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长廷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谢长廷(Frank Chang-ting Hsieh,1946年5月18日—)是台湾政治人物,生于台北市大同区,与吕秀莲苏贞昌游锡堃合称民主进步党“四大天王”。

语录[编辑]

论处世哲学[编辑]

  • 你是如此的不相信别人,要别人如何相信你?[1]
  • 大都讲坏话,都骂来骂去;为了打倒对方,什么坏话都讲;台湾如果共业,就会沉沦下去。[2]
  • 难不成要骂我早上没刷牙,或者买豆浆没给小费吗?[3]
  • 人可以选择不做坏事,不能选择不做被告。[4]
  • 人家跟谁结婚,我们都要给予祝福,总不能说人家不会生、会流产。[5]
  • 马英九说自己‘不沾锅’;但政治人物像家庭主妇,‘不沾锅’大家都饿死。我认为应该‘要沾锅’,但不能偷吃。[6]
  • 如果配得很好却不能当选,那也没什么意义。[7]
  • 人和马和狗不同。马再厉害,跑得再快,也是被人骑而已,没有自己的方向。走得太慢,被鞭打之后就继续走,这样哪有尊严?[8]
  • 玉山的精神就是包容,然后付出。[9]
  • 人跟人相处久了,你就会喜欢狗,不会恶斗,不会派系。[10]
  • 成功自己享受即可,不必宣传。[11]
  • 真理存在于两个极端之间。[12]
  • 覆巢之下无完卵啦!巢倒了,哪一颗蛋会完整呢?[13]
  • 朋友有时也会吵架,也会有冲突啦!很抱歉,对我的思想、我的一贯理念来讲,这不符合我的思想。[14]
  • 我就是要登山。去踏到大便,狗的什么,不要在那边玩大便、拿石头在那边刮什么的,就是赶快爬上去就对了。[15]

论两岸关系[编辑]

  • 统一的结果,如果不能为人民带来利益,那么为何要统一?统独之争,就是利益之争。[16]
  • 民进党与中共并没有历史仇恨,因此也不应再为下一代制造历史仇恨与包袱。民进党不应该把短时间内无法解决的意识形态问题,当作台湾人民寻求长远幸福的障碍;更不必要用现在的观点,把未来包括统一在内的所有可能性都切断。[17]
  • 依照我们的宪法,厦门和高雄市是同一个国家的两个城市,没有讲是哪一个国家;他们也就这样暧昧,可以接受。[18]
  • 根据我在台湾和总统(陈水扁)谈的经验,‘统合’不等于‘统一’,这是没有问题的。第二,‘统合’是一个过程、一个善意、一个意愿,不表示是一个模式。这是很确定的。[19]
  • 我们的宪法有很多不切实际的地方。‘宪法一中’并非完全没有问题,民进党内也有很多人反对。但民进党是执政党,执政党如果不遵守宪法,所有政党都可以‘各讲一套’,这是不得了的,这个国家也不会有共识。我了解民进党的体质:党内很多人虽认同‘宪法一中’,但不敢讲;我作为党主席,我认为应该要先讲出来。其次,民进党这十年来都参与修宪,若不遵守(宪法),讲不过去。另外,我们宪法有些模糊的地带,可以‘各自表述’,可以是李登辉式的,也可以是蒋经国式的。两岸存在高层次的政治分歧,但宪法的模糊地带让两岸可继续交流;而台湾内部若要先统合,也可先从宪法开始。[20]
  • 依照《中华民国宪法》,厦门和高雄也是一个国家的城市,‘一国两市’只是被简化的说法。我们宪法里的语言是‘大陆地区、自由地区’,相关的两岸条例也是用这种语言;以此解释,这两个城市也是一个国家。现在我们的用法就是台湾和大陆是‘两区’,宪法就是有这么‘妥协’的东西存在;他们可以讲一个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可以讲一个国家是‘中华民国’。[21]
  • 两岸的文化或经贸交流,我们扮演‘守’的角色是很吃力的;因为‘守’到最后一定要放弃,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不如提前规划,才有较大的空间,而不会陷于被动。[22]
  • 我们没有必要再讲独立。中华民国已经是主权独立国家,这也是现状,无需向国际宣布台湾独立,也无需向哪个国家争取支持。[23]
  • 如果不认中华民国,怎么选中华民国总统?不应把每个国民党(人)都当成马英九、统派,否则我们不可能过半! [24]
  • 如果心态是想要对谈、想要协商,即使没有九二共识,也可以协商出共识;如果排斥,即使有九二共识,也无法协商对谈。[25]
  • 我是主张两岸人民不应有仇恨,应该友善。其实,民进党和共产党也没有什么仇恨[26]
  • 因为我们有国会啊,我们在选总统啊,我们有军队、我们有货币、我们有司法啊,怎么说我们不是个国家呢?那名称叫什么名称,大家讨论;但是我们就是一个国家。[27]
  • 就羊跟老虎来讲,羊说‘我包容你’,没什么意思嘛![28]
  • 台湾现在事实上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我跟主席(黄昭堂)的看法是一样的,现在大家的论述可能不太一样,因为你不能说50年前讲的理论跟现在是一样的。[29]
  • 做为一个政党,我们(民进党)有义务代表台湾的人民去争取权利、去发言,我们也有义务去保护我们的台商;但是,如果我们政党在这方面一成不变,那么就很难、很难。如果‘国共’(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联手对付民进党变成一个常态,我会很担心:我们重新执政会变成一个传说。[30]
  • 难道我们真的要因为‘民’(民进党)、‘共’(中国共产党)意见不同,就硬说祖先是从非洲来的吗?[31]
  • 台湾只会由于财政、经济出状况而崩溃;绝不会因为今天谁谈统独,就面临生死存亡。[32]

论政治思想[编辑]

  • 基于宪法第七条、第十三条对宗教平等、信仰自由之保障,人民可以安心选择安顿心灵的方式。信仰耶稣可以得救,与信仰宇宙光明体或信仰死后可以烧出舍利子,都是宪法所保障。公权力既不要求基督教牧师证明神迹,就不可以要求‘(宋七力)显相协会’干部证明神迹,否则有什么宗教平等?信仰自由包括推广教义及贩卖经典的权利,此为宪法所保障的基本人权。司法为国家公权力之一种,以公权力将信众起诉,查禁信仰书籍,追究刑责,实为典型之宗教迫害与宗教歧视。[33]
  • 民进党不能只想选举一票、两票的利害关系,而要去想政治的论述。[34]
  • 推动执政联盟时,尽量“党对党”谈,也有助于往两大党发展。我认为往两大党走是负责、有利的方向。在野党多数,无法做事,只能杯葛;因此,唯有执政多数,才能做事。[35]
  • 我说你“没有资格”、“小人”,将来怎么替小人助选、找小人搭配?[36]
  • 恶法亦法。如果有人觉得法律有问题,国会的多数党必须推动修法,而非法律不好就不遵守。[37]
  • 法律可贵之处,在于拘束有力量的人。如果因为人多,法律就无效,法律就会变成去规范没有力量和可怜的人。[38]
  • 我在这边呼吁民进党支持者,冷静面对这样的结果。民主包括结果,也包括过程。过程难免有争议,但是我们接受,不要再有抗争。让我们社会非常迅速弥补因为选举所留下来的裂痕,让我们的人民能够很快地生活在爱与信任的环境里面。[39]
  • 那些长年在中国做生意,只有选举才回来投票给国民党的人,那些支持三通、两岸共同市场,主张终极统一的人,他们全部都是台湾人,在这块土地上都有着不可被剥夺的生存权利;只强调台湾主体性,将无法获得过半数人民的支持。[40]
  • 如果(民进党)每个派系都还要推一个代理人,就算当党主席,又有何意义?只不过是个败部冠军。[41]
  • 我当然也认为台湾要有主体性思考,但不是关门自娱来保护主体;而是在互动交流的动态中,重新赋予台湾主体性的新内涵和生命。我深信维新保台,开展才有希望,变革才能重返执政,未来还会继续走下去。[42]
  • 宪政是世界潮流,所以大多数国家都有宪法,但有的国家宪法只是考试才用,并没有实施;有的国家只实施一部分,而没有实施的通常是限制政府权力的部分,这是人民痛苦的来源。[43]
  • 有没有言论自由,不是看有没有批评高官权势的讲话自由,而是要看讲完话以后有没有失去自由。[44]

论政策[编辑]

  • 过去美国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45]
  • 戒急用忍的时代,很多人就出去了;出去之后,他不敢回来,因为回来要算过去、是违规。所以,我如果当选总统,让大家可以回来,既往不咎。[46]
  • 我在当院长的时候,或者是我们行政院,我们对钓鱼台都表示过态度,是台湾的一部分。但是我们有把主权跟渔权分开。譬如说钓鱼台这边有什么问题,上个星期有什么问题,上个月有什么问题,我认为这不是问题,不要把它提前变成问题。[47]
  • 马英九把生存当市场经济来决定,弱势者他就没有办法生存,这不是育乐或奢侈品,这不能讲市场经济。所以年轻人买不起房子,这是我们要解决的,我的政策就是你没有房子我给你房子住,你租房子我给你能够买房子,他是说你买不起是市场经济,这不对。[48]
  • 很多人讽刺遗产税是‘暴毙税’,因为暴毙了才课得到税。[49]
  • 共同市场的结果:产品来,我们都倒;劳工来,我们没工作;男的来,(我们)都没工作;女的来,我们没老公。我跟你讲。──这不是开玩笑喔!〔(台下民众:)‘大陆妹。’〕啊?〔(台下民众:)‘大陆妹。’〕你不要猪哥说‘这样比较便宜’喔!这是,这大家就是要有台湾的整体的意识。[50]
  • 外籍配偶的引入虽解决了国内部分中高龄或社会经济、身心弱势者的婚姻需求,以及提供家庭照顾的满足,但也引发人口贩运、子女教育、健康照顾、就业、文化适应、治安、认同等争议。外籍配偶的引进伴随着假结婚、真卖淫,家庭暴力等事件频传,以及下一代的教育、文化、就业、婚姻、国家认同等议题,在在需要社会关怀。台湾是否有足够能力承载如此大量的外籍配偶,何况其中很高比率是商品化的婚姻中介引进来的,社会实需共同思考这严肃的人道课题。[51]
  • 即使现在的宪法有残缺,也要在残缺中追求完美,追求最完美的残缺。[52]

论自己[编辑]

  • 我相信有神,宇宙有一个神。我相信他们看到宋七力的什么‘分身’也好,看到神佛的世界。我都相信。[53]
  • 因为我是总统(陈水扁)任命的(行政院长),我做得不好,表示总统(的)选择是错误的。[54]
  • 我当然是说‘特别费’我有问题,像马英九这样子,我也考虑说不要参选了。[55]
  • 怎么一觉醒来我就变成统派了?[56]
  • 民进党四个候选人都是人才啦!总统府出一个嘛,是副总统(吕秀莲);行政院出一个嘛,是院长(苏贞昌);党部也出一个,是主席(游锡堃);民间也出一个,是谢长廷。我如果选上,我欠人情都没欠高层;我都欠大家,欠我们民间啦![57]
  • 没有不可原谅的人,没有不可原谅的恨,也没有不能合作的人。[58]
  • 最委屈的就是,委屈的人还不能讲委屈。哈哈哈![59]
  • 我跟马英九不一样。马英九说他被判罪还要再选,你现在问我起诉要不要选,不一样喔。我们绝对不可能去讲说,一审判罪还要再参选的;不可能去讲啊,也没有这个面子、脸皮去讲。[60]
  • 我跟马(英九)先生也不是仇人,我们要共生。将来我赢了,我要包容他,我们要一起好好打拼。[61]
  • 今天我们竞选第三届总统,——第四届啊?第四届总统,——这就是,台湾的进步。[62]
  • 台湾的议题上,马英九先生跟我,其实也可以合作。[63]
  • 很清楚啊,我是选台湾的总统;但是依照《宪法》(中华民国宪法),我们现在国家的名字叫‘中华民国’。[64]
  • 行政院长现在讲的,明天马上要做;我所提的是政见,是我当选总统之后要做的,也不是明天就要做,当然与现在是不一样的。[65]
  • 我是打铁街出来的,一日三炼,三日九炼,九炼成钢,经得起考验。[66]
  • 深绿的选民当然也很重要,但中间选民也很重要,每一票都很重要;所以每种政见都要讲,都要照顾到。[67]
  • 我当选之后,就是党主席;我讲的政见,就在党纲之中。[68]
  • 将来马英九如果被发回有罪,我也会大赦,没有问题;(请)他不必担心,好好选举。[69]
  • 大选基本上由我完全负责任,自己负完全责任,我不推辞任何责任;大选失败,我就退出政坛。[70]
  • 我来当总统顾台湾,总统要执行(政策),要行政院(配合),所以自然要去合作,我会去配合,事实上比较消极。[71]
  • 我会做得比马先生(马英九)好。我对这块土地的承诺,也是对我们祖先的承诺。我一定是一个适时、乐观,与土地命运完全结合的台湾守护者。[72]
  • 我两年内如果不能把经济振兴起来,两年内不能把政局安定,我做两年就下台。[73]
  • 现在捷运好了,我看大家都坐得很高兴,我现在却不敢坐了。为什么?因为我坐了会哭啦,会哭啦。为什么会哭呢?我一定会流眼泪;因为我为了这个捷运,被移送了六件,让别人天天糟蹋。[74]
  • 我的生命属于台湾。舍此,(我)无处可去。[75]
  • 选举是我个人的失败,不是台湾的失败。今天,不要为我哭泣。[76]
  • 多留这几十天,对我也是种折磨;挥挥衣袖一走了之,其实是最容易的事情。这不是眷恋,也不是为子弟兵铺路。[77]
  • 跟台湾安危无关的选举,我都不会参加。[78]
  • 我宣布退出政坛,但没有退出台湾![79]
  • 我不是已经退出政坛了吗?[80]
  • 哲学家有时候不受欢迎,这是宿命吧![81]

论别人[编辑]

  • 让女人流泪的男人,都是不好的。 [82]
  • 苏贞昌到底请辞几次,我也不知道。[83]
  • 为什么日本政府来抓他(蒋渭水),国民党政府也是抓他?一样嘛!就是‘外来政权’嘛![84]
  • 我跟陈水扁、林正杰三个(人)第一次去选举的时候,第一次对大众演讲的时候,演讲到一半,突然台子会摇摇欲坠这样,原来是讲的人在发抖。那个人现在不能讲他是谁,因为讲了会挑起‘长扁情结’。[85]
  • 这个管家(国民党)杀我们的人,强奸我们的女儿,抢我们的财产。我们要原谅他,我们可以原谅他、可以忘记;但是我们不能接受他们又要来当我们的管家。[86]
  • 很多一贯道的道亲,推动素食、吃素,减少我们台湾很多的共业。[87]
  • 你让台湾没有竞争力,怎么是“爱台湾”?[88]
  • 你看那些很会骂的人,你看看,你注意观察到最后:他的党,他的家庭,他的所有的人,全都衰去。[89]
  • 三立有时候报我的好话,挺我,他(国民党立法委员蔡正元)就要把它买下来。其实TVBS、东森也有报我的好话,那他应该把TVBS买下来,把东森买下来。[90]
  • 其实没那么衰啦,但是他们希望衰啦!他们希望‘衰民进党倒’,他们才能执政。但台湾要是衰,我们也衰啊,所以不要跟衰的在一起。跟他们握手,有的我看喔,吐口水给鸡吃,鸡也会死。哈哈哈,真衰衰尾。[91]
  • 他(谢维洲)回来跟我讲说:‘我们朝会的时候,都在骂民进党,有时候在骂你。’我鼓励他,我说‘你要站起来异议啊’,我说‘你要为爸爸清白讲话’;可是他还是不敢,我是满遗憾的。[92]
  • 我希望中国应该向孔子学习,以包容的态度对待台湾;正如‘以小事大以智,以大事小以仁’。[93]
  • 国民党来统治台湾,他对台湾的压迫戒严,还有制造人权的侵犯,台湾人民感受到的很深,所以他们没有资格去讲日本。[94]
  • 要做国家领导人、元首,最重要有共生平等的概念;如果没平等,就不是全民总统。……他(马英九)这样常常道歉,将来他当总统,最后一次道歉就是台湾没有了,他出来道歉。[95]
  • 马英九当台北市长八年,房地产价格居高不下,人口减少十万人,台北变成少年没有希望的地方;若是当选总统,人民都要搬到菲律宾。马英九的经济主张,根本就是‘错误经济’。[96]
  • 拒领公投票,目的在阻止讨党产,就他们要保护他们不当党产;表示保护不当党产,比他们反贪腐还重要,比中华民国要返联还重要。[97]
  • 当时(台湾戒严时期)是‘以党领政’,他(马英九)爸爸做(国民党市党部)主委,是可以命令议会、议员,可以提名立法委员,当然权贵,怎么不是权贵子弟呢?[98]
  • 他(陈水扁)是假定:国民党三分之二,它(国民党)不只是罢免我,它可以出卖台湾,它可以为所欲为。[99]
  • 因为其实我们有很多对立啦,主张也不一样,其实有时候也有互相批判,但是我们都是为公啦!因为我们个人,都是在逆中担任这个主席。其实他担任这个主席,也不是说是在最顺的时候。[100]
  • 他(马英九)当台北市长时,让台北人一年少了好几万,人家都搬去杨梅、搬去中坜了;那如果他当总统,我们要搬去哪里呢?要搬去菲律宾?搬去印尼?还是要去跳海?[101]
  • 他(马英九)姐姐(马以南)说,说我跟制药公会拿50万,谢长廷拿了钱不承认、不要脸,还说不要脸的东西。说我“不要脸的东西”,我觉得很骄傲、也很没礼貌。我是民进党的主席耶,是总统的候选人耶,你凭什么说我是不要脸的东西!他说的什么制药公会捐50万元,我没拿。我若有拿,我退选总统选举!也请马英九公布,说他若有拿,他退选,好不好?[102]
  • 有什么违法,大家检举。如果认为有什么质疑,请(马英九)他亲自质疑好不好!他问,我很重视,我马上回答。我问的,我希望他回答。这就是民主政治。不辩论他问我嘛。不要随便谁呀谁呀谁在问,吵来吵去吵不完,谢谢![103]
  • (苏)贞昌好像忘了他是副总统(候选人)。[104]
  • 共同市场实施的结果,产品来我们倒,劳工来我们失业,男的来我们失业,女的来我们没老公。不是开玩笑喔!(台下群众喊:“大陆妹。”)啊?(台下群众喊:“大陆妹!”)你不要猪哥说这样比较便宜喔!这就是我们大家要有台湾的主体意识。[105]
  • 马英九外文能力好、个性温和、谈吐优雅、爱好运动;唯一缺点就是优点太多。[106]
  • 因为绿卡就有语病。马英九如果现在马上把绿卡剪断,你说有没有效呢?所以这是一个吊诡。我在讲的是他的美国永久居留权是有效的,这个我负责任。[107]
  • 马英九的大姐,在那边多红啊,黑白两道都能通!还有一个姐姐,在那边当校长!她如果不是马英九的姐姐,怎么能够那么受欢迎?[108]

其他[编辑]

  • 三天都不吃葱,一斤四百块钱的葱,马上剩下十块钱。[109]
  • 不要一直报坏的。报坏的,就一直在吓人,就说‘台湾要暴乱’、‘红衫军在乱’、什么在乱。不要这样报。这是民主的现象。台湾很安定,对不对?[110]
  • 台湾的经济是现象,是‘末梢现象’;我们未来的希望在哪,这也是很重要。毕竟我们不是猪啊![111]
  • 各位客家乡亲大家好,新年快乐,欢迎收看《客家新闻》〈2008年台湾客家博览会特别报导〉,我是主播谢长廷。[112]
  • 将来可以大家e-mail上网来沟通,那也可以把我的自拍流露出来,呵呵呵![113]
  • 我们个人见面这一些,报纸讲的,不一定是事实。[114]
  • 地瓜叶是用种子种,还是地瓜种?[115]
  • 全家死光光,全家就是你家啊。一百年后,大家都死光光[116]

出处[编辑]

  1. 2006年10月31日,台湾团结联盟(台联)台北市长候选人周玉蔻召开记者会指控,有些台联台北市议员候选人收受谢长廷给的好处,在台联内部阻止她揭发谢长廷派其子弟兵姚文智以“三条件”交换她退选之行为。记者请谢长廷对此表示意见时,谢长廷以此话暗批周玉蔻。
  2. 2006年11月29日,行政院长苏贞昌在行政院院会上说,“国务机要费”与“特别费”都是“历史留给国家和人民的共业”,不能靠“清算斗争”与“恶意株连”来解决。2006年12月1日下午,辜宽敏公开批评苏贞昌的说法不妥,并“建议”苏贞昌将全国6500位行政首长“半年减半薪”并记大过,但苏贞昌应该宣示辞职下台且不再追求公职。2006年12月2日,谢长廷以这句话来看待辜宽敏的批评。
  3. 2007年5月9日上午,谢长廷说,一个人有权力的时候当然会遭受批判,他在行政院长任内也是每天遭受媒体批判,最后媒体成功了、他下台而没包袱了;现在他在民间,是小老百姓,所以媒体较少骂他。
  4. 2007年6月8日晚上,谢长廷在台北市社子岛视察当地淹水情形,随行记者询问谢长廷“特别费案”,谢长廷做了如此回应。
  5. 2007年6月23日,谢长廷评论国民党“马(马英九)萧(萧万长)配”成定局。
  6. 2007年7月,谢长廷在美国纽约演讲。
  7. 2007年7月13日,谢长廷阐述对自己副手人选的看法。
  8. 2007年10月28日,谢长廷与苏贞昌在台北市西门町拜票兼造势。谢长廷演讲时强调,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台湾人民才会有尊严。
  9. 2007年10月30日,谢长廷在民进党中央党部记者会上收下在玉山签署的“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民投票案连署书,并号召达成200万份连署书。
  10. 2007年11月1日上午,谢长廷在台湾狗医生教育训练中心“当Mr.Hsieh遇见Dr.Dog”记者会上说,和人相处久了,就会比较喜欢狗。
  11. 2007年12月12日上午,谢长廷出席自己的新书《逆中求胜:谢长廷的生命美学》发表会,强调该书不是在说他自己的成功,也不是“小时候看鱼逆流而上”一般的夸大。
  12. 2007年12月12日上午,谢长廷出席自己的新书《逆中求胜:谢长廷的生命美学》发表会,强调:虽然现在台湾社会出现两种极端的声音不断拉扯对抗,但是真理往往存在于两个极端之间。
  13. 2008年1月14日下午,谢长廷分别与吴乃仁柯建铭高志鹏邱义仁密会之后,宣布任命李应元担任民进党秘书长,并呼吁党内团结。
  14. 2008年1月21日下午,谢长廷拜访台湾团结联盟中央党部,台湾团结联盟主席黄昆辉当场批评:“这次立委选举,民进党用尽办法,想要歼灭台联!黄昆辉又质问谢长廷,台湾团结联盟与民进党是朋友还是敌人?谢长廷用这句话作为答案。
  15. 2008年3月16日,庄国荣在台中市参加“百万击掌逆转胜”时,被请上台讲了“‘干女儿’变成‘干女儿’”一语,重伤民进党形象。2008年3月17日,谢长廷说,其实他心里认定,这次风波就像登山时不小心踩到狗屎,不要停下来玩狗屎、刮掉狗屎,赶快登上山顶就对了。
  16. 1987年,赵少康与谢长廷竞选立法委员时,谢长廷在公开辩论会上宣称统独之争是利益之争。
  17. 2000年9月7日,谢长廷以民进党主席身份接受《中国时报》专访,详述提出“民进党不排除统一”的整体两岸关系思维。
  18. 2001年2月3日,谢长廷参加美国“全国祈祷早餐会”之后,离开华盛顿特区之前表示,依照目前的《中华民国宪法》,厦门市与高雄市是同一个国家的两个城市。此即“一国两市”。
  19. 2001年2月3日,谢长廷参加美国“全国祈祷早餐会”之后,离开美国华盛顿特区之前,强调海峡两岸“统合”不等于“统一”。
  20. 2001年8月11日,谢长廷接受《自由时报》专访,记者问:“你和陈总统(陈水扁)都提出‘宪法一中’,用意为何?”谢长廷如此回答。
  21. 2001年8月11日,谢长廷接受《自由时报》专访,记者问:“你一直想推动两岸城市交流,也提出‘一国两市’,到底是怎么回事?”谢长廷如此回答。
  22. 2001年8月11日,谢长廷接受《自由时报》专访,记者问:“民进党的两岸政策是否要调整?”谢长廷如此回答。
  23. 2005年3月4日,谢长廷为“扁(陈水扁)宋(宋楚瑜)会”辩护。
  24. 2007年6月10日,谢长廷在台东县跑基层,与台湾东社社员座谈时,台湾东社社员曾茂雄说:“‘中华民国’不应再用。国民党只有焦土政策,哪要跟你‘共生’!应把国民党毁灭!”谢长廷以这两句话回应曾茂雄。
  25. 2007年6月11日,谢长廷强调,如果他当选总统,将尽可能推动两岸协商,找出两岸共生共荣的基础,但是不能为了协商而牺牲台湾人民的权益。他强调,“有没有九二共识”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心态。
  26. 2007年7月11日,谢长廷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呼吁,台海两岸应该多交流、多对话、多协商,两岸人民不应该有仇恨,民进党与共产党也没有什么仇恨,两岸两会(海峡交流基金会、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应该立即展开对话。
  27. 2007年9月1日,针对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韦德宁(Dennis Wilder)以“台湾或中华民国不是一个国家”一语反对“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民投票案;谢长廷在新竹县参加枋寮褒忠亭义民节联庄祭典时气愤的表示,台湾有军队、货币与司法,当然是一个国家。
  28. 2007年12月12日上午,谢长廷出席自己的新书《逆中求胜:谢长廷的生命美学》发表会,认为海峡两岸之间的相处缺乏强者的妥协与包容。
  29. 2008年1月15日,谢长廷拜访台湾独立建国联盟主席黄昭堂,强调自己对台湾定位的观点没有与台湾独立建国联盟不一致。
  30. 2012年10月1日上午,谢长廷召开记者会,宣布将于同月4日以“台湾维新基金会”董事长的身份访问中国大陆。
  31. 2012年10月12日,谢长廷表示,如果连民进党内同志都说他去中国福建省东山岛祭祖掉泪是“表演”,那么他情愿不干政治。
  32. 2012年10月12日,谢长廷表示,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开表明“中华民国宪法是死掉的历史文件”,那么台湾就有制定新宪法的合理性,但是现实状态并非如此;所以如果有人动不动就在谈统独,甚至把两岸交流视为“出卖台湾”,在他眼里就是“假议题”。
  33. 1997年,宋七力案,谢长廷为其妻游芳枝辩护。
  34. 2001年8月11日,谢长廷接受《自由时报》专访,记者问:“李前总统(李登辉)曾说‘台联出来,对亲民党有影响’,你指的‘微妙推移’是否也是相同看法?还是包括其他政党?谢长廷在回答时提到了这句话。
  35. 2001年8月11日,谢长廷接受《自由时报》专访,记者问:“主席(当时谢长廷是民进党主席)期待台湾走向两党政治,这两党以何为区隔?”谢长廷在回答时提到了这句话。
  36. 2007年5月1日,谢长廷接受中央社专访,记者问:“民进党初选战况激烈,选后如何整合?”谢长廷回答,有预留整合空间的人,就不会把话说绝,不会做人身攻击,否则很难整合。
  37. 2007年8月4日上午,谢长廷前往花莲县,走访林田山文化馆,接受媒体访问有关百万人民倒扁运动干部被起诉一事时表示,他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情,恶法亦法,台湾是法治社会,大家必须遵守法律。
  38. 2007年8月4日上午,谢长廷前往花莲县,走访林田山文化馆,接受媒体访问有关百万人民倒扁运动干部被起诉一事时表示,台湾社会的意见领袖应该协助建立法治社会。
  39. 2008年3月22日晚上,谢长廷发表“长(谢长廷)昌(苏贞昌)配”败选感言,呼吁民进党支持者冷静面对“长昌配”败选。
  40. 2008年4月12日,《中国时报》刊登谢长廷的投书〈我的反省与愿景〉;谢长廷在该文中强调,“认同台湾”不再是民进党及其支持者的专利,民进党及其支持者必须承认台湾人民的多样性。
  41. 2009年8月6日,《玉山周报》刊登谢长廷的专访;谢长廷在该文中说,日本明治维新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幕府们最后“还政于中央”,这样才能团结、有力量,民进党很像这样的背景。
  42. 2012年12月31日,谢长廷在官方噗浪说,台湾要有主体性思考,但不是关门自娱来保护主体。
  43. 2013年2月19日,谢长廷在新浪微博正式账户发表,但翌日下午账户遭封锁。
  44. 2013年2月19日,谢长廷在新浪微博正式账户发表,但翌日下午账户遭封锁。
  45. 2007年10月18日中午,谢长廷应台湾大学EMBA学生会之邀,演讲〈我的财经与两岸政策〉,宣称将来当选总统后可以开放中国资金来台湾、白领阶级来台湾、投资移民来台湾。
  46. 2007年11月29日晚间,谢长廷接受电视台专访时强调,李登辉时代的“戒急用忍”让很多想投资中国大陆的台商出走,陈水扁时代的“西进管制”也没有效用;所以,他当选之后会全面开放台商与中国大陆做生意,让从前“违规西进”的台商通通回来台湾,既往不咎。
  47. 2007年12月19日,谢长廷在日本强调,钓鱼台本来就是台湾的领土。
  48. 2008年1月8日,谢长廷强调,生存问题不应交由市场经济决定,否则弱者将无法生存,社会阶级也无法流动。
  49. 2008年1月22日,谢长廷强调,遗产税应该降到百分之十,税制改革要考量公平性与竞争力。
  50. 2008年2月21日,谢长廷到嘉义地区参加“共同承担为台湾”造势大会,抨击马英九的“两岸共同市场”政见。谢长廷呼吁台湾男性,不要因为认为“娶大陆新娘比较便宜”而期待开放两岸交流。
  51. 〈政策白皮书:社会福利政策主张〉
  52. 2012年11月29日,谢长廷在“开展未来─台湾维新校园讲座”淡江大学场中表示,他以前主张制定台湾新宪法以取代《中华民国宪法》,但随时间改变与《中华民国宪法》7次修宪,多数人民认为已达到平衡,既然短期内无法修宪,不如发挥宪法现状。
  53. 2002年12月11日,谢长廷在记者会上声援宋七力的信徒。
  54. 2006年8月,陈水扁公开批评当时的行政院长谢长廷没有尽责解决桃园地区缺水的问题:“如果水的问题不帮百姓解决,有时候有人会怀疑说:‘你(谢长廷)行政院长是怎么当的?’”谢长廷立即以这句话回批陈水扁。
  55. 2007年1月29日,谢长廷声称自己若因“特别费案”遭到起诉就退选。
  56. 《自由时报》2007年4月22日〈自由广场〉刊出东吴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罗致政的投书〈宪法一中,谢版四不一没有〉,质疑谢长廷的“宪法一中”可能落入“呼应中国政府预设的‘法理台独’”的陷阱,也可能坐实中国对台湾动武的正当性。谢长廷以这句话作为回应。
  57. 2007年5月2日晚上,在谢长廷竞选总部举办的造势晚会上,谢长廷评民进党“四大天王”。
  58. 2007年5月3日,谢长廷在民进党2008年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政见发表会上,宣传自己可以跟每个人合作。
  59. 2007年5月3日上午,吕秀莲和谢长廷一同出席高雄旅展活动,吕秀莲向谢长廷说:“第一名的人不会觉得委屈啦!”谢长廷以这句话回应吕秀莲。
  60. 2007年6月10日,谢长廷在台东跑基层,暗批马英九“特别费案”一审被判有罪仍参选到底。
  61. 2007年7月9日,在蒋渭水文化基金会“历史与政治的对话”座谈会上的发言,宣称自己要和马英九“和解共生”。
  62. 2007年8月6日,出席“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发表人权宣言30周年纪念”,上台致词,忘了自己到底是竞选哪一届的总统。
  63. 2007年9月21日,宣称自己愿意与马英九洽谈“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与“中华民国重返联合国”两个公民投票案的合作。
  64. 2007年10月13日,谢长廷在台北大同扶轮社演讲结束后受访,强调自己是在竞选台湾的总统,但也强调台湾现在的国号是中华民国。
  65. 2007年11月13日上午,谢长廷到台中科学园区参观均豪科技公司之后,接受访问,强调他所提出的两岸经贸政策是候选人的政见,并没有与陈水扁政府的政策矛盾。
  66. 2007年11月29日晚间,谢长廷接受电视台专访时强调,他与马英九的政见雷同,但是两人的个性绝对不同。
  67. 2007年12月2日上午,谢长廷证实,陈水扁确实有建议他“多开发深绿票源”,理由是“拿到中间选民选票几率不大”。但谢长廷强调,对他来说,每一票都很重要,他不会放弃争取每一票。
  68. 2007年12月6日,谢长廷接受TVBS专访时声称,如果他当选总统,民进党的政策当然以他为主。
  69. 2007年12月28日,谢长廷在南投县南投市南岗工业区参访、与当地厂商座谈,听闻马英九特别费案二审获判无罪时,表示这跟“社会很多人的期待”有落差,但是他当选总统之后会大赦马英九,理由是让台湾政治维持安定,好让台湾大步向前走。
  70. 2008年1月13日上午,谢长廷出门时说,2008年立法委员选举结束后,就是由他来负责总统大选;他又说,2008年总统大选,如果民进党落败,他将从此退出政坛。
  71. 2008年1月15日,谢长廷拜访前总统府资政辜宽敏时提到,即使他当选总统,他还是会面临很多困难;所以谢长廷宣称,他当选总统之后,将“消极”行使总统职权。
  72. 2008年3月9日,谢长廷在第二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会上引言申论时说,台湾总统是台湾利益的守护者,他一定做得到,也会做得好。
  73. 2008年3月12日,谢长廷在台湾维新馆“挑战谢长廷:姚人多v.s.谢长廷”记者会上公开宣示,如果他当选总统之后两年内做不好,他就辞职下台。
  74. 2008年3月15日,谢长廷在高雄市演讲,提醒市民,已经通车的高雄捷运是他的政绩。
  75. 2008年3月22日晚上,谢长廷发表“长昌配”败选感言,强调自己无论如何都会留在台湾。
  76. 2008年3月22日晚上,谢长廷发表“长昌配”败选感言,强调自己会为败选担负全部责任。
  77. 2008年3月28日,谢长廷召开记者会宣布留任民进党主席至2008年5月25日。
  78. 2009年7月26日,谢长廷接受三立新闻台专访时宣称,他“下一个战场就是要保护台湾”。
  79. 2009年7月26日,谢长廷接受三立新闻台专访时宣称,他虽然曾在2008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过后宣布退出政坛,“但我的承诺做不到,也不算说谎!”
  80. 2010年3月18日,谢长廷前往台北地方法院出庭,以此话回应记者追问其是否将代表民进党参选五都市长。
  81. 2012年10月18日,谢长廷接受NOWnews专访,对于他主张的两岸论述被绿营基本教义派批评到体无完肤,他做了如此回应。
  82. 2007年7月25日,谢长廷回应让女人流泪的男人,都是不好的。
  83. 2007年5月1日,谢长廷接受中央社专访,呼吁苏贞昌阵营不要把“苏贞昌请辞行政院长”当成选举造势的工具,以免影响民进党整体形象。
  84. 2007年7月9日,谢长廷在蒋渭水文化基金会“历史与政治的对话”座谈会上的发言,公开批评日本政府与国民党政府都是台湾“外来政权”。
  85. 2007年7月10日晚间,谢长廷参加“新文化工作队”交接仪式,消遣陈水扁。
  86. 2007年7月14日,谢长廷在民进党“重返龙山寺”活动上演讲,要求选民只能让民进党永久执政,不能让国民党再度上台执政。
  87. 2007年10月,谢长廷出席中华民国一贯道总会“师尊成道60周年纪念大会”,称赞一贯道提倡素食。
  88. 2007年11月12日,谢长廷在“启动长驻中台湾竞选计划”记者会上表示:如果台湾政府的两岸经贸政策仍然是“积极管理”,就会让台湾丧失竞争力,台湾丧失竞争力之后才是真正“一无所有”。
  89. 2007年11月13日,谢长廷声称,骂人会造口业;又说,一直骂人的人,自己的政党、家人、周遭的人都会跟着倒楣
  90. 2007年11月23日上午,谢长廷对蔡正元喊话:如果蔡正元有本事,就把三立电视、TVBS、东森电视台通通买下来。
  91. 2007年11月25日,谢长廷批评国民党“唱衰台湾”。
  92. 2007年11月25日,谢长廷宣称,他正在外岛服兵役的儿子谢维洲返家探亲时告诉他,军中有长官在朝会上骂他与民进党。谢维洲本人则表示,他没跟父亲讲过这些话,连长知道他是谢长廷之子。
  93. 2007年12月16日,谢长廷在京都大学演讲,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学习孔子以仁者的精神来对待台湾。
  94. 2007年12月18日,谢长廷与日华恳亲会的日本国会议员会面,批评国民党没资格评论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期间的是非,却不批评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期间对台湾的压迫。
  95. 2007年12月27日,谢长廷批评马英九没有共生平等的概念。
  96. 2007年12月30日,谢长廷在嘉义市为民进党立法委员参选人庄和子站台助讲,批评马英九的经济政见。
  97. 2007年12月31日,国民党召开临时中常会,决议发动“拒领公投票”。谢长廷随后公开批评,国民党此举是为了保护该党“不当党产”。
  98. 2008年1月7日晚间,谢长廷首次到台北县三重市给民进党立法委员候选人余天站台,批评马英九是“权贵子弟”。
  99. 2008年1月8日晚间,陈水扁接受电视台专访时宣称,如果泛蓝立法委员席次超过三分之二,谢长廷就算当选总统,也可能遭到罢免。谢长廷以这句话附和陈水扁的讲话,同时进一步丑化国民党。
  100. 2008年1月18日上午,谢长廷“和解倾听之行”拜访新党全国委员会(中央党部),笑说他与新党主席郁慕明都是在逆境中接任主席。
  101. 2008年1月27日,长昌台北市竞选总部成立大会,谢长廷批评,马英九任职台北市长期间,台北市人口少了好几万人,因为他们都搬到其他卫星城市去了;不料,谢长廷却也批到了曾经公开宣称“国民党在台北市‘八仙过海’,我就跳海”的王世坚
  102. 2008年2月3日,长昌花莲县竞选总部成立大会,谢长廷发誓,如果他有收受台湾区制药公会给的新台币50万元,他就退出2008年总统大选;谢长廷又说,请马英九也发誓,如果马英九也有拿钱,马英九就退出2008年总统大选。
  103. 2008年2月5日,邱毅指控谢长廷担任高雄市长期间买卖中国钢铁公司(中钢)股票,疑似隐匿、没有申报;当天下午,谢长廷回应,若马英九质疑他,就应该亲自问他,他会马上回应。
  104. 2008年2月12日,“北一女校友长昌联谊会”成立大会,苏贞昌的致词时间过长,故谢长廷调侃苏贞昌。
  105. 2008年2月21日,谢长廷到嘉义县参加长昌“共同承担为台湾”造势大会,上台演讲抨击马英九的“两岸共同市场”政见。2008年2月26日下午,谢长廷在长昌竞选总部“台湾维新馆”签署台湾促进和平文教基金会等民间团体提出的“族群和谐承诺书”时,与会的南洋台湾姊妹会理事武玉贞当面质疑谢长廷此番言论不妥;谢长廷解释,他的谈话被政论节目扭曲,当时他讲的“猪哥”二字指的是“买春”,“我是在讲共同市场,很多走私的将来就不必走私了。很多卖春的大陆妹偷渡来,是事实嘛,这有嘛。我说这个就不必偷渡了,这样对台湾是有害的。这没有族群的歧视。我那天在讲的时候,有人说:‘比较便宜啊。’我就说:‘这就是猪哥。’我是在谴责,讲这种话、买春的是猪哥,不是说娶大陆妹是猪哥。”
  106. 2008年2月25日,与马英九共同出席辩论会,应公民提问者要求,说出马英九的三个优点。
  107. 2008年3月17日,谢长廷在记者会上表示,马英九的美国永久居留权是有效的,他愿意对此发言负责;谢长廷又说,如果马英九可以证明自己的美国永久居留权失效,他愿意退选。
  108. 2008年3月17日晚上,长昌基隆市竞选总部造势晚会,谢长廷公开批评马英九的两个姐姐在中国大陆“黑白两道都能通”。
  109. 2005年8月16日上午,谢长廷以行政院长的身份参加行政院消费者保护委员会“聪明消费我最棒,我是小小消保官”征文活动颁奖典礼时表示,青葱不是每天一定要吃的食材,如果消费者可以团结三天不吃葱,一台斤的青葱的价格立即可以从新台币四百元降到新台币十元。
  110. 2007年9月10日,谢长廷在嘉义呼吁媒体不要只是“报忧不报喜”,并评论“红衫军重返凯达格兰大道”是“民主的现象”。
  111. 2007年10月13日,谢长廷在台北大同扶轮社演讲,强调“台湾的未来”比“台湾的经济”更重要。
  112. 2008年1月1日,谢长廷在高雄参观2008年台湾客家博览会,客串客家语主播,宣传客家博览会。
  113. 2008年2月26日晚间,长昌竞选总部“台湾维新馆”举办“挑战谢长廷公民提问”,国立台湾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李明璁问谢长廷:“假设你当选总统,你每天上网跟人民报告五分钟,你的工作报告。谢长廷答了这句话。
  114. 2008年3月28日,谢长廷召开记者会宣布留任民进党主席至2008年5月25日民进党主席改选。2008年3月29日,《自由时报》报导〈扁谢会共识 张揆代党魁 因谢留任破局〉指称,2008年3月27日“扁谢会”,谢长廷曾经明确向陈水扁表示,会辞去民进党主席一职,并建议由张俊雄代理民进党主席到2008年5月25日。2008年3月29日,谢长廷说,报纸讲的不一定是事实。
  115. 2009年6月下旬,谢长廷在官方噗浪(www.plurk.com/frankcthsieh)上说,他想务农,想种植可以不用太费心照顾、而且可以随手摘来吃的蔬菜,号召网友给他建议。有网友建议他种地瓜叶,他回问这个问题。
  116. 行政院长谢长廷跟无党立委邱毅(新闻)为了一句“皇帝娘”隔空叫阵,邱毅发誓,“若说谎 ,全家死光光”。谢揆引用网络笑话揶揄说,“全家死光光,全家就是你家啊。一百年后, 大家都死光光”。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