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苏联,全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是一个存在于1922年至1991年的联邦制社会主义国家。

苏联名言[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参见:列宁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苏联政治笑话

关于苏联的评论[编辑]

  • 我们监守自盗,行贿受贿,无论是在报告中、报纸上还是在高高的讲台上都谎话连篇,我们沉溺在自己的谎言之中,为彼此颁发奖章。所有人都这么做,从上到下,从下到上。[1]
    ——尼古拉·雷日科夫(1985年,时任苏联总理)
  • 苏维埃政权以最放肆最无耻地嘲弄出版和言论的自由偷换了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
    ——高尔基在《为了祖国》杂志上发表的文章,转引自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雾霭——俄罗斯百年忧思录》(述弢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
  • 現在日本帝國主義實行佔領中國東三省,不過帝國主義進攻蘇聯計劃之更進一步的實現。全中國工農勞苦民眾必須在擁護蘇聯的根本任務之下,一致動員武裝起來,給日本強盜與一切帝國主義以嚴重的回答....反對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武裝擁護蘇聯!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 屁有香臭,不能说苏联的屁都是香的。现在人家说臭,我们也跟着说臭。凡是适用的都要学,资本主义好的也应该学。
    ——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1956年4月)[2]
  • 看来,赫鲁晓夫这样的人是代表社会主义社会中的高薪阶层,包括那些收入很高的经理、作家、科学家,当然不是所有的作家、科学家,而是一些在银行存了几十万、上百万卢布的那么一些人,他们有一本支票,可以任意从银行里取钱。在苏联党的干部队伍中是有这么一个特殊的阶层的。这个特殊阶层还包括社会上的盗窃集团和搞非法经营、搞黑市、投机倒把、牟取暴利的那么一帮子人,也就是社会主义社会中的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这些人的思想反映到《苏共纲领草案》中。他们有权、有势、有钱,特殊于广大人民群众和一般干部。赫鲁晓夫讲的全民党是一种欺骗。现在苏联社会正在分化。要从经济上最后消灭资产阶级是很不容易的,在意识形态上同资产阶级思想的斗争是长时期的事情,这个任务是很艰巨的,甚至要几十年、上百年。这个高薪阶层对低薪阶层毫无人道主义,而赫鲁晓夫却大讲人道主义。其实,现在苏联社会是很不公正的、很不人道的,两极分化,贫富悬殊已经出现了。还有反革命分子,还有帝国主义间谍。社会主义社会这么复杂,怎么能说是一个全民国家呢?
    ——毛泽东论党内利益集团和社会主义社会里的新生资产阶级(引自吴冷西《十年论战》第463—464页)
  • 苏联占领我们的领土太多太多了,其中包括沙皇帝国和红色苏联占领的。这些占领的领土我们没法数清楚,有的中国政府,比如说国民党政府和清政府,声明的比我还多。我现在是以国际法声明最少的部份,那都是有清楚历史根据属于中国的地方。苏联一共才不到两亿人口,其中一半都是侵略的人口,所谓的少数民族。它本是一个欧洲国家,现在把领土扩展到整个地球,渗透到中国,抢走了中国大量的国土。一百年以前,它取得的所有领土都是以行贿和武力占领其他国家或中国领土得到的。我们应该团结起来,结束它的侵略!今天如果你让苏联继续侵略中国,明天他就将侵略日本和美国。
    ——毛泽东〈会见尼克松〉(1972年)
  • 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1963年)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 讽刺的是,卡尔·马克思是对的。我们今天所目睹的巨大的革命性的危机——一个经济秩序的要求是直接和政治秩序的要求相碰撞的危机。但这个危机并不是发生在自由国家,不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而是在马列主义的老家,苏联……(共产主义将会)留在历史的垃圾堆。
    In an ironic sense, Karl Marx was right. We are witnessing today a great revolutionary crisis – a crisis where the demands of the economic order are colliding directly with those of the political order. But the crisis is happening not in the free, non-Marxist West, but in the home of Marxism-Leninism, the Soviet Union ... [Communism will be] left on the ash heap of history.[3]
    ——美国总统、演员罗纳德·里根
  • 苏联是一个邪恶的帝国,苏联共产主义是现代世界邪恶的焦点。
    The Soviet Union is an Evil Empire, and Soviet communism is the focus of evil in the modern world.
    ——美国总统、演员罗纳德·里根

苏联共产党[编辑]

  • 美国,你找派对;在苏联,党找你。
    原文:In USA, you find a party; In USSR, Party finds you!
    ——乌克兰裔美国喜剧演员雅科夫·思美洛
  • 苏联共产党是唯一一个在自己的葬礼上致富的政党。
    ——弗兰克·奇福德(美国一个专门研究俄罗斯问题小组的负责人)

苏联解体[编辑]

  • 这既表现出那些不习惯于作出自主决定的领导者们的俯首听命,也表现出苏维埃式的教育和一致表决的习惯,更暴露出人性的弱点和官场争斗中个性的丧失。同时这里还有权力欲望的因素,即争夺令人生厌的戈尔巴乔夫下台后的国家权柄。
    ——叶利钦在《总统笔记》一书中谈1991年的“8·19”政变
  • 永别了,我们的红旗。你曾经是敌人,也是兄弟。你曾是战壕里的同志,整个欧洲的希冀;但你也是一座红色的铁幕,那后面藏着可怕的劳改集中营。
    ——俄罗斯作家叶夫图申科
  • 从当时苏联的状况来看,它是没有任何前途的,迟早要走上终结。只不过这个终结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比如说我们看到的这种大崩溃。但是:也许这一切还可以进行得更有序一些,假如不是因为这两个野心家碰到了一起: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
    ——俄罗斯历史学家阿法纳斯耶夫
  • 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最后‘城头变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间。教训十分深刻啊!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一路否定下去,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了。
  • 为什么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就是从苏联解体汲取的教训。
    苏联军队非政治化、非党化、国家化,解除了党的武装。出来几个还想挽救苏联的人,把戈尔巴乔夫弄起来,没搞几天又被反过去了,因为专政工具不在他们手中。叶利钦站在坦克上发表讲话,军队完全无动于衷,保持所谓“中立”。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习近平
    ——2012年12月,习近平“新南巡”讲话[4]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