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宽敏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KM Koo.jpg

辜宽敏(1926年10月15日-),民主进步党大老,台湾企业家,台湾独立运动重要参与者,国立台湾大学政治学系肄业。

语录[编辑]

  • 吕副总统(吕秀莲)的企图心,做国家最高领导人,以现在的风气,一个女性,这样的时机,还不是那么适合。
    • ——2003年9月22日,辜宽敏说,吕秀莲想当总统,但是她的性格与性别不适合总统职位。
  • 四个不、一个没有,你看那内容,没有一件事是总统权限。四个不、一个没有,完全违反国家尊严,国格也没了。总统演说会不会换方式再提“四不一没有”,我不晓得;但总之,我坚持我的意见,绝对不可以(再提“四不一没有”)。今天我这样讲(四不一没有),但我心底不是这样想;三个月以后,我再改变;这个是最不好的政治手段。
    • ——2004年5月11日,辜宽敏接受TVBS新闻专访,呼吁当时中华民国总统陈水扁别在2004年5月20日的总统就职演说中提到“四不一没有”。
  • 国号有三个,大家来公投:一个是“台湾”,一个是“台湾共和国”,一个是“中华民国”。
    • ——2004年5月11日,辜宽敏接受TVBS新闻专访,呼吁陈水扁推动在2006年中华民国直辖市市长暨市议员选举合并举办“国号公投”。
  • 台湾需要的是一个“坚持”的总统,还是“八面玲珑、对什么人都好”的总统?
    • ——2004年5月11日,辜宽敏接受TVBS新闻专访,转述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相当担忧陈水扁争取各方认同的行为。
  • 选前跟选后他讲的话,实在落差太大。做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不可以这样子做。
    • ——2004年6月13日,辜宽敏公开质疑陈水扁在2004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前后对于宪政改造的态度不一致。
  • 宪法是国家最重要的一个基本,并不是说合身合用(就好)。总统的认识,如果(是)“宪法只不过是合身合用(就好)”的话,那总统就大大的错误了。
    • ——2004年6月13日,辜宽敏公开批评,陈水扁的总统就职演说内容大错特错。
  • 今天辞了,明天就会当全民的总统吗?不可能!那是个梦!他四年前说要当全民总统,也不成功啊!
    • ——2004年6月20日,辜宽敏说,陈水扁以为辞去民进党主席职位就可以“全民总统”的身分进行宪政改造,根本是作梦。
  • 总统应该要进,不能退!为什么要退呢?
    • ——2004年6月20日,辜宽敏说,陈水扁应该遵守其在2004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期间所作的承诺,推动制订“台湾新宪法”。
  • 穿裙子的不适合当三军统帅。
    • ——2006年12月14日,谢长廷拜会辜宽敏,辜宽敏暗批吕秀莲不适合担任总统。2006年12月20日,辜宽敏解释,他此言是以“维护台海安全”角度思考,很遗憾被讲成“歧视女性”,但是他仍认为女性在台湾海峡危机时期不适合担任总统。
  • 我们失去了一个李登辉呀……。
    • ——2007年2月2日,辜宽敏含泪暗批李登辉所谓的“不需要追求台独”。
  • 人民要介入(民进党的党内初选),不要最后含泪投票。
    • ——2007年3月5日,“台湾社”确实正如辜宽敏所言,大举介入民进党2008年总统大选党内初选。辜宽敏及其妻王美琇大力支持游锡堃,刊登大幅报纸广告〈关键时刻只有游锡堃值得信赖〉。最后民进党党内初选仍由谢长廷胜出。
  • 我绝对没有介绍中国的公司买下马绍尔的工厂!这是一个误会!我绝不会把台湾卖给中国啦!
    • ——2007年10月17日,辜宽敏接受《中国时报》访问时证实,他只有将两艘旧船卖给中国的公司,绝对没有介绍中国的公司买下马绍尔的工厂。
  •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施压,(我)绝对没有施压。
    • ——2007年10月17日,对于当时外传辜宽敏透过马绍尔施压台湾放行“辜氏渔业公司”两艘旧渔船出口,辜宽敏接受《中国时报》访问时说,辜氏渔业公司是在马绍尔登记的公司,马绍尔政府当然会去关心船为何无法出口。
  • “选举语言”、“笨得要死”。
    • ——2007年11月12日,辜宽敏针对民进党2008年总统选举参选人谢长廷近来提出“企业投资中国大陆40%上限,个案管理”所发表的评论。
  • 这场选举是全台湾人民的选举,不是谢长廷一个人的选举。选举就是要把基层气势带起来,让基层感动;这点陈水扁做得到。
    • ——2007年11月12日,辜宽敏受访时,除批评谢长廷两岸经贸政策为“选举语言”外,另转述他曾对谢长廷所建议的选举策略。对于曾与谢长廷沟通上述问题,辜宽敏说,对于他的上述意见,谢长廷保持缄默,并未回答。
  • 李先生(李登辉)是台湾人的权贵,在国民党里面,台湾人的权贵。他(李登辉)不了解,不了解什么呢?不了解“台湾人的意识是跟民进党一起成长的”。
    • ——2007年11月2日,辜宽敏批评,李登辉“不了解台湾人”,没有意识到“台湾人的政治意识是与民进党一起成长的”,更不了解“台湾人对民进党的特殊情感”。
  • 李登辉的两国论和陈水扁的一边一国,都没有用。……台湾与中国是兄弟。……台湾和中国地理位置相同,历史、文化上关系密切。不能和中国建立安定的关系,台湾就不能安定。……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中国应以‘你的弟弟’(台湾)为荣,难道要把他捏死?
    • ——2008年1月16日,辜宽敏在和谢长廷会面时宣称,台湾与中国是兄弟,中国应承认台湾是一独立国家、并协助台湾加入联合国,那么台湾人子子孙孙都会感谢中国人。
  • 只有政权不能妥协,政策可以妥协。
    • ——2008年1月17日上午,台湾社、台湾北社、台湾中社、台湾南社、台湾东社、台湾客社等多个“本土社团”举行“制衡国会,守护民主”记者会,力挺谢长廷。辜宽敏于记者会中作上述表示,希望谢长廷积极去争取选票,不要有后顾之忧;不过,也有与会的本土社团不能认同。台湾教授协会会长蔡丁贵说,若理想丧失,什么都没有;可以接受谢长廷跟政党协商,但无法接受他“不坚守台湾人基本理想”。
  • 李登辉先生已经变了一个人了。他是曾经是独裁政治的拥护者,他是曾经是独裁政治的执行者;如果他回到以前的李登辉的话,也不怎么意外。……我请大家等著看。如果是谢长廷的当选的机率很高,他一定会支持谢长廷;但是如果谢长廷当选的机率低的话,他不会发表他的任何意见,也不会来支持谢长廷。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投机者。
    • ——2008年2月27日,辜宽敏公开批评李登辉是“机会主义者”、“投机者”。
  • 民进党执政八年,却没有一项感动。当初总统陈水扁当选,台湾人很高兴;但(陈水扁)没多久就发表“四不一没有”,(我)从那时候起就不信任陈总统。
    • ——2008年3月12日上午,辜宽敏自称,他自2000年起即不信任陈水扁总统。
  • 我可以跟你们讲,这个副总统——吕秀莲,成事不足啊,败事有馀啊!
    • ——2008年3月21日上午,辜宽敏在苗栗县头份镇“下公园”演讲,给民进党“长(谢长廷)昌(苏贞昌)配”拉票,同时批评吕秀莲“成事不足,败事有馀”。
  • 愿意承担民进党的痛苦,是件好事;但能否将民进党的未来交给一位没有结婚的小姐?难道民进党都没有人了吗?
    • ——2008年5月6日,针对民进党主席选举,辜宽敏在记者会上公开批评当时未婚的唯一女性候选人蔡英文。2008年5月7日上午10:00,台湾女人连线、妇女新知基金会、台北市女性权益促进会在立法院中兴大楼106会议室联合召开“未婚小姐当党主席不行,辜宽敏你哪里行?”记者会,抨击辜宽敏有严重的性别歧视,认为辜宽敏此言是极为错误之示范。
  • 目前台湾还是以男性为中心,男人要负最大责任,而民进党的问题也应由男人负责!
    • ——2008年5月6日,辜宽敏解释“能否将民进党的未来交给一位没有结婚的小姐”一语。辜宽敏说,他不是不尊重女性,也不是看不起女性;如果没有他的母亲,就没有今天的他;他回家,都听太太的话;但是目前台湾还是一个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男人要负最大责任,所以他主张“民进党的问题也应由男人负责”。
  • 林义雄是“人格者”,但缺一条神经,没有“政治sense(判断)”。
    • ——2010年1月25日,辜宽敏直言,林义雄的政治判断有问题:民进党2000年刚执政时政权不稳定,林义雄居然提出“废核四”,导致政局完全乱掉;而且林义雄提倡“国会减半”,中国国民党四分之三国会席次就是这样来的。
  • 谢长廷)在2008年总统大选大输200万票,还有什么脸面对台湾父老?还想选什么?
    • ——2010年3月18日,辜宽敏反对谢长廷参选五都市长。
  • 推动“九六共识”,是安慰自己而已,太闲了!
    • ——2010年3月18日,吕秀莲结合民进党、台湾团结联盟与30多个“本土社团”,成立“九六共识推动联盟”,主张1996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投票日(1996年3月23日)是“国家主权独立纪念日”、是台湾成为主权独立国家的具体展现,是为“九六共识”。同日,辜宽敏说,“九六共识”只能用来安慰自己而已。
  • 若民进党执政,头一个就该把马英九的手铐起来!
    • ——2011年6月5日,抢救台湾行动联盟举办“弃马保台”誓师大会,辜宽敏当场批评,马英九执政3年来,他看得最痛苦的就是陈水扁的手被铐起来,这是马英九政府侮辱台湾人。辜宽敏以此话获得现场群众热情回应。
  • 一个人跳票几次无所谓,重要的事不要跳票就好!
    • ——2012年1月20日,辜宽敏接受《联合报》专访时表示,民进党2012年总统大选候选人蔡英文已落选,他剃光头无济于事,蔡英文落选已经很伤心,他不要再增加蔡英文的压力。

相关[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