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思想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毛澤東思想本來是中國共產黨基於毛澤東本人和其他人的思想在革命、改革、建設實踐中形成的一套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由劉少奇等在1940年代確定推廣,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思想的一部分,先於且獨立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包括鄧小平理論和王滬寧等人執筆的江澤民「三個代表」重要思想、胡錦濤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同於毛澤東一生的所有思想。世界各地(印度、尼泊爾、拉美等地)毛派又發展了毛澤東思想,又名毛主義

論毛澤東思想[編輯]

論毛澤東思想的本質和精髓[編輯]

  • 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頭萬緒,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
    ——毛澤東
    • 變種:「馬克思主義千條萬條,歸納起來就是一條——『革命無罪』;毛澤東思想千句萬句,總結起來就是一句——『造反有理』。」
  • 十八年的經驗,已使我們懂得: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是中國共產黨在中國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法寶,三個主要的法寶。」
    ——毛澤東《〈共產黨人〉發刊詞》(1939年10月)
  • 我們有許多寶貴的經驗。一個有紀律的,有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武裝的,採取自我批評方法的,聯繫人民群眾的黨;一個由這樣的黨領導的軍隊;一個由這樣的黨領導的各革命階級各革命派別的統一戰線;這三件是我們戰勝敵人的主要武器。依靠這三件,使我們取得了基本的勝利。
    ——毛澤東《論人民民主專政》(1949年6月30日)
  • 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一經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就使中國革命的面目為之一新,產生了新民主主義的整個歷史階段。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思想武裝起來的中國共產黨,在中國人民中產生了新的工作作風,這主要的就是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作風和人民群眾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的作風以及自我批評的作風
    ——《論聯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政治報告),總結了黨的三大工作作風

論毛澤東思想的缺點和錯誤[編輯]

  • 錯誤,不應該只講毛澤東同志,中央許多負責同志都有錯誤。『大躍進』,毛澤東同志頭腦發熱,我們不發熱?劉少奇同志、周恩來同志和我都沒有反對,陳雲同志沒有說話。在這些問題上要公正,不要造成一種印象,別的人都正確,只有一個人犯錯誤。這不符合事實。中央犯錯誤,不是一個人負責,是集體負責。在這些方面,要運用馬列主義結合實際進行分析,有所貢獻,有所發展。
    ——鄧小平,載《鄧小平文選》第2卷第308頁、第296頁

論毛澤東思想的地位和作用[編輯]

  • 毛澤東思想這個旗幟丟不得。丟掉了這個旗幟,實際上就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歷史。
    ——鄧小平〈對起草《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的意見〉(1980年10月25日)

論毛澤東思想的局限和發展[編輯]

  • 如果只是毛澤東同志講過的才能做,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馬克思主義要發展嘛!毛澤東思想也要發展嘛!否則就會僵化嘛!
    ——鄧小平〈聽取吉林省常委滙報工作談話〉,1978年9月16日

毛澤東思想的形成和發展[編輯]

劉少奇等初步確立和宣傳毛思想[編輯]

  • 我想我是積極搞個人崇拜的。……七大以前我就宣傳毛澤東同志的威信。黨裡面要有領袖,要有領袖就要有威信。……我想我是積極提高某些個人威信的,我現在還要搞。……有人要反對毛澤東同志的『個人崇拜』,我想是完全不正確的,實際上是對黨、對無產階級事業、對人民事業的一種破壞活動。
    ——劉少奇[1]

文革後中共對毛思想的選擇性繼承和總結[編輯]

  • 現在我們還是把毛澤東同志已經提出來但是沒有做好的事情做起來,把他反對錯了的改正過來,把他沒有做好的事情做好。
    ——鄧小平 1980年8月[2]

世界革命和毛主義[編輯]

  • 毛主席同我們談路線問題,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帶戰略性的問題。今後我們一定要遵照你的話去做。我從年輕時起就學習了很多毛主席的著作,特別是有關人民戰爭的著作。毛主席的著作指導了我們全黨。
    ——柬埔寨共產黨總書記波爾布特

毛澤東思想[編輯]

  • 人的正確思想是從哪裡來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不是。是自己頭腦里固有的嗎?不是。人的正確思想,只能從社會實踐中來,只能從社會的生產鬥爭、階級鬥爭和科學實驗這三項實踐中來。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思想。而代表先進階級的正確思想,一旦被群眾掌握,就會變成改造社會、改造世界的物質力量。人們在社會實踐中從事各項鬥爭,有了豐富的經驗,有成功的,有失敗的。無數客觀外界的現象通過人的眼、耳、鼻、舌、身這五個官能反映到自己的頭腦中來,開始是感性認識。這種感性認識的材料積累多了,就會產生一個飛躍,變成了理性認識,這就是思想。這是一個認識過程。這是整個認識過程的第一個階段,即由客觀物質到主觀精神的階段,由存在到思想的階段。這時候的精神、思想(包括理論、政策、計劃、辦法)是否正確地反映了客觀外界的規律,還是沒有證明的,還不能確定是否正確,然後又有認識過程的第二個階段,即由精神到物質的階段,由思想到存在的階段,這就是把第一個階段得到的認識放到社會實踐中去,看這些理論、政策、計劃、辦法等等是否能得到預期的成功。一般的說來,成功了的就是正確的,失敗了的就是錯誤的,特別是人類對自然界的鬥爭是如此。在社會鬥爭中,代表先進階級的勢力,有時候有些失敗,並不是因為思想不正確,而是因為在鬥爭力量的對比上,先進勢力這一方,暫時還不如反動勢力那一方,所以暫時失敗了,但是以後總有一天會要成功的。人們的認識經過實踐的考驗,又會產生一個飛躍。這次飛躍,比起前一次飛躍來,意義更加偉大。因為只有這一次飛躍,才能證明認識的第一次飛躍,即從客觀外界的反映過程中得到的思想、理論、政策、計劃、辦法等等,究竟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此外再無別的檢驗真理的辦法。而無產階級認識世界的目的,只是為了改造世界,此外再無別的目的。一個正確的認識,往往需要經過由物質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質,即由實踐到認識,由認識到實踐這樣多次的反覆,才能夠完成。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就是辯證唯物論的認識論。現在我們的同志中,有很多人還不懂得這個認識論的道理。問他的思想、意見、政策、方法、計劃、結論、滔滔不絕的演說、大塊的文章,是從哪裡得來的,他覺得是個怪問題,回答不出來。對於物質可以變成精神,精神可以變成物質這樣日常生活中常見的飛躍現象,也覺得不可理解。因此,對我們的同志,應當進行辯證唯物論的認識論的教育,以便端正思想,善於調查研究,總結經驗,克服困難,少犯錯誤,做好工作,努力奮鬥,建設一個社會主義的偉大強國,並且幫助世界被壓迫被剝削的廣大人民,完成我們應當擔負的國際主義的偉大義務。
    ——《人的正確思想是從哪裡來的?》(1963年5月),是毛澤東審閱《中共中央關於目前農村工作中若干問題的決定(草案)》(即《前十條》)稿時在十個問題前面加寫的一段文字
  • 通過實踐而發現真理,又通過實踐而證實真理和發展真理。從感性認識而能動地發展到理性認識,又從理性認識而能動地指導革命實踐,改造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這種形式,循環往復以至無窮,而實踐和認識之每一循環的內容,都比較地進到了高一級的程度。這就是辯證唯物論的全部認識論,這就是辯證唯物論的知行統一觀。
    ——《實踐論:論認識和實踐的關係——知和行的關係》(1937年7月)的結尾
  • 馬克思主義者認為只有人們的社會實踐才是人們對於外界認識和真理性的標準。
    判定認識或理論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觀上覺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觀上社會實踐的結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標準只能是社會的實踐。
    ——毛澤東《實踐論》
  • 在我黨的一切實際工作中,凡屬正確的領導,必須是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這就是說,將群眾的意見(分散的無系統的意見)集中起來(經過研究,化為集中的系統的意見),又到群眾中去作宣傳解釋,化為群眾的意見,使群眾堅持下去,見之於行動,並在群眾行動中考驗這些意見是否正確。然後再從群眾中集中起來,再到群眾中堅持下去。如此無限循環,一次比一次的更正確、更生動、更豐富。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
    ——《關於領導方法的若干問題》(1943年6月1日),《毛澤東選集》第三卷第901頁

參考文獻[編輯]

  1. 《廬山會議實錄》第352~353頁
  2. 《鄧小平思想年譜》第172頁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