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蒋介石日记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蒋介石日记》又称《蒋中正日记》,是蒋中正的私人日记,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重大价值。

语录[编辑]

1910年代[编辑]

  1. 近日甚为淋病之苦,心生抑郁也。(1919.7.26)

1920年代[编辑]

  1. 忧愤成疾,日记独立自强标语以自针。[1](1925.6.1)
  2. 余以为对同志应退让,对敌人需坚持,而乃异其是,诚非人类也[2](1927.8.8)

1930年代[编辑]

  1. 当此之时,唯有坚忍镇静,维系军心,以待其定,而期有济,若至万不得已,唯有一死以报党国。(1930.7.15)
  2. 无父无母之身,又过一年矣。人只知我体面尊荣,谁知我处境之痛苦乎?若非为国家为民族为主义,则此身可以遂我自由。今不知何日始可以清白之身还诸我生者。诗曰:“毋忝尔所生”我其以此自念哉?”(1930.12.31)
  3. 孙夫人欲释放苏俄共党东方部长。其罪状已甚彰明,而强余释放,又以经国交还相诱。余宁使经国不还,或任苏俄残杀,而决不愿以害国之罪犯以换亲子也。绝种亡国,乃数也,余何能希冀幸免!但求法不由我而犯,国不由我而卖,以保全我父母之令名,使无忝此生则几矣。(1931.12.16)
  4. 我屈则国伸,我伸则国屈。忍辱负重,自强不息,但求于中国有益,于心无愧而已。(1933.6.3)
  5. 倭寇蛮横,非理可喻,未到最后关头,当忍耐之。 本日性躁心急,内忧外患相逼而来,若不静敬知命,何以担当未来重任? 静敬澹一之功夫不可须臾离也。(1934.6.1)
  6. 每遭非常祸患,应以泰然自处,凡事皆立于上帝,由我信心而生耐心,由耐心而获成全也。(1935.11.29)
  7. 从前只知以豪杰自居,而不愿以圣贤自居,今日乃以圣贤自待而不愿以豪杰自居矣。”[3]:13(1936.11.30)
  8. 共匪思乘对外战争之机会,发动其阴谋,当设法防止之。(1937.8.13)
  9. 近日,战局渐转劣势,人心动摇。此次战事本无幸胜之理,惟冀能持久耳(1937.8.25)
  10. 此次抗战,实被迫而应战。与其坐而待亡,忍辱受侮,不如保全国格,死中求生,与敌作一决战。如我再不抗战,则国民精神亦必日趋于消沉,民族生机毁灭无馀矣。(1937.10.31)
  11. 南京应固守乎?放弃乎?殊令人踌躇难决。(1937.11.7)
  12. 敌人以宣战、否认我国民政府与继续军事行动等威胁逼迫,无所不至,可云极矣!以余视之,不值一笑。(1938.1.15)
  13. 此时武汉地位已失重要性,如勉强保持,最后必失。不如决心自动放弃,保全若干力量,以持久战与最后胜利的根基。(1938.10.22)
  14. 日军今晨在琼州海口登陆,声明占领该岛。此为开战以来对英法美最大之威胁;此后战局必急转进下。(1939.2.10)
  15. 敌逞凶残诚卑劣,无耻之尤者。……观我民众遭此惨痛,仍无一句怨恨抗战之言,余思之更难自安。……见我民众如此,更增余之乐观与勇气矣!中华民族之志气……残忍暴行岂能胁制!(1939.5.4)

1940年代[编辑]

  1. 日本侵略南洋,可谓战无不利,攻无不克,而独在长沙之役受到最大惨败,于是英美政府及其舆论,方知日寇之强,乃反应我国之不弱,公认我五年抗战之艰难非若期预想之易也!(1942.1.4)
  2. (中共)不仅无信义,且无人格,诚禽兽之不若也。[注 1](1945.10.11)
  3. 正午接受比利时列日大学颁哲学文学博士,此为第一次获得博士学位也。尤其是哲学博士,是平生最爱之学术也。(1946.8.21)
  4. 正午与在庭园野餐,良晨美景,日暖风和,夫妇敬爱,心神怡怿,不能言喻。天父恩赐我如此之厚,惟有感谢不置耳。[3]:402(1947.11.1)
  5. 六时半起床,妻言星期日应可多眠一时,稍节劳力,你尚不知白发己全白,长此操劳,精力何以为继。余闻之只有彼此怜惜,互道‘但愿上帝保佑’,予亦无他言可慰也。[3]:402。(1948.1.4)
  6. 大除夕宴会后放花筒与高升鞭炮,勉效少年度岁之乐,妻更欢悦也。[3]:402。(1948.2.10)
  7. 甚叹今日求一李鸿章胡林翼骆秉章之流而不可得也。(1948.3.25)
  8. 匪之条件,而更要胁我下野,以求投降也。余只有行我预定计画,尽其职责也。[5]:60
  9. 余必死守台湾,确保领土,尽我国民天职。[6]:209
  10. 而今实为中国最大之国耻,亦深信其为最后之国耻,既可由我受之,亦可由我湔雪也。(1949.8.6)[6]:227
  11. 一年悲剧与惨状实不忍反省亦不敢回顾。(1949.12.31)

1950年代[编辑]

  1. 此乃极端情感不良之下,仍能以理智控制,并不现激昂之色,此或修养之效。(1958.8.31)

1960年代[编辑]

  1. 恢复大陆领土主权问题,俄共入不能与我等先解决,如其阳为合作,阴无诚意,则不可合作,否则清军入关,对于之欺诈,当引以为戒。(1969.7.5)
  2. 我政府自当静观其内部变化,决不在此时反攻,以免俄共侵占华北,以制造另一个傀儡政权。(1969.10.17)

1970年代[编辑]

  1. 退出联合国问题经两月来之考虑,今日形势共匪闯入联合国与侵占我安全理事会席次罪行已定,尤其美尼之毒计无法忍受,故决心以汉贼不两立与毋为瓦全之精神实行退出联合国也。(1971.10.2)
  2. 联合国已成为叛国奸贼与侵略罪犯的渊薮,吾人应洁身自好,再不能与之同流合污,决定自动退出联合国,保存光荣历史。(1971.10.18)
  3. 匪、美公报在上海发表,其内容皆由共匪一方面的一面之词,美不敢提其所应有之立场,对我中华民国皆以台湾代之,尼丑之无耻极矣。(1972.2.27)
  4. 阅尼丑与周匪所发表之‘联合公报’不胜愤慨,此为尼丑手出卖我政府既定之方针,亦为其枪下屈服之一举,无耻已极。(1972.2.28)

注释[编辑]

  1. 10月11日,刚从重庆签署《双十协定》返回延安的毛泽东更订下完全占领东北的详细计划:“首先保卫辽宁安东,然后掌握全东北”[4]

参考资料[编辑]

  1. 陈布雷等编著:《蒋介石先生年表》,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10页
  2. 李松林著:《蒋介石的台湾时代》,台北:风云时代出版,1993年11月,第3页,ISBN 9576454166
  3. 3.0 3.1 3.2 3.3 黄道炫、陈铁健《蒋介石:一个力行者的精神世界》,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2013年1月
  4. 中共中央关于东北发展方针给东北局的电报,1945年10月11日,《党史博览》,2006年第08期
  5. 刘维开:《蒋中正的一九四九:从下野到复行视事》,台北,时英出版社,2009年
  6. 6.0 6.1 蒋经国:《风雨中的宁静》,台北:正中书局,19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