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南山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鍾南山(1936年10月20日),中國工程院院士(1996年),專長慢性阻塞性肺病及其他呼吸道病,2003年起中國曆次呼吸道傳染病(SARS、H1N1、H5N6、H7N9、MERS、COVID-19)的防治領軍人,尤以在廣東省防治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傳染病聞名。

語錄[編輯]

  • 我從小喝牛奶,現在每天都要喝兩瓶,有時候吃的少,但是牛奶還是一直在喝,因為它的營養很全面。我正好晚上要開會,所以留一個「安慕希」,正好用這個來頂肚子。信得過伊利,就是因為高質量。[1]
  • 看一看香港,他們沒有得到一個很好的教育他們這個整個從小的教育系統,就是一些,實際上對中國有敵對思想的這些人編的教材,所以它很多都沒有一個愛國的人才。[2]

2003年SARS疫情[編輯]

  • 經過對廣東省目前所發現的305個病例研究顯示,市民到公眾場所進行正常的活動是不會受到感染的,所以廣大市民在日常生活中無需對此過份恐懼
——2003年2月11日,廣東省衛生廳召開的新聞發佈會
  • 昨天我接到消息,廣東已經增加到1237個病例,昨天就增加了7例。從這個情況看,從醫學方面的角度來看,這個病並沒有得到有效控制,我們不要用控制這個詞,應該用比較客觀的「有效遏制」這個詞。因為這個病的病原都沒搞清,不可能控制它。
——2003年4月11日,國台辦新聞發佈會[3]
  • 記者:按照你們的看法,是不是疫情已經得到了控制?
鍾南山:什麼現在已經控制?根本就沒有控制!最主要的,是什麼叫控制?現在病原不知道,怎麼預防不清楚,怎麼治療也還沒有很好的辦法,特別是不知道病原!目前病情還在傳染,怎麼能說是控制了?我們頂多是遏制,不叫控制!
——2003年4月11日,國台辦新聞發佈會[4]
  • 記者:中國醫護人員的防護有沒有到位?
鍾南山:沒有!
——2003年4月11日,國台辦新聞發佈會
  • 記者:SARS早期發生時,台灣方面對廣東隱瞞疫情有一些批評,您對此如何評價?
鍾南山:關於隱瞞病情的問題,廣東一開始對這個病的情況不是十分了解,認識有一個過程。一開始報的數字有一些是可疑的,有一些是沒有確診的,還有確診的標準是什麼,都很模糊,所以報的數字有出入,我不覺得奇怪。但是後來,省衛生廳、省政府還是老老實實地每天是多少就報多少。比如我昨天晚上打電話,四天前我們多了1個,三天前多了7個,兩天前又增加19個,主要是從香港淘大花園過來的幾個人。所以一開始不能說是有意隱瞞
——2003年4月11日,國台辦新聞發佈會。

COVID-19疫情[編輯]

  • 白岩松:跟SARS比較,這次集中在武漢,而且像上海、廣東等地都是輸入性的病例,這對防控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嗎?
鍾南山:任何急性的傳染病出現都不是好消息!在一定意義上從流行病學看,它不單是集中在武漢,而且集中在兩個區,這兩個區大概佔了45%,這兩個區有一個特點,有一個比較大的所謂海鮮市場,實際上並不是海鮮,而是野味、野生動物。從各方面初步流行病學分析,它實際上通過野生動物傳到人,這是比較大的可能。但是現在還是出現人傳人的現象,這是我們提高警惕的時候。
——2020年1月20日晚,接受白岩松採訪
  • 白岩松:針對人傳人的判斷是什麼樣的?
鍾南山:在武漢有這樣肯定的證據,在廣東有兩個病人沒去過武漢,但是家人在去了武漢以後,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回到家裏後,兩個家庭都染上了新型冠狀病毒。現在可以這麼說,肯定有人傳人的現象
——2020年1月20日晚,接受白岩松採訪
  • 連花清瘟膠囊,實際上它的內容物是麻杏石甘湯,再加上一些紅花啊,等等。我們是做的比較認真的,因為跟這個搞的這個藥呢,已經合作了研究以前的流感吶這些等等方面,已經做了大概有接近十年了。這次我們還是非常嚴格地按照要求先在實驗室,特別是在P3實驗室,對這些像細胞啊染上了COVID-19病毒,完了以後呢再加上蓮花清瘟膠囊的內容它的液體,看看它有沒有抑制病毒的作用,同時呢,有沒有抑制病毒引起的細胞損傷的作用。我們的離體的試驗量就發現,連花清瘟膠囊它對病毒的抑制作用是有一些,但是很弱。但是它的好處呢,就是它對病毒引起的細胞損傷、細胞炎症這方面有很好的修復作用
一般我們知道,病毒它對這個,當然有直接抗病毒的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包括瑞德西韋啊這些還有爭論,還有氯喹啊這些。但是呢,它引起的一個機體的一些破壞,就是通過一個細胞因子風暴引起機體的一些炎症這種,那麼蓮花清瘟它有這個作用。因為它有這樣的一個作用,所以我們就大概做了將近300例,有個嚴格的對照來觀察,它的作用在哪兒呢?它第一,能夠使得他的症狀,比如說全身不適啊,臨床症狀改善得比較快,比對照組早兩天改善;第二就是它有一些CT片子呢,恢復得也顯着地比對照組快;還有一個就是體溫,體溫的下降雖然很少,但是有顯著性差異,就是發熱時間縮短,但是要是嚴格地再看一下,它對能不能使得病毒轉陰,跟對照組,儘管它有一些縮短,但是沒有顯著性差異,這個結果是這樣。所以我們覺得蓮花清瘟膠囊比較適合於我們一般的、普通的新冠肺炎。新冠肺炎應該80%以上都屬於普通的,所以我們現在就有這個底氣,以及有這個證據來說,蓮花清瘟膠囊真的是有效的
——2020年5月4日,外交部和國家衛健委聯合邀請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為留學生答疑解惑[5]
  • 這一次疫情也使我這個工作了60年的老醫生有一個很深刻的感受,這個感受什麼?也就是說我們國家的政治制度應該是當代人類社會發展最適合的制度
    ——2020年8月31日,在廣東實驗中學高中部,作為校友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開學禮現場演講[6]

參考文獻[編輯]

  1. 21世紀經濟報道4月10日微博視頻
  2. 視頻資料
  3. 國務院台辦有關SARS新聞發布會實錄(2003-4-11). 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 [2020-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1-25). 
  4. 鍾南山,非典時處於風口浪尖. 文摘報. 2014年11月29日 [2020-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1-25). 
  5. 央視新聞直播!鍾南山為留學生直播防疫知識,視頻48:35處開始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20-06-10.
  6. 談防控、談科技,談疫苗,鍾南山在母校開學禮演講信息量巨大,南方都市報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20-09-12.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