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独立

From Wikiquote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台湾独立是政治理念,也是政治运动。支持者认为台湾的前途应该由台湾人决定,台湾人有权利透过武力、全民公投等方式追求独立。台湾独立引发的争议至今仍然存在。除了统独两方人马在争论台独的正当性,不同意见的台湾独立团体及个别人士对于台湾独立的理念及推行方式,有时也会产生争执。此外,主张台湾独立的人士有时会检讨“台湾独立”的路线与方法,也会批判个别人物与其他团体(有时包含自己所属的团体)的所作所为,留下相关言论。

支持者言论[edit]

活动声明[edit]

  • 在民主与自由的基础上,在台湾建立新而独立的国家。(1987年7月美东夏令会大会)[1]

各种媒体[edit]

  • 独立是台湾住民最有利的选择。(《自由时代》杂志) [2]

个别人士[edit]

  • 文化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根,要深化台独运动,那么台湾文化的重建与创新是一项刻不容缓的最大课题,也是冲破台独运动瓶颈的不二法门。(张灿鍙)[3]
  • 台湾人运动的终极目标,应该是一个确立台湾立国价值观的文化运动。(张灿鍙)[4]
  • 我一定要投台独一票。(郑南榕) [5]
  • “我们是小国小民,但是我们是好国好民。”(郑南榕) [6]
  • “我叫做郑南榕,我主张台湾独立。”(郑南榕) [7]
  • 我们只有一条活路,为了摆脱中共武力进攻台湾以达到它统治台湾的目的,我们应把台湾问题提升为国际问题。台湾独立万岁!(田孟淑) [8]
  • 一九七七年的人权宣言就是台湾独立,是整个教会的主张。主张台湾独立是奠基于长老教会的人权宣言之上。(许天贤,台湾长老教会牧师) [9]
  • 如果大多数台湾住民要独立,就独立。主张台湾独立并没有错。(李胜雄) [10]
  • 我希望海内外台湾人,心连心、手牵手,共同打拼,早日达成独立建国的目标。(林树枝) [11]
  • 殖民地必须先有民族的解放以后,才可能有民主。而台湾如果没有独立,台湾人拥有的都是假民主。(史明) [12]
  • 台湾独立革命的六大战略方针:发扬并高呼“台湾民族主义”、组织台湾大众、武装斗争、国民党体制内民主斗争、国际宣传、台湾独立统一战线。(史明) [13]
  • 不爱钱、不爱名、敢牺牲、敢失败、敢受委屈,这是台湾独立革命者应有的五大锻链目标。(史明) [14]
  • 台湾总人口中,现有15%许的大陆系汉人,居住台湾生活着。他们若能放弃过去的侵略性、反动性、重新认同台湾的土地与历史社会,决意要以“台湾”共存亡,我们一定敞开心胸欢迎,共同为台湾前途打拼。(史明) [15]
  • 台湾人应理解,台湾独立运动有两个对抗敌人,一个是目前还在殖民统治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中华民国,另外一个是以导弹对准台湾的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史明) [16]
  • 台湾左翼运动遗留下来的批判传统,在后殖民时期的今天仍然寓有高度的暗示。尤其是北京企图在台构筑代理人政权的事实,使台湾知识分子产生自觉,而这样的自觉与左翼传统是可以密切结合起来的。“台湾民族”、“台湾独立”、“台湾革命”的主张,是左翼运动提出来的;面对着中国帝国主义的野心,以及在台统治者的投降心态,这些主张还是带有强悍的现代性。(陈芳明)[17]
  • 人民自决权优先于中国的主权。即使中国合法占领台湾,即使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人民也可行使人民自决权,从中国脱离独立;也就是说,台湾独立的法理基础,不必建立在‘中国非法占领台湾’或‘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些问题上。再说,徒法不足以自行。知道台湾独立的法理,并拥有人民自决权,如果台湾的人民或掌权者不引用法理、不行使权利,也不能改变法律地位现状达到独立。(傅云钦) [18]
  • 台湾人民的主要目的是要实现联合国赋与台湾人民的权利,建立台湾国,至于流亡中华民国的处理,台湾人不能犯“小贪”并吞它,流亡中华民国的归属,应尊重统派和金马人民来决定。[19]
  • 台湾意识是台湾人建立新国家的基础,亦是团结内部力量,抗衡中国压迫和并吞台湾的利器。(林山田) [20]
  • 但愿在台湾前途问题上,也会出现更多的偶然因素,致能及早改善现在这种没有国格而孤立在国际社会之外,苟延残喘腐败至极的现状,而终结四百年来一直由不同的外来政权所统治的命运,脱胎换骨成为一个政治民主,社会有公义的新国家。(林山田) [21]
  • 台湾有权独立!(锺祖康)[22]
  • 有人问,为什么我对香港的自治运动毫无兴趣?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我已充分看到中共统治下的一切自治都是假的,反而只有外蒙古、台湾或韩国的独立是真的。幸好台湾人不像香港人那样,只求争取自治。(锺祖康)[23]
  • 我约于1990年首次去台湾,看到台湾的发展完全非我所能想像,震撼不已。从那时起,我马上肯定台湾必须从中国分裂开出,因为两者的文明水平相距起码数以百年计,这样勉强的结合毫无意义,特别是结合后将由文明低劣一方操盘。(锺祖康)[24]

自我反省的言论[edit]

  • 民进党以下的许多“独派”,几十年来的致命缺陷,就是始终没有革命的坚定“立场”,明确的“理念”,以及确切的“基本战略”。所以立场动摇、做事一贯缺乏整体规划,思想不统一步调不一致(这他们美其名为“言论自由”),导致“台湾独立革命”停滞不前。(史明) [25]
  • 尤其自1990年代,反外来国民党的主流“民进党”,摇身一变,反而趋向于“国民党化”而与敌人称兄道弟,大放“大和解”、“大联合”、“联合执政”等厥辞。他们把“背叛”说成是“转型”,牵强附会,甚至把外来统治者国民党中华民国的“主权独立”,冒称这就是台湾人所渴望的“台湾独立”,以致许多党员,在外来统治政权“假”民主的选举中当选公职,立即摆出不亚国民党的当官姿势对待台湾大众,更在暗地里假公济私而追求个人利益,搞起网罗政治权力或经济特权,制造呆账,利益输送等不可告人的勾当。(史明) [26]
  • 台湾的革命还是没有真正成熟。台湾人现在大多仍停留在感情独立,尚未达到理性独立的程度。理性独立是理念的问题,关系到台湾要怎么独立、要走哪一条路、如何了解我们的敌人等等许多有关战略与战术的问题。比如说,中共明明有一千多枚导弹对准台湾,你做独立运动却完全不想深入了解中共,只把它单纯当成一个憎恶的目标,这是不恰当的。感情独立往往过于随性,更会掺杂私人的利益,台湾人做独立运动的缺点莫过于此──公私不分、没有纪律,最后容易变成乌合之众,爱做就做,不做就不做。(史明) [27]
  • 我认为即使在台湾,还是要有地下工作的部分,你要确保当敌人使用暴力的时候,自己有反击或逃跑的机会。(史明) [28]
  • 台湾人要悲叹、要反省、要反抗、要自甘堕落与否,都得了解历史发展的过程。可叹的是,台湾人从没有“历史感”,过去的历史一再成为沉重的历史包袱与恐怖的梦魇;所有台湾人几乎都在逃避历史,追求一个未知且茫然的未来。更可笑的是,台湾人从不比较与我们同一时代的其他民族,尤其同样被殖民、被奴役国家人民的挣脱外来统治的血泪奋斗历史。台湾人不是自怨自艾、自认为“天下唯有我最受苦受难”,否则就自我膨胀为“天下唯有我在反抗”。(杨碧川)[29]
  • 民进党反映台湾中产阶级的卑劣心态:反正已经在外来政权压制下,比无产阶级获得更多的利益,有钱有地位,甚至有闲情逸志,何必破坏、何必革命?台湾中产阶级必须寄生在这个外来体制下才有荣华富贵,否则一切必须重来。民进党必须寄生在国民党身上,这只虱子愈来愈失去大众的支持;所以把“台湾独立”这张绩优股存而不用,反过来乱扣台独运动者大帽子:只有他们才能拥有“台独股票”,其他则是“民族罪人”。分不到一点利头的所谓“建国党”蛋头们,短暂地吸引一些不满民进党的台湾人,却很快漏风;因为他们也不过是空头宣传家,平常连时间、金钱都舍不得,又那能付出生命?如果建立台湾国不是推翻中华民国,那么全世界的民族独立运动是什么?这是目前台独运动的乱象,也充分反映台湾知识分子的缺乏世界眼光、政治上的低能以及道德上的卑劣,更遑论知识上的白痴了。(杨碧川)[30]
  • 台湾尚未独立建国,台湾人尚未制订一部台湾人的宪法,主权那有独立?“民主政治”的前提是主权来自人民,也就是“主权独立”,否则选举都只是被殖民下的自治状态而已。(杨碧川) [31]
  • 在我身边有许多高喊独立建国的朋友,几乎都是自我监禁在冷气房里高谈革命。他们昂首叼烟喷雾,低头啜饮咖啡,群聚终日构筑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国之际,我突然觉得极度疲惫。患有行动未遂症的知识分子,即使淌下一滴高贵的血渍也会感到恐惧,却怀有无比勇气审判别人的信仰与立场。面对这群建国运动者,加速了我对革命的幻灭。[32]
  • 绿营最不要脸的地方是:不满意宪法的一中架构,却只会叫叫而已,甚至不要求蔡英文当选后推动制宪、废除一中架构。(傅云钦) [33]
  • 台湾建国后,必须以多语文、多种族的多元海洋文化为原则,建立新的台湾文化。同时,应检视探讨多年来在劣质统治下原有的台湾文化中有那些跟人性化、现代化与科技化的时代潮流,以及台湾海洋国家的社会生活方式与价值观体系不相配合的坏文化,而设法导引改善,并以政府的力量,透过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的手段,保存并发扬台湾文化中的良好文化。同时,并自外国引进足以提升台湾人品质与现代生活品质的外国文化,加以消化吸纳成为台湾文化的一部分。(林山田) [34]
  • 台湾独立建国后,除了改革教育内容,大力提倡尚武的精神,打破重文轻武的不良传统以外,尚应在入学考试中做一些更张,除了传统的笔试外,另加可以测出临机应变和读活书能力的口试,以及一定体能标准的体能测验,使受过高等教育的大部分人,能有文明人的头脑与野蛮人的四肢,以及不乱怕事的自信心和应有的行动力。(林山田) [35]
  • 只有埋葬长久以来坑人无数的大一统思想,台湾社会才有可能形成建国的共识,逐步建设台湾成为多元文化的海洋国家。(林山田) [36]

反对者言论[edit]

  • 台湾人民于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以后同年九月二日以前,有阴谋台湾独立之行为,依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二条第四款第四条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四条各规定,应成立刑法第一百条第二项之罪,并应认为战争罪犯,由国防部所属之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管辅。(中华民国《司法院院解字第3464号解释》,1947年5月1日解释)
  • 为了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分裂国家,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维护台湾海峡地区和平稳定,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根据宪法,制定本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反分裂国家法》第一条,2005年3月14日通过)

相关语录[edit]

资料出处[edit]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1987年7月美东夏令会大会声明
  2. 1987年5月9日《自由时代》社论。
  3. 张灿鍙/著,《台湾国家之道》,前卫出版社,2007年初版二刷,第41页。
  4. 张灿鍙/著,《台湾国家之道》,前卫出版社,2007年初版二刷,第43页。
  5. 1987年4月18日,郑南榕在一场反对国家安全法演讲会说出这句话。
  6. 1987年2月23日,郑南榕狱中日记。
  7. 1987年4月16日,郑南榕在台北市立金华国民中学演讲。
  8. 1987年6月11日田孟淑在台北市议会、行政院及国民党中央党部前的示威活动,说出这段话。
  9. 引用张灿鍙《台湾国家之道》第124页的内容。
  10. 引用张灿鍙《台湾国家之道》第124页的内容。
  11. 1987年7月林树枝在美南夏令会的演讲内容。
  12. 史明,《史明口述史(二):横过山刀》,第152~153页。
  13. 史明,《台湾民族主义与台湾独立革命》,第53~64页。
  14. 史明,《台湾民族主义与台湾独立革命》,第51页。
  15. 史明,《台湾民族主义与台湾独立革命》,第53页。
  16. 史明,《冲突与挑战:史明生命故事》,第138页。
  17. 陈芳明,〈左翼史观的追求与塑造〉,《殖民地台湾──左翼政治运动史论》,台北:麦田出版,1998年,第18~19页。
  18. 傅云钦,〈法理台独是什么碗糕〉,《新台湾新闻周刊》第637期。
  19. 连根藤/著,《脱华论》,前卫出版社,2005年7月初版。
  20. 林山田,〈亟待培育的台湾意识〉,《德国胡思录》,前卫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
  21. 林山田,〈重临旧地忆往事〉,《德国胡思录》,前卫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
  22. 锺祖康/著,《中国比小说更离奇》,允晨出版社,2015年1月初版。页211。
  23. 锺祖康/著,《拷问中国:兼论习近平论文剽窃事证》,允晨出版社,2014年7月初版。页95。
  24. 锺祖康/著,《拷问中国:兼论习近平论文剽窃事证》,允晨出版社,2014年7月初版。页119。
  25. 史明,《台湾民族主义与台湾独立革命》,第47页。
  26. 史明,《台湾民族主义与台湾独立革命》,第50页。
  27. 史明,《史明口述史(三):陆上行舟》,第104页。
  28. 史明,《史明口述史(三):陆上行舟》,第105页。
  29. 杨碧川著,《台湾现代史年表:1945年8月-1994年9月》(一桥出版社1996年初版,ISBN 957-99325-2-2)的序言,作于1995年11月15日。
  30. 杨碧川,〈倒退的台独运动〉,作于1997年11月。
  31. 杨碧川口述、Tekhoa整理,〈我们是这样被统治的:选举和民主政治〉,作于1998年11月17日。
  32. 陈芳明,〈历史几度明灭〉,《中国时报》2008年5月28、29日〈人间副刊〉。
  33. 傅云钦,〈斤斤计较课纲不独,为何不在乎蔡英文不独?〉,关键评论网。
  34. 林山田,〈文化与文明〉,《德国胡思录》,前卫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
  35. 林山田,〈做个有理论基础的行动者〉,《德国胡思录》,前卫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
  36. 林山田,〈大一统思想〉,《德国胡思录》,前卫出版社,1995年3月初版第二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