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邓小平(1904年8月22日 - 1997年2月19日),原名邓希贤,中国四川广安人。中国共产党、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之一 ,197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中国大陆实际最高领导人。

语录[编辑]

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 “我荣幸地以中华民族一员的资格,而成为世界公民。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7月6日名言[1]
    • 为《邓小平文集》写序言时说,見《我是中國人民的兒子》,1981年
  • “不管白猫、黑猫,會捉老鼠就是好猫。”(即“猫论”)8月24日名言
    • 〈怎樣恢復農業生產〉,1962年7月7日
  • 「摸着石頭過河。」
  • “計算機的普及要從娃娃抓起。”
  • “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
  • 「我們既有『左』的干擾,也有『右』的干擾,但最大的危險還是『左』。」
    • 〈會見西班牙工人社會黨副總書記格拉談話〉,1987年4月30日
  • 「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
    • 〈南巡談話要點〉,1992年1月

改革[编辑]

做几件使人民满意的事情。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更大胆地改革开放,另一个是抓紧惩治腐败。
  • “做几件使人民满意的事情。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更大胆地改革开放,另一个是抓紧惩治腐败。”4月6日名言

思想[编辑]

  • 「無論在政治上經濟上,一腳踢開資產階級的思想是錯誤的、危險的。」
    • 〈在西南局城市工作會議上的報告〉,1950年12月21日
  • “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
    • 《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8页
  • 「有的人小病大養,無病呻吟,官僚主義,工作不努力,不踏實,不深入基層,不親自動手,不動腦筋……這是思想懶惰。」
    • 〈在中共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講話〉,1975年7月14日
  • 「如果只是毛澤東同志講過的才能做,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馬克思主義要發展嘛!毛澤東思想也要發展嘛!否則就會僵化嘛!」
    • 〈聽取吉林省常委滙報工作談話〉,1978年9月16日
  • 「好的意見不那麼敢講,對壞人壞事不那麼敢反對,這種狀況不改變,怎麼能叫大家解放思想,開動腦筋?」
    • 〈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1978年12月
  • 「思想要更解放一點,膽子更大一點,步子更快一點。」
    • 〈南巡後到上海巡視浦東講話〉,1992年2月4日

實事[编辑]

  • 「做老實人,説老實話,幹老實事,就是實事求是。」
    • 〈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講話〉,1977年7月21日
  • 「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繫實際,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這就是我們的思想路線。」
    • 〈在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上講話〉,1980年2月
  • 「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深入群眾傾聽他們的呼聲;要敢說真話,反對説假話,不務虛名,多做實事;要公私分明,不拿原則換人情;要任人唯賢,反對任人唯親。」
    • 〈在中共全國代表會議上講話〉,1985年9月23日
  • 「雄心壯志太大了不行,要實事求是。」
    • 〈會見榮氏親屬回國觀光團成員談話〉,1986年6月18日
  • 「在交往發展方面,我有一個重要建議:多做實事,少説空話。」
    • 〈會見蘇共總書記戈巴喬夫談話〉,1989年5月16日
  • 「要騰出時間來多辦實事,多做少説。」
    • 〈南巡武昌對當地領導人談話〉,1992年1月

用人[编辑]

  • 「用人要拋棄一切成見,要拋棄個人恩怨來選擇人,反對過自己的人也要用。」
    • 〈與兩位中央領導人談話〉,1989年5月31日
  • 「我們現在不是人才多了,而是真正的人才沒有很好地發現,發現了沒有果斷地起用。對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意見,不會完全一致。有缺點可以跟他談清楚,要放手地用人。」
    • 〈與中央領導人談話〉,1991年8月20日

人才[编辑]

  • 「毛澤東同志不贊成『天才論』,但不是反對尊重人才。他對我評價就講過『人才難得』。捫心自問,這個評價過高。但這句話也説明人才是重要的。」
    • 〈在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上講話〉,1977年8月8日
  • 「我們要開出一條路出來,讓有才能的人很快成長,不要老是把人才卡住。人才不斷湧出,我們的事業才有希望。」
    • 〈同國家計委負責人談話〉,1982年10月14日
  • 「我們不是沒有人才,問題是能不能很好地把他們組織和使用起來,把他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發揮他們的專長。」
    • 〈同國家計委負責人談話〉,1982年10月14日
  • 「善於發現人才、團結人才、使用人才,是領導者成熟的主要標誌之一。」
    • 〈在全國科技工作會議上的講話〉,1985年3月7日
  • 「要發展就需要人才,不用人才不成。要鼓勵用人才,出人才。」
    • 〈南巡參觀珠海仿真控制系統工程公司講話〉,1992年1月25日

錯誤[编辑]

  • 「我自己也常常犯錯誤。每個人都是這樣……絕對不犯錯誤的人是沒有的。」
    • 〈會見國際青年代表團談話〉,1956年11月17日
  • 「有錯誤,自己講,而且講夠,又能傾聽別人批評的意見,這就有了主動,就可以使大家心情舒暢。」
    • 〈在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講話〉,1962年2月6日
  • 「就是犯了錯誤,也要由自己去總結,自己去解決問題,這樣才靠得住。」
    • 〈會見印度共產黨中央代表團談話〉,1983年4月29日
  • 「處理具體事情要謹慎小心,及時總結經驗。小錯誤難免,避免犯大錯誤。」
    • 〈會見西班牙工人社會黨副總書記格拉談話〉,1987年4月30日
  • 「我們走的路還會有曲折,錯誤也是難免的,但我們力求及時總結經驗,不要犯大的錯誤,更不要因為小的曲折而縮手縮腳,不敢大膽前進。」
    • 〈會見匈牙利社會工人黨總書記卡達爾談話〉,1987年10月13日
  • 「如果發現錯誤,要趕快糾正,不要掩飾,不要迴避。」
    • 〈會見烏干達總統穆塞韋尼談話〉,1989年3月23日
  • 「我不是完人,也犯過很多錯誤,不是不犯錯的人,但是我問心無愧,其中一點就是從來不搞小圈子。小圈子那個東西害死人哪!很多失誤就從這裏出來,錯誤就從這裏犯起。」
    • 〈與兩位中央領導人談話〉,1989年5月31日
  • 「大膽地幹,每年要總結經驗,對的就堅持,不對的趕快改,新問題出來抓緊解決。不斷總結經驗,這樣至少不會犯大錯誤。」
    • 〈南巡蛇口港向領導人講話〉,1992年1月23日
  • 「老年人自覺讓位,在旁邊可以幫助一下,但不要做障礙人的事。我堅持退下來,就是不要在老年的時候犯錯誤,越老越要謙虛一點。」
    • 〈南巡國貿大廈俯覽深圳市區講話〉,1992年1月20日

小圈子[编辑]

  • 「我們要反對那些搞幫派、搞宗派主義的行為,要反對任人唯親。現在確實有那麼一些人喜歡搞小圈子,很值得注意。」
    • 〈在中央軍委全體會議上講話〉,1977年12月28日

同志[编辑]

  • 「我們有的同志就喜歡別人吹自己、捧自己,不善於搞五湖四海,不善於團結不同意見的同志。山頭就是這樣不自覺地疊起來了。」
    • 〈在國防工業重點企業會議上講話〉,1975年8月3日
  • 「我們不要因為過去誰整過自己就記仇。對同志不要記仇,要不念舊惡。」
    • 〈在中央軍委全體會議上講話〉,1977年12月28日
  • “讲错误,不应该只讲毛泽东同志,中央许多负责同志都有错误。‘大跃进’,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我们不发热?刘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和我都没有反对,陈云同志没有说话。在这些问题上要公正,不要造成一种印象,别的人都正确,只有一个人犯错误。这不符合事实。中央犯错误,不是一个人负责,是集体负责。在这些方面,要运用马列主义结合实际进行分析,有所贡献,有所发展。”
    • 《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08页、第296页
  • 「我總是告訴我的同志們不要怕冒風險,膽子還要再大些。如果前怕狼後怕虎,就走不了路。」
    • 〈會見朝鮮人民武裝力量部部長吳振宇談話〉,1988年5月19日

事業[编辑]

  • 「沒有一點闖的精神,沒有一點『冒』的精神,沒有一股氣呀、勁呀,就走不出一條好路,就幹不出新的事業。」
    • 〈南巡國貿大廈俯覽深圳市區講話〉,1992年1月20日

問題[编辑]

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
  • 「看見自己頭上有一小塊雲,就認為天下都是雲,憑直覺來看問題,憑自己腦袋上面有沒有烏雲來判斷革命勝利或失敗,這樣,遇到困難就不會看到光明和勝利,就沒有不悲觀失望的。」
    • 〈躍進中原的勝利形勢與今後的政策策略〉,1948年4月25日
  • 「現在問題相當多,要解決,沒有一股勁不行。要敢字當頭,橫下一條心。」
    • 〈在農村工作會議座談會上講的插話〉,1975年9月27日
  • 「承認我們哪些方面有缺點,哪些方面還不足,這就是解決問題的起點,克服弱點、克服缺點的起點。」
    • 〈在中央軍委座談會上談話〉,1977年8月23日
  • 「撥亂反正,語言要明確,含糊其詞不行,解決不了問題。辦事要快,不要拖。」
    • 〈同教育部主要負責人講話〉,1977年9月19日
  • 「世界天天發生變化,新的事物不斷出現,新的問題不斷出現,我們關起門來不行,不動腦筋永遠陷於落後不行。」
    • 〈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1978年12月
  • 「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不進則退,退是沒有出路的。」
    • 〈會見波蘭部長會議主席梅斯內爾談話〉,1988年6月7日
  •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都决定了一定要出现这样的事情,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怎么样做工作,也还要来的,迟早问题,大小问题。”“一看就明白是件什么事,毫不含糊,就是要打倒共产党,打倒社会主义。主要是两个,打倒共产党,打倒社会主义。要建立一个完全西方化的所谓共和国。”
    • 〈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級以上干部时的讲话〉,1989年6月9日
  • 「我們要冷靜反思,回顧過去,着眼未來,重視總結經驗和教訓,認真處理面臨的問題。這樣,就能使壞事變成好事。」
    • 〈會見美籍華裔學者李政道教授談話〉,1989年9月16日
  • 「我們處理問題,要完全沒有風險不可能,冒點風險不怕。」
    • 〈善於利用時機解決發展問題〉,1990年12月24日
  • “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1992年,邓小平南巡

自主[编辑]

  • 「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無論過去、現在和將來,都是我們的立足點。」
    • 〈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詞〉,1982年9月1日
  • “不要说七国,七十国也没有用。”“我们自己要保持警惕,放松不得。要维护我们独立自主、不怕鬼、不信邪的形象。”
    • 六四事件后,回应时任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对国际制裁中国的忧虑。(《外交十记》)

教訓[编辑]

  • 「總結歷史經驗,計劃定得太高,冒了,教訓是很深刻的,這方面的問題我們已經注意到了,今後還要注意。現在我們要注意另外一個方面的問題。總之,制定計劃遵的原則,應該是積極的、留有餘地的、經過努力才能達到的。」
    • 〈同國家計委、經委及農業部負責人談話〉,1983年1月12日

歷史[编辑]

  • 「歷史在前進,我們卻停滯不前,就落後了。」
    • 〈會見捷克總統胡薩克談話〉,1988年9月5日
  • 「總結歷史,不要着眼於個人功過,而是為了開闢未來。」
    • 〈會見捷克總統胡薩克談話〉,1988年9月5日

文化大革命[编辑]

  • 「你問我覺得最高興的是甚麼?最痛苦的是甚麼?在我一生中,最高興的是解放戰爭的三年。那時我們的裝備很差,卻都在打勝仗,這些勝利是在以弱對強、以少對多的情況下取得的。我一生中最痛苦的當然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
  • “1966年开始搞文化大革命,搞了十年,这是一场大灾难。当时很多老干部受迫害,包括我在内。我是刘少奇之后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是‘总统帅’,我是‘副统帅’。这十年中,许多怪东西都出来了。”
    • 〈会见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副总书记格拉談話〉,1987年4月30日

關於外交[编辑]

  • “——你要我怎么做?”
    • 访问新加坡回应李光耀,1978年10月。李光耀说,中国必须停止革命输出……停止马共和印尼共在华南的电台广播,停止对游击队的支持。
  • “小朋友不乖,该打打屁股了。”
    • 对越自卫反击战前在美国访问期间,回应记者关于越南问题的提问
  • 「對於國際局勢,概括起來就是三句話:第一句話,冷靜觀察;第二句話,穩住陣腳;第三句話,沉着應付。」
    • 〈與部分中央領導人談話〉,1989年9月4日
  • 「我們誰也不怕,但誰也不得罪,按和平共處五項原則辦事,在原則立場上把握住。」
    • 〈與幾位中央領導人談話〉,1990年12月24日

關於經濟[编辑]

  • 「我們一定要堅持按勞分配的社會主義原則。按勞分配就是按勞動的數量和質量進行分配。」
    • 〈堅持按勞分配原則〉,1978年3月
  • 「局部的後退是必要的,有些不切實際的和對整個經濟害多利少的高指標要堅決降下來;有些管理不善、嚴重虧損的企業要限期整頓,甚至於停下來整頓。退一步才能進兩步。」
    • 〈堅持四項基本原則〉,1979年3月
  • “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發展太慢也不是社會主義;平均主義不是社會主義,兩極分化也不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的最終目標是實行共同富裕;計劃經濟不等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等於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
  • 「發展經濟,不開放是很難搞起來的。」
    • 〈視察上海時的講話〉,1992年1月至2月

關於世故[编辑]

  • 「如果亂殺人,一定要失敗。」
    • 〈躍進中原的勝利形勢與今後的政策策略〉,1948年4月25日
  • 「如果我們不進步,許多青年會很快地走到我們前面。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地前進,就是尊重別人,虛心學習。」
    • 〈在重慶市第二次代表會議上報告〉,1950年6月6日
  • 「離開本國的特點去硬搬外國的東西,這條普遍真理不能實現。」
    • 〈馬列主義要與中國的實際情況相結合〉,1956年11月
  • 「經驗本來是好的東西,如果不善於學習,就會變成壞東西。」
    • 〈在西安幹部會上講話〉,1957年4月8日
  • 「人窮志不要短,越到困難的時候,越要有志氣。」
    • 〈在共青團中央工作會議上講話〉,1961年10月23日
  • 「我們現在的危險,就是缺乏信心,就是看見困難不想辦法,不當機立斷。」
    • 〈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講話〉,1962年5月11日
  • 「怕字當頭,不幹工作,小病大養,無病呻吟,這樣的領導幹部,索性請他好好休息,不然佔着茅坑不拉屎怎麼行?」
    • 〈在國防工業重點企業會議上講話〉,1975年8月3日
  • 「還有一些人歡搞挑撥離間。這些都是破壞團結的行為,是不能容許的。」
    • 〈在中央軍委全體會議上講話〉,1977年12月28日
  • 「下了決心,就要頑強,不動搖,出點亂子不要緊,嚇不住我們。」
    •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談話〉,1982年1月13日
  • 「人們都知道我曾經『三下三上』,坦率地説,『下』並不是由於做了錯事,而是由於辦了好事而卻被誤認為錯事。」
    • 〈會見捷克總統胡薩克談話〉,1988年9月5日
  • 「不爭論,是為了爭取時間幹。」
    • 〈南巡國貿大廈俯覽深圳市區講話〉,1992年1月20日
  • 「不冒一點風險,辦甚麼事情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萬無一失,誰敢説這樣的話?一開始就自以為是,認為百分之百正確,沒那麼回事,我就從來沒那麼認為。」
    • 〈南巡國貿大廈俯覽深圳市區講話〉,1992年1月20日
  • 「還要開放,不能關門,關起門來,信息不靈,甚麼追蹤新技術呀,趕超世界先進水平呀,不開放是不成的。」
    • 〈南巡視察拱北講話〉,1992年1月25日

關於香港[编辑]

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未来香港特区政府的主要成分是爱国者,当然也要容纳别的人,还可以聘请外国人当顾问。什么叫爱国者?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只要具备这些条件,不管他们相信资本主义,还是相信封建主义,甚至相信奴隶主义,都是爱国者。我们不要求他们都赞成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只要求他们爱祖国,爱香港。
对香港的政策,我们承诺了一九九七年以后五十年不变,这个承诺是郑重的。为什么说五十年不变?这是有根据的,不只是为了安定香港的人心,而是考虑到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同中国的发展战略有着密切的关联。中国的发展战略需要的时间,除了这个世纪的十二年以外,下个世纪还要五十年,那末五十年怎么能变呢?现在有一个香港,我们在内地还要造几个“香港”,就是说,为了实现我们的发展战略目标,要更加开放。既然这样,怎么会改变对香港的政策呢?实际上,五十年只是一个形象的讲法,五十年后也不会变。前五十年是不能变,五十年之后是不需要变。所以,这不是信口开河。
  • “如果中国在一九九七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八年后还不把香港收回,任何一个中国领导人和政府都不能向中国人民交代,甚至也不能向世界人民交代。如果不收回(香港),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我们等待了三十三年,在加上十五年,就是四十八年,我们是在人民充分信赖的基础上才能如此长期等待的。如果十五年后还不收回,人民就没有理由信任我们,任何中国政府都应该下野,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没有别的选择。”
    • 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1982年9月24日
  • “中国政府为解决香港问题所采取的立场、方针、政策是坚定不移的。我们多次讲过,我国政府在一九九七年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后,香港现行的社会、经济制度不变,法律基本不变,生活方式不变,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和国际贸易、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变,香港可以继续同其他国家和地区保持和发展经济关系。我们还多次讲过,北京除了派军队以外,不向香港特区政府派出干部,这也是不会改变的。我们派军队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而不是去干预香港的内部事务。我们对香港的政策五十年不变,我们说这个话是算数的。”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凡是中华儿女,不管穿什么服装,不管是什么立场,起码都有中华民族的自豪感。香港人也是有这种民族自豪感的。香港人是能治理好香港的,要有这个自信心。香港过去的繁荣,主要是以中国人为主体的香港人干出来的。中国人的智力不比外国人差,中国人不是低能的,不要总以为只有外国人才干得好。要相信我们中国人自己是能干得好的。所谓香港人没有信心,这不是香港人的真正意见。”(有关“一國兩制”)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未来香港特区政府的主要成分是爱国者,当然也要容纳别的人,还可以聘请外国人当顾问。什么叫爱国者?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只要具备这些条件,不管他们相信资本主义,还是相信封建主义,甚至相信奴隶主义,都是爱国者。我们不要求他们都赞成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只要求他们爱祖国,爱香港。”[2]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现在有些人就是担心我们这些人不在了,政策会变。感谢大家对我们这些老头子的信任。”
    • 会见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谈话,1984年10月3日
  • “我们在协议中说五十年不变,就是五十年不变。我们这一代不会变,下一代也不会变。到了五十年以后,大陆发展起来了,那时还会小里小气地处理这些问题吗?所以不要担心变,变不了。再说变也并不都是坏事,有的变是好事,问题是变什么。中国收回香港不就是一种变吗?所以不要笼统地说怕变。如果有什么要变,一定是变得更好,更有利于香港的繁荣和发展,而不会损害香港人的利益。这种变是值得大家欢迎的。如果有人说什么都不变,你们不要相信。我们总不能讲香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所有方式都是完美无缺的吧?即使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之间相互比较起来也各有优缺点。把香港引导到更健康的方面,不也是变吗?向这样的方面发展变化,香港人是会欢迎的,香港人自己会要求变,这是确定无疑的。我们也在变。最大的不变是社会主义制度不变,而‘一国两制’就是大变,农村政策就是大变。过几天我们要开中央全会,讨论城市改革,城市改革也是变,是翻天覆地的变化。问题是变好还是变坏。不要拒绝变,拒绝变化就不能进步。这是个思想方法问题。”[3]
    • 会见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谈话,1984年10月3日
  • “我还要说,五十年以后更没有变的必要。香港的地位不变,对香港的政策不变,对澳门的政策也不变,对台湾的政策按照“一国两制”方针解决统一问题后五十年也不变,我们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政策也不变。”(有关“五十年不变”)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一个是政局稳定,一个是政策稳定,两个稳定。不变也就是稳定。如果到下一个五十年,这个政策见效,达到预期目标,就更没有理由变了。所以我说,按照‘一国两制’的方针解决统一问题后,对香港、澳门、台湾的政策五十年不变,五十年之后还会不变。当然,那时候我不在了,但是相信我们的接班人会懂得这个道理的。”[4]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讲不变,应该考虑整个政策的总体、各个方面都不变,其中一个方面变了,都要影响其他方面。所以请各位向香港的朋友解释这个道理。试想,中国要是改变了社会主义制度,改变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香港会是怎样?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也会吹的。要真正能做到五十年不变,五十年以后也不变,就要大陆这个社会主义制度不变。我们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要保证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不变,保证整个政策不变,对内开放、对外开放的政策不变。如果这些都变了,我们要在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在下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目标就没有希望了。现在国际垄断资本控制着全世界的经济,市场被他们占了,要奋斗出来很不容易。像我们这样穷的国家要奋斗出来更不容易,没有开放政策、改革政策,竞争不过。这个你们比我们更清楚,确是很不容易。这个‘不变’的问题,是人们议论纷纷的问题,而且我相信,到本世纪末、到下世纪还要议论。我们要用事实证明这个‘不变’。”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香港的制度也不能完全西化,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香港现在就不是实行英国的制度、美国的制度,这样也过了一个半世纪了。现在如果完全照搬,比如搞三权分立,搞英美的议会制度,并以此来判断是否民主,恐怕不适宜。对这个问题,请大家坐到一块深思熟虑地想一下。关于民主,我们大陆讲社会主义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的概念不同。西方的民主就是三权分立,多党竞选,等等。我们并不反对西方国家这样搞,但是我们中国大陆不搞多党竞选,不搞三权分立、两院制。我们实行的就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这最符合中国实际。如果政策正确,方向正确,这种体制益处很大,很有助于国家的兴旺发达,避免很多牵扯。当然,如果政策搞错了,不管你什么院制也没有用。对香港来说,普选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比如说,我过去也谈过,将来香港当然是香港人来管理事务,这些人用普遍投票的方式来选举行吗?我们说,这些管理香港事务的人应该是爱祖国、爱香港的香港人,普选就一定能选出这样的人来吗?”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切不要以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来管,中央一点都不管,就万事大吉了。这是不行的,这种想法不实际。中央确实是不干预特别行政区的具体事务的,也不需要干预。但是,特别行政区是不是也会发生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难道就不会出现吗?那个时候,北京过问不过问?难道香港就不会出现损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能够设想香港就没有干扰,没有破坏力量吗?我看没有这种自我安慰的根据。如果中央把什么权力都放弃了,就可能会出现一些混乱,损害香港的利益。所以,保持中央的某些权力,对香港有利无害。大家可以冷静地想想,香港有时候会不会出现非北京出头就不能解决的问题呢?过去香港遇到问题总还有个英国出头嘛!总有一些事情没有中央出头你们是难以解决的。中央的政策是不损害香港的利益,也希望香港不会出现损害国家利益和香港利益的事情。要是有呢?所以请诸位考虑,基本法要照顾到这些方面。有些事情,比如一九九七年后香港有人骂中国共产党,骂中国,我们还是允许他骂,但是如果变成行动,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干预首先是香港行政机构要干预,并不一定要大陆的驻军出动。只有发生动乱、大动乱,驻军才会出动。但是总得干预嘛!”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对香港的政策,我们承诺了一九九七年以后五十年不变,这个承诺是郑重的。为什么说五十年不变?这是有根据的,不只是为了安定香港的人心,而是考虑到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同中国的发展战略有着密切的关联。中国的发展战略需要的时间,除了这个世纪的十二年以外,下个世纪还要五十年,那末五十年怎么能变呢?现在有一个香港,我们在内地还要造几个“香港”,就是说,为了实现我们的发展战略目标,要更加开放。既然这样,怎么会改变对香港的政策呢?实际上,五十年只是一个形象的讲法,五十年后也不会变。前五十年是不能变,五十年之后是不需要变。所以,这不是信口开河。”[5]
    • 〈要吸收国际的经验〉,1988年6月3日
  • 「香港的稳定,除了经济的发展以外,还要有个稳定的政治制度。」
    • 〈要吸收国际的经验〉,1988年6月3日
  • 「我過去説過要再造幾個『香港』,就是説我們要開放,不能收,要比過去更開放。不開放就發展不起來。」
    • 〈與兩位中央負責人談話〉,1989年5月31日

關於台湾[编辑]

一九九七年以后,台湾在香港的机构仍然可以存在,他们可以宣传‘三民主义’,也可以骂共产党,我们不怕他们骂,共产党是骂不倒的。但是在行动上要注意不能在香港制造混乱,不能搞‘兩个中国’。他們都是中国人,我們相信,他們会站在我们民族的立场,维护民族的大局,民族的尊严。在这样的基礎上,进行他们的活动,进行他们的宣传,在香港这种情況下是允许的。
  • “我们的政策是实行‘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具体说,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十亿人口的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台湾实行资本主义制度。”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中国有香港、台湾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出路何在呢?是社会主义吞掉台湾,还是台湾宣扬的‘三民主义’吞掉大陆?谁也不好吞掉谁。如果不能和平解决,只有用武力解决,这对各方都是不利的。实现国家统一是民族的愿望,一百年不统一,一千年也要统一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看只有实行‘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世界上一系列争端都面临着用和平方式来解决还是用非和平方式来解决的问题。总得找出个办法来,新问题就得用新办法来解决。香港问题的成功解决,这个事例可能为国际上许多问题的解决提供一些有益的线索。”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一九九七年以后,台湾在香港的机构仍然可以存在,他们可以宣传‘三民主义’,也可以骂共产党,我们不怕他们骂,共产党是骂不倒的。但是在行动上要注意不能在香港制造混乱,不能搞‘兩个中国’。他們都是中国人,我們相信,他們会站在我们民族的立场,维护民族的大局,民族的尊严。在这样的基礎上,进行他们的活动,进行他们的宣传,在香港这种情況下是允许的。”
    • 会见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1984年10月3日
  • “只要站在民族的立场上,维护民族的大局,不管抱什么政治观点,包括骂共产党的人,都要大团结。”
    • 会见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1984年10月3日
  • “我们坚持谋求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是始终没有放弃非和平方式的可能性,我们不能作这样的承诺。如果台湾当局永远不同我们谈判,怎么办?难道我们能够放弃国家统一?当然,绝不能轻易使用武力,因为我们精力要花在经济建设上,统一问题晚一些解决无伤大局。但是,不能排除使用武力,我们要记住这一点,我们的下一代要记住这一点。这是一种战略考虑。 ”
    • 在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84年10月22日
  • “台湾不实现同大陆的统一,台湾作为中国领土的地位是没有保障的,不知道哪一天会被别人拿去。现在国际上有好多人都想在台湾问题上做文章。一旦台湾同大陆统一了,哪怕它实行的制度等等一切都不变,但是形势就稳定了。”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我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灣問題,恐怕看不到解決的時候了。」
    • 〈會見蘇共總書記戈巴卓夫〉,1989年5月16日

關於钓鱼岛[编辑]

  • “一如既往,搁置它二十年、三十年嘛。”“我们这一代人,不够聪明,没有找到办法,我们的下一代、再下一代总会找到办法的。”
    • 与来华日本外相谈论关于钓鱼岛问题时的答复,1978年

關於深圳[编辑]

这次我到深圳一看,给我的印象是一片兴旺发达……特区是个窗口,是技术的窗口,管理的窗口,知识的窗口,也是对外政策的窗口。
深圳经济特区是个试验,路子走得是否对,还要看一看,搞成功是我们的愿望,不成功是一个经验嘛。
现在我可以放胆地说,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决定不仅是正确的,而且是成功的。所有的怀疑都可以消除了。
  • “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 南巡三个已发展了5年的经济特区,为三个经济特区题词,1984年1月26日
  • “这次我到深圳一看,给我的印象是一片兴旺发达……特区是个窗口,是技术的窗口,管理的窗口,知识的窗口,也是对外政策的窗口。”
    • 与中央负责同志谈话,1984年2月24日
  • “深圳经济特区是个试验,路子走得是否对,还要看一看,搞成功是我们的愿望,不成功是一个经验嘛。”
    • 1985年6月29日
  • “现在我要肯定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第二句话是,经济特区还是一个试验。”
    • 1985年8月1日
  • “现在我可以放胆地说,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决定不仅是正确的,而且是成功的。所有的怀疑都可以消除了。”
    • 1987年6月12日
  • “深圳的建设成就,明确回答了那些有这样那样担心的人。特区姓‘社’不姓‘资’。”
    • 第二次南巡深圳,1992年

關於人生[编辑]

  • 「認識自己不是一入件容易的事,人們常常是誇大自己好的一面,對於自己的弱點總是原諒的,還往往把弱點看成優點。」
    • 〈在北方局黨校整風動員會上的講話〉,1943年11月10日
  • 「經過自己的努力和別人的幫助才能發現自己的弱點,重新認識自己,改造自己。」
    • 〈在北方局黨校整風動員會上的講話〉,1943年11月10日

關於自我评价[编辑]

比較實際地説,我是实事求是派,坚持改革、开放政策,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
  • 「我死後,如果後人能夠給我以『三七開』的估計,就很高興、很滿意了。」
    • 〈同中央兩位領導人談話〉,1977年5月24日
  • 「我之所以能經受如此多的打擊,是因為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我從不失望,因為我知道,政治猶如大海的波浪,人在上面時而上,時而下。」
    • 〈接受意大利記者奧琳埃娜·法拉奇專訪〉,1980年8月21日、23日
  • 「我自己能夠對半開就不錯了。但有一點可以講,我一生問心無愧。」
    • 〈接受意大利記者奧琳埃娜·法拉奇專訪〉,1980年8月21日、23日
  • 「我這個人,多年來做了不少好事,但也做了一些錯事。」
    • 〈接受美國記者邁克·華萊士問〉,1986年9月2日
  • 「你們都是好人呀,我就有三壞習慣,一個是抽煙,一個是酒,還有個最不合西方生活方式,就是個痰盂。」
    • 〈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談話〉,1987年4月16日
  • “比較實際地説,我是实事求是派,坚持改革、开放政策,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
    • 〈会见孟加拉總統艾爾沙德談話〉,1987年7月4日
  • 「對我的評價,不要過分誇張,不要分量太重。有的把我的規格放在毛主席之上,這就不好了。我很怕有這樣的東西,名譽太高了是個負擔。我退休方式要簡化,死後喪事也要簡化,拜托你們了。」
    • 〈與部分中央領導人談話〉,1989年9月4日
  • “我就像個新疆姑娘,小辮子特別多,隨便一抓就好幾個。”

外部连接[编辑]

注釋[编辑]

  1. 《邓小平文集》
  2. 鄧小平關於“一國兩制”的重要談話
  3. 邓小平论香港
  4.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的讲话
  5. 要吸收国际的经验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Commons-logo.svg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官员
中共中央主席 毛泽东 华国锋 胡耀邦
中共中央总书记 陈独秀 瞿秋白代行 向忠发 王明代行 博古 张闻天 胡耀邦 赵紫阳 江泽民 胡锦涛 习近平
国家主席 毛泽东 刘少奇 董必武代行 宋庆龄名誉 李先念 杨尚昆 江泽民 胡锦涛 习近平
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华国锋 赵紫阳 李鹏 朱镕基 温家宝 李克强
全国人大委员长 刘少奇 朱德 宋庆龄代行 叶剑英 彭真 万里 乔石 李鹏 吴邦国 张德江
国家副主席 朱德 宋庆龄 李济深 张澜 高岗 董必武 乌兰夫 王震 荣毅仁 胡锦涛 曾庆红 习近平 李源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