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云钦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傅云钦(1954-),律师,建国广场负责人,政治评论人,台湾独立的理论研究者及运动者。

语录[编辑]

2007年[编辑]

  • “人体的好细胞得到较多的养份,快速增生,当然是好事。坏细胞得到较多的养份,快速增生,就成为癌症;必需赶快切除,以保生命。丧失台独理想,越来越向统派妥协、向中国倾斜的(民进党)新潮流(系),却有较多统派媒体、财团的奥援,就像坏细胞得到较多的养份;不赶快切除,势将危害台独、危害台湾。”[1]
  • “所谓‘联合国二七五八号决议文没有认定台湾是中国一部分’,只是空想。联合国早已认定台湾是中国一部分。台湾要入联,必先脱离(法理上)中国而独立建国。”[2]
  • “不是‘全世界的国家,只有台湾不能加入联合国’,而是‘全世界的国家都加入联合国;台湾不是国家,故不能加入’。联合国没必要独独对台湾做政治性的种族隔离。我们不可听信传统独派大骂‘联合国欺负台湾’的说词。”[3]
  • “国际社会是大欺小、强凌弱。小国像乖宝宝:越乖顺、越示弱,遇到的红线就越多、而且越靠近。小国像小辣椒:越辛辣、越示威,遇到的红线就越少、而且越远离。”[4]
  • “到处吃瘪的人笑别人笨,是阿Q,是秀斗。走不出国际的台湾,却笑中国和美国是大笨国,的确‘不正常’。”[5]
  • “台湾人民虽也不少人想拥有以自己的国家,却不愿为独立建国付出代价,怕东怕西,畏首畏尾。结果,台湾人民及政府把中华民国体制当作台湾国,自慰自爽。”[6]

2008年[编辑]

  • “《大话新闻》、《头家来开讲》的名嘴们谈到‘民进党的败选谁该负责’时,怪张三、怪李四,就是没有怪自己。这些名嘴前一阵子充当民进党打手,铺天盖地打压台联、李登辉;引起绿营的很多人寒心,看出民进党冷酷无情的一面,而拒绝出去投票。这不是民进党败选的原因之一吗?他们这些打手不必负责吗?”[7]
  • “‘国家’一词是指经合法成立的法律上(de jure)国家。未经合法成立,但有人民、领土、政府且处于不受外力控制的自主状态的政治实体,不是‘国家’;这种政治实体因有和一般国家一样有人民、领土、政府且处于不受外力控制的自主状态的事实,故可权宜性地称做‘事实上(de facto)国家’。‘事实上(de facto)国家’不能计入国家的族群之中,故‘事实上(de facto)国家’事实上(in fact)不是国家。同理可知,‘事实上独立’在事实上不是独立,‘事实上主权’在事实上也不是主权。”[8]
  • “‘法理台独’是指台湾在事实上独立的基础上,进一步在法理上脱离中国,以取得主权、变成新国家的作为。也就是说,法理台独会改变台湾法律地位,由不是国家的状态变成国家。”[9]
  • “‘法理独立’就是行使人民自决原则下的‘人民自决权’(一种国际法上的形成权),而行使人民自决权的方法就是宣布独立。换言之,宣布独立是掌权者代表人民行使自决权,以取得主权而变成国家的一种国际法上的法律行为,具有关键性。”[9]
  • “人民自决权优先于中国的主权。即使中国合法占领台湾,即使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人民也可行使人民自决权,从中国脱离独立;也就是说,台湾独立的法理基础,不必建立在‘中国非法占领台湾’或‘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些问题上。再说,徒法不足以自行。知道台湾独立的法理,并拥有人民自决权,如果台湾的人民或掌权者不引用法理、不行使权利,也不能改变法律地位现状达到独立。”[9]
  • “在探讨台湾主权的归属时,我们不能忽视台湾人民同意中国占领并拥有台湾的事实。我们甚至要重视这个事实,并认为这是论及台湾主权归属的关键所在。不此之为,仅在一些历史文件上咬文嚼字是没有意义的。”[10]
  • “台湾在国际奥委会,不管有无代表大中国,一向自认只是中国的一个地区,从未主张自己是独立于中国之外的国家。因此,台湾没有被国际奥委会或主办奥运国家‘取消国格’的‘矮化’问题。‘中国台北’属于中国,‘中华台北’还是属于中国。”[11]
  • “台湾要长高、要爬出陷阱,就要学习图博人民、东土耳其斯坦人民及法轮功人士的精神,向中国说‘不’,勇敢宣布独立,建立台湾国。台湾人民如果不敢独立建国,只想继续偏安,跟北京计较名称、入场排序,或诬赖北京矮化我们,有什么意义?”[11]
  • “台湾独立建国大业,不是请客吃饭,要有铁血人物如俾斯麦的雄才大略才行。”[12]
  • “选举执政本来应该只是台独建国的手段,陈水扁等民进党人却把它当成目的。每遇选举,为了争取中间选民,都把台独建国摆一边。”[12]
  • “选举挂帅,政客不是恋栈、就是贪财。期望选举挂帅的民进党领导台独建国,简直是缘木求鱼。”[12]
  • “陈水扁等民进党人会如此腐化,这和独派团体失去主体性,自愿充当民进党的附庸,一同卷入选举有关。许多独派大老在2000年陈水扁执政后,大多随同陈水扁钻进中华民国体制内分一杯羹;看到陈水扁淡化台独、或只做台独的表面功夫,也是宠溺再三,没有尽到监督批判的责任。现在听到陈水扁把巨款藏在海外的消息,大老们捶胸跺足、伤心欲绝,有人破口大骂、叫陈水扁从地球上消失,有人甚至在媒体面前敲碎陈水扁的玩偶[13];以前错误的支持与宠溺,如今成过眼云烟?”[12]
  • “台湾的社运团体一向没有主体性,不是亲蓝、就是亲绿,都喜欢跟政党或政客团团转。转来转去,社运团体的干部变成明星,然后变成政党吸收的政客,弃社运而去。社运结果,只是社运干部出头天,社运本身仍在原地打转。君不见,社运的基层支持者三十年前上街头,三十年后还是要上街头。”[14]
  • “亲绿社团长期当民进党的跟班、小弟,游行成果虽由民进党收割,但主办者想让游行人山人海、充满支持民进党的愚忠之人,可说求‘人’得‘人’。”[14]
  • “民进党这么烂,居然还有这么多愚忠的支持者。这些愚忠的支持者是台湾想要的公民吗?应该不是。台湾的公民应该是台独的真实信徒,唾弃国、民两党,呛马也呛扁,呛国也呛民才对。只呛马、国,不呛扁、民的运动,只是‘台湾愚民运动’,不能说是‘台湾公民运动’。”[14]
  • “在探讨台湾的领土主权的归属时,我们不能忽视六十多年来台湾人民同意中国占领并拥有台湾的事实。我们甚至要重视这个事实,并认为这是论及台湾领土主权归属的关键所在。不此之为,仅在一些历史文件上咬文嚼字是没有意义的。”[15]

2009年[编辑]

  • “挺扁的人有两种:得到扁的好处的,和没有得到的。得到扁的好处的挺扁派,像投机的生意人;他们有小聪明,例如把陈水扁分剩的脏钱美化成‘建国基金’,简直把阅听人当笨蛋。没有得到扁的好处的挺扁派,是彻头彻尾的笨蛋,居然笨到相信陈水扁分剩的脏钱是‘建国基金’。得到扁的好处的挺扁派号称要台独,没有得到扁的好处的挺扁派也号称要台独;投机者和笨蛋在一起搞台独,台独如果没被搞死,算是天佑台湾。”(〈挺扁的人有两种〉,2009年7月2日)

2010年[编辑]

  • “尽管很多独派不承认于第二次大战结束后台湾归中国,惟依照‘人民作主’、‘人民的意思最大’的国际法原则,台湾人民于第二次大战结束后表达愿意归属中国的意思,台湾因此归属中国。……第二次大战结束后,如果台湾人民能像韩国人民一样独立建国,或像1895年的台湾人反抗日本的接收一样,反抗中国的接收(指建省,不是指受降),那台湾人民当然没有归属中国的意思。但台湾人民在张七郎这种士绅的带领下,欢迎中国接收,并参与台湾的省政及中国的宪政;说台湾人民没有归属中国的意思,显属狡辩。”[16]
  • “站在维护人权、谴责国民党暴政的立场,二二八事件的受难者都很凄惨,令人一掬同情之泪。但站在台湾独立建国的立场,像张七郎父子这种认贼作父、作台湾归并中国的帮凶的受难者,并不可敬,甚至要加以谴责;其受难,说难听一点,是咎由自取。张七郎的幸存的儿子张依仁说,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国民党,只有国民党倒才会感到安慰;这也是反国民党意识而已,不是台独意识。张七郎的孙子张安满曾带著他的孙女向马英九献花,现在辩解说,他过去欢迎马英九来访,不代表他认同国民党,只是马跟他联系,他无法拒绝,就像国民党中央要展览张家史料,他也没有拒绝之理;这连反国民党意识都谈不上,遑论台独意识。台湾人民的奴性,不但从张七郎可见,从其后代也可见。”[16]
  • “有些独派不分青红皂白,把遭国民党政府迫害的人──包括如张七郎之流的人──都当作英雄、当作‘台湾神’来拜,可说糊里糊涂;这些人和张七郎的儿子张依仁一样,只有反国民党、蓝绿对抗的心态,根本不知道台湾独立建国是什么!”[16]
  • “从台湾人的主观上看,台湾人对抽象的民族地位,纵有向往,但也不愿流血流汗去争取。台湾人较注重现实利益。外来政权统治之下,经济发展迅速,台湾人温饱之馀甚至能奢侈淫欲。除少数政治异议份子遭外来政权迫害之外,台湾人根本不觉得在民族地位上有何悲哀。”[17]
  • “民族意识或国家认同的问题,追根究柢,就是信仰的问题,注重主观的确信,不问客观的真假。”[17]
  • “今天台湾一直无法走到国际的正式场合,是因用了不正确国名‘中华民国’的关系吗?当然不是。台湾无法走到国际的正式场合,是因为没有国家的名分。因此,台独问题的重点不是改名,而是取得国家的名分;换言之,问题主要不是出在‘名称’,而是出在‘名分’。传统独派把‘名称’和‘名分’混为一谈。”[18]
  • “台湾还在国际社会的地上爬,站不起来。传统独派不知问题所在,却一味怪罪于‘中华民国’这个名称;他们做台湾独立建国运动数十年,做到最后,堂堂正正的、惊天动地台湾独立建国运动居然变成小里小气的、自欺欺人的改名运动,真是可笑!”[18]

2011年[编辑]

  • “国家发生内乱,才要停止人民的基本权利,如选举权;民进党取消党员的投票的基本权利,可见他们内斗的激烈如同国家进入内乱状态。这样纷乱的党,如何团结对外,如何带领台湾?”[19]
  • “民进党一直口口声声说:‘我们不预设立场,一切以民意为依归。’先前把公投当万灵丹或避风港,现在连候选人的提名都‘不预设立场,一切以民意为依归’。民进党样样事情都丢给民众去决定,表面上,这似乎符合民主的普世价值,没有什么不对;但其实这不是真民主,这是对民意政治的滥用、对政党政治的曲解和对责任政治的践踏。民进党简直只是一个假民主、不负责任的民意调查公司而已,哪里称得上是政党?”[19]
  • “在陈水扁时代,担任陆委会主委的蔡英文和陈水扁狼狈为奸,在两岸政策上‘积极开放’但‘无效管理’,使得台湾的产业及资金大量移转到中国大陆,造成台湾产业、资金的空洞化,经济依附中国日深,以至于不可自拔。从台独的观点,这是罪孽,蔡英文是罪人。独派理应唾弃蔡英文这种人才对,怎么反而去支持她呢?”[20]
  • “真正的独派、真实的台独信徒考量的重点应该是台独的前途,不是选举的胜败。明星般的‘万人迷’即使胜选,也没有什么三小路用,只会继续捍卫‘中华民国’体制,对台独没有什么帮助。”[20]
  • “独派诸君,站稳你们的立场吧!不要再当政客的跟屁虫了!你们那么爱管选举,想要支持民进党哪一位天王,可以;但眼睛要放亮,不要再看走眼了。最重要的是,要有条件支持,就是:要请你们所支持的民进党天王具结承诺,说竞选期间要宣扬台独,当选后会积极从事台独,甚至订出宣布独立(或如传统独派所言的正名、制宪或公投)的时间表,才加以支持。”[20]
  • 黄昭堂等人不等蔡英文端出具体的台独牛肉,就一头热,无条件交心表态,简直在作贱自己,让独派蒙羞。台湾的独派失去主体性,急著当政客跟屁虫,参与民进党内部斗争的这副德性,会让古今台外的革命斗士笑掉大牙。”[20]
  • “巧言令色的人常‘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政客更厉害。政客不必说两套话,他们善于运用两面讨好的恒真式,只说一套话;但这一套话使人听了以后以为是人话,鬼听了以后以为是鬼话,都很满意。”[21]
  • “日本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就放弃台湾,并未与中国争夺台湾的领土主权。台湾属于谁的,与日本不相干,日本不必作所谓的‘承认’。又日本不反对中国对于台湾的立场,就表示日本对于中国的立场不争执。不争执就是没有国际争端,不是国际问题(只是中国的内政问题)。何况日本不只是不反对或不争执而已,还进一步‘充分理解和尊重’。这当然表示日本同意中国的立场──台湾属于中国。”[22]
  • “有台独党纲的民进党执政8年,不愿或不敢宣布独立。现在管碧玲蔡煌琅等人责怪没有台独党纲的国民党马英九政府,伪君子责怪真小人,不是很不要脸吗?他们怎么不先责怪陈水扁或自己呢? ”[22]

2012年[编辑]

  • “在外来政权进出统治的台湾,奴性难改的台湾人民不太重视政治人物的信用与道德。前立法委员朱高正曾道出一句名言‘政治是最大的骗术’,身为政客的他说出了真相,但不是用来谴责政客,而是要求选民体谅。选民因只问立场,不问是非。因此,政客选前指天立誓,选后可以不当一回事。政客讲话像放屁,大家忍一下就好,没有什么关系。”[23]
  • “台湾的政客为了骗选票,可说千方百计。滥开讨好选民的政策支票,已经够糟糕。很多人还会‘洒狗血’,说如果选举结果不能如何如何,他们就会把身家性命如何如何。谢长廷之流说如果落选就退出政坛,已算是客气。‘敢死’之徒会说如果落选就‘切腹’、‘跳海’之类,耸人听闻。但选前‘风萧萧兮易水寒’,落选之后,政客仍然活得好好,复返政坛;遇有质疑,他们就设词狡辩,大言不惭。这些现象,选民见怪不怪,习以为常。”[23]
  • “蔡英文‘只敢讲民主,不敢提台独,连台湾和中国是什么关系都说不清楚’,只想进入外来政权体制吃香喝辣。这种情形如果发在俄罗斯的车臣,像她这种人很可能会被车臣的独派人士视为‘车奸’而赏以炸弹。”[24]
  • “同样受外来政权统治,台湾人民的民族性格不如车臣人剽悍。很多台独运动者又自甘堕落,见官低一级,变成绿营投机政客选举的工具。独派团体欠缺自主性,常卷入绿营政客选举的漩涡中。这是台独运动长久以来的问题。因此,台独运动走到今天蔡英文之流的绿营政客‘只敢讲民主,不敢提台独,连台湾和中国是什么关系都说不清楚’的地步,江河日下,真是令人浩叹。”[24]
  • “看不到台湾独立,是在史明有生之年而已吗?不止!不止!我敢断言:如果独派选举时继续支持如蔡英文之流‘只敢讲民主,不敢提台独,连台湾和中国是什么关系都说不清楚’的绿营政客,连我的有生之年、我儿子的有生之年、乃至于我的第一千代子孙的有生之年都看不到台湾独立。”[24]
  • “被压迫的人民一味‘唱哭调’,控诉统治者的残暴,并不适当。控诉统治者的残暴,可让世人唾弃暴政,勿重蹈覆辙,固然不是没有意义;但揭发了统治者的残暴,也同时揭发了受压迫者的软弱。贬低统治者,只是‘负面宣传’,受压迫者不会因此而变得伟大。受压迫者无辜受难,固然值得同情,但不会因此变成英雄。”[25]
  • “民进党年轻的一代就没有恩怨情仇,就不会同志互斗吗?我看不见得,甚至可能年轻的一代斗得更凶。盖老一代荜路蓝缕,劈荆斩棘,还有一点革命情感在;年轻的一代只见政治大饼,利欲熏心,革命情感淡薄也。”[26]
  • “台教会从林逢庆当会长之后,主体性就慢慢消失,变成民进党的跟屁虫,一天到晚跟著民进党政客团团转。很多人挂著‘教授’的头衔,当民进党打手,只问立场,不问是非,比纯政客还要投机,没有一点学术良心。林忠正之流的台教会成员跑去当官以后,就忘了台教会(如退回募款餐券),甚至变成贪官而坐牢。在‘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下,林山田教授当会长时代那种主导议题、逼民进党跟进的战斗力早就不见了。这个会现在只是攀权附势的‘抬轿会’而已,根本没资格称为‘台教会’。”[27]
  • “台湾民众只想赚钱、不要名分,安于一国两区的一中宪法,不愿更动啦!平常不宣扬台独理念,选举输掉就‘起屁面’耍赖、要公投如何如何,简直把选民当笨蛋;这种急就章式的公投,办三千次也通不过。”[27]
  • “陈水扁及扁虫们过去4年来指责马英九‘司法迫害’、‘亲中卖台’,似与马英九不共戴天;但这次马英九胜选之后,陈水扁及扁虫们转而请求马英九特赦,可说跪地求饶,不要脸极了。被姚嘉文等独派人士认为较有独味的苏焕智、吴荣义、蔡同荣3人,平常也是骂马英九亲中卖台,从无好话,竟也请求马英九特赦陈水扁,可说同样不要脸。民进党如果由这些不要脸的人当党主席,那党名可以改为‘不要脸党’了。”[28]
  • “民意是短视的。一个有远见、有魄力的改革者必须超越短期的民意,长期的目标才能终底于成。”[29]
  • “认定台湾还不是主权国家,而主张采行德国模式,是向分离独立迈进,是进步的思想;但认定台湾已经是主权国家,还主张采行德国模式,就是向统一迈进,是退步的思想。”[30]
  • “强调中共曾经赞成台独的历史,没多大意义,因中共已改变立场。提起中共曾经赞成台独的历史,也改变不了中共现在反对台独的立场。这就像强调‘台湾自古不属于中国’一样,没多大意义;因台湾已于郑成功政权灭亡后归属中国,二战之后再度归属中国。提起台湾自古不属于中国的历史,也改变不了现在台湾法理上属于中国的事实。”[31]
  • “台湾的蓝绿两阵营,不往宣布台湾独立以取得台湾主权的方向努力;只会各自透过自己的机关、自己的政党、自己的媒体,互相恶斗,争权夺利。长此以往,台湾将来如果没有被海峡对岸并吞,真是天佑台湾。”[32]

2013年[编辑]

  • “民进党有台独的立场,众所周知。台独如被污名化,谢长廷想怎么洗刷民进党的台独色彩也洗刷不掉。民进党要重返执政,唯有将台独去污名化、崇高化一途。民进党要做的是擦亮台独,照亮选民,让对岸及美国的阴影渗透不进来;而不是像谢长廷那样跟著对岸及美国的魔棒起舞,吐臭台独,自失立场。”[33]
  • “‘坚持宪政主义’也要适可而止,不能漫无边际变成帝国主义。‘坚持宪政主义’就是坚持国家主权。大英帝国‘坚持宪政主义’,就是坚持大英帝国的国家主权。美国独立前的十三州殖民地时代,十三州殖民地的人民如果‘坚持宪政主义’,回归大英帝国宪法、尊重大英帝国宪法,还会有美国的独立革命吗?会有美国的诞生吗?中国‘坚持宪政主义’,就是坚持中国的国家主权。台湾人民如果‘坚持宪政主义’,回归一中宪法、尊重一中宪法,台湾的法理独立还有戏唱吗?”[33]
  • “两国谈判,当然都是一方的执政党与对方的执政党谈;一方的在野党只能提意见给执政党,哪有直接跑去跟对方的执政党谈的呢?现在由民主党欧巴马执政的美国与俄罗斯谈判时,美国的共和党会跑到俄罗斯去跟俄罗斯政府说‘希望俄罗斯不要只听民主党的话’吗?当然不会。美国制度健全,政党再怎么恶斗也不会斗到别的国家去。只有台湾这种‘不成国’,才有民进党的陈水扁执政时、国民党头人连战跑去对岸勾搭,国民党的马英九执政时、民进党的头人谢长廷又跑去对岸争宠的怪现象。”[34]
  • “游乐场都是人潮,餐厅不先订位吃不到,餐饮业者戴胜益荷包饱饱。渡假风气鼎盛,菲律宾旅游解禁,游客争先报名!台湾社会一片安和乐利、丰衣足食,这是哪门子的‘危机’?!所谓‘危机’,是低俗的传播媒体一窝蜂炒作、投机政客配合渲染所制造出来的假象。‘危机’应解为‘危险的电视机’。把电视机关掉,‘危机’就解除了。”[35]
  • “蔡英文找一些民进党人及台联党人簇拥上镜头,低声下气地呼吁马政府召开国是会议,可见他们这群人没种、无实力、又不顾在野党内部的团结。一群没种、无实力、又不顾内部团结的在野党人,黔驴技穷,只会抢摄影镜头、搏新闻版面,可说荒谬绝伦。所谓‘自己的国家自己救’原来是‘我和马英九的国家,我和马英九一起来救,我的党还有党主席可以在家睡觉’,幼稚可笑透了。”[35]
  • “关说造成‘有关系就没关系,没关系就有关系’,公道沦丧。”[36]
  • 柯建铭等民进党的投机政客以为民进党主张台湾已经独立,坚持台湾的主体性,北京可以容忍,只要不‘回头搞台独’就好了。这简直是痴人说梦,自己是白痴却想把北京当白痴。”[37]

2014年[编辑]

  • “两岸定位不是‘法律上台湾属于中国’、就是‘法律上台湾不属于中国’,没有可以模糊的空间。”[38]
  • “为了拉下国民党,民进党可以不顾原则、丢掉理念,这是什么下三烂的政党!为了拉下国民党,柯文哲的所谓‘在野大联盟’可以跟民进党的一些烂货结盟,也可以跟蓝营的一些烂货鬼混。为了拉下国民党,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不分统独,真是狗屁不通。这样没思想、没原则的‘在野大联盟’比国民党还可恶!反国民党的人都是这种投机的混蛋,难怪国民党不会‘从地球上消失’(许信良语)!我以四十年反国民党的经验,看不起这批投机的混蛋。我跟这批投机的混蛋势不两立!”[39]

2015年[编辑]

  • “不是革命,而想以身试法,引起社会关注,就应付出代价,坦然接受审判、处罚。”[40]
  • “统派执政,维护大中国思想,理所当然。在野的独派不敢革命,却要求执政党放弃他们的神主牌、而拜台独的神主牌,这不是强人所难、缘木求鱼吗?”[40]
  • “绿营最不要脸的地方是:不满意宪法的一中架构,却只会叫叫而已,甚至不要求蔡英文当选后推动制宪、废除一中架构。”[40]
  • “诚实面对台湾只是事实上独立、法理上属中(国)的现状,主张台湾要迈向法理独立的人,才算独派。”[41]

相关词条[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

  1. 傅云钦 (2007-05-16) - 民进党新潮流的癌细胞本质 (zh-tw) 南方快报 - 于2016-01-02造访。
  2. 傅云钦 (2007-07-26) - 联合国二七五八号决议文决定了什么? (zh-tw) 南方快报 - 于2015-11-20造访。
  3. 傅云钦 (2007-07-27) - 要怪自己,别怪联合国 (zh-tw) 南方快报 - 于2015-11-20造访。
  4. 傅云钦 (2007-08-19) - 宁做小辣椒,不当乖宝宝 (zh-tw) 南方快报 - 于2015-11-20造访。
  5. 傅云钦 (2007-08-27) - 中国和美国是大笨国吗? (zh-tw) 南方快报 - 于2015-11-20造访。
  6. 傅云钦 (2007-09-09) - 美国无情伤害台湾吗? (zh-tw) 南方快报 - 于2015-11-20造访。
  7. 影剧中心. 绿风暴/大话名嘴检讨阿扁 被批“一群不要脸的男人”. 东森新闻报. 2008-01-14. 
  8. 傅云钦 (2008-05-29) - 事实上的国家 事实上不是国家 (zh-tw) 《新台湾新闻周刊》第636期 - 于2016-01-23造访。
  9. 9.0 9.1 9.2 傅云钦 (2008-06-05) - “法理台独”是什么碗糕? (zh-tw) 《新台湾新闻周刊》第637期 - 于2016-01-23造访。
  10. 傅云钦 (2008-06-09) - 开罗宣言法律上不重要 (zh-tw) 南方快报 - 于2015-11-20造访。
  11. 11.0 11.1 傅云钦 (2008-08-07) - 自己不长高,不是被矮化 (zh-tw) 《新台湾新闻周刊》第646期 - 于2016-01-23造访。
  12. 12.0 12.1 12.2 12.3 傅云钦 (2008-08-21) - 选举挂帅 政客贪财 (zh-tw) 《新台湾新闻周刊》第648期 - 于2015-11-20造访。
  13. 张丽娜. 独派:台湾之子变台湾之耻. 台湾苹果日报. 2008-08-16 [2015-11-20] (中文(台湾)‎). 前总统陈水扁坦承将选举结馀款汇往海外,让一向挺扁的独派人士相当失望。908台湾国(运动)召集人王献极昨痛批扁是“台湾之耻”、不配当总统,他怒砸之前亲手设计的“正名扁偶”,还把他书中与扁的合照撕烂,表达对扁彻底失望。 
  14. 14.0 14.1 14.2 傅云钦 (2008-09-09) - 社运依附烂党,没有好下场 (zh-tw) 自立晚报电子报 - 于2016-03-25造访。
  15. 傅云钦 (2008-09-25) - 台湾属于中国的理由 (zh-tw) 《新台湾新闻周刊》第653期 - 于2015-11-20造访。
  16. 16.0 16.1 16.2 傅云钦 (2010-04-05) - 张七郎可怜,但不可敬,甚至应予谴责 (zh-tw) 南方快报 - 于2015-11-20造访。
  17. 17.0 17.1 傅云钦 (2012-02-20) - 台湾人悲哀吗?应该悲哀吗?(2010年7月21日旧稿)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18. 18.0 18.1 傅云钦 (2010-07-31) - “台湾正名”是什么意思? (zh-tw) 今日新闻网 - 于2015-11-20造访。
  19. 19.0 19.1 傅云钦 (2011-01-26) - 从“全民调”看民进党的堕落 (zh-tw) 今日新闻网 - 于2015-11-20造访。
  20. 20.0 20.1 20.2 20.3 傅云钦 (2011-03-10) - 独派一些人又在当政客的跟屁虫 (zh-tw) 今日新闻网 - 于2015-11-20造访。
  21. 傅云钦 (2011-04-27) - 解析“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骗术 (zh-tw) 今日新闻网 - 于2015-11-20造访。
  22. 22.0 22.1 傅云钦 (2011-05-26) - 蔡煌琅也在鬼叫什么? (zh-tw) 今日新闻网 - 于2016-01-23造访。
  23. 23.0 23.1 傅云钦 (2012-02-15) - 辜宽敏出家?王世坚跳下?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24. 24.0 24.1 24.2 傅云钦 (2012-02-21) - 史明的矛盾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25. 傅云钦 (2012-02-26) - 别忽视二二八的战斗面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26. 傅云钦 (2012-04-02) - 民进党主席在你家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27. 27.0 27.1 傅云钦 (2012-04-12) - “抬轿会”丢人现眼!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28. 傅云钦 (2012-04-16) - 从党主席之争,看民进党之烂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29. 傅云钦 (2012-04-20) - 重办选举,辜宽敏的惊人之语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30. 傅云钦 (2012-05-28) - 马英九如果主张德国模式,算是进步啊!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31. 傅云钦 (2012-06-06) - 民共交流的障碍是谁设置的?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32. 傅云钦 (2012-07-02) - 林益世要向陈水扁学习,蓝营要向扁虫学习!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33. 33.0 33.1 傅云钦 (2013-01-12) - 谢长廷的奴才心态要不得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34. 傅云钦 (2013-06-28) - 谢长廷竟把“倾斜交心”讲成“平衡交流”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35. 35.0 35.1 傅云钦 (2013-08-11) - 呼吁召开“国是会议”,蔡英文的黔驴之技!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36. 傅云钦 (2013-10-07) - 柯建铭请柯文哲“乔病房”,这是做好事吗?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6-01-18造访。
  37. 傅云钦 (2013-12-28) - 民进党冻结台独党纲,就能让北京满意吗?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38. 傅云钦 (2014-02-24) - “两岸对等”等词的涵义,请谢长廷讲清楚 (zh-tw) 今日新闻网 - 于2016-01-23造访。
  39. 傅云钦 (2014-02-11) - 如果民进党支持柯文哲,吕秀莲应脱党参选! (zh-tw) ETtoday新闻云 - 于2015-11-20造访。
  40. 40.0 40.1 40.2 傅云钦 (2015-08-04) - 斤斤计较课纲不独,为何不在乎蔡英文不独? (zh-tw) 关键评论网 - 于2015-11-20造访。
  41. 傅云钦 (2015-08-17) - “华独”有三派,有好有坏 (zh-tw) 民报 - 于2015-11-20造访。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