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重定向自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对敌人说的话[编辑]

  • 我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枪,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给我拿个椅子来,我得坐着死。
    我为抗日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在背后挨枪。你在我眼前开枪,我要亲眼看到敌人的子弹是怎样打死我的。
    ——1934年11月24日,吉鸿昌对行刑者的遗言

评论[编辑]

  • 敌人稱讚你的時候,你大概是做了什么傻事了。
    ——列宁

毛泽东论敌我友[编辑]

  • 我认为,对我们来说,一个人,一个党,一个军队,或者一个学校,如若不被敌人反对,那就不好了,那一定是同敌人同流合污了。如若被敌人反对,那就好了,那就证明我们同敌人划清界线了。如若敌人起劲地反对我们,把我们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那就更好了,那就证明我们不但同敌人划清了界线,而且证明我们的工作是很有成绩的了。
    ——《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1939年5月26日)[1]
  •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和中央社、扫荡报、新民报三记者的谈话》(1939年9月16日)
  • 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
    ——《将革命进行到底》(1948年12月30日)
  •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1949年9月30日毛泽东为人民英雄纪念碑起草的碑文)[2]
    1949年9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为了纪念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在首都北京修建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当天下午6时,毛泽东率领全体代表,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纪念碑的奠基典礼。1955年6月9日,毛泽东为纪念碑正面的碑心石题写了八个大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周恩来书写毛泽东在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上起草、并在纪念碑奠基仪式上宣读的碑文。
  • 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拚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如果我们现在不是这样地提出问题和认识问题,我们就要犯极大的错误。
    ——《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1949年3月5日)
  •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革命党是群众的向导,在革命中未有革命党领错了路而革命不失败的。我们的革命要有不领错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团结我们的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真正的敌人。我们要分辨真正的敌友,不可不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及其对于革命的态度,作一个大概的分析。
    ——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1926年3月,时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1926年5月因《整理党务决议案》辞职)
  • 我们是站在无产阶级的和人民大众的立场。对于共产党员来说,也就是要站在的立场,站在党性和党的政策的立场。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1942年5月)
  • 组织应是无产阶级先进分子所组成,应能领导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对于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朝气蓬勃的先锋队组织。
    ——1967年10月27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小组《关于成立了革命委员会的单位恢复党的组织生活的指示》文件上作出的批示,这段话被称作“五十字建党方针”、“建党大纲”,成为1967年以来的中共整党建党工作的指导方针。
  • 什么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么人站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什么人只是口头上站在革命人民方面而在行动上则另是一样,他就是一个口头革命派,如果不但在口头上而且在行动上也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一个完全的革命派。
    ——《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的闭幕词》(1950年6月23日)[3]
  • 在戰略上我們要藐視一切敵人;在戰術上我們要重視一切敵人。
    ——《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1957年11月)
  •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1928年有关打击国民党军的建议
  • 我军打仗,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 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1935年12月27日在陕北瓦窑堡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所作的报告)
  • 我们的经验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个比较正确的领导,就可以用我们的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伟大的,是有很重要意义的。………推迟了帝国主义新的侵华战争,推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今后,敌人还可能打,就是不打,也一定要用各种办法来捣乱,比如派遣特务进行破坏。他们在台湾、香港和日本这些地方,都设有庞大的特务机构。可是,我们在抗美援朝中得到了经验,只要发动群众,依靠人民,我们是有办法来对付他们的。
    ——《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1953年9月12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的讲话)
  • 對於人民的缺點是需要批評的,我們在前面已經説過了,但必須是真正站在人民的立場上,用保護人民、教育人民的滿腔熱情來説話。如果把同志當作敵人來對待,就是使自己站在敵人的立場上去了。我們是否廢除諷刺?不是的,諷刺是永遠需要的。但是有幾種諷刺:有對付敵人的,有對付同盟者的,有對付自己隊伍的,態度各有不同。我們並不一般地反對諷刺,但是必須廢除諷刺的亂用。
    ——《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結論》(1942年5月23日)
  • 只要不是敵人,那末就是人民,在這個範圍之內就不是專政的問題,不是誰向誰專政的問題。人民自己不能向自己專政,因為這些人有言論自由,有集會自由,有結社自由,有遊行示威自由。所有這些是憲法上寫了的,這是民主的問題。……有些地方傷了人,現在不要搞那麼樣的改造。努力學習,除業務之外,除專業之外,在思想上有所進步,政治上也有所進步,學點馬克思主義,學點時事,學點政治,這個東西很有必要。如果沒有這個東西,就沒有靈魂。……我看人類自己最不會管理自己。對於工廠的生產,生產布匹,生產桌椅板凳,生產鋼鐵,他有計劃。對於生產人類自己就是沒有計劃,就是無政府主義,無政府,無組織,無紀律。……新生力量要被社會承認,要經過艱苦奮鬥。社會主義社會不同一些,但是還是有許多新東西是受壓抑的,碰上官僚主義者,碰到頑固派。……我說人民內部經常不斷地發生矛盾,罷工、罷課,農民打扁擔,去年有,今年還會有,以前幾年就有,不能都歸咎於匈牙利事件,說匈牙利事件一來,中國的事情就不好辦了。關於這個問題,我搞了四條辦法,大家看對不對。第一,克服官僚主義,適當地處理矛盾,使其不鬧;第二,要鬧就讓他鬧;第三,要鬧就讓他鬧夠;第四,除個別人以外,一般不要開除。我看將來問題還多。人心不齊,幾億人口,中間許多人會跟我們的想法不同,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就是我們的工作人員,許多人文化水平不高。就是文化高的人,也不見得不犯錯誤,有時知識分子犯起錯誤來還要更厲害。
    ——1957年2月27日在最高國務會議第十一次(擴大)會議上作《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報告

参考文献[编辑]

  1. 《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64:  2. 
  2.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11页)
  3. 1950年6月24日《人民日报》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