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杨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柏杨(1920年3月7日-2008年4月29日),原名郭定生,后其名先后易为郭立邦郭衣洞,台湾作家、中华民国总统府资政。

语录 [1][2][编辑]

  • “患难有如过滤器,患难之交才是真正朋友。”[3]

谈政治人权[编辑]

  • 不反对暴政,暴政一定再来。
  • 大陆可恋,台湾可爱,有自由的地方,就是家园。

谈情感家庭[编辑]

  • 社会是一个战场,家庭则是一个堡垒。
  • 嫉妒的心理基础是恨,爱慕的心理基础是爱。
  • 当贫穷从前门进来的时候,爱情就会从后门溜走了。

谈文化人性[编辑]

  • 由于长期的专制封建社会制度斫丧,中国人在这个酱缸里酱得太久,我们的思想和判断,以及视野,都受到酱缸的污染。
  • 我们的丑陋,是在于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丑陋。
  • 我们不是怪我们的父母,我们不是怪我们的祖先,假定我们要怪的话,我们要怪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什么样的文化?这么一个庞大的国度,拥有全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一个庞大民族,却陷入贫穷、愚昧、斗争、血腥等等的流沙之中,难以自拔。
  • 中国人在单独一个位置上,譬如在研究室里,在考场上,在不需要有人际关系的情况下,他可以有了不起的发展。但是三个中国人加在一起──三条龙加在一起,成了一条猪、一条虫,甚至连虫都不如。
  • 中国人的不能团结,中国人的窝里斗,是中国人的劣根性。这不是中国人的品质不够好,而是中国文化中,有泸过性病毒,使我们到时候非显现出来不可,使我们的行为不能自我控制!
  • 为了掩饰一个错,中国人就不得不用很大的力气,再制造更多的错,来证明第一个错并不是错。
  • 因为中国人不断的掩饰自己的错误,不断的讲大话、空话、假话、毒话,中国人的心灵遂完全封闭,不能开阔。
  • 没有包容的性格,如此这般狭窄的心胸,造成中国人两个极端,不够平衡。一方面是绝对的自卑,一方面是绝对的自傲。自卑的时候,成了奴才;自傲的时候,成了主人!独独的,没有自尊。
  • 中国人是天下最容易膨胀的民族,为什么容易膨胀?因为中国人“器小易盈”,见识太少,心胸太窄,稍微有一点气候,就认为天地虽大,已装他不下。假如只有几个人如此,还没有关系,假使全民族,或是大多数,或者是较多数的中国人都如此的话,就形成了民族的危机。
  • 中国传统文化里──各位在《资治通鉴》中可以看到──一再强调明哲保身,暴君暴官最喜欢、最欣赏的就是人民明哲保身,所以中国人就越来越堕落萎缩。
  • 中国传统文化真是一个大酱缸,不要说不识字的小民,即令是高级知识份子的大学生,一个个也都被酱成干屎橛、酱萝卜。
  • 这个文化,自从孔丘先生之后,四千年间,没有出过一个思想家!所有认识字的人,都在那里注解孔丘的学说,或注解孔丘门徒的学说,自己没有独立的意见,因为我们的文化不允许这样做,所以只好在这潭死水中求生存。这个潭,这个死水,就是中国文化的酱缸,酱缸发臭,使中国人变得丑陋。
  • 中国人在一起喜欢谈政治,可是每个人又都怕政治。这是一种神经质的恐惧,对不应该恐惧的恐惧。大家得过且过,自己的权力自己不会掌握,必须由有权的大老爷恩赐一点,才敢接受。
  • 中国人认为要忍让,这是美德。其实那是长期屈辱的惯性,而用忍让两字来使自己心理平衡!很少中国人敢据理力争。
  • 中国人太聪明了,聪明得把所有的人都看成白痴。自己从八十层高楼跌下来,经过五十层窗口外,还在讥笑里面喝咖啡的夫妇,竟然不知道不久就会被咖啡噎死!
  • 我记得小时候,老师向我们说:“国家的希望在你们身上。”但是我们现在呢?轮到向青年一代说了:“你们是国家未来的希望。”这样一代一代把责任推下去,推到什么时候?
  • 每当我看到印地安人废墟,和他们文化的停滞,就感到心如刀割,不由的想到,会不会有一天,中华民族也像印地安人一样?
  • 中华与印地安两大民族,虽然有许多不相同之处,却也有许多相同之处。最相同的一点是,大家都有浓厚的崇古崇祖的情绪,这情绪是浪漫的,多彩多姿,使人动容。可是却因之使我们无法面对现实,对现代化深拒固闭,对有些已经毛病百出的传统文化,仍搂在怀里,沾沾自喜。类似乎这些相同之点,都是致命之点。
  • 我赞成简体字,而且更赞成应该进一步改成拼音文字。
  • 以权势崇拜为基石的五千年传统文化,使人与人之间,只有“起敬起畏”的感情,而很少“爱”的感情。
  • 儒家那里口不言利,口不言钱,但心里却塞满了钱和利的畸形观念,必须纠正过来,社会民生,才能蒸蒸日上。
  • 在中国社会上,侠义情操已被酱成了“管闲事”,对之没有一丝敬意,更没有一丝爱意,而只有讥嘲和忌猜。或尊之为“傻子”,或尊之为“好事之徒”,成为千古以来最大的笑柄,和千古以来最大的殷鉴。
  • 儒家最高的理想境界,似乎只有两个项目,一个项目是教小民如何的藏头缩尾,国家事管他娘,而只去维护自己的身家财产;用一句成语,那就是“明哲保身”、“识时务者为俊杰”,鼓励中国人向社会上抵抗力最弱的方向走。另一个项目则是求求当权派手下留情,垂怜小民无依无靠,用御脚乱踩的时候,稍微轻一点;其成语曰“行仁政”。
  • 中国人好像是一种不会笑的动物,圣人曰:“君子不重则不威”,每个人似乎都要“重”要“威”。人生篱笆就像西柏林围墙一样,活生生筑了起来。
  • 仅看纸上作业,中国人是礼仪之邦。但在行为上,我们却倒退到蛮荒。
  • 在酱缸文化中,只有富贵功名才是“正路”,凡是不能猎取富贵功名的行为,全是“不肯正干”,全是“不走正路”。于是乎人间灵性,消失罄尽,是非标准,颠之倒之,人与兽的区别,微乎其微。唯一直贯天日的,只剩下势利眼。
  • 唐人街已成了中国人吞噬中国人的魔窟,有些没有居留权的小子或老奶,被关到成衣厂,每天工钱只够喝米汤的。跟当年黑奴,相差无几,一生就葬送在那里,连个哭诉的地方都没有。几乎所有的黑店,都是专门为中国同胞而设,对白老爷可连眼都不敢眨,……
  • 战败后的德国和日本,固然成了三等国家,可是他们的国民却一直是一等国民,拥有深而且厚的文化潜力。好像一个三头六臂的好汉,冬的一声被打晕在地,等悠悠苏醒,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仍是一条好汉。而我们这个三期肺病的中国,一时站到世界舞台上,不可一世,可是被冷风一吹,当场就连打三个伟大的喷嚏,流出伟大的鼻涕,有人劝我们吃阿斯匹灵,我们就说他思想偏激、动摇国本,结果一个倒栽葱,两个人都架不起。
  • 沾沾自喜和浮夸肤浅,只有使一个人陶醉在自己的影子里,惹人生厌生畏,自己却不能吸收任何新的东西,再没有长进。大多数人都如此,中国人殆矣。
  • 身在美国的若干中国朋友,明明处于跟黑人相同的地位,心眼里却难以接纳黑人,一提起黑朋友,简直把头摇得好像啥时候害了摇头疯,那种不屑的表情,能使人抽筋而死。

谈生命[编辑]

  • 人必须有出世的精神,才可做入世的事业。
  • 谁不怕死?……但死亡是绝对的价值。

参考[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李海明/编:《时人隽语》,香港:明报报业、树福文化事业,1989年7月。
  2. 柏杨/著:《丑陋的中国人》,台北市:星光出版社,2001年5月,第1版第13刷。
  3. 李海明编:《时人隽语》,香港:明报报业、树福文化事业,1989年7月,第45页

相关条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