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蘇聯,全稱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是一個存在於1922年至1991年的聯邦制社會主義國家。

蘇聯名言[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參見:列寧史達林赫魯雪夫勃列日涅夫戈巴契夫蘇聯政治笑話

關於蘇聯的評論[編輯]

  • 我們監守自盜,行賄受賄,無論是在報告中、報紙上還是在高高的講台上都謊話連篇,我們沉溺在自己的謊言之中,為彼此頒發獎章。所有人都這麼做,從上到下,從下到上。[1]
    ——尼古拉·雷日科夫(1985年,時任蘇聯總理)
  • 蘇維埃政權以最放肆最無恥地嘲弄出版和言論的自由偷換了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
    ——高爾基在《為了祖國》雜誌上發表的文章,轉引自亞歷山大·雅科夫列夫《霧靄——俄羅斯百年憂思錄》(述弢 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3年)
  • 現在日本帝國主義實行佔領中國東三省,不過帝國主義進攻蘇聯計劃之更進一步的實現。全中國工農勞苦民眾必須在擁護蘇聯的根本任務之下,一致動員武裝起來,給日本強盜與一切帝國主義以嚴重的回答....反對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武裝擁護蘇聯!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 有香臭,不能說蘇聯的屁都是香的。現在人家說臭,我們也跟著說臭。凡是適用的都要學,資本主義好的也應該學。
    ——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1956年4月)[2]
  • 看來,赫魯雪夫這樣的人是代表社會主義社會中的高薪階層,包括那些收入很高的經理、作家、科學家,當然不是所有的作家、科學家,而是一些在銀行存了幾十萬、上百萬盧布的那麼一些人,他們有一本支票,可以任意從銀行里取錢。在蘇聯黨的幹部隊伍中是有這麼一個特殊的階層的。這個特殊階層還包括社會上的盜竊集團和搞非法經營、搞黑市、投機倒把、牟取暴利的那麼一幫子人,也就是社會主義社會中的新生的資產階級分子。這些人的思想反映到《蘇共綱領草案》中。他們有權、有勢、有錢,特殊於廣大人民群眾和一般幹部。赫魯雪夫講的全民黨是一種欺騙。現在蘇聯社會正在分化。要從經濟上最後消滅資產階級是很不容易的,在意識形態上同資產階級思想的鬥爭是長時期的事情,這個任務是很艱巨的,甚至要幾十年、上百年。這個高薪階層對低薪階層毫無人道主義,而赫魯雪夫卻大講人道主義。其實,現在蘇聯社會是很不公正的、很不人道的,兩極分化,貧富懸殊已經出現了。還有反革命分子,還有帝國主義間諜。社會主義社會這麼複雜,怎麼能說是一個全民國家呢?
    ——毛澤東論黨內利益集團和社會主義社會裡的新生資產階級(引自吳冷西《十年論戰》第463—464頁)
  • 蘇聯占領我們的領土太多太多了,其中包括沙皇帝國和紅色蘇聯占領的。這些占領的領土我們沒法數清楚,有的中國政府,比如說國民黨政府和清政府,聲明的比我還多。我現在是以國際法聲明最少的部份,那都是有清楚歷史根據屬於中國的地方。蘇聯一共才不到兩億人口,其中一半都是侵略的人口,所謂的少數民族。它本是一個歐洲國家,現在把領土擴展到整個地球,滲透到中國,搶走了中國大量的國土。一百年以前,它取得的所有領土都是以行賄和武力占領其他國家或中國領土得到的。我們應該團結起來,結束它的侵略!今天如果你讓蘇聯繼續侵略中國,明天他就將侵略日本和美國。
    ——毛澤東〈會見尼克森〉(1972年)
  • 毛澤東《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1963年)
    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悽厲,幾聲抽泣。
    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正西風落葉下長安,飛鳴鏑。
    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
  • 諷刺的是,卡爾·馬克思是對的。我們今天所目睹的巨大的革命性的危機——一個經濟秩序的要求是直接和政治秩序的要求相碰撞的危機。但這個危機並不是發生在自由國家,不是西方馬克思主義,而是在馬列主義的老家,蘇聯……(共產主義將會)留在歷史的垃圾堆。
    In an ironic sense, Karl Marx was right. We are witnessing today a great revolutionary crisis – a crisis where the demands of the economic order are colliding directly with those of the political order. But the crisis is happening not in the free, non-Marxist West, but in the home of Marxism-Leninism, the Soviet Union ... [Communism will be] left on the ash heap of history.[3]
    ——美國總統、演員隆納·雷根
  • 蘇聯是一個邪惡的帝國,蘇聯共產主義是現代世界邪惡的焦點。
    The Soviet Union is an Evil Empire, and Soviet communism is the focus of evil in the modern world.
    ——美國總統、演員隆納·雷根

蘇聯共產黨[編輯]

  • 美國,你找派對;在蘇聯,黨找你。
    原文:In USA, you find a party; In USSR, Party finds you!
    ——烏克蘭裔美國喜劇演員雅科夫·思美洛
  • 蘇聯共產黨是唯一一個在自己的葬禮上致富的政黨。
    ——弗蘭克·奇福德(美國一個專門研究俄羅斯問題小組的負責人)

蘇聯解體[編輯]

  • 這既表現出那些不習慣於作出自主決定的領導者們的俯首聽命,也表現出蘇維埃式的教育和一致表決的習慣,更暴露出人性的弱點和官場爭鬥中個性的喪失。同時這裡還有權力欲望的因素,即爭奪令人生厭的戈巴契夫下台後的國家權柄。
    ——葉爾欽在《總統筆記》一書中談1991年的「8·19」政變
  • 永別了,我們的紅旗。你曾經是敵人,也是兄弟。你曾是戰壕里的同志,整個歐洲的希冀;但你也是一座紅色的鐵幕,那後面藏著可怕的勞改集中營。
    ——俄羅斯作家葉夫圖申科
  • 從當時蘇聯的狀況來看,它是沒有任何前途的,遲早要走上終結。只不過這個終結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比如說我們看到的這種大崩潰。但是:也許這一切還可以進行得更有序一些,假如不是因為這兩個野心家碰到了一起:葉爾欽和戈巴契夫!
    ——俄羅斯歷史學家阿法納斯耶夫
  • 蘇聯為什麼會解體?蘇共為什麼會垮台?一個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動搖了。最後『城頭變幻大王旗』只是一夜之間。教訓十分深刻啊!全面否定蘇聯歷史、蘇共歷史、否定列寧,否定史達林,一路否定下去,搞歷史虛無主義,思想搞亂了,各級黨組織幾乎沒有什麼作用了。
  • 為什麼我們要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軍隊的領導?就是從蘇聯解體汲取的教訓。
    蘇聯軍隊非政治化、非黨化、國家化,解除了黨的武裝。出來幾個還想挽救蘇聯的人,把戈巴契夫弄起來,沒搞幾天又被反過去了,因為專政工具不在他們手中。葉爾欽站在坦克上發表講話,軍隊完全無動於衷,保持所謂「中立」。最後戈巴契夫輕輕一句話,宣布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按照黨員比例,蘇共超過我們,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
    ——習近平2012年12月「新南巡」講話[4]

參考文獻[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