留下相關言論。

支持者言論[编辑]

活動聲明[编辑]

  • 在民主與自由的基礎上,在台灣建立新而獨立的國家。(1987年7月美東夏令會大會)[1]

各種媒體[编辑]

  • 獨立是台灣住民最有利的選擇。(《自由時代》雜誌) [2]

個別人士[编辑]

  • 文化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根,要深化台獨運動,那麼台灣文化的重建與創新是一項刻不容緩的最大課題,也是衝破台獨運動瓶頸的不二法門。(張燦鍙)[3]
  • 台灣人運動的終極目標,應該是一個確立台灣立國價值觀的文化運動。(張燦鍙)[4]
  • 我一定要投台獨一票。(鄭南榕) [5]
  • 「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鄭南榕) [6]
  • 「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鄭南榕) [7]
  • 我們只有一條活路,為了擺脫中共武力進攻台灣以達到它統治台灣的目的,我們應把台灣問題提升為國際問題。台灣獨立萬歲!(田孟淑) [8]
  • 一九七七年的人權宣言就是台灣獨立,是整個教會的主張。主張台灣獨立是奠基於長老教會的人權宣言之上。(許天賢,台灣長老教會牧師) [9]
  • 如果大多數台灣住民要獨立,就獨立。主張台灣獨立並沒有錯。(李勝雄) [10]
  • 我希望海內外台灣人,心連心、手牽手,共同打拚,早日達成獨立建國的目標。(林樹枝) [11]
  • 殖民地必須先有民族的解放以後,才可能有民主。而台灣如果沒有獨立,台灣人擁有的都是假民主。(史明) [12]
  • 台灣獨立革命的六大戰略方針:發揚並高呼「台灣民族主義」、組織台灣大眾、武裝鬥爭、國民黨體制內民主鬥爭、國際宣傳、台灣獨立統一戰線。(史明) [13]
  • 不愛錢、不愛名、敢犧牲、敢失敗、敢受委屈,這是台灣獨立革命者應有的五大鍛鍊目標。(史明) [14]
  • 台灣總人口中,現有15%許的大陸系漢人,居住台灣生活著。他們若能放棄過去的侵略性、反動性、重新認同台灣的土地與歷史社會,決意要以「台灣」共存亡,我們一定敞開心胸歡迎,共同為台灣前途打拼。(史明) [15]
  • 台灣人應理解,台灣獨立運動有兩個對抗敵人,一個是目前還在殖民統治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中華民國,另外一個是以飛彈對準台灣的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史明) [16]
  • 台灣左翼運動遺留下來的批判傳統,在後殖民時期的今天仍然寓有高度的暗示。尤其是北京企圖在台構築代理人政權的事實,使台灣知識分子產生自覺,而這樣的自覺與左翼傳統是可以密切結合起來的。「台灣民族」、「台灣獨立」、「台灣革命」的主張,是左翼運動提出來的;面對著中國帝國主義的野心,以及在台統治者的投降心態,這些主張還是帶有強悍的現代性。(陳芳明)[17]
  • 人民自決權優先於中國的主權。即使中國合法占領台灣,即使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人民也可行使人民自決權,從中國脫離獨立;也就是說,台灣獨立的法理基礎,不必建立在『中國非法占領台灣』或『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些問題上。再說,徒法不足以自行。知道台灣獨立的法理,並擁有人民自決權,如果台灣的人民或掌權者不引用法理、不行使權利,也不能改變法律地位現狀達到獨立。(傅雲欽) [18]
  • 台灣人民的主要目的是要實現聯合國賦與台灣人民的權利,建立台灣國,至於流亡中華民國的處理,台灣人不能犯「小貪」併吞它,流亡中華民國的歸屬,應尊重統派和金馬人民來決定。[19]
  • 台灣意識是台灣人建立新國家的基礎,亦是團結內部力量,抗衡中國壓迫和併吞台灣的利器。(林山田) [20]
  • 但願在台灣前途問題上,也會出現更多的偶然因素,致能及早改善現在這種沒有國格而孤立在國際社會之外,苟延殘喘腐敗至極的現狀,而終結四百年來一直由不同的外來政權所統治的命運,脫胎換骨成為一個政治民主,社會有公義的新國家。(林山田) [21]
  • 台灣有權獨立!(鍾祖康)[22]
  • 有人問,為什麼我對香港的自治運動毫無興趣?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我已充分看到中共統治下的一切自治都是假的,反而只有外蒙古、台灣或南韓的獨立是真的。幸好台灣人不像香港人那樣,只求爭取自治。(鍾祖康)[23]
  • 我約於1990年首次去台灣,看到台灣的發展完全非我所能想像,震撼不已。從那時起,我馬上肯定台灣必須從中國分裂開出,因為兩者的文明水平相距起碼數以百年計,這樣勉強的結合毫無意義,特別是結合後將由文明低劣一方操盤。(鍾祖康)[24]

自我反省的言論[编辑]

  • 民進黨以下的許多「獨派」,幾十年來的致命缺陷,就是始終沒有革命的堅定「立場」,明確的「理念」,以及確切的「基本戰略」。所以立場動搖、做事一貫缺乏整體規劃,思想不統一步調不一致(這他們美其名為「言論自由」),導致「台灣獨立革命」停滯不前。(史明) [25]
  • 尤其自1990年代,反外來國民黨的主流「民進黨」,搖身一變,反而趨向於「國民黨化」而與敵人稱兄道弟,大放「大和解」、「大聯合」、「聯合執政」等厥辭。他們把「背叛」說成是「轉型」,牽強附會,甚至把外來統治者國民黨中華民國的「主權獨立」,冒稱這就是台灣人所渴望的「台灣獨立」,以致許多黨員,在外來統治政權「假」民主的選舉中當選公職,立即擺出不亞國民黨的當官姿勢對待台灣大眾,更在暗地裡假公濟私而追求個人利益,搞起網羅政治權力或經濟特權,製造呆帳,利益輸送等不可告人的勾當。(史明) [26]
  • 台灣的革命還是沒有真正成熟。台灣人現在大多仍停留在感情獨立,尚未達到理性獨立的程度。理性獨立是理念的問題,關係到台灣要怎麼獨立、要走哪一條路、如何了解我們的敵人等等許多有關戰略與戰術的問題。比如說,中共明明有一千多枚飛彈對準台灣,你做獨立運動卻完全不想深入瞭解中共,只把它單純當成一個憎惡的目標,這是不恰當的。感情獨立往往過於隨性,更會摻雜私人的利益,台灣人做獨立運動的缺點莫過於此──公私不分、沒有紀律,最後容易變成烏合之眾,愛做就做,不做就不做。(史明) [27]
  • 我認為即使在台灣,還是要有地下工作的部分,你要確保當敵人使用暴力的時候,自己有反擊或逃跑的機會。(史明) [28]
  • 台灣人要悲嘆、要反省、要反抗、要自甘墮落與否,都得了解歷史發展的過程。可嘆的是,台灣人從沒有「歷史感」,過去的歷史一再成為沉重的歷史包袱與恐怖的夢魘;所有台灣人幾乎都在逃避歷史,追求一個未知且茫然的未來。更可笑的是,台灣人從不比較與我們同一時代的其他民族,尤其同樣被殖民、被奴役國家人民的掙脫外來統治的血淚奮鬥歷史。台灣人不是自怨自艾、自認為「天下唯有我最受苦受難」,否則就自我膨脹為「天下唯有我在反抗」。(楊碧川)[29]
  • 民進黨反映台灣中產階級的卑劣心態:反正已經在外來政權壓制下,比無產階級獲得更多的利益,有錢有地位,甚至有閒情逸志,何必破壞、何必革命?台灣中產階級必須寄生在這個外來體制下才有榮華富貴,否則一切必須重來。民進黨必須寄生在國民黨身上,這隻蝨子愈來愈失去大眾的支持;所以把「台灣獨立」這張績優股存而不用,反過來亂扣台獨運動者大帽子:只有他們才能擁有「台獨股票」,其他則是「民族罪人」。分不到一點利頭的所謂「建國黨」蛋頭們,短暫地吸引一些不滿民進黨的台灣人,卻很快漏風;因為他們也不過是空頭宣傳家,平常連時間、金錢都捨不得,又那能付出生命?如果建立台灣國不是推翻中華民國,那麼全世界的民族獨立運動是什麼?這是目前台獨運動的亂象,也充分反映台灣知識分子的缺乏世界眼光、政治上的低能以及道德上的卑劣,更遑論知識上的白痴了。(楊碧川)[30]
  • 台灣尚未獨立建國,台灣人尚未制訂一部台灣人的憲法,主權那有獨立?「民主政治」的前提是主權來自人民,也就是「主權獨立」,否則選舉都只是被殖民下的自治狀態而已。(楊碧川) [31]
  • 在我身邊有許多高喊獨立建國的朋友,幾乎都是自我監禁在冷氣房裡高談革命。他們昂首叼菸噴霧,低頭啜飲咖啡,群聚終日構築一個遙不可及的理想國之際,我突然覺得極度疲憊。患有行動未遂症的知識分子,即使淌下一滴高貴的血漬也會感到恐懼,卻懷有無比勇氣審判別人的信仰與立場。面對這群建國運動者,加速了我對革命的幻滅。[32]
  • 綠營最不要臉的地方是:不滿意憲法的一中架構,卻只會叫叫而已,甚至不要求蔡英文當選後推動制憲、廢除一中架構。(傅雲欽) [33]
  • 台灣建國後,必須以多語文、多種族的多元海洋文化為原則,建立新的台灣文化。同時,應檢視探討多年來在劣質統治下原有的台灣文化中有那些跟人性化、現代化與科技化的時代潮流,以及台灣海洋國家的社會生活方式與價值觀體系不相配合的壞文化,而設法導引改善,並以政府的力量,透過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的手段,保存並發揚台灣文化中的良好文化。同時,並自外國引進足以提昇台灣人品質與現代生活品質的外國文化,加以消化吸納成為台灣文化的一部份。(林山田) [34]
  • 台灣獨立建國後,除了改革教育內容,大力提倡尚武的精神,打破重文輕武的不良傳統以外,尚應在入學考試中做一些更張,除了傳統的筆試外,另加可以測出臨機應變和讀活書能力的口試,以及一定體能標準的體能測驗,使受過高等教育的大部分人,能有文明人的頭腦與野蠻人的四肢,以及不亂怕事的自信心和應有的行動力。(林山田) [35]
  • 只有埋葬長久以來坑人無數的大一統思想,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形成建國的共識,逐步建設台灣成為多元文化的海洋國家。(林山田) [36]

反對者言論[编辑]

  • 臺灣人民於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以後同年九月二日以前,有陰謀臺灣獨立之行為,依戰爭罪犯審判條例第二條第四款第四條第六條第十二條第十四條各規定,應成立刑法第一百條第二項之罪,並應認為戰爭罪犯,由國防部所屬之審判戰犯軍事法庭管輔。(中華民國《司法院院解字第3464號解釋》,1947年5月1日解釋)
  • 为了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分裂国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维护台湾海峡地区和平稳定,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根据宪法,制定本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反分裂国家法》第一条,2005年3月14日通过)

相關語錄[编辑]

資料出處[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1987年7月美東夏令會大會聲明
  2. 1987年5月9日《自由時代》社論。
  3. 張燦鍙/著,《台灣國家之道》,前衛出版社,2007年初版二刷,第41頁。
  4. 張燦鍙/著,《台灣國家之道》,前衛出版社,2007年初版二刷,第43頁。
  5. 1987年4月18日,鄭南榕在一場反對國家安全法演講會說出這句話。
  6. 1987年2月23日,鄭南榕獄中日記。
  7. 1987年4月16日,鄭南榕在台北市立金華國民中學演講。
  8. 1987年6月11日田孟淑在台北市議會、行政院及國民黨中央黨部前的示威活動,說出這段話。
  9. 引用張燦鍙《台灣國家之道》第124頁的內容。
  10. 引用張燦鍙《台灣國家之道》第124頁的內容。
  11. 1987年7月林樹枝在美南夏令會的演講內容。
  12. 史明,《史明口述史(二):橫過山刀》,第152~153頁。
  13. 史明,《台灣民族主義與台灣獨立革命》,第53~64頁。
  14. 史明,《台灣民族主義與台灣獨立革命》,第51頁。
  15. 史明,《台灣民族主義與台灣獨立革命》,第53頁。
  16. 史明,《衝突與挑戰:史明生命故事》,第138頁。
  17. 陳芳明,〈左翼史觀的追求與塑造〉,《殖民地台灣──左翼政治運動史論》,台北:麥田出版,1998年,第18~19頁。
  18. 傅雲欽,〈法理台獨是什麼碗糕〉,《新台灣新聞週刊》第637期。
  19. 連根藤/著,《脫華論》,前衛出版社,2005年7月初版。
  20. 林山田,〈亟待培育的台灣意識〉,《德國胡思錄》,前衛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
  21. 林山田,〈重臨舊地憶往事〉,《德國胡思錄》,前衛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
  22. 鍾祖康/著,《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允晨出版社,2015年1月初版。頁211。
  23. 鍾祖康/著,《拷問中國:兼論習近平論文剽竊事證》,允晨出版社,2014年7月初版。頁95。
  24. 鍾祖康/著,《拷問中國:兼論習近平論文剽竊事證》,允晨出版社,2014年7月初版。頁119。
  25. 史明,《台灣民族主義與台灣獨立革命》,第47頁。
  26. 史明,《台灣民族主義與台灣獨立革命》,第50頁。
  27. 史明,《史明口述史(三):陸上行舟》,第104頁。
  28. 史明,《史明口述史(三):陸上行舟》,第105頁。
  29. 楊碧川著,《台灣現代史年表:1945年8月-1994年9月》(一橋出版社1996年初版,ISBN 957-99325-2-2)的序言,作於1995年11月15日。
  30. 楊碧川,〈倒退的台獨運動〉,作於1997年11月。
  31. 楊碧川口述、Tekhoa整理,〈我們是這樣被統治的:選舉和民主政治〉,作於1998年11月17日。
  32. 陳芳明,〈歷史幾度明滅〉,《中國時報》2008年5月28、29日〈人間副刊〉。
  33. 傅雲欽,〈斤斤計較課綱不獨,為何不在乎蔡英文不獨?〉,關鍵評論網。
  34. 林山田,〈文化與文明〉,《德國胡思錄》,前衛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
  35. 林山田,〈做個有理論基礎的行動者〉,《德國胡思錄》,前衛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
  36. 林山田,〈大一統思想〉,《德國胡思錄》,前衛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